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鹰教突然获得屠龙刀,欲在王盘山岛举行扬刀大会,遍邀江湖群雄参与,五行旗这边也接到了一张请贴

    “天鹰教这是想干什么”

    接到请贴后下面的弟兄不敢怠慢,急忙层层通报递到林沙手上,而一干五行旗高层得到消息除了实在脱不开身的纷纷赶了过来,脾气一向火暴的烈火旗旗主率先发喷。

    “一把区区屠龙宝刀而已,难道还真能号令群雄称霸江湖不成,又有几人肯听屠龙刀号令的”

    “殷白眉这事办得太糟,屠龙刀名头虽响还是因为它出自百年前的大侠郭靖黄蓉夫妇之手,得到了屠龙刀后不好好琢磨其中隐秘,就这么大大咧咧的拿出来还办什么扬刀大会,这不是吸引仇恨么”

    巨木旗旗主也跟着不满叫嚷出声。

    “嘿嘿,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江湖,莫敢不从,倚天一出,谁与争锋”

    厚土旗资深小旗也跟着不爽道:“这还有把倚天剑呢,要是灭绝那个老尼姑突然跑去将倚天剑亮出,看殷白眉如何收场”

    “都是被称雄江湖的野心给弄的,也不知道天鹰教是怎么得到屠龙刀的”

    谢无忌有资格列席,此时也忍不住心头疑惑问了出来。

    “右使这次王盘山岛扬刀大会,咱们去是不去”

    五行旗一众高层愤愤不平议论一阵后,齐齐看向林沙要他拍板定夺。

    “殷白眉这次肯定吸引不少仇恨目光,咱们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

    林沙眉头一挑轻声道:“只怕到时候又少不了一番纷争,咱们的地盘距离中原实在太远,一旦有变故发生就算想支援都赶不及”

    一干与会五行旗高层点头附和,事实确实如此。

    “再说了。我刚刚才在娥眉大闹一场,现在又迫不及待跑去王盘山岛折腾,只怕那帮所谓江湖正道还会以为咱们对称霸江湖很有兴趣呢”

    目光轻轻在一干小弟脸上扫过,林沙撇了撇嘴一脸不屑:“慑于我的武功估计那些江湖门派不敢明目张胆对抗,可暗地里的龌龊手段绝对少不了,这对咱们稳定西域的地盘十分不利”

    就是这个理

    一干五行旗与会高层连连点头。眼下他们已经不算纯粹的江湖中人,有地盘有军队有人口跟唐时藩镇也差不太多,要是还拿江湖眼光行事做事的话,只怕倒霉的还是自家。

    “天鹰教如今势头正猛,咱们说什么估计殷白眉也听不进去,还会以为咱们羡慕嫉妒搞坏了关系”

    手指轻轻在桌案上敲击,林沙眼神一眯继续说道:“咱们有不少事情还得借助天鹰教的势力,随便搞差了关系实在得不偿失”

    “可是右使,天鹰教已经向咱们派发请贴”

    这时烈火旗旗主轻咳出声。满脸迟疑道。

    “所以人手咱们还是要派一些的,不过不要急着赶赴王盘山岛,就在附近寻地驻守便是”

    林沙眉头一挑拍板道:“如果扬刀大会顺利举行也就罢了,要是出了什么岔子立即出手帮忙弹压,当然屠龙宝刀就不要拿了,这事执行弟兄一定要心中有数,咱们现在已不是纯粹的江湖中人了”

    林沙定了调子后,事情就好办许多。

    因为这次可能在中原武林有大好露面机会。所以各旗旗主纷纷响应,希望派出本部高手群负责这事。

    见手下小弟为了这么点小事争得不可开交。说白了还是放不开屠龙宝刀号令江湖的响亮名头,林沙也没有责怪手下小弟们浓浓的江湖思维,最后一拍板绝对每旗都抽调一部分好手,组成联合好手群前往中原。

    为这事足足闹腾了五六天,等送走了联合好手群后林沙立即找来负责五行旗情报工作的心腹,询问有关屠龙刀出现的详细经过。

    尽管五行旗在西域的地盘。与中原相隔万里之遥,不过有成熟完善的信鹰体系,在光明顶以及中原等地都有隐秘信鹰站点,加上明教在各地的庞大势力,只要不是特别隐秘之事想要打探清楚。并且短时间传回西域并不是难事。

    林沙接到天鹰教请贴后第一时间,便让手下情报系统全部运转起来,打探此中详情以做应对。

    果然,负责情报收集分析的心腹汇报内容,与他所知倚天剧情开场时差不多。

    龙门镖局被灭门,武当五侠张翠山受到少林弟子攻击指责,武当三侠俞岱岩偶得屠龙宝刀,本欲献于师傅张三丰处理,不料半途遇袭身上筋骨大片被断,断其筋骨之人使出的乃少林绝学大力金刚指

    真是说不出的熟悉

    “无忌,你看出了其中问题没有”

    将负责情报收集的心腹打发了后,林沙喊来谢无忌跟他把情况一说,而后笑着问道。

    谢无忌只稍稍沉吟片刻便沉声道:“这里头的阴谋气息实在太浓,桩桩件件都透着巧合,叔父不是说了吗巧合太多那就是必然啊”

    “说说看,你都看出了哪些阴谋味道”

    林沙轻轻一笑不置可否,看向谢无忌看他有何表现。

    “首先就是武当三侠俞岱岩,他得屠龙刀也太过轻巧”

    谢无忌轻轻一笑摇头道:“屠龙刀何等宝物,一旦出现必定引得江湖中人疯狂争夺,区区一走私私盐的海沙帮是怎么得到的”

    说到这儿他顿了一顿,连连冷笑道:“更奇怪的是他们明知道屠龙刀的名声,不想着将其好好隐藏起来,还大大咧咧带在身边深怕别人认不出来么”

    “之后武当俞三侠的一系列遭遇,怎么看都有一种被人刻意安排的痕迹,最后出手致俞三侠全身瘫痪的大力金刚指,怎么看都有种熟悉感觉”

    说着说着他裂嘴一笑,露出两排整齐森森白牙。

    “确实,金刚门那帮家伙实在太过肆无忌惮,一定要好好收拾才成”

    林沙呵呵一笑,眼中闪过冰冷至极的阴冷杀机。

    “叔父,咱们要不要送点接骨断续膏给武当”

    谢无忌两眼放光,这可是一个很好施恩于武当的机会。

    “没必要”

    林沙大手一挥断然否决:“武当得到咱们有接骨秘要消息的话,自会主动寻来求药。若是连这点消息都打探不到的话,那也没什么好说的”

    他又不是圣母,又没有什么求到武当的地方,如果张三丰创出了太极拳以及太极心法的话,他不介意拿接骨秘药与其交换,不过要他主动送上门去却是不可能,搞不好人家还会怀疑自家的居心呢。

    “叔父说的对,是小侄思虑不周了”

    谢无忌脑子一转立刻明白了林沙大致想法,有些惭愧说道。

    “没事,你接着说”

    林沙轻轻摆了摆手,谢无忌能自己明白过来就好。

    “龙门镖局灭门一事,也充满了巧合的阴谋气息”

    谢无忌深深吸了口气,轻声说道:“武当五侠虽说含恨下山去找龙门镖局中人报仇,可以武当七侠一贯的作风,最多不过狠狠教训一通,又或者废了其总镖头武功就是,绝对不会干出灭门之举来”

    “确实如此,张三丰教徒弟还是很有一套的”

    林沙点了点头,武当七侠的侠义之名可不是开玩笑的,都是张三丰七位得意弟子多年打拼所得,可能有夸大之嫌但按七人的品行还是值得信任的。

    “可结果呢,张翠山刚到龙门镖局便被灭门,然后少林弟子便及时赶到”

    说到这儿谢无忌脸上满是嘲讽,讥笑道:“如此拙劣手段都看不出来,少林是不是唯我独尊惯了脑子都糊涂了”

    “不是他们脑子糊涂了”

    林沙轻笑出声,见谢无忌一脸疑惑看来,轻声解释道:“能有打击武当声望的机会,少林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的”

    “原来如此”

    谢无忌恍然大悟,拍掌笑道:“设计此番巧合之人当真心思不凡,竟然将少林和尚们的反应都计算在内”

    “不滚如何,此番屠龙宝刀突然现出江湖,只怕江湖又少不得一番血雨腥风”林沙摇了摇头目光深沉总结道:“暗中布局之人好大手笔,这是要将正道武林的泰山北斗,还有新近崛起的天鹰教一网打尽啊”

    “叔父,咱们要不要暗中插一手”

    谢无忌眼中精光闪闪,一脸跃跃欲试问道。

    “没必要,静观其变就可”

    林沙微笑摆手,心道不知谢逊这厮会不会又突然冒出搅局

    在江湖各方势力密切关注盘王山岛扬刀大会之时,扬刀大会果然也没让暗中窥视之辈失望。

    先是武林群雄纷纷扬扬欲夺取屠龙宝刀,天鹰教虽说势大却也吓阻不了一干贪婪之辈的野心,然后便是金毛狮王谢逊突然跑出一声狮吼。

    世界安静了谢狮王也如愿以尝得到了武林至尊的屠龙宝刀,而后这厮如原著那般偕同张翠山跟殷素素一同消失无踪,就好象从来都没出现过一般。

    不等各方暗中势力有所动作,驻扎于盘王山岛最近内陆的五行旗好手团迅速出动,直接将一干被狮子吼震晕的江湖好汉全部带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