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王,真的不考虑考虑?”

    因为担心谢逊被少林派高手追杀,林沙便提议让他在西域待上一段时间,顺便也好跟儿子谢无忌培养培养感情,

    说老实话,谢逊这个父亲做得,真的让林沙都无语了。n∈n∈,

    十来年时间,他跟儿子相处的时间,只怕连三个月都没有。

    人和人之间的感情都是处出来的,就连有血脉联系的父子都一样,谢无忌如今也十岁懂得了,跟谢逊的关系真的冷淡得可以。

    谢无忌一直都是跟着林沙生活,从小到大都是锦衣玉食什么都是最好的。

    除了五行旗刚开始进攻西域时受了点颠簸之苦,不过那时他年纪小得很早就没了记忆。自从有了记忆后五行旗已经在西域站稳脚跟,以林沙在五行旗超然一般的身份地位,跟着的谢无忌自然也享受到了最好的,尤其他还是金毛狮王谢逊的唯一血脉,就是五行旗掌旗使都得给几分颜面。

    因为从小心脉受损的缘故,谢无忌的身体底子一向都很弱,要不是跟着林沙从没少过那些天才地宝级的珍贵药材,又有中原西域名医为其提供全方位的医疗服务,能不能活到现在还真难说。

    他是没法子习武了,无论扎根基时打熬筋骨的辛苦,还是修炼出真气后对经脉的负担,都不是身体孱弱的他可以承受得起。

    不过以他在五行旗的特殊身份,也用不着他习武冲杀,林沙特意找来不少中今中外的书籍典籍,作为谢无忌消遣打发时候之用,又请了西域知名学者以及中原饱学大儒给他授课,功课也轻松得很只要能学上一点并不求他有多大成就。

    可以说,谢无忌就是按照王孙公子的模式培养出来的,身上自带一股贵气,与饱读诗书心有山川的文雅之气。

    谢逊说难听点就是个泥腿子,尽管当上明教法王后学了不少东西。被阳顶天誉为‘文武双全’,可时间太短他之后又忙着在江湖上奔波。虽说一身气势越发雄浑威猛,也不是不通半点文墨的睁眼瞎,但跟自家亲生真没多少共同语言。

    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不知道如何跟儿子相处,感觉十分不爽的他又不好乱发脾气,儿子心脉不好要是有个好歹哭都来不及。

    又或者谢逊见林沙将儿子养得很好,他可以放心的到处找寻适合武功秘籍以及找成昆报仇,随着时间流逝一直没有如愿渐渐心有执念。要不是他的心智一向成熟坚定只怕早就被心中仇恨引得入了魔道。

    因为谢无忌几乎是在他身边长大,虽说带孩子什么的有奶娘跟丫鬟,可亲眼看着小臂长短的小不点,一点点长大成英俊小少年,林沙心中也是十分高兴开怀的,几乎将谢无忌当半个儿子看待。

    眼下有机会让这对亲生父子可以长时间相处培养感情,他心中还是很乐意凑成此事的。

    至于少林寺的麻烦在他眼中屁都不是,有本事叫他们派出高手来西域??!

    不说五行旗眼下十万精锐铁骑,单单就这些年网罗培养出的高手,就足够少林高手好好喝上一壶的。

    更不要说还有林沙这么一位顶尖高手坐镇。就是少林三渡那三个老和尚来了,他也有把握全身而退甚至将他们全部耗翻。

    十年时间,足够他长成身高过六尺的雄壮大汉,内家拳修为早在五年前便已自然而然突破化劲实力,而且一突破就是化劲后期颠峰,只差一步便可达到化劲颠峰实力!

    因为早早领悟了‘细致入微’之法,借由身体气血筋骨的细微操控,轻而易举便达到对全身皮膜的完全掌握。

    又有五年时间慢慢雕琢细刻,内家拳实力早已达到化劲颠峰,全身劲道全在掌控运使如意。搬运气血微调皮膜都是小菜一碟。

    不过到了这时他的实力便陷入凝滞,想要再进一步达到内家拳传说中的抱丹境界,就不知道是何年何月的事儿了。

    没法,穿越了这么多世界。也就在黄飞鸿世界得到了完整的内家拳传承。

    可问题是,至他在花城无意中突破暗劲境界被乱枪打死时,师傅黄飞鸿也不过暗劲颠峰存在。虽说有完整的洪门拳法传承,可无论是传承典籍还是师傅本身,对内家拳抱丹境界都没个清晰概念,叫林沙现在都有抓瞎的郁闷。

    他很是后悔。没在黄飞鸿世界时到北方游历一下,起码也要跟那些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国术高手交流切磋一番,里头可是有好几位宗师级高手呢。

    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反正他现在年轻得很,有的是实力慢满琢磨理解,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勘破抱丹奥秘才好。

    眼下内家拳实力陷入长时间瓶颈,他又不是个脑子迂腐的,又把主意打到内功以及其它一些能够增强身体素质的玩意上。

    想要内功的话他必须先将上个世界突破先天之时,被雷电之力损伤的根基补充回来,不然就是修炼出了真气也没法留住,完全就是无用功。

    为此他很是花费了一番心思,正好西域这一带因为环境,土壤,气候还有温度等等条件,很是出产一些中原难见的奇异药材,效果之奇特让人瞠目结舌。

    就好比金刚门的黑玉断续膏,不用说肯定使用了西域特产的某些珍贵药材,不然也达不到那种匪夷所思的神奇效果。

    说起金刚门在五行旗向西域疯狂扩张抢占地盘的过程中倒了大霉,有不少外门弟子都挂在了一次次猛烈的攻城掠地战中。

    也不知道金刚门哪那么贪财,核心弟子就那么小猫三两只,一个阿二,一个阿三,还有一个不起眼的刚相,出名的就这几个,可外门弟子却是一大片,什么身份都多的都是个大城以及部落的权贵子弟。

    因为他们大都是‘顽固不化’本土势力中坚分子,自然在如火如荼的战争中消耗巨大,唐时安西都护府区域内的金刚门外门弟子几乎被清洗一空可谓损失惨重,跟五行旗算是结下死仇。

    断人财路相当杀人父母,金刚门单是每年从这些外门弟子手里收受的孝敬,就是一笔惹人眼红的巨额财富,如今一下子几乎全部断绝谁都受不了哇。

    为此,金刚门长老级高手‘沙熊’,带着门中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两位精英弟子阿二和阿三,以江湖规矩拜访明教五行旗,表面是恭喜五行旗风卷残云拿下故唐安西都护府地域,暗地里却是打着比武显露肌肉的想法,想要五行旗给他们在安西故地的势力留条活路。

    前文就说过,西域异族生来骨架粗大,成年后基本身高体壮十分适合习练外门功夫,阿二跟阿三这两位金刚门弟子更是天赋异秉,小小年纪便是外功高手,放在江湖上也是介于二流颠峰跟一流之间的好手!

    尤其是那位阿二,一身金刚门的大力金刚指已修炼至登峰造极之境,大有内力自生之象,就是林沙看到之时都不免吃了一惊。

    既然人家摆足了礼数规矩,五行旗这边自然不会弱了气势,直接派出各旗高手接受挑战。

    结果却极其惨淡,上去之前各旗高手一个个雄赳赳气昂昂,下来之时有的浑身挂彩,更有的直接躺着被抬了出去,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五行旗各大掌旗使那个气啊,一个个铁青着脸色眼中似乎能喷出火来,最后无奈之下只好亲自上场,结果虽然没悲催却只是跟那两天赋异秉的金刚门弟子战了个平手,这颜面丢得实在无话可说。

    阿二和阿三这两货的大力金刚指和般若金刚掌实在太过猛厉,出招刚猛霸道气劲凌厉之极,挨着碰着最轻都是身上挂彩,一个不小心被点中要害立即倒地昏迷,所幸这两货脑子还没进水,知道在五行旗的地盘不敢放肆,否则只怕五行旗这次得损失大皮精锐骨干。

    最后还是五行旗最近招揽来的两位密宗高手出马,这才将金刚门的嚣张气焰压制下去,否则五行旗以后真没脸见江湖同道。

    也正是因为如此,感觉脸面无光手下弟兄身手实在拿不出手,等局势逐渐稳定下来后,五行旗各旗都自觉不自觉加强了培养旗内高手的动作。

    别看现在五行旗一番军阀架势,可骨子里依旧还是武林人士做派。底盘要继续抢可武功也不能落下,不然真就让江湖同道看了笑话。

    而且他们还有一位拥有江湖超一流高手实力的绝顶高手在,放着这么好的资源不知道利用,那真就是天字第一号大傻子了。

    林沙自然也乐得指点五行旗一干在武功上很有天赋的精锐一把,以后可能遇到更多像金刚门这样上门挑战的事儿,总不能每次都指望外教的高手顶上,这话好说不好听啊。

    ……

    “不了,空见神僧又不是我谢某杀的,我谢某人一向行得端坐得正,没什么好担忧的……”谢逊满脸豪气干脆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