因为从小练拳的缘故,林沙对这位出自嫡支的林朝英女侠很是好奇,如果不是宗族彻底与她断绝往来的话,他还真想拜会见识一番

    也不知怎么的,他好象对林朝英这个名字十分熟悉一般,可就是想不起以前在哪听过,实在古怪得紧。

    不过很可惜,听那些碎嘴姑婆的说法,就是这位嫡支林姑娘十几年前就已逝世,当时现任族长刚刚接任不久,为此狠狠的哭了一场却硬是没有派人到终南山吊唁,显见是被这个妹妹伤得狠了。

    这些与林沙关系不大暂且不提,只当作平常时的八卦信息了。

    不得不说他在读书方面真的很有天赋,八岁之时便已通读四书,更让村塾先生惊喜的是,林沙竟有过目不忘之能,这可是传说中天才的标准啊。

    本来一切都好好的,可是在嘉泰三年年末之时,养父林五偶感风寒,本是小病请过郎中开了药很快见效,可谁也没料到一日后林五病情突然加重竟连床都下不了,还没等林沙寻来苏州城中名医看诊便在当天晚上离逝。

    这对小小年纪的林沙而言绝对是个重大打击,在村中族人惋惜热情的帮助下,林沙浑浑噩噩守完七天灵,将养父棺木送入林氏公墓之中。

    之后几日他情绪一直处于低落之中,根本就读不进书去。村塾先生知他心情抑郁,便很爽快的放了他一月假期,让他好好调整尽快恢复原本状态。

    这一日,他独自一人来到村旁不远处的太湖边。坐在一块光滑大石上怔怔发愣,双目无神对着烟波浩瀚的太湖思绪不知飘飞何处。

    说老实话。他对养林五的逝世并不是很伤心。

    不是他绝情寡义,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七年相处他与养父关系极好。虽非亲生父子却胜似亲生父子。而是他性格太过冷静沉稳,脑中也时不时浮现出一些莫名其妙的念头。像是金戈铁马纵横疆场,又像是武功绝顶啸傲江湖,很有些莫名其妙让他惶恐。

    之前还当作做梦,可是养父林五死后这种种幻境时常从脑中蹦出,不论白天黑夜经常趁他精神恍惚那阵浮现,让他苦恼异常担惊受怕。

    这时他偷想起自己苦练近七年的古怪拳法,好象身体本能一般不需思考就会使唤,眼下他一拳轰出甚至能打出响亮气爆。当然他只私底下试过并没有让族人和养父知晓,书香世族可不提倡武学奋进。

    之前没觉得,可是现在想来实在古怪,书中倒是经常记载上古先贤神人天授生而知之,就是不知道他这情况算不算

    因为头脑十分清醒冷静,他很快就从养父逝世的悲伤情绪中恢复??赡院V蟹追备丛拥墓殴帜钔啡慈盟掷Щ?,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养父林五虽是正经的童生秀才,可身体一直不好需要长时间静养,家中也没什么余财他小小年纪便需负担部分家中生计。要不是读书天赋极高族中调拨不少钱粮支应,只怕他小小年纪便跟村中不少同龄小孩一般在田地劳作帮工了。

    他又熟读四书,也看过家中收藏的一些杂书游记之类,所谓书明理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轻易暴露的。一旦出口不仅不会有好处反而还会给自己招灾惹祸。

    他小小年纪便要将这等荒诞之事深藏心中,一时心情郁闷难言这才搞成眼下这副恹恹的摸样,在外人看来他正伤心于养父逝世。是个孝顺知礼的好孩子

    “救命救命”

    林沙在太湖边上一坐就是大半个上午,直到日当正空肚子呱呱大叫抗议之时。才摇了摇头起身准备返回村里,他可没虐待自己的习惯??删驼馐币趵涞暮缰型蝗淮匆坏廊粲兴莆薜暮艟壬?。

    恩

    他眉头轻轻一皱,耳朵不由自主动了动,脚步也下一时朝着湖别靠近。

    自从从小练拳以来,他不仅身体强健远超一半同龄小孩,八岁年纪便长得跟十二三岁的半大小子差不多,五官六感也比寻常人要敏锐得多,很像那些说书人口中武功有成的大侠们。

    “嘿嘿,没想到今日兄弟们运气这般好,竟然逮住了一位千金小姐”

    “二当家这次可是艳福不浅,可不要忘了弟兄们的好处哇”

    “就是就是,这大冷天冷风飕飕的,二当家可不能小气”

    “”

    他仔细聆听,寒风中又断断续续传来一阵肆无忌惮的粗豪男声,顺着声音传来方向脚下不停前近,拐过一片遮挡视线的小树林,三条小船顿时出现在眼前。

    两条太湖上寻??杉男∮娲?,一艘稍大些装裱精致的小客船,此时两条小渔船一左一右将小客船夹在中间动弹不得,三位黑瘦精壮的汉子站在小客船上,手里还抓着两位衣裳华美不停挣扎的姑娘,一脸邪笑满身匪气。

    “呔,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强抢良家女子,尔等可知官法如炉么”

    林沙一时热血冲顶,想也没想跳将出来冲了一回正义使者。

    “什么人”

    林沙突如其来的暴喝吓了小客船上的三条汉子一跳,他们抓住的两名妙龄女子挣扎得更加厉害。

    “大胆贼子,还不快快放开两位小娘子”

    林沙心中开始还有些忐忑,硬着头皮大步流星冲向三艘小船停泊之处,满脸正气怒声大喝。

    “马的,把老子吓了一跳,原来是个小屁孩啊”

    那留守小渔船和小客船上的精壮汉子见到林沙这么个小人儿,顿时脸上神色一松哈哈大笑,各种不堪言语不要钱一般倾泻而出。

    “白白嫩嫩还蛮清秀的,不知道毛长没长齐”

    “哈哈,今天爷算是开了眼界,这么个小破孩竟也敢玩英雄救美”

    “”

    不说那几位满身匪气的精壮汉子在那肆无忌惮猖狂大笑,就连原本以为有救的两位女子也放弃挣扎,满眼绝望的看向林沙方向一脸无语。

    “弟兄们废话少说,先将这不知好歹的小子抓住再说,说不定也是一条肥羊呢”那领头的二当家一声令下,从小渔船上便跳下一位精壮汉子,满脸狰狞大步冲向林沙,根本就没将只有他胸口身高的林沙放在眼里,一拳轰出嘴里还不干不净骂道:“哪里来的小兔崽子,竟敢管大爷们的事儿,给老子躺下吧”

    面对精壮大汉凶神恶煞般的猛厉一拳,林沙脑海却是前所未有的清醒,脚下一个侧步轻松让过迎面一拳,身子猛然前倾右手挥拳狠狠击出。

    嗷

    那凶恶壮汉猛地惨叫出声,捂着左身腰肋轰隆栽倒在地一时爬不起来。

    “没想到这小子还是个练家子,再去两个小心些”

    那位二当家眼神微微一缩,看向林沙的目光中带着凝重吩咐道。

    “得咧,我们会小心的”

    又有两位精壮汉子跳下小渔船,满脸狞笑向林沙扑去。

    林沙刚才的动作也并不如何惊世骇俗,在他们看来同伴只是一时大意失手,他们只要小心些眼前小子绝对讨不了好。

    呼

    林沙却不给他们合围机会,刚才那一拳给了他极大信心,身子一矮好似奔马急驰瞬间冲至一精壮汉子身前,鞭腿横扫将其抽翻在地,矮身让过另一位精壮大汉的猛拳,回身后仰一肘顶在这厮小腹上,顿时又是一身惨叫翻身就倒。

    “小鬼你找死”

    林沙还来不及庆祝又打翻两位强人,身后突然传来二当家一声暴喝,紧随而至一股凌厉劲风袭来。

    他想也不想一个懒驴打滚避过突如其来的一掌,双手在湿冷沙滩上轻轻一撑,身子腾空而起双腿连环踢出,那位满身匪气的二当家措不及防连中数腿,一口老血飞喷脸色顿时煞白一片,身子摇摇晃晃连连后撤指着林沙一脸惊恐。

    林沙此时满是拥有强大武力的喜悦,单脚撑地身子硬生生直挺而立,身子一弯脚下微点便如离弦利箭般激射而出,书上都说趁热打铁他又怎么可能放过痛大落水狗的大好良机

    二当家眼中凶光一闪,猛一提气双掌连环拍出,道道凌厉气劲不离林沙头颅要害,一副恨不得将林沙立毙掌下的架势。

    林沙脚下去踩着莫名步伐,身子灵活如猿在二当家凌厉掌影中穿梭自如,双拳左右开弓连连挥舞,在二当家小腹以及大腿上狠狠来了几拳,只腾得这厮嗷嗷怪叫冷汗淋漓。

    “二当家我来助你,小崽子去死吧”

    林沙正大占上风打得不亦乐乎,岂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大吼紧接着一股凌厉劲风一划而过,他心中大惊脚下一个侧滑猛一用力飞跃而起,不仅让过身后强人的短刀挥击,同时也拉开了与二当家的距离。

    而后转身狂奔停泊在岸边的三艘小船处,飞身跃起凌空一脚将最后一位守船青壮抽翻落水,脚下几个轻点如燕子投林般激射至小客船上,不用林沙动手留在小客船上的强人惊慌失措翻身就跳下船。

    林沙也不理会,直接摇起小客船的船桨迅速远离危险区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