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绝师太这次真被气得吐了血,结果还拿那些请来趁乱抢下一片或者几片锦帛的正道高手无可奈何

    一场大战草草收场,结果正道联盟下了光明顶在回程路上,遭遇元蒙大军偷袭堵在星星峡进退不得。

    所幸五行旗八千铁骑及时赶到,从背后以及两翼狠狠给了元蒙大军一击,杀得元蒙大军大败亏输丢下一地尸首狼狈逃脱,给好不容易一干保得性命的正道联盟高手解了围。

    这下,傻子都知道暗地里鼓动六大派围攻光明顶的幕后势力,与元蒙朝廷脱不了关系。

    而少林僧人中的圆真竟然是声名狼籍的成昆,这让少林派丢了回大脸,一时在江湖同道跟前都有些抬不起头。

    等各大门派精英返回自家老巢之时,竟发现元蒙势力正着紧攻打各自山门

    这一惊可非同小可,元蒙朝廷这是想釜底抽薪啊

    之后的混乱局势自不待言,同时也让世人看到了名门大派的真正底蕴。

    各派掌门登高一呼,依附于门派的势力纷纷行动起来,当地武馆镖局,客栈车马行甚至青楼打手都被组织起来,更有成千上万跟着混饭吃的农民拿着木棍石头,气势汹汹给当地元蒙官府捣乱。

    一时间遍地烽烟,喊杀声遍及大半个中原大地,到处都是雄赳赳气昂昂的赳赳武者,跟元蒙精锐战士大打出手的场面,一时间鲜血染遍大半个中原。

    这些且不去说它,位面主角张无忌这次没有去光明顶凑热闹。而是老老实实和他爹张翠山一起坐镇武当,自然也就没有发生原著中那一票狗血剧情。

    当然就是他真去了。也像原著中表现那么牛气烘烘,替明教挡下一劫想要坐上明教教主宝座也是不可能的。目前的明教态势已与原著大为不同。五行旗势力膨胀得太过迅猛,甚至已在西域建立五个小国,哪里肯让上头多上一位太上皇

    原著中张无忌不过一个象征意义上的教主,其实就是一个超级打手角色,由杨逍在幕后一手推动,目的就是为了将四分五裂的明教再次统合起来,眼下局势不一样根本没有这个可能。

    再说了杨逍五散人等人答应,林沙与五行旗高层也是万万不会答应的。

    他倒是很有点想法,不知道九阳大成的张无忌到底有多强悍

    林沙一路疾行。不过十来天功夫便赶到了武当山。

    这里情况还好,有张三丰这么一位绝世大宗师坐镇,元蒙朝廷在没有绝对把握之前不敢轻举妄动。

    真把老张惹急了,给元蒙高官甚至皇帝搞不折手段的偷袭,无论是武当还是元蒙高层都受不了那种可怕后果。

    得知林沙来访,已经安全返回的掌门宋远桥和俞莲舟这两位超一流高手亲自下山迎接,尽管他们两年前才刚跟明教拼了一把。

    林沙身上的气息经过多年游历沉淀,飘忽不定让堂堂两位超一流该手摸不着头脑,心头更加谨慎越发客气不敢有丝毫怠慢。

    当林沙上得武当山再一次见到张无忌时。也不禁吃了一惊。

    神气内敛而饱满,眼神湛湛有光却不咄咄逼人,随便往那儿一站看似浑身都是破绽,仔细观察却表里如一浑圆一体。根本没有下手之处

    九阳神功果然非同反响,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传言中那般厉害

    四年时间,足够他在先天境界上更上一层。如果说刚下武当时他还是先天初期的话,眼下妥妥的先天中期颠峰。一举手一抬足间意蕴暗藏,不过因为境界还不够的缘故。一时难以收放自如显得有些杂乱。

    以先天高手的敏锐直觉,他可以确定张无忌还未入先天

    可是九阳神功大成后有一特性,那便是有护体真气,可以反谈一切内力攻击

    这能耐当真不得了,和先天境界特有的先天罡气差不多,差别在于先天罡气连刀枪等兵器都可以抵挡一二,不过就是如此也足以让人大叫一声惊奇了。

    心中痒痒的打了声招呼忍不住一指点出,不等张无忌反应过来凌厉的指劲便已临身,只来得及运足功力护体,便听噗的一声凌厉指劲便狠狠点在其胸口位置

    令人大感惊奇的一幕发生,张无忌只是闷哼出声,身子向后蹬蹬蹬连退十来步,紧接着空气中突然响起弱了许多的指劲锐啸,在半空激起阵阵涟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反击回来。

    噗

    林沙感知何等敏锐,食指轻点正正点中反击回来的凌厉指劲,将其完全击散正准备再来几招,猛然间感应到了什么抬头仰望,只见原来一碧如洗的天空突然风云变幻,于武当后山上空迅速凝聚一朵方圆亩许乌云

    劫云

    不知为何,林沙脑中突然想起这个词,立刻闪现在笑傲世界最后那段时间,突破先天之际的天象变化

    与此同时,武当后山张三丰闭关处天地灵气一阵强烈波动,他心中顿时了然只道了一声“张老道快出关了”,便飞身纵跃几个起落间已消失在紫霄宫前的大广场上。

    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不好情况,以宋远桥为首的武当七侠不敢怠慢,纵横呼啸纷纷跃身而起,眨眼时间便赶到师傅张三丰闭关所在,正见师傅张三丰与林沙谈笑风声,而头顶莫名出现的如墨乌云跟着消散不见。

    “师傅您老人家出关了”

    “师傅您出关了”

    “师傅刚才是怎么回事”

    “”

    武当七侠纷纷上前见礼,师徒八人好好寒暄热闹一阵。

    “好了好了,人也见到了话也说了,你们几个快点离开我还有要事跟张老道交流商讨”

    见他们师徒几个罗嗦个没完,林沙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不客气道。

    “好了好了,你们各忙各的去吧,我也确实有些事情跟林沙说说”

    张三丰摆手止住徒弟们的不爽,淡淡一笑轻声吩咐道。

    “张老道,刚才怎么回事,天上可是凝集了劫云”

    待武当七侠恋恋不舍离开,林沙便迫不及待开口问道。

    “呵呵,刚刚创出太极拳,境界实力有所精进,一时没控制住引发天地灵气暴乱”张三丰眯缝着眼一脸坦然,轻声解释道。

    “什么,老道你又有突破,到了哪一步了”

    林沙这一惊非同小可,虽然他知道张三丰一旦突破,必然直接超越先天境界,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新高度,但猜想跟现实是两回事好吧

    “武道金丹,按照道家典籍上所述应该是金丹之境,不过老道是以武入丹,便自取名字武道金丹”

    张三丰稍稍沉吟片刻,便说出一番林沙感觉似乎有些熟悉的名称。

    “那张老道你的道家修为,到了哪一步”

    林沙将脑中那些繁杂思绪抛开,继续问道。

    “刚刚突破炼气化神,应该是炼神返虚之境吧”

    张三丰说得也不甚自信,没有参照他也不是很清楚,只是他此时情况与道家典籍上某些情况类似,正是炼神返虚境界的写照而已,但是不是真的跨入了这个境界他也不是很肯定。

    “那有什么发现没”

    林沙满脸艳羡,急不可耐追问道。

    “老道也不清楚,需要慢慢摸索”

    张三丰摇了摇头,脸上露出茫然神色。接着他扫了林沙一眼,眼中精光闪烁轻笑道:“别老说老道我啊,林沙你也进步不小吧,说说这四年游历都有些什么感悟”

    “嘿嘿,才从先天初期提升至先天中期而已,比之张老道你可差远了”

    林沙嘿嘿一笑,脸上不由自主露出一丝得色,随即收敛沉声道:“这四年时间,我游历了整个神州大地,感悟颇多最主要的是将整个神州大地看作一副躯体,五岳便是五脏其它名山高峰便是六腑,黄河和长江是主动脉,其余水系河流就是身体支脉,每每有所感悟身体对应部位都会跟着颤动”

    “果然如此”

    张三丰眼中精芒一闪,轻轻点头一脸恍然。

    “怎么,有什么不对么”

    林沙心头一惊,顾不得面子问题急声问道。

    “没什么不对,只是老道刚才突破之际天机显现,小友又有如此感悟,想来小友的突破汽机与这神州大地牵连甚深啊”

    张三丰轻捻白须沉吟片刻,这才放缓了语气沉声说道。

    “什么,我的突破汽机”

    林沙脑中好似电闪雷鸣,顿时神州大地在元蒙统治下,那一副副哀鸿遍野赤地千里的景象不住浮现,体内气血也跟着一阵暴躁乱窜,似有所悟又好似什么都没有抓住,顿时呆若木鸡痴痴傻傻陷入混乱思绪之中。

    “小友,回神”

    张三丰感受到林沙体内紊乱气息,当即沉喝出声提醒道。

    “哦多谢张老道提醒,一时想岔钻了牛角尖”

    林沙迅速回神,体内暴乱气血瞬间平复如初,眼中茫然迅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清明,脸上也露出恍然大悟之色。

    电光火石他已经想明白了,顿时只觉前路一片光明再无阻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