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肉眼可见的空气震荡,与激射而至的剑气猛烈相撞,顿时劲气四溢响起一声剧烈轰鸣爆响。

    林沙这一手当真技惊四座

    “娥眉派不过如此”

    轻轻放下挥出手掌,林沙目光不屑冷笑连连。

    “哼,魔教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那眉宇间满是凌厉的中年女尼厉声大喝。

    “不教而诛视为贼,也不知道你娥眉有什么资格胡乱定罪”

    林沙目光凌厉眼神冷漠,看向那眉宇凌厉的中年女尼一脸不屑:“你就是娥眉新任掌门灭绝吧,果然没有污了这个名头,灭绝人性”

    “贼子找死”

    灭绝勃然大怒,不顾身边师姐妹劝阻纵身而出,身形起落间已飘出数丈距离,手中锋利神兵上下挥舞,一道道凌厉剑气密麻如网,带着凌厉之极的杀机将林沙全身上下全部笼罩。

    “嘿,不自量力”

    林沙轻哼出声,左右两手连连挥舞,一道道震荡空气的波纹闪现,砰砰砰的连串闷响声中将射来剑气全部抵消,脚下轻一点地身形犹如离弦利箭疾射而出,瞬间跨越十来丈距离与灭绝相遇。

    刷

    凌厉剑光耀眼,一道白虹闪过剑芒吞吐直奔林沙胸膛,

    林沙不慌不忙轻笑出声,右手手指轻弹不偏不倚正正击在神兵长剑剑面之上,当啷一声巨响传出来远,锋利之极的神兵长剑不受控制荡开。灭绝面色大变差点没握住手中剑柄。

    “来而不往非礼也,吃我一掌”

    林沙朗笑出声。右手瞬间化指为掌,一式西域金刚门的般若金刚掌使出。劲气浩荡厉风呼啸堂堂正正猛不可挡。

    咻

    灭绝脸色大变不敢硬接,脚下轻点地面身形如飘飞柳絮,轻若无物瞬间后跃一丈,手中神兵长剑再次扬手挥舞,寒芒闪烁道道剑芒激射而至。

    林沙犹如闲庭信步,漫步行走与凌厉剑芒编织的大网中,右手食指或扫或点或弹,轻而易举便将灭绝全力一击崩解。

    呼

    见灭绝当真不是好相与之辈,他也干脆直接一拳轰出。砰然闷响声中一道拳头大小空气波纹冲着灭绝蔓延而去。

    知道这是堪比剑气的恐怖玩意,灭绝不敢亲迎身子再次向后急速飘飞。林沙冷笑脚踏麒麟步身子一闪便是半丈距离,双手连环飞舞道道凌厉拳劲脱手而出,砰砰砰的轰鸣爆响不绝于耳直将一退再退的灭绝笼罩其中。

    “掌门小心”

    “师妹我来助你”

    “魔教贼子休得猖狂”

    “”

    眼见交手不过数招,一向冷酷强硬的灭绝便落于绝对下风,几乎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顿时一干娥眉门人中几声惊呼响起,数道身影如飘飞柳絮飞射而至,几道凌厉剑光从不同方向直取林沙身上要害。

    “卑鄙的娥眉派。竟敢联手围攻”

    跟随林沙一同上得娥眉金顶的亲随顿时破口大骂,身形一展便准备跃身上前接住一帮娥眉高手。

    “你们?;ず梦藜?,这帮娥眉弟子还奈何不得我”

    林沙的声音适时传出,顿时让一干蠢蠢欲动的亲随停下动作。

    “魔教贼子受死”

    灭绝满脸冷肃。有同门师姐妹同时出手她身上压力顿时一松,见林沙还有余暇吩咐身后亲随顿时心头大怒,二话不说手中神兵长剑连连挥舞。道道凌厉剑芒好似毒蛇吞吐带着无穷杀机攻向林沙。

    其余一干娥眉绝字辈师太也不甘示弱,手中虽没可激发剑芒的神兵。却是两两组合配合默契施展娥眉绝学,只见道道剑光纵横犹如天罗地网。配合灭绝师太的凌厉攻势一同将林沙罩住。

    “嘿嘿,雕虫小技尔”

    身陷重围林沙依旧从容不迫,脚踏麒麟步于密密麻麻几乎没有空当的攻击中往来自如,双手或指或掌或拳连连飞舞,道道凌厉劲气四下飞溅怒吼咆哮,不仅轻松瓦解娥眉高手的凌厉攻势,还以强猛劲道震得一干娥眉高手手臂巨颤脸色苍白,连连后退几乎溃不成军。

    到了如此局面,灭绝师太依旧咬牙切齿硬顶巨大压力,挥舞手中神兵长虹闪烁誓要将林沙斩于剑下,满脸狰狞眼神疯狂几乎失去理智。

    “灭绝你找死”

    林沙眉头一皱,对于灭绝师太如此不知好歹心头十分不爽,右手猛然前探食指轻轻一弹将剑芒闪烁的神兵长?;髌?,而后化指而掌猛然反手挥出。

    啪

    一记响亮之记的耳光甩在灭绝脸上,直将这位新晋娥眉掌门抽飞。

    哇

    尽管这一巴掌没有隐含阴狠暗劲,但以林沙的明劲力量,也不是灭绝区区一女子能够轻易消受得起,人还在空中向后倒飞便忍不住喷出一大口鲜血。

    “掌门”“掌门师妹”“掌门师姐”“”

    娥眉弟子一片惊呼之声,几道身影冲天而起伸手接住向后倒飞的灭绝师太,可刚一接手便忍不住闷哼出声,灭绝师太身上携带巨力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措手不及之下跟着灭绝一起倒飞摔落在地。

    “魔教贼子伤我掌门,我娥眉与你誓不甘休”

    那几位娥眉绝字辈师太满眼充血,目光中满是仇恨悲声怒吼。

    “哼,口气倒是不小,就你们这点本事信不信我直接灭了娥眉”

    林沙剑眉一挑眼神冷厉,如出鞘利剑般刺得一干娥眉高手纷纷脸色发白。

    “贼子,有什么事就冲着我灭绝,咳咳来,不关娥眉之事”

    就在这时,灭绝那冷厉刚硬的生硬传来,几位娥眉高手欣喜回望,正见灭绝师太在一干核心弟子搀扶下缓缓起身,左边脸颊高高肿起触目惊心。

    “嘿嘿,现在知道把娥眉撇开,晚了”

    林沙冷笑出声,目光如冰缓缓扫视在场一干娥眉弟子,厉声怒喝:“你们娥眉围杀那些无辜明教教徒时,可是没有丝毫手下留情啊”

    “贼子你想如何”

    灭绝只觉左边脸颊疼痛难忍,虽然身边弟子没有明言,她也知晓估计可能毁容了,顿时心中气氛难平更添仇恨,也不管可能给娥眉引发灭顶之灾,一脸先后很怒声大喝。

    “就你这疯子一样的性情,也不知道是怎么当上娥眉掌门的,一点都没沾染上佛门慈悲心怀,倒是很有那怒目金刚之相,怒目女金刚哈哈”

    林沙撇了撇嘴一脸不屑,说着说着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事儿,顿时仰天大笑声浪滚滚震人耳膜。

    “哈哈怒目女金刚,右使这个说法当真妙极”

    “确实,看刚才那老尼姑满脸狰狞的摸样,简直就像地狱恶鬼转世,是否就是从地狱恶鬼转化而来的佛门女金刚”

    “哈哈,不想堂堂娥眉竟然出了位怒目女金刚,以后在佛门之中将地位大涨领袖群伦啊”

    “”

    林沙身边那帮亲随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一个个抓住机会嘲笑讥讽,说话不带脏字却比脏话更让人难以忍受。

    “你,你,你们这帮魔教贼子噗”

    灭绝只听得三尸神暴跳,满脸狰狞扭曲恐怖,手指林沙一行身子摇摇欲坠猛然一口心头血喷出,顿时满脸煞白浑身发软再无进攻之力。

    “掌门你怎么样了”

    “掌门师妹,咱们跟这帮贼子拼了”

    “简直欺人太甚”

    “”

    娥眉门人那头又是一番惊呼忙乱,一个个满脸悲愤羞愧欲死,只觉得从来没有受过如此奇耻大辱,一个个咬牙切齿怒火熊熊,恨不但跟林沙这魔教贼子同归于尽才肯甘心。

    怒目女金刚

    亏那帮魔教贼子说得出口,真要是传扬出去娥眉哪还由脸出去见人

    想想那可怕场面,在场一干娥眉弟子都忍不住生生打了个寒战。

    砰

    就在娥眉一干核心弟子满心悲愤,酝酿着跟林沙一行拼个同归于尽也不甘受辱之时,突然只觉脚下地面一阵轻微抖动,一道震耳欲聋的轰隆声传入耳中,一时心神震荡气血翻涌个个脸色发白。

    她们纷纷往声音传来方向望去,正见那魔教贼子轻轻收回踏出脚步,下一刻一干娥眉弟子猛然睁大眼睛瞳孔张得老大。

    只见在林沙收脚地方坚硬的青石地面出现一个直径半米大坑,坑沿若蛛丝般密密麻麻的裂缝向四面蔓延,触目而又惊心

    “你们自己掂量着办,真要想娥眉从此灭门的话,我不介意痛施辣手让娥眉金顶被血染红”

    林沙轻飘飘好似无意,却带着浓郁杀机的话让一干娥眉弟子心头悚然,一个个满脸惊恐看向林沙踩出的巨大深坑,轻轻咽了口唾沫刚才的决死之心如潮水般迅速消退。

    “林沙贼子,你到底想要如何”

    这时灭绝师太却是最为冷静的一个,思量刚才林沙出手以及一系列动作,明显看出他都留有余力没有痛下杀手,这让她稍稍松了口气这时便忍不住开口怒问。

    林沙嘿嘿一笑,轻轻摇了摇食指笑道:“也没什么,只是要你们娥眉停止对明教教徒的袭杀并公开向明教道歉,同时拿出娥眉纯阳功作为赔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