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匆匆而过,转眼又是十年光阴?!?,

    十年时间,林沙已从当初的小小少年,成长到如今威镇西域的一方霸主。

    五行旗如燎原烈火,十年时间席卷半个西域,基本将当年唐朝鼎盛时期的安西都护府地盘全部纳入掌控,包括现代的哈萨克斯坦东部、东南部、吉尔吉斯斯坦全部、塔吉克斯坦东部、阿富汗大部、伊朗东北部、土库曼斯坦东半部、乌孜别克斯坦大部等等地区无一漏过。

    多年征战五行旗已从当年的江湖基本武装,变成了现在威镇西域的强军,要不是时间太短新占地盘的吸收消化耗费了大量时间,只怕现在整个西域都将匍匐在五行旗的如潮铁骑之下!

    十年时间,林沙也用赫赫战功,让自己成为了五行旗五大掌旗使之上的特殊存在,经过与坐镇光明顶的杨逍一番讨价还价,成功顶替范遥成为明教光明右使,当然只是个虚衔并没有什么实质性权力,正好有个光明正大的头衔管辖五行旗五大掌旗使。

    这些年因为常年征战西域,与自号明教新任教主的杨逍一系没有任何利益冲突,双方关系倒还维持得不错,杨逍替五行旗招揽大批中原流民,而五行旗则大开方便之门让杨派势力行商西域畅通无阻。

    和杨逍一样,白眉鹰王殷天正所创天鹰教也与五行旗一直保持良好关系,替五行旗招揽流民以及各方面人才,五行旗也投桃报李跟天鹰教通商大做外贸生意,无论是五行旗还是天鹰教都获利菲浅。

    说起天鹰教当真让人敬佩,殷天正果然是位不折不扣的枭雄。

    在光明顶之时,受到杨逍和范遥两位光明使的压制,还有谢逊这位文武全才的牵制,虽说地位尊荣但在教中事务上的话语权并不大。

    可他一脱离明教,自己开创基业便尽显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枭雄手段。

    天鹰教短时间内便成长为江湖一流势力,替元气大伤的明教光明顶一系吸引了绝大部分火力,一力独抗少林。武当,娥眉,昆仑,华山以及崆峒这些所谓名门正派?;鼓芩亢敛宦湎路绮⒂姓粽羧丈现?,不得不让人赞叹一声鹰王好本事!

    随着时间流逝,倚天世界中那一个个熟悉名字也逐渐浮出水面。

    比如猪脚他妈殷素素,十年时间也足够她从当年流鼻涕的小丫头,长成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并且还成为了天鹰教内三堂之一的紫葳堂堂主,在江湖上也闯出赫赫威名。

    因为五行旗和林沙的关系,加上时间一长之前的恩怨也算不得啥深仇大恨,天鹰教跟光明顶之间的关系倒是缓和不少,不过也就是关系缓和而已,殷天正与杨逍都是心高气傲之辈,自然不会主动向对方示好。

    不过有个和缓迹象便好,如此便少了两派私底下的内耗,也同时避免让外人钻了空子得了便宜。

    倒是杨逍在这十年时间里消停不少,老实窝在光明顶经营那一块地盘。显然当初明教分崩离析的事情给他打击不小。

    十年时间让他培养出了一股不小势力,明教出了个天地风雷四门,编制跟性质与当初的五行旗十分相似,不过战斗力具体如何还有待实战检验。

    说完了杨逍跟殷天正,再说金毛狮王谢逊,这家伙为了报仇当真不择手段。

    十年时间在各大门派附近都出现过他的踪迹,不过与原著不同的是,因为还有一个从小心脉受损的儿子还活着,他做事就没那么肆无忌惮凶狠毒辣,虽偶尔有其杀人传闻传来。却不像原著那般为了给成昆摸黑做那掩耳盗铃之事。

    之前林沙带人堵成昆师门那一手,就足够让成昆的名头臭了大街。

    成昆也是个狠角色,名声臭了根本就不在意,从十年前就销声匿迹没了踪迹。谢逊这些年单独为了找寻他这位‘好’师傅的下落,便花费了极大精力。

    所谓皇天不负有心人,也不知道谢逊究竟走了什么狗死运,依旧如倚天原著那般学会了少林绝学《狮吼功》,一身修为也在多年磨砺之下成果突破江湖一流境界,并一举达到一流颠峰只差一步便可成为超一流高手。

    十年期间谢逊多次秘密赶赴西域看望儿子。见到儿子健健康康长大心情宽慰之极,而后便再接再厉投身寻找神功绝学和找寻成昆的‘事业’之中。

    也不知道是不是多年的习惯已成自然,又或者成昆已经成了他心中的执念,谢逊随着年纪的增长不仅没有忘却仇恨,反而越陷越深不可自拔。

    当年,他多年找寻的努力也是有成果的,十年时间恰好有两次撞上成昆,双方大打出手最后结果都是以谢逊惨败告终,这使得他对神功绝学的渴望更深。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四下找寻神功绝学的事儿暴光,引来整个武林一片哗然,尤其是那些手我神功秘籍的门派,更是视谢逊为洪水猛兽人人得而诛之,名声一也之间臭了大街。

    没办法,明教虽说早已四分五裂,可每一个派系的实力都强悍异常,就算武林泰山北斗般的少林武当都不一定抗得住,这样的事实真是让人有羡又妒。

    谢逊可是明教四**王之一的金毛狮王,因为当年的‘急流勇退’,无论是杨逍一派还是殷天正的天鹰教,又或者五散人以及韦一笑,都卖他的几份薄面。

    而谢逊在明教底层教众中威望甚高,不说振臂一呼应者云集,起码不涉及悠关利益之时,明教教徒还是很给面子的。

    有这样的实力以及势力,哪一个手中握有神功绝学的门派,不视谢逊为大敌,生怕被他给惦记上最后落个不妙下???

    而谢逊也不是个会遮掩的小人,所学《狮吼功》一亮,瞬间便成了少林的大敌,四大神僧之首空见亲自出马找他‘喝茶聊天’,结果又闹出让人瞠目结舌的结局,空见身受重伤很快挂掉,而谢逊则被视为头号嫌疑犯被少林追杀。

    “空见那老和尚,是不是你做掉的?”

    在龟兹城城主府,林沙揪着回来探望儿子的谢逊好奇询问。

    “不是我!”

    谢逊摇头否认,一暖坦然道:“空见神僧想‘邀’我去少林待上一段时间,我自然不肯跟他动了手!”

    “狮王你不会被一招给解决了吧?”

    林沙满脸好奇,忍不住开口调侃道。

    “我有那么差劲么?”

    谢逊一脸‘不悦’,抱着从小心脉受损身形显得很是瘦小的儿子,摇了摇头叹道:“空见神僧武艺确实高强,一身功夫估计跟殷大哥差不多,我现在还不是对手不过也不是毫无还手之力!”

    “那他是怎么挂掉的?”

    林沙好奇道,白眉鹰王的实力如何他心知肚明,比之十年前更加厉害,一身功力之深之厚放眼江湖在同级别好手中也是拔尖存在,空见作为少林四大空字辈高僧之首果然名不虚传。

    “我怎么知道?”

    说起这个谢逊有些不好意思,解释道:“当时空见神僧和我动手明显留了力,可我当时心中愤慨并没有察觉,眼见情势危急露出一个破绽引得神僧上钩,而后突然使出林沙你教我的‘爆血之法’将神僧打伤!”

    “只是打伤?”

    林沙猛然疑惑问道:“以你的实力突然施‘爆血之法’,就是殷鹰王没有防备之下都得吃上大亏吧?”

    “当时我的状态并不是很好!”

    谢逊满脸不好意思道:“一连运使三次‘狮吼功’,无论体内真气还是气血都有不少亏损,当时使出‘爆血之法’时又太过仓促,连正常时爆发的一般水准都没发挥出来,怎么可能对空见神僧这样的高手造成太大伤害?”

    “那之后呢?”

    林沙听得眉头一动,脸色变得严肃起来。

    “之后空见神僧就放了我一马,说教我不要多作杀孽,而后就转身离去了!”

    谢逊说起这话时,脸上一片感激之色。

    林沙了然,他教给谢逊的“爆血之法”,其实就是根据内家拳的搬运气血之术,结合真气凝聚拳上一点猛然爆发的秘术,能瞬间发挥强于本身真气两倍以上的杀伤威力。

    不过谢逊没有修炼过内家拳,这样强行运使气血对身体的损耗太大,爆发一次后短时间内身体将处于一个极端虚弱阶段,以空见老和尚的实力完全可以拿下谢逊,可他却放了谢逊一马怎么不让爱恨分明的谢狮王感动。

    “你跟空见老和尚动手之时,还有谁在现???”

    林沙话锋一转,满脸严肃问道。

    “就我们两个!”

    谢逊摇头苦笑,一脸郁闷道:“谁知道没多久江湖上就传言空见神僧被我所杀,真是……”

    “嘿嘿,看来狮王你被人给盯上了??!”

    林沙心思电转瞬间便有了猜测,轻笑着摇了摇头:“估计空见老和尚离开不久,还没与其他少林弟子汇合便惨遭不测,真真好心机好手段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