噼里啪啦

    只见林沙身上突然传出一阵骨节爆响,身形陡然拔高了两寸有余,手臂肌肉一阵古怪抖动猛然一挥,一股蕴涵道家中正无为气息的真气流轰然飚出,又是一阵令人牙酸的骨节噼里啪啦声,原本拔高的身形缓缓恢复了之前的摸样。

    妖怪啊

    娥眉金顶一干正道门人一个个目瞪口呆,心头来回闪烁这个惊悚词语。

    “哈哈哈,畅快果然畅快”

    林沙猛然睁眼精光暴闪慑人心魄,没理会一干正道门人看妖怪的古怪目光,仰天哈哈大笑声浪如滚滚雷霆震人耳膜,远远传出在娥眉群山间来回激荡惊起无数山林飞鸟。

    “张真人小子心有所悟,再次领教真人高招”

    畅快大笑一通后,林沙看向若有所思的张三丰,脚下轻一点地身形如轻烟袅袅,瞬间跨越两三丈距离平平一拳轰出。

    “哈哈既然林沙小友想战,那老战奉陪就是”

    张三丰哈哈爽朗大笑,身形飘飘如仙纵身前迎,右手猛然一挥长袖带着一股浩然劲力席卷而过。

    嗤

    拳袖相交竟发出一声刺耳尖啸,只见林沙右手手臂肌肉一阵古怪抖动,好事一头小老鼠沿着手臂飞速窜动,通过肩膀窜到另一条手臂之上,而后顺势而下直奔左手手掌而去。

    嘿

    林沙身在半空猛然吐气开声,左手前推猛然一记翻天掌中的翻手为云使出。

    手上气劲犹如翻滚云朵,带着一丝捉摸不透的意味直取张三丰肩头。

    “来得好”

    张三丰右手宽大衣袖猛然一甩,轻松将林沙附着其上的明劲暗劲甩去,反手一拍正正击在林沙挥来手掌上。

    两人纵跃如飞身影交错,拳来脚往战作一团,各种精妙之极的招式信手拈来,也不拘泥于招法套路,也许前一招还是翻天掌中的覆手为雨,后一招就变成了金刚掌中的金刚伏魔。

    林沙历经四世加起来年纪都超过百岁。武功见识超凡脱俗早已过了一味模仿时期有了自己的套路,又跟东方不败和风清扬这样的武学宗师毫无保留交手,战斗经验之丰富令人咂舌。

    从各处武侠位面学到的武功招式无不信手拈来随势而为,苗疆五毒教的五毒神掌。福建林家祖传的七十二路辟邪剑法和翻天掌,衡山剑法以及回风落雁剑,还有华山基础剑法等等熟悉武功,都被他一一使出更张三丰打斗,开始还有些招式痕迹??稍酱虻胶竺嬲惺奖阍椒⒓虻ネθ淳谎俺?。

    往往一掌挥出,便自带数门武功气息随意变化令人防不胜防,或刚或柔或猛或阴无不所心所欲,好似兵无常势水无常形一般流畅自然。

    可以说,在张三丰这位绝世大宗师的逼迫下,林沙几乎已经将一身武学潜力使尽,之前所学所会的功夫竟有融会贯通化为己用之势。

    这对于江湖中人来说自然是大好事一件,几乎可以代表他此时在武功技巧上面的造诣完全达到出神入化之境,说一声技近乎道都不为过。

    因为此时他每次出招,都带上自己强烈的意愿以及痕迹。这些招式套路已经完全属于他所有,打上了他林沙的深深烙印。

    当然,张三丰作为一代武学大宗师,无论在见识上还是战斗经验上,比之林沙只强不弱。

    他出身南宋末年,出道之时天下战火纷飞世道纷乱,一生经历生死大战不知多少,更见识过神雕时代后五绝风采,又参悟道家真髓自成一派,一身内功已修炼至登峰造极之境。一手武当功夫更是威力宏大慑人心魄。

    一甲子精纯无极纯阳功所修真气可不是开玩笑的,以张三丰此时的功力和境界,就算修炼了九阳神功接近大成大高手对上,都不一定能在真气精纯上占到便宜。

    此时的张三丰还没领悟太极之道。单单靠着一身惊天动地的雄浑真气,每一招每一式都蕴涵莫大威能,一般的江湖一流高手连他全力一掌都接不住。

    之前林沙对上张三丰一力降十会的打法也有些吃不消,以硬碰硬十来招后体内气血几欲沸腾不说,就是为了打散驱逐涌入体内经脉中的纯阳真气,就差点没在老张手下吃了大亏。

    可是眼下却不同了。林沙在与张三丰的连连对抗中,突然领悟了乾坤大挪移阴阳颠倒之意,直接套用在内家拳的明劲暗劲转化之中,没想到效果却是出奇的好,不仅轻松将涌入体内的纯阳真气驱逐,而且自身战力也有不小提升。

    所以让一干正道高手吃惊的一幕出现了,之前在与张三丰大战之时处于完全劣势的魔教贼子,不过眨眼间好象吃了十全大补丸一般,竟然就能跟张三丰战个不分胜负激烈无比。

    尽管明眼人都能看出林沙依旧处于下风,毕竟两人在实力上的差劲不小,不是突然一个顿悟就能轻易将差距缩小的。

    可林沙从之前每次与张三丰对拼后都被震退十来步,到现在竟能硬挺着和老张拳脚相向坚决不后退半步,其进步之大可想而知。

    只有张三丰这个亲历者才清楚,林沙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

    林沙这小子好象突然领悟了什么运劲技巧一般,之前刚猛的明劲就是明劲,隐晦阴险的暗劲就是暗劲,就算两种劲道混杂成一种威力更强的特殊混合劲道,却依旧让张三丰敏锐察觉出其中明劲和暗劲的分别来。

    可现在却完全不同,林沙每一次出手劲道变化更加诡异莫测,刚猛霸道的明劲劲道之中竟然隐含丝丝隐晦暗劲,要不是那股股,没入肌肤之中的撕扯之力几乎难以察觉。

    而暗劲之中饱含霸道明劲更是让张三丰大开眼界,也不知道林沙这小子是如何做到的,实在诡异惊奇得很。

    更让张三丰惊奇的是,林沙好似突然会了某种高深的借力打力之法,他每每发出的雄浑掌劲被林沙全盘接受不说,还没等他有下一步动作林沙这小子的反击便猛然而至,或拳或掌或指或爪中飚出熟悉之极的浑厚真气攻击

    林沙却是畅快之极,危急之时突然领悟乾坤大挪移的乾坤颠倒之意,运用在内家拳的劲道变化之中效果却是出奇的好,不仅明劲暗劲变化转换越法得心应手,还粗粗的练出了乾坤大挪移的借力打力之法。

    之前让其头疼不已的雄浑真气攻击,虽然还不能完全避免伤害,可大部分攻击都能通过筋骨上的特殊手段转移,都能瞬时还给张三丰张老道

    “来来来,继续继续”

    张三丰满脸红光大呼邀战,身形飘忽游移不定,武当绵掌连环使出或刚或柔威力惊人,他已经很久没出手打得这么痛快了。

    林沙在他强大实力的压迫下临战突破,突然领悟了乾坤大挪移的乾坤颠倒之道,刚开始确实打了张三丰一个措手不及,可等他反应过来林沙便很难占到丝毫便宜,两人之间的实力差距可不小。

    而且从林沙明劲暗劲变化越发随心所欲的攻击中,张三丰也不是一点收获都没有。林沙有所领悟之时他也心有感触,只是一时没能抓住脑中突然闪过的灵光。

    可是眼下激烈交手连连感受林沙的明劲暗劲的劲道法门,一边仔细体味这种不同于内功的攻击方式,特别是那种劲道变化随心所转换自如的细节点滴,一边脑子也是开始翻腾起了别的想法。

    他此时的实力也到了一个瓶颈期,开始琢磨自身道路所在。

    之前已经有了模糊念头,作为道家高士道法精深之辈,自然对道家的理论十分熟悉,结合自身现实情况已经隐隐有了个模糊方向。

    道家一贯讲究龙虎交泰阴阳相济统称太极两仪之道也,张三丰无论是道家修为还是武学修为都到了这一步,而林沙的明劲暗劲自由变化的劲道之法却让他兴趣大生心有所悟。

    明劲的刚猛霸道,暗劲的隐晦阴险,如果用道家的眼光来看,不正好是太极中的两极么

    这让他心头蒙生了创出一门包含太极之意功夫的想法,要是能将林沙的劲道之法包含其中那就更好了。

    本来他还没想这么多,可是林沙瞬间顿悟后战斗实力突然大增,攻击招式中的明劲暗劲变化更加如意自然,几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难分彼此,而且林沙使出的特殊借力打力技巧也极为精妙,很有太极两仪之道的某些精髓道义。

    有了创功的想法,前进道路又有了明确目标,张三丰实在心痒难耐已经失去了继续比斗下去的心思,见林沙一副斗志昂然摸样忍不住全力一掌挥出,携带纯阳无极功的雄浑精纯真气直接将林沙拍飞了出去。

    “哈哈林沙小友果然好本事,不打了不打了,想要分出胜负可不是件容易之事”张三丰身形轻轻向后飘飞,摆了摆手哈哈笑着说道。

    “先天高手果然不同凡响”

    林沙暗中松了口气,浑身筋肉一阵细微颤抖,冲着张三丰微微一笑淡然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