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还真是热闹啊”

    在张三丰的引领下,林沙踏入紫霄宫,看到坐得满满当当的江湖豪客,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哼”

    一声冷哼在寂静的大殿中格外响亮,林沙放眼望去顿时乐了:“哟,这不是崆峒五老中的老三唐文亮么,怎么对我有意见”

    “哼小子你别猖狂,迟早有一日要你知道厉害”

    唐文亮脾气火暴顿时跳将出来,手指林沙一脸狰狞。

    “唐老三看你这么不服气,要不咱们出去练练手”

    林沙一瞪眼睛,看向唐文亮的目光中满是不怀好意:“听说唐老三练成了七伤拳,我正好要见识见识,看看你那五脏能顶得了多长时间”

    “你”

    唐文亮气得暴跳如雷额头青筋直蹦,不过他还真没胆子跟林沙放对,他们崆峒五老一起上还差不多,当然胜算不大就是了。

    “老三你干什么”

    崆峒五老中的老大关维见唐文亮吃憋一时下不得台,立刻开口训斥解围道:“咱们是来庆祝张真人百岁诞辰的,你哪那么大火气,还不快向张真人赔罪”

    “张真人”

    唐文亮一张老脸羞得通红,满是尴尬冲着张三丰拱手不知说什么是好。

    “算了算了,大家都消消火气,给老道一个面子”

    张三丰微微一笑,语气温和看向林沙。

    “给张真人一个面子,不然以我的脾气直接削了这厮”

    林沙哈哈一笑。连个眼角余光都吝啬施舍,轻笑着随张三丰挤过人群。走到紫霄宫中心区域。

    “林叔叔”

    这时殷素素迎了上来,满脸激动冲着林沙喊道。

    “素素回来了”

    林沙脸上露出开怀微笑。点点头认真道:“回来就好,你父殷白眉为了你的事情,可愁白了不少头发”

    “是,是素素不孝了”

    殷素素闻言鼻头一酸眼睛泛红,一层水雾迅速在漂亮大眼睛里弥漫。也是在林沙这位从小看着她长大的长辈面前,她才彻底放松心情真情流露了。

    “嘿,别别别,你现在都长大不是以前那个流鼻涕的小丫头了”

    林沙连连摆手一脸郁闷:“要是老殷知道我把你弄哭了,就怕他跟我拼命啊。我倒是无所谓。殷白眉那把老骨头可折腾不起”

    “林叔叔你胡说什么呢”

    见说她小时候的趣事殷素素跺脚不依,一张如花娇颜如染胭脂风情万种,眼角余光却偷偷打量张翠山一眼,见丈夫面无表情一脸难看,不禁眼神一黯脸上的喜色淡下去不少。

    “恩怎么小两口吵架了”

    林沙回头望了望一脸木然的张翠山,眉头轻轻一皱不悦道:“小子你倒是好本事,竟将光明顶的小公主追到手,既然成了夫妻就得拿起大男人的担当来,你那张死人脸摆给谁看呢”

    “你”

    张翠山脸色难看之极。一旁的武当七侠也跟着怒目而视,张三丰一双雪白剑眉轻轻一皱轻咳了声:“林沙小友”

    “张老道你先别说话,你作为男方家长开口不合适,我这个女方家长说你徒弟几句又怎么了”

    林沙大手一挥满脸不爽。指着一脸愤然的张翠山怒喝道:“小子你有什么不服的,什么便宜都让你占了还摆出一副悲愤样来,就算素素对不起天下人。也不会对不起你张翠山吧”

    张翠山一张俊脸涨得通红,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好不容易压下心头愤怒。一指脸色灰白的殷素素咆哮出声:“可她,可她致使我三哥重伤”

    “怎么。是素素亲自下得手”

    林沙却是一脸冷笑不以为然,回头冲着殷素素招了招手,冷声问道。

    “不是”

    张翠山一脸悲愤,怒道:“可我三哥却因此受了伤”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轻轻拍了拍殷素素的肩膀,林沙回头一脸冷然喝问。

    “十年前”

    张翠山想也没想说道。

    “哦,你也知道是十年前啊”

    林沙一脸嘲讽,扭头冲着张三丰问道:“张老道,这事发生在娥眉金顶之前还是之后”

    张三丰心胸豁达,并没有因为林沙的咄咄逼人而生气,只是皱眉回答:“之后”

    “那时候你们俩都还不认识吧”

    林沙冷眼看向张翠山,怎么看怎么觉得碍眼真想一巴掌抽过去。

    “确实”张翠山老实回答。

    “嘿嘿这就对了,当时素素哪知道你张翠山是谁啊”

    林沙嘿嘿冷笑一脸不屑,没好气道:“先不说素素并没有亲手伤害你那三哥,就算伤害了当时那也是各有立场,既然你跟素素结为夫妻,就得包容她以前的所有,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这是男子汉的担当”

    “可是”张翠山被说得脸色红一阵青一阵的,尤自不甘心开口。

    “没什么可是不可是的”

    林沙毫不客气打断了他的话头,没好气道:“俞岱岩的事情我也听说过,人家是伤在大力金刚指之下吧,素素又没有直接动手还给他安排了镖局护卫,以她当时的身份以及立场,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这”

    张翠山被说得好一阵张口结舌,心头恼火却又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那我三哥的伤总有殷姑娘的错吧”

    这时旁边一道声音传了过来,林沙打眼望去皱眉问道:“你是何人”

    “武当张松溪”

    “有错又如何”

    林沙眉头一挑轻笑道:“难不成就因为她有错,就将所有责任都推到素素身上,武当派不会这么不辨是非吧”

    张松溪被他一句话说得哑口无言。事实确实如此,可人心都是偏的。他自然要站在自家受苦三哥的立场上看问题。

    “再说了”

    林沙一翻白眼,手指张翠山一脸恨铁不成钢。怒道:“你有心思找妻子的茬,不如花点心思寻那真正的仇人,冲着素素搅七搅八算什么本事”

    “我”张翠山俊脸涨得通红,大庭广众之下被如此打脸,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林叔叔”

    殷素素扯了扯林沙的衣袖,一脸小可怜样希望林沙嘴下留情。

    “素素你别给这小子求情,作为娘家人我要是不狠狠教训这小子一通,以后回去还不得让殷白眉怨死”

    回头,他又怒瞪了张翠山一眼。没好气道:“记得当时素素雇佣了镖局将俞岱岩送回武当吧,你有什么不满去找那家镖局啊”

    “阿弥陀佛,负责护送俞三侠的龙门镖局,十年前就被殷姑娘灭了门”

    见说到了少林弟子身上,空闻不敢怠慢宣了声佛号沉声道。

    “老和尚你是”

    林沙眉头轻轻一挑好奇道。

    “少林空闻”

    “原来是所谓的空字辈四大神僧啊”

    林沙恍然,接着又好奇道:“那龙门镖局,哦我知道了是少林弟子开的吧”

    空闻长长的白眉轻轻一抖,答道:“正是”

    “那他们活该”

    林沙淡然一笑,冷森森道。

    哗啦

    在座数百江湖豪杰一片哗然??聪蛄稚车哪抗庵新遣簧坪头吲?。

    “阿弥陀佛死者为大,林施主请慎言”

    空闻眼中精光一闪,伸手拦下了想要跳出的空智,压低了声音宣了声佛号。

    “魔教贼子就是魔教贼子。果然心思狠毒凶残暴虐”

    “动不动就灭人满门,啧啧啧”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在张真人面前还敢如此嚣张。这家伙实在活得不耐烦了”

    “”

    有了少林和尚顶在前头,殿中一干江湖豪杰自然不会客气。不仅嘴里一片喝骂之声看向林沙的目光还尤为不善,意识紫霄宫中嘈杂声大作。

    “小友慎言”

    张三丰也皱起眉头。不明白林沙明明是个聪明人,怎么会在这时番糊涂

    “听说我把话说完在议论不迟”

    林沙轻轻一笑,猛然低喝出声犹如雷霆在一众江湖豪杰耳边炸响,震得他们耳朵嗡嗡作响好一阵气血翻涌,心头骇然一片急忙闭上不停张合的嘴巴,林沙这一手精湛功力可不是开玩笑的。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是这个理吧”

    待紫霄宫中嘈杂声消失不见,林沙这才轻声反问。

    “既然龙门镖局接下了素素托的镖,那就该把事儿做好”

    他也不等别人附和,便自顾自说道。

    “可结果呢,龙门镖局这趟镖办砸了,不仅没有将俞岱岩安全送回武当,但而在中途出了岔子”

    他嘿嘿一声冷笑,眼神冰冷狠戾道:“既然没有完成任务,还使得任务目标身受重伤,那护镖的龙门镖局就必须付出代价”

    手一指满脸不岔的少林群僧,林沙呵呵冷笑道:“你们想过后果吗,龙门镖局这一趟镖失误,直接导致武当与天鹰教关系恶劣,从此相见便是刀剑相向,间接因此而死的无辜之人何其之多”

    “贼子满口胡言”

    林沙这一番言论,几乎就是全盘否定少林上武当找茬的理由啊,性格单纯的空智再也忍耐不住怒吼出声,身形一跃瞬间冲至林沙跟前,宽大袈裟气劲鼓荡一拳雷霆般轰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