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宗的神轮法王?”

    林沙眉头一挑似笑非笑,没想到一趟蜀中之行什么牛鬼蛇神都跑出来了?!狮J,

    “是的右使,正是金刚宗这一代的护教法王神轮!”

    出去探察情况的亲随恭声回答,这些年密宗在西域发展还算不错,因为是跟着五行旗混的,所以五行旗高层对青藏密宗的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

    “那厮有什么事么?”

    林沙一脸平静无波淡然问道。

    “神轮法王想邀请右使到金刚宗做客!”

    那亲随满脸不爽闷声道。

    “嘿嘿,咱们跟金刚宗好象没什么交情吧,神轮突然来这么一手令人心生怀疑??!”林沙脸上挂着毫不掩饰的讥讽笑容,左右看了看轻笑道。

    “叔父,估计又是蒙元朝廷弄出来的鬼,用不着跟他客气!”

    谢无忌在一旁不爽道。

    “公子说得不错!”

    旁边亲随也跟着附和道:“金刚宗自从金轮法王后便一直跟蒙元朝廷关系良好,官府替金刚宗传教保驾护航,而金刚宗则替官府解决一些不好出面处理的问题,神轮来者不善??!”

    “管他来者善不善,见一见倒也无妨!”

    林沙轻轻一笑,吩咐手下亲随带神轮法王过来。

    “叔父,听说这位神轮法王乃金刚宗这一代最有武学天赋的弟子!”

    趁这个空挡时期,谢无忌急忙给林沙科普神轮法王根金刚宗的一些隐秘,谁叫他脑子灵活记忆力惊人呢。

    “最有武学天赋的弟子?”

    林沙呵呵一笑,眼中精芒闪烁不在意道:“有多强?比前朝末期时的金轮法王如何?”

    “当然是比不过了!”

    谢无忌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冷笑,没好气道:“金轮法王可是金刚宗百年一遇的武学奇材,前朝到了襄阳城之时他的龙象般若功更是达到空前的第十层境界,为金刚宗自古以来武学第一人,神轮虽然也挂着一个轮字,不过只修炼到了龙象般若功第八层而已,放在江湖上也算一流颠峰好手!”

    不过一会。一位身材高大体魄雄健的密宗僧人跟着亲随走了过来,见到告踞骏马上的林沙眼中闪过一丝不满,却还是双手合十首先见礼。

    “大和尚咱们明人不说暗话!”

    林沙只是轻轻扫了他一眼,身子动都不动慢声开口。自有会藏语的亲随同声翻译,只听他声音平淡说道:“咱们两家没什么交情,上师你这么突然拦路邀请,这是意欲何为???”

    那密宗僧人脸色十分难看却不敢发作,光溜溜的额头两侧有向里凹陷迹象。这是龙象般若功修炼有成的外在表现,此时光溜溜的额头已泌满冷汗,眼中精光一闪沉声道:“既然林施主这么说了,小僧也不打诳语,朝廷要我请施主到金刚宗总部做几天客!”

    “要是我不答应呢?”

    林沙眼睛微微眯缝,看向神轮的目光中带着丝丝冷厉。

    “那,就只有做过一场了,还请施主不吝赐教!”

    神轮双手合十微微一躬身,姿态摆得极低心中早已叫苦不迭。

    青藏距离五行旗掌握的故唐安西都护府地域相连,平常也没少走动往来。

    密宗又有不少小宗派在五行旗辖下混饭吃。而且还混得相当不错影响力噌噌往上冒。

    作为青藏密宗里实力强大的宗门,虽说金刚宗眼下跟蒙元朝廷混没有在西域传教渗透势力,不过消息却绝对灵通。

    五行旗手握雄兵十万,旗下网罗不少高手,金刚宗可万万得罪不起,光拼消耗就能彻底将金刚宗耗死。

    双方都可以算得上邻居,离得这么近万一要是五行旗想动手,金刚宗就算有朝廷支持又怎么样,远水解不了近渴??!

    而且金刚宗对传教西域也很有兴趣的说,最近一段时间可没少跟那几家以前瞧不上眼的小宗门联络。希望这几家已在西域站稳脚跟的小宗门帮忙牵线搭桥,让金刚宗与五行旗高层搭上线好获得传教扩大影响力的资格。

    再说了,林沙这位五行旗领袖可不是好招惹的,其一身武艺早已达到绝顶之列。神轮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别看他也顶了个轮字可比起祖师金轮法王差多了,龙象般若功第八层颠峰算什么,在中原武林也就一流水准而已,对上林沙这样的绝顶高手不是找虐吗?

    可朝廷布置下来的命令也不能不完成,不然以后想跟八思巴一脉争夺朝廷资源??删湍焉霞幽殉圆涣硕底抛吡?。

    神轮心中那个苦啊,可还不敢有丝毫表露,怎么说他都是金刚宗推出的门面,丢了面子回宗门后可讨不到好去。

    “哦,早就听闻金刚宗的护教神功《龙象般若功》颇有奇妙之处,眼下正好在上师手上见识见识!”

    听出了神轮话中的苦闷之意,林沙的态度也稍稍和缓了些。

    在西域待了这么久,又跟密宗一些小宗门有过深切交流,他对密宗各派的内部权力架构有了清晰了解。

    密宗各派并不看重武学修为,更看重的是精神以及佛法上的修持。

    《龙象般若功》名气确实很大,可它仅仅是金刚宗的护教神功,而不是一们核心的镇教神功。

    什么叫护教神功,也就是卫道之用的外功而已。

    别以为叫神轮法王就以为他在金刚宗地位真有多高,其实就是个高级护卫打手而已。不仅是神轮,就是当年贵为盟国国师的金轮法王,说实话在金刚宗的地位也不是最高。

    就像天龙时代的大轮明王鸠摩智,他武功高吧贵为天龙四绝之一,绝对是江湖上人人敬佩的大高手。

    可是直到他一身高深功力化为乌有,潜心佛学以及精神修为,最后有所成就才被称呼一声‘大德高僧’,真正的佛门弟子以佛法精神修为论高低,武功只是护道手段而已并不是目的。

    正因为这些这些,所以林沙对待神轮的冷淡态度便可以理解了。

    “上人小心,我来了!”

    他单手轻轻一按鞍桥,身子如离弦之箭般飞射而起,瞬间跨越两人间短暂距离,扭身跨腰一记凌厉鞭腿扫出。

    神轮低声念了一声佛号,身上气势猛地一变宽大僧袍无风自动,一双沙锅大拳头连环轰出。

    他的拳法招式只能用简陋来形容,放在中原只怕连那些江湖耍把式的都比他玩的好看,一拳一掌颇多破绽,可架不住他一身功力深厚巨力强悍啊。

    一拳轰出劲气四溢,威猛无比衣袖呼呼作响,功力稍微差一些的连身都难得靠近,更不要说对其有何伤害了。

    砰砰砰……

    林沙却是丝毫不惧,双腿连环踢出化作片片腿影,与神轮势大力沉的重拳连连对轰,一时间砰砰砰的气爆闷响不绝于耳,劲气四溢狂风大作几乎吹得人睁不开眼。

    难得遇上纯粹在蛮力上可跟颠峰明劲对轰的好手,林沙心头兴奋体内气血加速运行,身形如一缕清风环绕神轮不停旋转,脚下却没有丝毫停留一腿连着一腿,一腿重过一腿!

    连续对轰了三十来记,神轮终究没能坚持住,被林沙连绵重腿震得气血浮动脸色涨红,双手颤抖跟不上林沙越来越快的腿影,直接被轰得中门大开一股凛冽劲风刮得他眼睛都睁不开,一只大脚静静停在胸前顿时面无血色。

    “施主好功夫小僧佩服!”

    神轮脸色难看双手合十躬身行礼,而后头也不回转身离去。

    “密宗功夫果然不凡!”

    看着神轮落寞远去的身影,林沙轻轻一抖浑身骨节一阵劈啪作响,摇了摇头一脸感叹。

    “是啊,要是多来几个这样的高手,只怕中原武林有难了!”

    谢无忌笑嘻嘻凑到林沙跟前,点了点头附和道。

    跟中原少林寺相比,密宗正儿八经的武功高手真要说起来其实并不多,没有别的什么缘故,藏地苦寒跟禅定相比,修炼武功相应的是大量饮食消耗。

    如金轮法王,修炼龙象波若功,大成之后说是有十龙十象之力,问题是力量不是凭空而来,那是需要消耗相应的能量的,没有足够的肉食作为补充,哪里供得起这般的消耗。

    除非能够打通天地之桥进入先天之境,对于饮食的依赖就会降低大半,若是修习了辟谷之法,十天半月不饮不食也是可以的。

    再有,各个武林门派,都有自个的财路,把持交通要道,收?;し咽裁吹?,那是最基础的,如少林寺名下不知道多少良田,光是佃户就不知道有多少,又有俗家弟子在外面开武馆,弄镖局,都要给少林送一份红利的,因此自然不愁吃喝,供得起满少林寺的和尚修炼武功佛法。

    问题是,密宗一脉的武功跟中原路数并不一样,中原讲究的是打通人体周天,与天地相呼应,哪怕是少林寺的武功也是差不多的路数。

    可是密宗不一样,人家更多的是开发身体本身的潜能,因此对于食物的消耗就更加可观了。

    藏地总共才多少人,又有多少地方压根没有人烟,便是武林高手很多地方也是不敢去的,何况那边一直还都是实施奴隶制,生产力水平实在是不怎么样,各个寺庙里面养了一大堆的喇嘛,若是一个个都习武一天下来,得吃掉多少东西,要是一直持续下去,藏地的经济都要破产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