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不好意思晚了

    “进去”

    那人左足一点,抱了孩子便欲跃上屋顶,突觉肩头一沉,身子滞重异常,双足竟无法离地,原来张三丰悄没声的欺近身来,左手已轻轻搭在他的肩头上。那人大吃一惊,心知张三丰只须内劲一吐,自己不死也得重伤,只得依言走进厅去。

    那孩子正是张翠山的儿子无忌,他被那人按住了嘴巴,可是在长窗外见父亲横剑自杀如何不急,拚命挣扎终于大声叫了出来。

    砰

    这时另一只手搭上那人肩头,那人身子轻轻一震猛然睁大眼睛,而后身子像没了骨头一般软趴趴倒了下去,手中挟持着的孩子自然也跟着惊呼落地,被张三丰先一手接住。

    “林沙小友,有劳了”

    “哈哈没事小菜一碟而已”

    出手的正是林沙,以他化劲颠峰的实力以及对人体的了解,加上那人又毫无防备没有来得及运使内力护身,自然轻轻松松便着了道浑身骨节被瞬间错开。

    “孩儿孩儿你怎么样了”

    变故发生得太快,从张翠山准备自杀被林沙一拳轰晕,再到张三丰瞬间制服挟持张无忌之人,最后张无忌获救不过几个呼吸功夫,本来扑向张翠上的殷素素立即转变方向,一把从张三丰手里接过儿子,心情一时大起大落脸上露出病态的嫣红之色。

    “娘,孩儿没事”

    张无忌小同学很乖巧的摇了摇头。

    “他们又没有逼你说出谢逊大伯爷的消息”

    殷素素将怀中小小孩童抱得紧紧的,贴着张无忌的耳朵小声问道。

    “他们问了,孩儿打死都没说出口”

    张无忌一脸坚定摇了摇头。

    “好孩子,真是娘的好孩子”

    殷素素轻轻拍了拍怀中孩童。绝美脸上露出后怕神色。

    这一次冰火岛之行谢逊并没有跟张翠山结拜,不像原著那般孑然一身可以无所顾忌。不说他亲儿子谢无忌还活得好好的,就是明教一干高层也受不了他屈尊下顾与晚辈结拜啊。

    而且他也没在江湖上做下诸多恶事,正常的江湖纷争少不了,手上也沾了不少鲜血人命,不过却不像原著那般声名狼籍。

    这次江湖各大门派联手逼宫武当山,找的借口也不过是当年龙门镖局灭门之事以及王盘山岛扬刀大会的一些恩怨而已。他们最终的目的不过是屠龙刀

    “张老道,你这位五弟子当真好担当,在你百岁寿诞上来这一手,这不是怀疑你不能压制在场诸多江湖好汉么”

    林沙面不改色一脚踹出,直接震断那蒙古武士的心脉,回头冲着一脸后怕之色的张三丰调侃道。

    “哼,这个孽徒,也不知怎么性子竟变得如此古板僵化”

    张三丰脸色难看之极,看到大徒弟和二徒弟将昏迷的张翠山抬起送到后殿。忍不住怒哼出声一脸不爽。

    他活了这么大岁数心胸豁达清风朗月,别说紫霄宫中这一干江湖人士,就是正道和邪道所有高手齐聚武当他又怕得谁来

    没想到资质悟性一向都被他看好的五徒弟竟然如此不智,想要一切罪责都揽在身上以死谢罪

    他就不想想,人家齐聚武当为的是什么,龙门镖局的事儿不过一幌子而已,人家的目的是谢逊手中的屠龙宝刀,就算你以死谢罪人家就不再询问谢逊的具体下落的么。真是幼稚

    如此不成熟心态实在让他失望,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人乎

    这边殷素素忙着安抚受惊的儿子。张三丰又陷入难得的恼怒后怕情绪之中,在座数百江湖豪杰也是惊出一身冷汗。

    所幸张五侠自杀没有成功,不然他们跟武当派的梁子可是结大了,就是少林三位空字辈神僧也是庆幸不已,惹恼了武林第一人张三丰可不是开玩笑的,尤其知道这位武当创派祖师是先天高手。心头庆幸更甚。

    坐在前排高手倒是想趁机拿下张摧山呢,不过武当其他几位大侠反应太快,根本就不给他们机会,还有林沙跟张三丰这两位超级高手压阵随都不敢轻举妄动以免惹火烧身。

    林沙这厮真是个怪物,刚才那一拳距离张摧山足有一丈距离吧。竟然直接便将堂堂的江湖一流高手震晕过去

    尽管张翠山毫不防备,可江湖一流高手也不是吹出来的,无论反应速度还是应变能力都极为惊人,就是如此张翠山毫无反抗之力被轰晕,其实力得有多恐怖,在座众多江湖豪杰一个个心头凛然神色严峻,自忖没法相抗这样的狠人。

    不过后怕归后怕,谢逊的下落他们还是要问清楚的,不然这次武当之行不就白跑了一趟么

    当然白跑一趟也不算什么,关键是此举大大得罪了武当派,要是还落不到半分好处空手而回的话,那就太不值当了。

    这不,眼见一场惨事消弭,少林方丈空闻顾不得合适不合适,直接双手合适宣了声佛号开口道:“阿弥陀佛,张五侠性子刚烈了点,所幸没有出现意外张真人还请消消气”

    接着他又转头冲着殷素素道:“既然张五侠身体有恙,不如由殷姑娘说出谢逊下落,也好早点安了武林同道之心”

    殷素素抱着张无忌身子猛然一僵,将怀中孩童抱得更紧回头满脸狰狞,眼神冰冷冲着空闻道:“空闻老和尚你不要太过分”

    “空闻大师,我武当派内部还有些事情要处理,那就招待了请便”

    武当四侠张松溪气得差点涂血,阴沉着脸色拱手做了个请的手势,人家都欺负到头上了还客气什么

    “阿弥陀佛张四侠可要想清楚了,这么多武林同道都想知晓谢逊的下落”

    空闻却是眉头都不皱一下,只是双手合十行礼不温不火轻声道,一副得道高僧好涵养摸样。

    “我想得很清楚,武当不欢迎诸位,诸位还是尽快下山的好”

    张松溪心情恶劣到了极点,没好气摆了摆手一脸不耐。

    “张四侠凭什么赶我下山,我们又不找武当的麻烦”

    “就是,我们找的是天鹰教妖女殷素素”

    “谢逊乃武林公敌,张四侠这么维护是不是已经与谢逊那狗贼合流了”

    “”

    张松溪如此不客气,在座数百江湖豪杰顿时炸来了锅,一个个唾沫横飞要么将武撇开要么直接给武当扣大帽子,别说离开了恨不得就此在紫霄宫扎营,一副把问出谢逊下落誓不罢休的架势。

    “够了”

    张三疯猛然一声怒喝,声音不大却好似炸雷在数百江湖豪杰耳边炸响,震得他们耳膜生疼气血翻涌,一个个满脸骇然看向激将发飚的张三丰。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真以为他好欺负可以容忍这帮江湖豪杰一再挑衅

    “张老道还是我来吧,毕竟涉及的是我明教高层”

    林沙从那死去蒙古人身上搜索一阵没有任何收获,摇了摇头起身说道。

    “好,林沙小友尽管施为,我老道今天为你掠阵”

    张三丰脾气再好也受不了啦,微微点头凝声说道。

    “哈哈用不着,对付这帮乌合之众小菜一碟”

    林沙哈哈一声长笑,摇了摇头满脸不屑,身形一闪晃到紫霄宫中央位置,直视数百或不善不冷然或不屑的数百目光,裂嘴露出两派森森白牙,可还没等他开口崆峒五老之一的唐文亮便跳了出来,叫嚣道:“魔教贼子滚一边去,这哪有你说话的份啊”

    林沙眼睛一眯身形暴闪突前,右手闪电般一拳轰在唐文亮胸前,阴阳两股劲道疯狂搅动撕扯其经脉血骨,唐文亮措不及防之下身子倒飞出去,满脸冷汗连连惨呼,其声音之惨烈骇人听闻。

    “三师弟”“三师哥”

    其余崆峒四老根本来不及反应,只惊呼出声二话不说纵身飞跃,咬牙切齿连出重拳向林沙猛袭而至。

    拳还未至林沙便感受到股股凌厉劲道扑面而来,他嘴角挂笑不退反进双拳如出膛炮弹连连轰出,拳拳相撞发出轰鸣爆响,他只觉从拳上窜来七股不同劲道,或刁钻或蛮横或轻灵或隐晦,瞬间涌入经脉血肉之中疯狂破坏林沙身体。

    手臂肌肉只是轻轻一阵颤抖便将七股劲道全部震散,体内气血流动顺畅自然没有受到丝毫影响,紧接着挥拳再次轰出与崆峒七老对轰一处。

    轰轰轰

    震耳欲聋的轰隆炸响连绵不绝,气劲飞扬狂风大作,林沙越战越勇连连前突,崆峒四老却是好象遭受重型攻城锤轰击身子连连被轰飞不说,脸色也是苍白若纸毫无血色,竟是在拳头直接对轰中败下阵来被连连轰飞看样子受创不轻。

    “七伤拳,你竟然也练会了七伤拳”

    崆峒五老老大关能仰躺在地一连惊骇,一边大口喷血一边满脸不可思议怒吼:“你怎么会”

    刚才教授虽然短暂,可此时依旧在他体内疯狂肆虐大搞破坏的阴阳二劲,明显就是七伤拳中的独门手段,他心中震惊可想而知。

    “嘿,井底之蛙孤陋寡闻”

    林沙撇了撇嘴一脸不屑,这是内家拳明暗劲变化好不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