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宋远桥想当内奸,而是他年根本就不想参合此事

    林沙住在武当这段时间,虽说他一般不是独自活动,就是跟师傅张三丰待一起讨论武学以及道家理论,可同处一地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或多或少也知晓了一些明教内幕。

    没错,明教早已经四分五裂,光明顶眼下只留了杨逍一派人马而已。

    可谁都不能保证,一旦光明顶受到围攻,明教其它派系人马,会不会派出精干人手支援

    根据林沙所带亲随的言行举止推测,五行旗一定会出手支援

    单单一个林沙,就算他们七兄弟齐上都不一定是对手,除非摆出武当镇山大阵真武七截阵,否则根本就没可能赢

    后天和先天之间的差距,他们可都是有切身体会

    再说,五行旗可是西域霸主,手握雄兵二十来万,其中单铁骑就有十余万,随便来支万人骑队就能将来犯江湖好手团灭。

    因为张无忌的缘故,之前寻找少林七十二绝技风浪掀起时,武当派并没有加入其中。就是后来爆出朱武连环庄拥有东邪桃花岛,南帝一灯大师,以及丐帮降龙十八掌这等武功传承,武当派都没有丝毫心动的意思。

    有张三丰这位绝世大宗师存在,武当并不缺少一流武学秘籍,武当七侠所修纯阳无极功本就是超一流内功,自然没必要舍本逐末去追求少林七十二绝技。

    不说佛家跟道家完全两个修炼体系,其实质内涵完全不同,他们要是敢去凑热闹,估计张三丰就能打断他们的腿

    除非寻找的是道家秘籍,又或者失传的道家典籍,否则武当根本就没必要参合江湖那一堆糊糊事儿当中。

    也正因为如此,武当明哲保身之举,却是让他们避免了实力受损的灾祸,不像其余六大派包括少林,娥眉?;?,崆峒以及昆仑全都亲身下场,根江湖群雄还有密宗高手战得昏天黑地,损失惨重不说实力也都大为受损。

    尤其是少林。事关少林传承武功,他们真是付出了相当巨大的代价,数年时间单单精英门人就损失近两百,以少林的家大业大都有些吃不消。

    娥眉情况也好不到哪去,虽说从朱武连环庄强硬弄到兰花拂穴手和碧波掌两门桃花岛武功??上喽杂谒堑乃鹗Ф?,这两门功夫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有前车之鉴在,武当上下自然更没有参与江湖纷争之意。

    此时娥眉竟有出妖蛾子,想要联合六大派并一干中小门派围攻光明顶,这不是纯粹吃饱了撑得么

    有这功夫还不如老实修炼,让自身武功更上一层楼来得妥当

    林沙身边亲随不敢随意讨论五行旗和林沙的事儿,可对于杨逍以及四王还有五散人就没那么客气了,经常在聊天时提及让武当七侠知道了明教底蕴到底有多深厚。

    按照林沙亲随们的说法,光明左使杨逍虽然远不是林沙对手,却也是江湖超一流高手中的佼佼者。而四王除了韦一笑之外都是实打实的江湖超一流高手。韦一笑虽然还只是一流颠峰,可以那他冠绝天下的轻功,实战能够也不比一般江湖超一流高手差倒哪去

    而五散人虽没这么恐怖,却也个个都是江湖一流颠峰高手,单单就这些高手便足以叫除少林武当之外的所有门派直接跪了,更别说还有数量以万计经过组织训练的精英教众

    想想就觉得头皮发麻,也不知道娥眉那边吃错了什么药,刚刚才在昆仑山火并了好几年,自身损失极大也不想着恢复恢复,便忙不迭跳出来找事。

    武当七侠中除了被杨逍抢了未婚妻。感觉脸上无光的殷梨亭很是赞同娥眉做法之外,其余六侠没一个赞同的。

    此时的武当派不比原著同期,没有跟明教产生什么深仇大恨,相反因为殷素素的关系跟天鹰教多撒有些交流。虽说很看不上天鹰教狠辣的手段,不过只要没招惹到武当头上,也没那么多闲心思出手行侠仗义

    因为张三丰根据纯阳无极功和娥眉九阳功,推导出了八层九阳神功的内容,虽然不全也算得上一门顶级武学,难得的是其中所蕴涵道家思想。虽说跟武当理念有所差异,却也属道家一脉极易上手。

    武当七侠何等心高气傲,自然不会舍弃修炼多年的纯阳无极功,而转修并不完全的九阳神功,可就是如此也让武当七侠大有启发,武功以及功力最高的俞莲舟与宋远桥,都隐隐有更进一步踏入超一流的感觉。

    让人惊讶的是,七侠中进步最快的,并不是张三丰十分看好,认为悟性最高的张翠山,而是伤势恢复没有几年的俞岱岩。

    林沙将武当七侠的举动看在眼里,见他们还算老实并没有想靠踩明教出风头的想法,也就很大方的替他们解了心中疑惑。

    俞岱岩的情况很符合道家破而后立的状态,尤其是心理受到极大磨练。道家武功本就注重心性,俞岱岩的心境到了修为自然飞速提升,字是水到渠成的事儿,没什么好说的。

    “不知林尊使对娥眉联络各派,准备围攻光明顶之事有何看法”

    见林沙态度这么好,宋远桥感激之余也趁机发问,这话憋在胸口时间太长实在闷得慌。

    “只要杨逍自己不乱,,无论六大派去多少人都是惘然”

    林沙轻轻摆了摆手,脸上露出满满的自信之色,点到即止他再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一副理所应当的摸样让宋远桥更加摸不着底。

    可惜林沙不配合,不论武当七下怎么旁敲侧击他就是不开口,你跟他谈江湖大势他跟你说道德经,问得急了直接一阳指侍侯,武当七侠可没少在这上头吃亏,尤其是殷梨亭这厮。

    日子就这么悠闲而过,随着林沙对道家各派理论的越发理解,他心中隐隐的触动就越大。

    好象他只要完成某件大事,内家拳修为一举突破丹劲不在话下

    可具体要做什么,他却又朦朦胧胧看不真切,为了这事他也跟着闭了关,只吩咐手下亲随和武当七侠,要是张三丰出关立即通知他一声。

    可惜越是急切越摸不着头脑,足足在密室折腾了七天七夜,查点没将自个折腾得走火入魔,结果什么头绪都没能抓住。

    林沙心情那个郁闷啊就别提了,总之当他出关的时候吓了众人一跳,脸色憔悴满眼血丝,逢头垢面气息紊乱,这哪里是闭关突破明明就是自讨麻烦好吧

    不知道是不是气机感应,闭关足有半年之久的张三丰紧跟着出关,见到林沙这副摸样也吃了一惊,稍稍沉吟片刻就建议林沙到处走走看看,说不定会有遗像不到的结果出现。

    老张此次出关,虽然还未创出太极拳,不过以林沙先天境界的感知能力,却惊讶发现他身上的气息比之半年前,更加飘渺虚幻捉摸不透,一看就知晓境界又有极大提升。

    他也没客气直接询问,张三丰捻须微笑点头,只是他已达炼气化神颠峰,目前正努力触摸炼神返虚境界门槛,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突破

    林沙那个无语,他对张三丰的意见自己十分重视,但在那之前他和老张却好好交流了一番经验,当然主要是张三丰讲述心中所悟,林沙老老实实聆听对照自身感悟,有疑惑就提出没有疑问便仔细记下老张摸索出的经验。

    临了,他不失时机询问老张是否若有所悟时,心头会生起某些莫名感应,老张但笑不语一切尽在不言中。

    林沙顿时心中明了不再多说,正准备向老张辞行之时,张三丰却告之他一个惊人消息,他有感应其道可能在百一十岁时大成,点到即止不再多说林沙强压心头震撼轻轻点头表示明白。

    他没心思理会武当内部事务,至于他们还是否像原著那般参与围攻光明顶之事,林沙一点都不在乎,当然给杨逍捎个口信提醒一下免不了。

    不等老张再次闭关为突破奋力一搏,林沙在之前便收拾好东西告辞离开武当山。而后独自带着一个小包裹,亲随全部遣回西域,独身一人逍遥自在的于中原花花江山游走领略各地不同风光。

    他先到临近不远的中岳嵩山,感悟着中岳的苍茫厚重,又至达摩面壁九年之所,遥思当年禅宗祖师面壁九年一朝出关,创下少林千年传承的丰功伟绩,便不由神思大动心绪翻滚体内气血不自觉加快运行速度,似乎也带上一丝中岳苍茫厚重之息

    没有理会赫赫扬扬的千年少林,在中岳嵩山游历一圈之后,他又慢悠悠赶赴北岳恒山,领略北岳不同于中岳的灵秀挺拔,游走于山中那一处处自然风光以及仙人遗址所在,似乎整个身心都受到洗涤一般竟带上丝丝飘渺之气,沉浸于无限风光之时,体内气血竟跟着自主游动,好似多了些什么好象又什么都没有发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