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明了自身前路所在,林沙心头雀跃强忍转身离去的冲动,又跟着刚刚突破境界的张三丰好生交流了一番

    强行压制心头蠢蠢欲动的冲动,又在武当滞留了半月之久,一直到张三丰的百十寿诞结束,才告辞离开武当山再次游历天下。

    这次寿诞没发生任何意外,没有原著中宋青书弄出的那一幕事端,玄冥二老也没跑到武当来找死,至于元蒙大军封山一事,呵呵现在他们到处灭火都来不及,哪有时间和精力跟武当虚耗啊

    其它门派这次也没重量级人物上山道贺,只是派遣门人送来贺仪,眼下各大门派所在地区烽火连天,为了保证自家老巢不出问题,无论高层还是精英弟子都脱不得身,至于张三丰的百十寿诞虽是祥瑞,可眼下却顾不得这么许多。

    下了武当之后,林沙回了趟西域,召来分立五国的五行旗掌旗使们,跟他们说了一下之后的打算,要他们以及故唐安西都护府做好进入中原的打算,而后便将光明右使府的权力全部移交给谢逊和谢无忌父子,他则继续返回中原游历天下确定最后的前进方向。

    这次他没有游山玩水感悟自然之道,而是将全部精力都放在处于水深火热的民生百态之中。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之前虽偶有关注知晓元蒙朝廷统治下的百姓生活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可他没想到情况竟已糟糕到这种程度

    哀鸿遍野,赤地千里,流民四起,烽火不断

    总之一句话,元蒙朝廷根本就不把治下百姓,尤其是汉民当作人看,简直为所欲为肆无忌惮到了极点。

    只有深入其中了解感受,才能知道四等民政策到底有多残酷,几乎随便来个不是汉民的家伙。就能在汉民家里为所欲为肆无忌惮,就算闹出了事端甚至人命,不过罚几头养一点点财物也就了解了。

    最可恨的是,那些依附于元蒙朝廷的汉奸官僚以及地主士绅。为了巴结讨好上官比外族人做得还要残酷还要疯狂,盘剥起同族之人来肆无忌惮已经不足以形容,说一声丧心病狂十分恰当。

    看得惨事多了他不仅没有麻木,反而心头热血越发沸腾激荡,有时候甚至不受控制在经脉之中疯狂咆哮。好似要脱体而出一般。

    走的地方多了,心有所悟也逐渐明白了自己的突破汽机到底何在。

    说白了,他将神州大地的山川河流比作自身五脏六腑和血脉,甚至因此起了感应,冥冥中与神州大地的命运之线有了牵连。

    实力到了他这等境界,每前进一步都会引起天地间的莫名感应,一旦与某些事物有了牵连可不是开玩笑的,不做出果决了断或者迅速破解,对以后的修为境界增长真没多少好处。

    就好象这次,因为游历天下山川河流有感。每每引起体内相应部分震动,气血时常不受控制加速流转,内家拳修习也带上了某些莫名意味,实力增强了的同时也受到了天地山川的反哺和约束,想要突破可没那么简单。

    没错,他这次找到前进方向的正是内家拳方面,早已滞留化劲大圆满境界多年,此时心有所感已经触碰到了丹劲门槛。

    因为受到神州大地山川河流的气机感染,实力更进一步的同时,也与神州大地有了牵连。不将其理顺气机感应之下顺势突破,想要再进一步达到丹劲却不知还要等到何年何月

    如果将神州大地的山川河流比作五脏六腑以及血脉的话,那么黎民百姓就是维持五脏六腑以及血脉正常运转的组成细胞,而此时组成细胞处于水深火热之境。整个身躯也就出现重大隐患。

    林沙所要做的十分简单,就是或直接或间接理顺身体秩序,要么改朝换代要么内部大刀阔斧的改良,他自然倾向于第一种选择。

    而是接下来十数年时间,神州大地各路义军风气,鼎盛之时更是崛起十八路反王搞举义旗。与元蒙朝廷针锋相对

    明教做为最大的反元急先锋,单单直接或间接支持的义军便有近十支,五散人中的彭和尚更是直接披挂上阵,直接率领一路义军纵横驰骋威风不可一世。

    凡是明教支持的义军日子都过得十分滋润,有五行旗源源不断的钱粮军械支持,他们不仅日子过得滋润,而且在与元蒙大军对战之时的表现,也是极其亮眼很快便成了反元阵营中的旗帜和头号势力。

    有西域这个大后方,不仅钱粮物资供应充足,在人才培养方面也是极为出色,替义军提供了不少各种类人才。

    像是常遇春和徐达这等名将之才,在义军人马中脱颖而出后,很快便被当地明教分坛选派回光明顶总坛,经过短暂培训后又调往西域五行旗驻地,在五行旗开办的武校之中进修接受深入培养。

    有从屠龙刀中得到的武穆遗书,还有古今中外一系列著名战事作为参考教材,武校培养出的人才不说个顶个都是军事指挥方面的精英,起码比拿手下弟兄性命作为学费自己摸索要强得多。

    不仅移器军活跃异常,武林各大门派也不甘落后。

    少林派内部有不少支持元蒙朝廷的和尚,圆真就是其中代表。没错光明顶一战后圆真依旧混在少林,谁叫少林一向广开方便之门,吸纳绿林好汉和江洋大盗的传统,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是也。

    这次亲元派和尚突然发难,差点夺得少林方丈之位,这可把反元派和中立派和尚气得不轻,于是坚定的加入元行列之中。

    至于娥眉,崆峒和华山等武林门派,在上次光明顶事件后吃了大亏,也是不遗余力加入反元行列,这让反元形势一下子变得十分明朗利好。

    别小看这些江湖门派,它们在当地就是最大的土豪,影响力和号召力可不是开玩笑的,而且个个钱粮充足门徒众多,稍一训练就是实力不俗的义军人马

    也难怪到了笑傲世界时,江湖势力经过朝廷的多年打压和牵制,实力也大多只限于纯粹的江湖武林,这种潜势力实在太过强大。

    元蒙朝廷也是有能人的,起码全国兵马大元帅汝阳王就是个明白人,更何况还有赵敏这位聪明姑娘在旁协助,一边调兵遣将镇压各地叛乱的同时,一边调集手中江湖高手对明教采取疯狂的打压。

    因为元蒙鹰犬的主动挑衅,不久后光明顶和天鹰教也直接下场反元,主要牵制效力于元蒙朝廷的鹰犬高手。

    林沙也不是一味躲在幕后做推手,他游走天下期间但凡遇上战事,直接拍马杀入元蒙大军之中,一杆长枪所向无敌替义军扫清不少障碍,被不明真相义军将士送了一个银枪无敌的霸气绰号。

    与元蒙朝廷整整打了十年,煞气冲天血流成河,各路义军如雨后春笋冒头,一波刚平一波又起,竟硬生生将战力尚存的元蒙朝廷赶回草原。

    当元蒙余孽惶惶如丧家之犬被赶回草原之时,林沙正站立于燕山之颠,体内气血受到莫名气机牵引一阵躁动,在血脉中迅速游走九圈之后又平复下来,让他好不可惜郁闷,明明已经触摸到丹劲门槛却犹如雾里看花总隔着一层让他几欲抓狂。

    此时的他已到了知天命之年,道家境界也到了一个关键时期,于是他毫不犹豫去了一趟武当,跟百二十岁的张老道交流论道一番,而后恍然大悟明白了差在哪里。

    接下来数年时间,没了外敌的各路义军自相残杀,经过一番血战最后还是朱重八占得先机成了天下之主。

    可惜谢逊和谢无忌父子对天下没有兴趣,不然以五行旗的实力早早就得了江湖,哪还有朱重八什么事

    朱重八在金陵登基那日,林沙乘小舟端坐于长江之上,在那礼炮锣鼓之声震天响起之际,体内气血自然而然跟着翻涌颤动,之前心头迷雾已全然消失,内家拳丹劲境界只隔着一层薄薄窗户纸。

    他乘舟顺流而下出了长江口,看到碧蓝大海瞬间,脑海中突然闪过百川入海四个大字,顿时浑身筋齐鸣气血翻滚如龙,丹田中一股热气顺直而上直冲喉咙而去,浑身骨节一阵噼里啪啦作响,张嘴一声如龙吟虎啸般怒吼,声狼滚滚如雷霆轰鸣激起无数浪涛翻卷

    体内气血翻滚澎湃,心神凝合如一于丹田瞬间聚合,在敏锐感知中一颗虚幻血丹凝聚于丹田中心,感觉虚幻血丹中蕴涵不可思议之能量,身子下意识前倾右脚猛然前跨,一记凶猛霸道的炮拳轰出。

    轰隆

    脚下小舟猛然一阵剧烈摇晃,身周三丈外的海水被猛烈的爆炸性力量轰得冲天而起漫天飞撒,林沙直觉身子一阵空虚腿脚一软便坐倒船舷甲板上,看着那漫天飞撒海水忍不住心头兴奋哈哈狂笑出声。

    “哈哈哈”

    笑声在海天之间飘荡久久不散,内家拳丹劲已成从此已踏入传说之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