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娥眉派那帮尼姑,真是不识好歹!”

    五行旗眼下还是一江湖人士自居,等故唐安西四镇彻底被拿下,并且被治理得不错后,有了空闲时间的五行旗高层自然难免把目光投向明教总坛光明顶以及中原武林之中,

    明教分崩离析后,其实各大派系的日子都过得不错,杨逍如愿以尝当上了明教教主之位,当然其它派系不予承认就是。¥f。¥f

    五行旗这边就不说了,已经从纯粹的江湖武装,变成了西域一等一的军阀势力,手握雄兵十来万占地堪比大半个中原,商贸发达人口也逐渐稠密起来,可以说蒸蒸日上就连蒙元朝廷都不敢小觑,十年间几乎每年都派重量级使者过来招揽安抚,务必不让这么一股强大势力投身反元阵营之中!

    当然五行旗也没这么傻,刚刚打下故唐安西都护府这么一大块地盘,消化吸收都觉时间不够哪又会轻易与蒙元开战?

    当然作为明教分支,五行旗这些年私下没少暗中支助中原反元武装,出钱出粮出人几乎一力抗起整个反元阵营的大半江山,要不是有故唐安西都护府这么大一块地盘支撑,只怕早就因为财政崩溃坚持不下去了。

    也是因为如此,西域龟兹城逐渐取代光明顶的位置,成为中原一干反元武装巴结讨好对象,每到过年之时前来送礼拉关系的中原反元武装势力使者络绎不绝,每每都能得到一些支助让自家日子好过一些。

    白眉鹰王所创天鹰教就不说了,眼下也是蒸蒸日上势力迅速膨胀,还积极参与争夺武林神兵屠龙刀的行列,每每在江湖之上掀起腥风血雨,那些名门正派都慑于天鹰教强悍势力敢怒不敢言,私底下厮杀争斗无数。

    五散人日子过得也不错,他们一边游戏江湖一边亲自领导反元,在中原大地掀起一阵反元浪潮,同时也是西域五行旗重点支助对象。无论钱粮还是人才都不缺,投资过得不要太滋润。

    倒是青翼蝠王韦一笑跟紫衫龙王黛丽丝日子有些过得苦逼,是当初一干明教高层之中混得最不如意的两个。

    韦一笑掌握明教暗部一向行踪诡秘,就连林沙花费了不少精力都没能联络上??墒亲罱改杲先唇ソゴ鑫ひ恍δ诵澳獾?。常常作出吸人血这等疯狂举动,目前已排名江湖邪道榜前五之列,跟谢逊一样都是江湖上人人喊打喊杀的对象。

    不需多说,林沙第一时间便明白韦一笑这是练功出了岔子,〈寒冰神功〉没有达到阴极阳生境界。体内积累了寒毒需要温热人需缓解。

    没说的,既然知道了总不能视而不见,他一边发动五行旗势力寻找韦一笑,一边在江湖上放出传言,说西域有治疗寒毒之症的奇药,以便吸引如今可能深陷寒毒之症不可自拔的韦一笑过来。

    可惜的是,也不知道韦一笑这家伙到底怎么想的,几年时间过去依旧没有在西域现身,通过五散人向他传话也没个音信,最后林沙干脆放了手没再理会。他纵有万般好意人家不领情也没用不是?

    明教一干高层日子过得不错,那些自栩名门正派的家伙自然看不顺眼。

    尤其是娥眉派,就像吃了疯药一般,成天找明教教徒的麻烦,但凡被她们遇上的明教教众,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句‘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而后也不管对方到底有没有做恶事便直接杀了过来。

    这样的情况从两年前开始现出端倪,而后越演越烈明教在川蜀一代的分坛倒了大霉,时常受到娥眉弟子偷袭不是重创就是直接挂掉,川蜀一带的明教地方教务几乎陷入停滞甚至倒退。

    这些都是杨逍这个伪教主该管的事情。五行旗这边离得太远就是想要插手就没这精力。

    可是千不该万不该,娥眉派不该因为江湖仇杀,就影响了五行旗的西域移民政策,这可是五行旗能否彻底掌控故唐安西旧地的根本所在。娥眉疯狂跟劫杀川蜀明教教众的动作,可是严重影响了五行在川蜀一带的行动!

    川蜀尽管自古便号称‘天府之国’,可那也只是蜀中平原一带,其余地区山高林密可不是啥好地方,生活艰难日子过不下去的百姓着实不在少数。

    而大明此时立国也有近百年,天才承平已久各地土地兼并开始加速。失地农民数量急剧增加,而蜀中历来就是人口大省,可是五行旗照看移民的主要地界之一,如今被娥眉派这一整两年时间从蜀中招揽的移民数量锐减,着实影响到了五行旗的西域攻略跟规划。

    为此,五行旗几位位高权重,在西域都是风云人物的掌旗使,不顾手头事务繁忙匆匆赶到龟兹,在林沙的光明使者府邸召开紧急磋商会议。

    “谁知道娥眉派这是发了什么疯,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疯狂?”

    巨木旗掌旗使闻劲率先开口,问了一个大家都十分好奇的问题。

    “谁知道呢?”

    洪水旗掌旗使唐林一脸郁闷,愤愤道:“娥眉那帮尼姑当真可恶,这两年从蜀中过来的移民越来越少,我那边早就划好的田地都无人耕种!”

    “我这边情况也不是很好!”

    锐金旗掌旗使庄老大怨气更大,挥舞着手臂愤怒道:“因为娥眉派的突然动作,蜀中那边的蜀锦之类的畅销特产数量锐减,都影响到龟兹这边的市场行情了,真是一帮混蛋!”

    “我这边还好一些,蜀中过来的移民不多!”

    烈火旗掌旗使辛克脸上神色也不轻松,摇了摇头一脸不岔道:“要是蜀中分坛顶不住了,被娥眉杀出了蜀中,只怕我这边最先受到影响波及!”

    他辖区接收的大都是陕甘一带移民,跟蜀中只隔着一个汉中。

    “最让人忧心的是,娥眉派如此疯狂举动,要是影响到了华山和崆峒,让他们也跟着一起闹腾,咱们这边的乐子可就大了,很多计划都将出现严重变故!”

    他眼中一片森寒,满脸狰狞咬牙切齿道:“这个危险苗头必须尽快解决,不然咱们这边的很多事情都将受到影响!”

    “老辛说得没错,我也觉得不能放任娥眉派再这么胡闹下去!”

    厚土旗掌旗使颜图也跟着点头附和,眼中寒芒闪闪冷笑道:“咱们五行旗离开中原实在太久,想来有些人早已经把咱们给忘记了,这次正好拿娥眉立威,倒要看看娥眉有多大能耐!”

    “既然大家意见一致,那就这么定了!”

    林沙见五大掌旗使全都表了态,林沙也没有异议当场拍板道。

    “问题是,咱们都身有要务,谁都抽不开身前往中原??!”

    这时,锐金旗掌旗使庄老大,提出了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还有,娥眉素来与武当关系良好,要是咱们找娥眉的麻烦,也得当心武当那位前掌门张三丰出手干预!”巨木旗掌旗使闻劲,也提出了心中担忧。

    会场一下子安静下来,张三丰之名实在太过沉重,不同于娥眉掌门灭绝师太,而且年纪又轻并不放在他们眼中,这位可是真正的武林第一人!

    别看他们现在一个个位高权重,可论起武力来也就江湖一流水准,而且还是中层左右的那一拨,随便来个名门大派的长老他们都干不过。要是真遇上了张三丰,就算有大均护持也是不保险的,更何况他们返回中原的话身边不可能带太多人手,真以为蒙元朝廷是瞎子???

    “你们都是什么意见?”

    林沙轻轻一笑打破了会场的沉默,抬眼缓缓在一干掌旗使脸上扫过,眼神闪烁嘴角含笑,一点都没受到张三丰偌大名头的影响。

    “……”

    五位在西域赫赫有名的掌旗使,互望了一眼满脸尴尬,什么话都说不出口,又要他们说什么?

    “那好吧,既然你们都走不开,那我这个闲人就亲自走一趟!”

    林沙眼中冷芒闪烁,拍了拍椅子扶手发出咚咚闷响,轻轻吐了口气说道。

    ……

    既然决定要回中原一趟,林沙自然没有多少迟疑,先跑去故唐安西地区最大的几家天方教据点‘拜访’,和据点中的圣战士们好好‘交流’了一番,这才带着满意的神情轻松离开。

    与此同时,十年期间陆续投靠过来的密宗大小宗门,还有一些民间高手都被召集起来,于林沙的光明使者府邸开了足足五天‘座谈会’,交代了他离开这段时间的一些江湖事务由他们代为监管处理。

    而后五大掌旗使送来大批西域珍贵特产,以及中原难得一见的神奇药材,足足装载了五十几匹骆驼,同时又召集能工巧匠大灶了几辆豪华宽大的车辆,连同货物一齐送到光明使者府。

    而居住于光明使者府的谢无忌,则在丫鬟婆子的帮助下,做好了出远门的所有准备,待林沙这边将一些后续事宜处理妥当,便登上垫满厚厚羊毛地毯的豪华马车,跟着林沙一起向神往已久的中原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