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三丰只以为林沙说的大话也没在意,待林沙将娥眉九阳功迅速默写下来便诚恳的道了声谢。

    开什么国际玩笑,金钟铁布衫是纯粹的外功好不

    就算能够修炼到内力自生之境,催生出的内力又能有多强

    林沙笑了笑也没再多说,他说的可是实话。金钟铁布衫达到内力自生后,所催生出的真气至刚至阳,外功都这尿性刚猛霸道得紧。

    而他练出的铁布衫又有不同,因为对身体的细微掌控,自主催发出的真气运行路线被记得清清楚楚,还有真气在这些经脉中运行过程中的作用也心中有数,说一句神功绝学也不为过。

    在近十条经脉运行通道中,正好有一条能催使真气性质变得更加阳刚却又不失柔和,正好是玄冥神掌这等阴毒真气的克星,要是他体内经脉没有缠绕雷霆之力的话,说不得他随手就能替张无忌解了麻烦,不过现在嘛

    既然没人相信他也不会多事,他表现如此大方也不过看在殷素素以及他身后的殷白眉殷天正的面子上,张无忌跟他非亲非故才没那圣母之心。

    闲话无需多说,眼下控制张无忌身上伤势要紧

    接过娥眉九阳功秘籍,张三丰快速翻阅一遍,脸上露出赞叹之色,随后将秘籍书页一合,也不耽搁抱着浑身发抖的张无忌走进自己的云房,手指连伸点了他身上十八处大穴。

    张无忌穴道被点登时不再颤抖,脸上绿气却愈来愈浓。不过却不知什么原因。绿气虽然颜色鲜艳,却好似被一层东西隔着不得继续转化。这却是林沙之前渡去的龙象真气起了作用。

    佛家内力除了阳刚之外最大的特色就是温和,对身体筋骨血脉都有十分缓慢的促进作用。要不是想要修炼至高深境界需要精通佛理的话。林沙也不至于转悠了好几个世界,只有在倚天世界才修习了佛家武学,而且还是密宗对思想悟性要求不高的龙象般若功

    龙象真气虽没法驱除玄冥真气,可还是有一定的遏制作用,龙象真气还能当作养料帮助张无忌强身健体,无时无刻不在修复被玄冥真气破坏的身体组织,张无忌此时虽然情况不好却也还能支撑一段时间。

    张三丰当然不知道这些,他只道张无忌身上绿色一转为黑便会九此气绝无救,当下除去其身上衣服。自己也解开道袍,胸膛和他的背心相贴。

    宋远桥和殷梨亭在一旁招待林沙,俞莲舟、张松溪、莫声谷三人来到师父云房,知道师父正以“纯阳无极功”吸取无忌身上的阴寒毒气。

    林沙摇了摇头,张三丰贵为武学大宗师不假,可他的功夫大多都是道家一脉,除非练到阴极阳生之境,不然对玄冥真气的效用却是不大。

    纯阳无极功虽然以九阳残篇为底创出,不过已经变成了彻底的道家内功。修出来的纯阳真气阳和纯厚,却是没有九阳真气那般直达阳刚至极的性质

    张三丰并一生未婚娶,虽到百岁仍是童男之体,八十余载的修为。那“纯阳无极功”自是练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俞莲舟等一旁随侍,过了约莫半个时辰,只见张三丰脸上隐隐现出绿气。手指微微颤动。他睁开眼来,说道:“莲舟。你来接替,一到支持不住便交给松溪。千万不可勉强?!?br />
    “多谢张真人,劳烦张真人了”

    殷素素一脸感激,不停的冲着张三丰鞠躬道谢。

    “殷姑娘不用如此,无忌是翠山的孩子就是我的徒孙,为其治伤是应该的”

    张三丰淡然摆手,脸上绿色一阵波动,他挥了挥手闭目运功。

    “素素不要打扰张真人修养,还是去外间看看张翠山那小子吧”

    林沙伸手拦下意欲继续开口的殷素素,挥了挥手吩咐道。

    张三丰坐在一旁,慢慢以真气通走三关,鼓荡丹田中的“氤氲紫气”,将吸入体内的寒毒一丝一丝的化掉。待得他将寒气化尽,站起身来时,只见已是莫声谷将无忌抱在怀里,俞莲舟和张松溪坐在一旁垂帘入定,化除体内寒毒。不久莫声谷便已支持不住,宋远桥跟殷梨亭立刻跟上。

    如此六人轮流,三日三夜之内劳瘁不堪,好在张无忌体中寒毒渐解,每人支持的时候逐渐延长,到第四日上六人才得偷出余暇,稍一合眼入睡。自第八日起,每人分别助他疗伤两个时辰,这才慢慢修补损耗的功力。

    期间林沙也没闲着,不停运使龙象真气替张无忌增强体质,一身功力之浑厚只比张三丰稍差,又不用时时运功替张无忌吸收寒毒,倒也凭一人之力坚持了下来,让武当宋远桥一辈弟子佩服不已。

    与此同时他还没忘吩咐殷素素,要她联络天鹰教尽快寻到青翼王韦一笑,他也是修炼寒冰真气的高手,实力比之玄冥二老一点不弱,不说能帮张无忌驱除体内寒毒,起码也能让张三丰等人有针对性治疗。

    殷天正得信后又惊又怒,天鹰教数千教众齐齐出动,一边联络五散人询问韦一笑下落,一边自己大张旗鼓寻找,希望能惊动不知窝在哪里的韦一笑,引得他主动现身。

    而此时的江湖也绝不平静,林沙在武当山紫霄宫里那一番爆料,早已随着那数百江湖豪杰下山传得沸沸扬扬。

    一时间百年前慕容家所在太湖地界,大轮寺所在青藏地界,逍遥派所在昆仑天上地界遍布持刀挎剑的江湖好汉。他们或深入八百里太湖水泊,或散布于青藏各处喇嘛寺庙,或探索在茫茫天山之中,只为寻找林沙口中那几家门派所在。

    少林是第一家坐不住的名门大派,这么多江湖好汉寻找的可是少林七十二绝技啊,他们绝对不会允许少林七十二绝艺落入他人之手

    回去之后空闻立即着手布置,他欲空性和空智各领一队少林高手,分赴三处主要地方假如寻访那几家门派之列,一旦真的发现情况立即通知其余两路人马支援,务必不让旁的江湖好手或者势力得了他们少林的绝学去。

    少林数百武僧气势凶凶下山,分成三路赶赴不同地域加入寻访大军之中,这让江湖各方势力震惊于少林实力的同时,也确定了林沙所言的真实性。

    没见连人家少林都坐不住,主动出手参与进来么,原来一些心存疑惑的江湖好手跟势力也坐不住了,纷纷或亲自或派遣手下门人弟子赶赴三地,不管能不能占得便宜获得那梦寐以求的少林绝学,起码也不能让他人得了便宜去

    整个江湖都沸腾了,尽管其他大派势力没有明目张胆宣告天下,暗地里却少不得参上一手。

    少林七十二绝技啊,哪一门都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顶尖一流武功,其中几门排名靠前的少林绝学妥妥的超一流武功,随便学会一门达到精深程度,便能轻而易举成为江湖上的一流高手

    如此巨大诱惑,别说那些没有传承的江湖散人,就是几家大派也忍不住啊。

    别管是道家门派还是佛家门派,又或者其它乱七八糟的门派,它们可没武当这样的好命,有一位绝世大宗师坐镇,随便创出一门武功都是江湖一流绝学,虽比不得少林武功繁杂多样,在质量和数量上也相当可观。

    其它门派可就没有这好命了,有的门派只有一门一流武功作为镇派绝学,有的多上几门却也只是小猫三两只,对于门派传承却是作用不大,有的更可怜整个门派连一门一流绝学都没有。

    要是走运能够得到一两门少林绝学,说不定门派就此发扬光大,不说成为江湖上的一流势力,二流势力总是没有问题的,随之而来的声望以及利益,可是那些小门小派眼红得发紫的东西。

    江湖本就够乱了,这时天鹰教又齐齐出动,大张旗鼓寻找青翼蝠王韦一笑,搅得整个江湖更是乱成一锅粥。

    林沙全然不知因为自己此前一番大爆料,竟然引得江湖一片动荡,尤其三处有可能存在少林七十二绝技所在地域,每天都有江湖中人打斗厮杀,为此流血伤亡不在少数。

    这时经过多日昼夜施功,张无忌的伤势稳定下来起码暂时不用为性命担忧,而他体内寒毒驱除大半后无论张三丰师徒如何努力都是无用,有部分寒毒已深入骨髓简单靠纯阳真气难以驱动。

    为此张三丰十分不甘,引得身体还未痊愈的张翠山跪地痛哭,表示师傅你已经尽力又多日不曾休息好,再这样下去你老人家身体可能抗不住,无忌暂时已无生命危险还是先放一放想其它办法为好。

    殷素素什么话都没说,只抱着恢复精神身体虚弱的张无忌痛哭不已。

    以宋远桥为首的武当七侠心头测然,虽然对无忌小小年纪遭受如此灾难很是同情,却还是更加关心自家师傅的身体健康。

    林沙却是一脸不满,直接询问张三丰是何想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