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霄宫一片寂静落针可闻,数百江湖豪杰一脸不可思议

    他们没听错吧

    空闻方丈竟然邀请林沙去少林做客,什么狗屁做客不过就是想软禁人家而已

    这行事手段好霸道

    他们还想多听些江湖秘闻呢,少林群僧就来这一手当真让人不耻

    “哈哈”

    林沙仰天一阵大笑,声浪滚滚在偌大一个紫霄宫中来回激荡,一点都不比刚才空闻使出狮子吼时来得差,这让在场江湖豪杰好不骇然。

    “林施主这是何意”

    空闻脸颊两侧长长的白眉无风自动,右腿前踏一身宽大僧袍猛然膨胀鼓起,双目精光湛湛威势凌人。

    “怎么,见我透露得太多,想要玩软禁那套”

    林沙眼睛微微一眯不为所动,猛然抬头毫不客气讥讽道:“叫三渡那三个老家伙来还有点可能,就你们还不够格”

    “有没有资格,只有试过才知道”

    空性沉喝出声,与空智对视一眼身形一闪已占据另外两个方位,与空闻形成三角夹击之势。

    “诸位,这里是武当不是少林”

    这时一直没出声的张三丰突然动了,只见他身形迅若疾风留下道道残影,双手或抓或拍或推,不过转眼功夫空闻空性以及空智三大空字辈神僧便已倒退两丈距离,而他们身形依旧稳稳当当可见张三丰用劲之巧妙。

    咝

    看到张三丰露了这么一手,不管是亲身经历的少林空字辈三大神僧,还是在座数百江湖豪杰无不脸色大变倒吸凉气。

    好强的实力

    少林空闻空性以及空智三大神僧,可是闻名天下的一流高手,空闻与空性更是一流颠峰高手,空智稍差也是一流高段水准。三大神僧驰名江湖多年,一直都是众多江湖豪杰景仰的存在。

    没想到就是这么强悍的三大神僧,在武当张三丰面前却连一招都没能走过

    张三丰的武功,又到了何等让人惊叹的程度

    “哈哈张老道,十年不见你功夫又有精进当真可喜可庆”

    林沙哈哈一笑打破了紫霄宫中沉闷的气氛,在场这么多江湖豪杰之中。也就只有他看出了张三丰出手的样子和招式。

    武当云手武当棉掌武当虎爪手

    就这么简单的三式招法,便轻轻松松将闻名江湖的少林三大神僧震飞还不伤人分毫,就这份实力和控制力已达到某种登峰造极之境,林沙自问还没法做到。

    “没什么,最近偶有所悟而已”

    张三丰收手站立,有些不满道:“林沙小友给点面子吧,今天可是老道我的百岁寿诞”

    “哈哈,这个面子一定要给”

    林沙哈哈一声大笑,冲着满脸震惊的空闻方丈笑道:“空闻老和尚。这里是武当等咱下了山再战一场不迟,我刚刚练成了一门密宗神功,正还和中原佛门武学互相印证一番,正好取长补短互有进益”

    “阿弥陀佛,贫僧恭候施主大驾”

    空闻心头再次震动,他被林沙口中的密宗神功给惊到了,一时心中惊疑不定也熄了立即与林沙动手的心思,招呼两位师弟重新坐回客座。一脸平静无波好象刚才之事从未发生一般,让人不由暗道一声好涵养

    林沙也就再理会少林群僧?;赝房吹接後费乙涣陈淠稍谝紊?,猛一拍巴掌惊呼道:“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怎么了,小友有何事直言就是”

    张三丰轻笑着摇了摇头,脸上露出无奈之色。

    武当几位大侠却是一个个心头不爽,好好的一场百岁诞辰,林沙这么胡搞瞎搞早变了味。现在只需要这位来自西域的高手不要太过闹腾就好。

    只有殷素素这聪明姑娘脸上露出感激之色,她知道林叔叔这是为她吸引火力呢,不然丈夫张翠山一直拿育岱岩的事情自责逼迫,说不定他们夫妻俩这次就得血溅紫霄宫。

    不说这对张三丰有多不敬,她还有被掳的孩儿没找回来呢。刚才一时错乱失了分寸,如今冷静下来好不后怕。

    她也希望林叔叔不要闹得太过,这里毕竟是武当山。

    当然,她一点都不为林沙的安全担心,在场这么多人只有殷素素清楚,林沙林叔叔究竟是位多么强大的高手。十年前她那心高气傲的父亲白眉鹰王私下与他们兄妹闲聊时,便已自承远不是林叔叔对手,更何必十年之后的现在

    当时林叔叔可是在娥眉金顶跟张三丰大打出手,百招之内不落下风可不是开玩笑的。这十年张三丰武学境界又有突破,难道林叔叔就在原地踏步么

    至于在场数百江湖豪杰的心态,用一句现代流行语来说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他们还巴不得林沙闹腾得越厉害越好

    这不,刚才他们看了武当的笑话,又看了少林的笑话,并从林沙透露出的一连串武林秘辛中,得到了不少有用信息。

    起码有好几个地方可能有少林七十二绝技秘籍,这给了在场数百江湖豪杰一个天载难逢的好机会,只要能找到那几家听都没听说过的江湖势力,得到少林七十二绝技自然不在话下。

    起码现在就有不少江湖豪杰心痒难耐,很想就此离去立刻展开搜查,希望能快人一步找到林沙口中的几家势力之一,得到神功秘籍而后武功突飞猛进成为江湖上人人景仰的顶级高手

    不过他们又舍不得谢逊的消息,此时单独离去又显得太过刻意,说不定还得罪了武当派就不美了。

    “哈哈,张老道说是来给你庆祝百岁寿诞的,怎么可能没带寿礼来呢”

    林沙可没理会众多江湖豪杰心中的复杂想法,哈哈大笑着仰天一声长啸,声浪滚滚透过紫霄殿大门远远传了出去。

    “右使,我们已快到山上”

    一众江湖豪杰正疑惑着呢,从山下方向突然传来一声清朗嗓门,声音并不大确实清清楚楚传入众人耳中,顿时在座某些人变了脸色。

    高手,说话之人是个高手

    没让数百江湖豪杰等候多久,便见八条汉子从山道尽头上了山,一个个肩上挑着担子健步如飞,不过眨眼功夫已来到紫霄宫前。

    自有武当迎宾弟子上前接待,替过那八跟沉甸甸的扁担,在众多江湖豪杰好奇的目光中进了紫霄宫。

    八名亲随也跟着进了紫霄宫,有那眼尖见识不浅的见他们个个步伐沉稳,两眼湛湛有神太阳穴高高鼓起,气息悠长满脸红光不见丝毫汗迹,显见内功修为已登堂入室,却是个个不凡都是江湖上难得一见的好手

    哇

    迎宾弟子将十六台沉甸甸的担子放下,轻手轻脚打开箱盖顿时被一片五颜六色的珍宝光芒耀花了眼。

    十六台担子几乎清一色都是西域特产,像什么红蓝宝石,蓝田暖玉,不是被雕成寿星翁就是刻作优雅仙鹤,还有西域特产的珍贵药材等等等等,无一不是贵重之极的玩意,看得一干江湖豪杰眼睛都直了。

    “林沙小友,你这是”

    张三丰先是吃了一惊,很快便稳定了情绪脸上说不出是喜还是不喜,只是看着林沙一脸无语。他都这么大年纪了,经历的风浪无数哪还会轻易被所谓珍宝迷惑,那也太瞧不起他这位绝世大宗师了吧

    “哈哈张老道你别急啊,好东西在下面呢”

    林沙哈哈一笑摆了摆手,亲自动手在放置珍贵药材那一担子里翻翻拣拣,嘴里还不忘介绍道:“这是西域特产xx药,功能强筋健骨治疗硬伤有奇效,这个叫做,哈哈找到了”

    他罗罗嗦嗦说了一大通,被他介绍到的药材无一不是珍贵之极,都是对武者极有好处的好东西,无论内外伤势还是调理身体都有极其明显功效,听得一干江湖豪杰双眼放光满脸艳羡。

    林沙笑着从担子最下头取出一个精致小盒子,轻扬了扬对张三丰说道:“张老道,这才是你眼下急需的好玩意?!?br />
    接着他介绍道:“黑玉断续膏,外表呈黑色气息芬芳清凉。其药性极其神奇,常人手足身体骨节若遭致重创从而伤残,敷上此药膏后伤患仍可痊愈,从而逐渐恢复正?;疃?。若是伤残时日长久、骨伤已经愈合者,则需先将其断骨重新折断,敷上此药膏后亦可使骨骼恢复正常,可恢复正常行走等能力”

    “这是真的么”

    张三丰猛然起身一脸惊喜,再也保持不住温和神态,身形一闪便出现在林沙跟前,满脸激动不敢置信问道。

    “自然是真的”

    林沙白眼一番没好气道:“说起来这玩意可是金刚们秘制,五行旗搅乱了金刚门从他们哪收缴而得,这可是在西域驰名多年的好药啊,也是金刚门敛财的强力工具”

    说着,他目光轻轻瞥了瞥躺在椅子上满脸惊喜的俞岱岩,不无调侃道:“这玩意在西域名头响亮得很,也不知道你们武当是怎么做的,竟然这么长时间都没寻到,估计连听都没听说过吧,真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