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林沙送上接骨灵药,武当派上至张三丰下至几位大侠一个个脸露狂喜之色,恨不得立刻给俞岱岩治疗瘫痪多年的伤势,识趣的话在座江湖豪杰就该老实离去,可是

    “阿弥陀佛张五侠,还请说出谢逊下落”

    空闻方丈硬着头皮起身,口宣佛号沉声说道。

    冷场,原本热闹喧嚣的紫霄宫突然变得寂静无声,数百双目光齐刷刷看向一边脸颊高高肿起的张翠山,满眼热切兴奋不已。

    “空闻大师,你不要欺人太甚”

    武当四侠张松溪咆哮出声,满脸怒容神色狰狞。

    宋远桥和俞莲舟等人也都个个脸色不善,要不是顾忌今日正是师傅张三丰的百岁寿诞不想大动干戈,只怕早就忍耐不住冲了出去。

    “五哥”

    殷素素满脸担忧,看向神色甚是茫然无措的张翠山心痛不已。

    “”

    林沙眼神一凝正准备说话,耳中便听到张三丰以传音入密之法说道:“小友,这是我武当与少林结下的梁子,让我那几位弟子面对就好,也好见识见识少林高手的手段”

    话语中饱含丝丝怒气,显然张三丰心头也火了,林沙便不好再言只得紧张关注场上局势,一旦发现不妙立即出手干预,他才不管这是不是武当与少林的梁子呢,作为殷素素的娘家人自然以?;て浒踩?。

    “摆真武七截阵”

    宋远桥大喝出声,身形一纵飘出三丈距离稳稳站在紫霄宫中央,俞岱岩,张松溪,殷梨亭和莫声谷二话不说同时飞身纵起,与大师兄宋远瞧一同摆开真武七截阵的架子。

    来了

    在座数百江湖豪杰齐齐心头震动,一个个目不转睛望向空荡荡的紫霄宫中央位置,想要看清楚武当这套闻名遐迩却从不得见的护派大阵。

    武当七侠却是个个振奋眼睛精光闪闪,露出跃跃欲试的兴奋之色

    原来张三丰有一套极得意的武功,叫做“真武七截阵”。

    武当山供奉的是真武大帝。张三丰一日见到真武神像座前的龟蛇二将,想起长江和汉水之会的蛇山、龟山,心想长蛇灵动,乌龟凝重。真武大帝左右一龟一蛇,正是兼收至灵至重的两件物性,当下连夜赶到汉阳,凝望蛇龟二山,从蛇山蜿蜒之势、龟山庄稳之形中间。创了一套精妙无方的武功出来。

    只是那龟蛇二山大气磅礴,从山势演化出来的武功,森然万有,包罗极广,决非一人之力所能同时施为。

    张三丰悄立大江之滨,不饮不食凡三昼夜之久,潜心苦思,终是想不通这个难题。到了第四天早晨旭日东升,照得江面上金蛇万道闪烁不定。他猛地省悟哈哈大笑,回到武当山上。将七名弟子叫来,每人传了一套武功。

    这七套武功分别行使,固是各有精妙之处,但若二人合力,则师兄弟相辅相成攻守兼备,威力便即大增。若是三人同使,则比两人同使的威力又强一倍。四人相当于八位高手,五人相当于十六位高手,六人相当于三十二位,到得七人齐施。犹如六十四位当世一流高手同时出手。

    当世之间,算得上第一流高手的也不过寥寥数十人,哪有这等机缘,将这许多高手聚合一起

    便是集在一起。这些高手有正有邪,或善或恶,又怎能齐心合力

    张三丰这套武功由真武大帝座下龟蛇二将而触机创制,是以名之为“真武七截阵”。他当时苦思难解者,总觉顾得东边,西边便有漏洞。同时南边北边,均予敌人可乘之机,后来想到可命七弟子齐施,才破解了这个难题。

    只是这“真武七截阵”不能由一人施展,总不免遗憾,但转念想道:“这路武功倘若一人能使,岂非单是一人,便足匹敌当世六十四位第一流高手,这念头也未免过于荒诞狂妄了?!辈唤迫皇?。

    武当七侠成名以来无往不利,不论多么厉害的劲敌,最多两三人联手,便足以克敌取胜,这“真武七截阵”从未用过一次。

    此时宋远桥眼见大敌当前,那少林三大神僧究竟功力如何,实是一无所知。虽说刚才师傅一招间秒败三大神僧,却难免有偷袭之嫌也没见过三大神僧出手,他自己虽想或能和其中一人打成平手,但这只是自忖之见,说不定一接上手便即一败涂地,因此才想到那套武当镇山之宝、从未一用的“真武七截阵”上去。

    林沙眼中精光闪闪,看到武当五位大侠所站位置,正是那北方玄武五处星宿之位,期间森罗万象气势不凡,他在笑傲世界便已亲身体验过一会,当真威力不俗不是江湖绝顶高手难以应对。

    心头一动忍不住故意开口问道:“张老道,不知这真武七截阵,跟南宋年间全真教的北斗七星阵可有关联”

    张三丰摇头轻笑:“并无关联”

    林沙伸出大拇指连连赞叹:“张老道果然不愧为武学大宗师,当年王重阳创北斗七星阵以护全真山门,如今武当便有真武七截阵镇守山门,相比当年的天下第一高手王重阳也不光多让”

    “客气客气,重阳真人一身武艺功参造化,老道我还差得远”

    张三丰摆了摆手一脸淡然。

    “话可不能这么说”

    林沙微微一笑,摇头道:“当日王重阳已是先天绝顶高手,所创北斗七星阵由全真七子使出,非绝顶高手难以破除。如今张老道你的境界不比王重阳,所创真武七截阵非是先天高手,估计都得跪”

    “哈哈小友谬赞了,小友谬赞了”

    张三丰哈哈一声大笑,嘴里虽然谦虚可脸上表情却怡然自得,显然林沙说得没错。他人老成精哪能不知林沙用意,自然乐意配合一二给少林那帮不识趣的家伙增加增加心理负担。

    他俩个在那边说得高兴,来访数百江湖豪杰心中却已掀起滔天骇浪,被两人话中所透露出的信息给惊着了。

    空闻空性以及空智三大神僧脸色微微一变,他们三人也被惊着了。

    尼玛的先天高手啊,他们三人虽说武功不弱,比之武当七侠应该强上一筹,不然这么大岁数岂不活到狗身上了

    可是距离先天境界,三大神僧还差得远呢

    难怪张三丰能成武林第一高手,原来早已是先天境界高手了

    三大神僧心中好不苦涩,此时面对先天级别高手所创大阵,心中很没有底气啊,他们可不认为他们三兄弟联手加上身后九名弟子,能抵得过一名先天高手

    空闻真是郁闷到家了,感觉今天衰神附体处处不顺。突然冒出林沙这么一个家伙搅局也就罢了,现在又要跟先天高手所创大阵对抗,心头当真憋闷得很。

    “五弟五弟妹,还不快来布阵”

    宋远桥等人都站好位置了,可张翠山却迟迟不肯归位,顿时心头一急大声招呼。此时俞岱岩伤势有望恢复,他们自然没法再怪责殷素素,眼下强敌当前也顾不得那么许多。

    张翠山猛然惊醒,向张三丰跪倒在地,说道:“恩师,弟子大错已经铸成,致使三哥瘫痪多年,心中实在难安弟子只求你一件事”

    张三丰不明缘由,温颜道:“甚么事,你说罢,为师决无不允?!?br />
    张翠山磕了三个头,说道:“多谢恩师。弟子有一独生爱子,落入奸人之手,盼恩师救他脱出魔掌,抚养他长大成人”

    说完他站起身来走上几步,没有加入真武七截阵布阵行列,而是向着空闻大师、铁琴先生何太冲、崆峒派关能、峨嵋派静玄师太等一干人朗声说道:“谢逊为义我至交好友,恕翠山不能将其隐身之处告之,所有罪孽全是张翠山一人所为。大丈夫一人作事一人当,今日教各位心满意足”

    说着他竟横过长剑,往自己颈中抹去,只惊得殷素素脸色煞白惊声尖叫:“五哥不要”

    张三丰和宋远桥等人也是目呲欲裂大喝出声:“不可”

    而后,纷纷纵身跃起挥掌拦阻。

    轰

    林沙早就关注这一节了,动作比武当诸人更快,体内龙象内力迅速运转,脚下猛然前踏一记凶猛之极的炮拳轰出。

    只见拳端空气以肉眼可见速度向前压缩,如水波荡漾般迅速向前蔓延,砰的一声重重砸在距离足有一丈来远的张翠山背心,张摧山措不及防之下惨叫出身手上长剑甩飞出去,还算高大健壮的身子像断线风筝般飞向宾客坐席所在。

    哐当哐当

    一连砸碎了好几张待客桌案,张翠山才止住前冲势头,哇的一声喷出一大口逆血脑袋一歪昏死过去。

    同时张三丰身形快如鬼魅疾冲而至,砰砰砰几声挡在张翠山身前的几位宾客已飞身摔出,弯腰探手在张翠山鼻息间一探顿时松了口气。

    “爹爹,爹爹”

    便在此时,厅口长窗外一个孩童声音大叫爹爹,第二句声音发闷显是被人按住了口。张三丰身形一晃,已到了长窗之外,只见一个穿着蒙古军装的汉子手中抱着一个岁的男孩。那男孩嘴巴被按,却兀自用力挣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