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谢无忌无愿留在光明顶,林沙便带着他与身边一干江湖二流水准心腹,一同赶赴此行目的地蜀中。

    之后一行不再停留直奔关中,华山派龟缩不出屁都不敢都放一个,沿途小门小派更是没一个有胆子出手降魔的。

    一路好似游山玩水般走过陕甘大地,也没跟那些骄横跋扈的元兵起什么冲突,看见不顺眼的落单家伙直接杀了就是。

    而后好整以暇进入汉中地界,这下整个蜀中武林大震。

    娥眉派更是首当其冲,林沙的动向明摆着直奔娥眉而来,整个蜀中有能耐引来这厮的,也唯有正道六大门派之一的娥眉了。

    再想想之前娥眉疯狂劫杀明教弟子之事,所有关注此事的江湖中人顿时了然,娥眉这次触犯了明教利益,人家明教高层准备上门找茬呢。

    “魔教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灭绝师太得到消息自然不慢,一张清秀脸膛狰狞扭曲目射森森冷芒,犹如地狱恶鬼般疯狂可怖,吓得一干弟子心头直冒寒气根本不敢靠近。

    可心头再怒再慌也没办法,娥眉派一边收拢门中高手护持戒备,一边秘密调遣人手准备跟林沙一行决一死战。

    江湖各大门派甚至朝廷势力都闻风而动,一些正道高手虽然没有接到娥眉的求救信,却依旧纷纷带着门中精干弟子急匆匆赶赴蜀中。

    华山与崆峒两派更是掌门长老齐出,跟在林沙一行身后不紧不慢,尤其当听闻武当创派掌门张三丰也出动之时,更是人人振奋个个豪勇,绝对这次魔教贼子必定丧身于蜀中。

    就连朝廷也没放过这个削弱明教的大好机会,各地义军的出身来历又不是隐秘,朝廷很快就将明教当作最大的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拔之而后快。

    可惜明教总坛光明顶远在西域,蒙元朝廷在那的实力不足,更有西域五行旗作为依仗。军队来少了根本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哈哈,没想到咱们随便出一次行,便能搅动天下风云变幻啊”

    林沙看着明教蜀中以及关中分坛送来的情报,忍不住哈哈大笑冲着身边的清雅少年谢无忌道。

    “还是那帮正道武林中人忌惮叔父的实力。又担心叔父真的灭了娥眉”

    谢无忌微微一笑,端起茶杯满脸云淡风轻。

    “无忌你说,我要不是真的灭了娥眉”

    林沙轻轻一笑,放下手中信纸突然问道。

    “叔父不会如此”

    谢无忌轻轻放下手中茶杯,摇了摇头一脸肯定。

    “为何如此”

    “叔父是在考验侄儿么”

    谢无忌宛尔一笑。轻声解释道:“眼下推翻蒙元朝廷才是重中之重,至于一般的江湖恩怨可以先放到一边”

    “无忌你倒是看得清楚”

    林沙轻笑出声,而后脸上神色一敛冷然道:“可有些人脑子就不怎么清醒,为了一点小小私人恩怨不管不顾,真惹急了直接灭杀就是,少了一个麻烦正好方便行事”

    “叔父说得对,娥眉这两年确实做得过分了”

    谢无忌也收起脸上微笑,郑重道:“不过娥眉还是很有用处的,至少眼下对于咱们来说就是如此”

    林沙脸上露出满意神色,鼓励道:“说说看。娥眉有什么用处”

    谢无忌轻声道:“有娥眉在,蜀中基本上乱不起来,蜀中局势稳定的话,对咱们的移民大计作用还是很明显的”

    “可这两年咱们也受到了不小影响啊”林沙感叹出声。

    “总之一片混乱时期来得强”

    谢无忌轻笑出声:“蜀中自古繁华,利益之大让人垂涎三尺,要不是有娥眉坐镇又有崆峒跟华山在旁策应,蜀中武林这些年也不会如此安宁”

    “哈哈,无忌你确实说到点子上了”

    林沙哈哈一笑,脸上露出满意神色赞赏道。

    “那不知叔父打算怎么警告娥眉”

    谢无忌淡然一笑,这些年他早已经习惯的旁人的夸赞。他更好奇的是这个。

    毕竟他不是真正的江湖中人,对于江湖中人的某些行事方法,总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次也是一样。

    “娥眉一定要受到教训”

    林沙一脸决然说道:“这个教训要惨痛到。她们每每想起都咬牙切齿心惊胆战”

    说完放下茶杯,招呼身边仆役照顾谢无忌,收拾了一下便出了南郑城里的这家大客栈,一行十来人一辆马车继续向蜀中腹地行去。

    十天后,林沙一行悠哉悠哉来到眉山县娥眉山下。

    先在县城客栈好好休整了一晚,第二天起了一大早便赶赴娥眉派山门所在。递了拜帖静静等候娥眉派来人。

    明教光明右使林沙,拜访娥眉灭绝师太

    娥眉派议事大殿坐满了娥眉弟子,灭绝师太当中而座满脸阴郁,左右长老一字坐开一个个也是脸色阴沉,下面的核心弟子更是噤若寒蝉满心忐忑,却又对那位闻名久矣的明教光明右使好奇不已。

    大殿内的气氛沉闷而又压抑,在座一个个娥眉门人心头像压了快沉甸甸巨石,为着门派以及自身未来担忧茫然。

    此时只见山下迎宾弟子慌慌张张跑了进来,不等灭绝师太呵斥不成体统,便结结巴巴大喊:“来了来了,那人来了,还,还送上拜贴”

    说完,眼见灭绝师太脸色铁青目光冰冷,顿时吓了一跳知道刚才失礼了,急忙扑通一下跪倒在地连连叩首告罪。

    “将拜贴拿来”

    这时门中长老急忙出来打圆场,起身吩咐道。

    “哦哦,在这呢”

    那迎客弟子如蒙大赦,手忙脚乱将一张精致拜贴双手呈去。

    “哼,这厮竟然还搞得这么隆重”

    那娥眉长老接过拜贴,打开一看嗤笑出声,而后走到灭绝身边递了过去。

    “哼,魔教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灭绝师太接过精致拜铁看都没看一眼,手上微一用力顿时将拜贴震得粉碎。

    “掌门,咱们现在”

    刚才那位娥眉长老没多说什么,只拿眼看着灭绝师太。

    “哼,放他们上来,咱们就在娥眉金顶好好做过一场”

    灭绝师太眼中厉芒闪烁,眉宇间的狠戾之色更添几分凌厉。

    “右使,这娥眉派好大的架子啊,竟然只派了个三代弟子要咱们上去”

    林沙一行跟在一位战战兢兢脸色发白的娥眉小辈弟子身后,缓缓登上长长台阶一时气愤填膺。

    “嘿嘿,自古正邪不两立,那娥眉新掌门灭绝一向自诩正道中人,自然看不算咱们这些魔教妖孽了”

    林沙嘿嘿一声冷笑,摆了摆手一脸风轻云淡。

    “嘿,到底谁才是邪魔外道还两说得很呢”

    跟在林沙身边的随从也不是善茬,是林沙花费了十年时间精心培养,一个个都修有佩有内力修行之法的铁布衫功夫,十年时间虽然没一位成为江湖一流好手,却个个都是二流颠峰存在。

    他们跟随林沙在西域地位尊崇,虽不是师徒关系却也没人胆敢小觑,走出去都是令人尊敬的存在,没想到却在娥眉受了这么大一委屈,心中憋闷得紧要不发泄出来,真可能憋出内伤。

    说几句阴阳怪气的话还算客气了,要不是见娥眉都是一帮女人,更难听的话早就脱口而出了。不过就是这样,也吓得前面带路的小姑娘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一副想哭又不敢哭的可怜摸样。

    “嘿嘿就是,什么正道中人,杀人不问缘由,也不管是否身有恶迹,只要是咱们明教中人拔剑就杀,与那毫无理智的杀人狂魔又有何异”

    “也是,也不知娥眉是否投靠了鞑子朝廷,咱们明教在蜀中的一支义军骨干,生生叫娥眉杀了个干净,那支义军也跟着散了伙”

    “说不得说不得啊,谁知道娥眉是个什么情况,真亏了当年郭襄女侠创立娥眉,结果却出了这么个弟子接任掌门”

    一路行来一路怪话,那带路娥眉女弟子一脸死灰神情恍惚,要不是手底下功夫还算扎实,真有可能走着走着一头摔下。

    等到林沙一行上到娥眉金顶之时,放眼望去近百娥眉弟子一个个持剑戒备,满脸凝重望了过来。

    而一干娥眉弟子核心处站着一位二十来许的清丽女尼,面容皎好身姿婀娜,不过眉宇间一点厉色冲淡了不少女子的柔美,眼神冰冷坚毅射出道道冷芒,浑身冷气四溢看着就不想多做亲近。

    “魔教贼子,上我娥眉金金有何企图”

    林沙正猜测这中年尼姑的身份呢,就听她开口冷声厉喝。

    “老尼姑你说话干净点”

    林沙身边某位亲随不岔,猛然踏步上前怒喝出声。

    呛

    一声响亮的利剑出鞘声响起,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一股凌厉剑气激射而出,毫不犹豫向那开口亲随横扫而过。

    “哼”

    林沙脸色微变怒哼出声,身子猛然前跨将那冒失亲随提了回来,左化掌为刀猛然横劈出去。

    砰

    一道几乎肉眼可见的震荡波纹激射而出,与那狂飚而来的剑气狠狠撞击在一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