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沙目光凌厉,对着空闻冷言道:“谢逊是我明教高层,有种你们直接来光明顶或西域,明教肯定会给少林一个‘明确’答复!”

    “阿弥陀佛,林施主好大的口气!”空闻脸现怒容不满道:“难道林施主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受到江湖同道群起而攻吗?”

    “我还真不怕!”

    林沙微微一笑满脸自信,目光一扫冷然道:“你让崆峒派妄动试试,不出三天五行旗高手便会直接杀上崆峒,希望崆峒有那实力抵挡得住,否则灭门就是他们的最后结果!”

    “至于你少林,我只需派五十精骑替少林再次封山,就不知道少林承不承受得起与外隔绝的损失!”

    “至于其它门派,呵呵……”

    说着他环顾四周大声道:“在座诸位江湖朋友也是一样,想找谢逊来光明顶或者西域,你们就是从素素口中得到此时谢逊的所在又如何,难道你们的势力能快的过明教么?”

    林沙一番连哄带吓,加上他之前爆出不少猛料,一干江湖豪杰虽然心不甘情不愿,最后还是老老实实跟张三丰道别离开?!?,

    待数百江湖豪杰在武当大侠们勉强的欢送下离开,回首空荡荡的紫云宫,无论是张三丰还是下面的小道童全都松了口大气。

    今日这百岁寿诞,可真够闹腾的。

    “林沙小友让你看笑话了!”

    众人来到后殿,请林沙再次上座,张三丰苦笑着说道。

    “没什么,以老道你的实力,他们人来得再多也没用!”

    林沙哈哈一笑不以为意,摇了摇头叹道:“这帮家伙为了名利真是不顾一切了,屠龙刀真有那么厉害吗,要真有那么神奇天鹰教早一统武林了,哪还有他们什么事?”

    “说起这个,老道我也很是疑惑!”

    张三丰收敛脸上笑容。微微皱眉沉吟道:“感觉屠龙刀出现得很是古怪,怎么那么轻易就被小徒给撞上了?”

    俞岱岩瘫痪日久,好不容易有了重新恢复的希望,自是巴不得立刻开始治疗身上断骨。不过却被林沙劝止。

    俞岱岩心情低落绝望了十来年,如今一朝有望恢复自然喜不自胜??勺岳创蟊笙捕陨硖宥济簧逗么?,他建议俞岱岩先调整一段时间,将心理和身体都调整到最佳状态再开始治疗断骨,如此才能事半功倍治疗效果也是最好。

    张三丰出身道家。一身医术也十分高明,觉得林沙的建议不错便应允下来,吩咐瘫痪多年的三弟子先好好调整调整,然后再一鼓作气将断骨全部接好。

    “呵呵,张老道你可知晓屠龙刀的秘密?”

    林沙不置可否一笑,这明显就是有人早就安排好的,巧合太多也就不是巧合而是阴谋了。

    “难道小友知晓其中秘密?”

    张三丰满脸讶然,感觉林沙身上的神秘色彩又浓郁几分,好象那些江湖秘闻就没有他不知道的,真是奇哉怪也。

    “恰知一二!”

    林沙微微一笑直言道:“当年大侠郭靖与黄蓉夫妇眼见抗蒙局势越发不妙。便将神雕大侠杨过的玄铁重剑融化铸造了一刀一剑两件神兵!”

    “屠龙刀和倚天剑!”张三丰一脸恍然道。

    “没错,就是屠龙刀和倚天剑!”林沙郑重点头,虽说他并不喜欢郭靖的为人性格,可对他一生保宋护宋的坚持还是十分敬佩的,从古至今奸猾者多心纯者少,起码郭靖将‘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八字演绎得淋漓尽致。

    “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倚天不出,谁与争锋!”

    张三丰沉吟着将这句江湖上流传甚广的话轻声念叨了一遍。摇了摇头好奇道:“莫非这里头隐藏了当年郭,黄夫妇的秘密不成?”

    “正是如此!”

    林沙点头郑重道:“区区一把宝刀,又如何能号令江湖莫敢不从?”

    不等张三丰猜测便直接解释道:“因为当时郭靖郭大侠义守襄阳数十载,虽非武林盟主却受到整个江湖同道的敬佩尊敬??晌秸癖垡缓籼煜戮按?,这不正好应证了屠龙刀的这句传言么?”

    张三丰闻言神色震动,遥想当年郭靖郭大侠的雄姿英发不由心向往之。

    林沙的解释还没结束:“而郭靖郭大侠毕生之愿就是驱除鞑虏恢复中华,他没有成功便将希望寄托于后人身上,而屠龙宝刀便是他的精神象征,而且刀中还藏有郭靖大侠一身军略来源《武穆遗书》!”

    “《武穆遗书》???”

    张三丰再次心神剧震。武穆是谁当世汉民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想当年岳家军气势如虹直捣黄龙,要不是受那奸臣秦侩所害,只怕南宋的历史便要重新写过,元蒙还有没有机会崛起都难说得很。

    而岳武穆一生几乎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其所遗留军略有多厉害可想而知。

    “没错,就是《武穆遗书》!”

    林沙郑重点头,声音突然变得低沉暗哑:“说起来当年郭大侠在蒙古西征时担任过西路军都元帅之职,战功赫赫极受铁木真赏识,就是金国都城也是郭大侠帮助蒙古拿下!”

    张三丰睁大了眼睛,郭靖竟还有这样的风光经历?

    “可是后来没了金国这个屏障,蒙古铁骑将锋利獠牙对准中原汉人,大肆屠戮惨绝人寰,郭大侠便带着后悔情绪守护襄阳三十余年,并最终与襄阳共存亡!”

    说到这儿林沙话音一顿,摇了摇头无奈道:“郭大侠留下屠龙宝刀,本意是希望后人能借此收拢英雄豪杰共同反元,结果最后却变成了江湖野心之辈纷争的工具,实在可惜可叹!”

    张三丰也跟着叹了口气,摇头苦笑道:“估计郭大侠泉下有知,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摸样!”

    “嘿嘿,这屠龙刀出现得十分蹊跷,说不定整个江湖都被人玩弄于鼓掌之间呢!”见张三丰一脸震惊不明所以,林沙轻笑道:“当年屠龙刀可是在郭大侠唯一的儿子郭破虏手上,结果郭少侠却同他父母一样战死于襄阳城!”

    “你是说,屠龙宝刀早就落在元蒙朝廷之手?”

    张三丰满脸震惊,以他的涵养都忍不住赫然色变。

    既然猜到屠龙刀可能是元蒙朝廷放出的饵,那这些年江湖上的一些古怪实践便可说得通了,就比如他那可怜的三弟子俞岱岩,肯定是元蒙鹰犬做下的孽,而投靠了元蒙朝廷的金刚门门人又最为可疑。

    “张老道你还是太厚道了,屠龙刀肯定是元蒙朝廷放出引起江湖混乱的饵,可要是没某些人和势力暗中推波助澜,风波也闹不的这么大!”

    林沙轻轻一笑继续说道:“比如娥眉派,作为郭襄女侠创建的门派,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其中秘密,可她们守得那叫一个严密,眼睁睁看着无数江湖同道因为争夺屠龙宝刀而死,这心肠够铁够硬就连一般男儿都做不到吧?”

    “娥眉,灭绝!”

    张三丰低低说了句,脸色平和看不出喜怒,不过此情此景想必他的心情绝对好不了,立刻便明了其中原委:“倚天剑中藏有神功秘籍?”

    “《降龙十八掌》和《九阴真经》!”

    林沙呵呵一笑满脸讥讽:“据说,想要不伤内部空间的情况下弄断倚天剑,必须要用屠龙刀!”

    “果然!”

    张三丰了然点头,对于那两门名头响亮的神功秘籍没一点兴趣,以他此时堪比王重阳颠峰时的境界,自己随便创出一门武功都是江湖一流绝学,《纯阳无极功》更可称之为神功绝学,眼下正琢磨着的太极拳更是神功中的神功,对别人的神功根本就没多少兴趣。

    “无忌你怎么了?”

    两人正说话闲聊间,突然从隔壁房间传来殷素素的惊声尖叫。

    “出什么事了?”

    张三丰与林沙不敢怠慢,身形一展瞬间跨过数丈距离,急忙走进旁边的房间沉声喝道。

    林沙打眼一瞧,屋里正是一阵鸡飞狗跳,张翠山躺在一边的床榻上人事不知,这边殷素素抱着儿子一脸惊慌失措泪眼朦胧,俞岱岩伸掌在小小孩童胸口推拿了几下,岂知张无忌毫无反应全身冰冷,鼻孔中气息极是微弱,俞莲舟运力推拿,他始终不醒。

    “师傅!”

    见得张三丰进来,一干师兄弟顿时像是找到了主心骨,急忙让开位置恭声道:“无忌不知怎么回事突然昏迷过去……”

    “你们不要说话,让为师仔细瞧瞧!”

    待林沙将满脸灰白的殷素素拉到一边,张三丰伸手按在小孩背心“灵台穴”上,一股浑厚的内力隔衣传送过去。

    以张三丰此时的内功修为,只要不是立时毙命气绝之人,不论受了多重损伤,他内力一到定当好转,哪知他内力透进无忌体中,只见他脸色由白转青、由青转紫,身子更是颤抖不已。

    张三丰伸手在他额头一摸,触手冰冷,宛似摸到一块寒冰一般,一惊之下,右手又摸到他背心衣服之内,但觉他背心上一处宛似炭炙火烧,四周却是寒冷彻骨。若非张三丰武功已至化境,这一碰之下只怕也要冷得发抖,脸色一变惊呼:“玄冥神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