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厉害”

    黄沙古道上,林沙与杨逍和殷天正瞬间对战百招,而后双方很有默契飞身后跃,殷天正一双鹰目精光闪闪连道厉害。

    杨逍虽然没有开口,不过眼中的敬佩已出卖了心中所想。

    “哈哈,与两位一战当真畅快之极,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林沙也不多说废话,拱了拱手飞身上马带着一票精干亲兵打马就走。

    “后会有期”“后会有期”

    看着林沙一行迅速消失于视线尽头,杨逍与殷天正收回目光互视一眼,冷哼一声双双扭过头去,招呼手下亲信牵马蹬鞍返回光明顶老巢。

    刚才两人联手围攻林沙不过做个样子,怎么说五行旗此番举动都有叛教之嫌,他们两个可是要争夺教主之位的,没点表示都不好对手下人和其余教众交代。

    私下里的协议是不能暴光滴,所以他们还得做过一场才成,当然如果有可能的话给林沙这个野心家一个深刻教训也是不错的。

    可惜,林沙的武艺大大出乎两人预料,竟然在两人的联手围攻之下还能全身而退,实力只怕比之那些江湖老牌超一流高手也不差分毫,有此认识两人便熄了某些小心思,彻底将林沙这么一位潜力无穷的小怪物得罪,可不是什么明智选择。

    “怎么样林沙,听说你跟杨逍还有殷天正打了一架”

    一路快马加鞭赶上前行的五行旗大部队,五位掌旗使早已等候多时,一边闲话寒暄一边好奇问道。

    “没事,跟他们玩了百招”

    林沙呵呵一笑,也没吊人胃口直接说道:“放心吧已经跟他们谈妥了,起码没彻底分出胜负之前,他们暂时没精力找咱们的麻烦”

    “那就好”

    五大掌旗使齐齐松了口气,巨木旗闻劲笑着道:“我还真怕他们暗地里扯后腿,毕竟以后咱们要在西域奋战,中原和光明顶才是大后方”

    “不用担心。等局面打开了他们尝到了甜头,咱们又展示出足够武力,以后的日子只会越来越好过”

    五大掌旗使互视一眼满脸微笑,能不好过么。头上没了左右二使以及四王压着,更没随时都能让他们手头大权消失的教主,自己当家做主就算再苦再累也值得啊。

    不提五行旗大部队气势汹汹杀本西域占地盘当土皇帝,这边光明顶没了五行旗这股令人忌惮的力量,杨逍与殷天正的教主之争越发激烈。没过多久就直接进入白热化阶段。

    就在五行旗攻略旧唐时的西域四州之时,光明顶杨派与殷派终于没有忍住,在又一次相商无果的情况下,两派人手在光明顶议事厅广场大打出手。

    这一场火并当真惨烈,近千人混战一团从早上一直杀到晚上,厮杀呐喊声就一直没有停过,死伤惨重鲜血将整个光明顶核心广场染成凄艳的红色。

    最终,还是杨逍一派取得了惨胜

    杨逍与范遥两大光明使联战白眉鹰王,尽管殷天正武功胜过两人一筹,可惜手下鹰王部众却不敌杨派人马精锐。为了保存实力殷天正不得不含恨退去,五天后带领一干鹰王部众萧索离开光明顶。

    杨逍取得了胜利也不轻松,手下精锐在那火并中虽然占得上风却也损失不小,又得安抚惶惶不安的底层教众,等他好不容易将这些处理妥当后,在手下心腹人马的鼓动下,头脑一热准备直接一步到位坐上教主宝座。

    结果又引来了乱子,五散人当即跳了出来,表示杨逍你作为光明左使统筹全局可以,但想要当教主却是万万不成的。

    杨逍此时很是志得意满。自然听不得五散人的警告,于是刚刚平静下来的光明顶又闹腾起来了。

    在阳顶天手中,五散人作为牵制五行旗的力量,手头实力自然差不到哪去。

    他们跟青翼蝠韦一笑一样。同时都掌握了明教的部分密探势力,在中原也有几支服从于他们的义军武装。虽说没什么高手存在,但人手却着实不在少数。

    最后双方交涉不果闹翻了,这次五散人没有带人跟杨逍手下火并,而是五人联手对付杨逍与范遥,结果自然以惨败告终。

    毕竟是教事多年的弟兄。杨逍并没有对五散人下杀手,只是剥夺了他们手头的一切权力。

    五散人心中愤恨也不欲在光明顶丢人现眼,竟是拍拍屁股带着手下弟兄走人。至于跟他们一伙的韦一笑,早就在白眉鹰王殷天正离开光明顶不久就消失不见,显然也是不待见杨逍的。

    而紫衫龙王黛丽丝,早就在金毛狮王谢逊离开不久,杨逍与殷天正闹得不可开交之时,悄悄离开私会她的情郎做人家媳妇去了,没有了阳顶天压着她的心早就不在明教和光明顶之上。

    短短不足半年时间,原本风光不可一世,威压天下武林的明教就此分崩离析,就连原本与杨逍联手赶走白眉鹰王殷天正和五散人两大势力的光明右使范遥,也不知为何没过多久就离开了光明顶不知所踪,杨逍成了光明顶真正的主人,却也变成孤家寡人一个,手头实力也缩水得厉害。

    也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很不好意思,好好的一个明教被自己弄得四分五裂,杨逍尽管明知殷天正跟五散人对他不爽甚至仇视,他依旧没有对他们使什么阴招手段,反而还暗示各地分坛尽可能帮他们立稳跟脚。

    林沙也是接到了殷天正的请贴,这才知晓光明顶所发生剧变的。

    这段时间,西域原唐时安西四镇龟兹,疏勒,于田还有碎叶被搅了个天翻地覆,当地城主以及部落武装在五行旗的凶猛攻势下纷纷败退。

    不过短短半年时间,五行旗兵分四路以摧枯拉朽之势,首先将当地的权贵武装全部剿灭,而后内里外合拿下四镇重城,基本上算是拿下了安西四镇。

    他这次算是见识到了明教五行旗特种武装的厉害,各有各的手段各有各的能耐,出其不意轻松将当地武装击溃剿灭,在自身没有多大损失的情况下,轻而易举掌握了大半地盘。

    作为五行旗唯一的超一流高手,普通的战斗自然用不着他亲自动手,他只需坐镇后方同时防备西域高手偷袭就成。

    这次的抢占安西四镇之战,林沙也终于见识到了西域高手的战斗风格。

    因为体格以及力量天生强悍的缘故,四镇效忠于城主以及部落的高手,一个个都是外功强悍之极的家伙,又有各自的秘传无技,尽管比不得中原武艺的繁杂多变,招式简单怪异了许多但在杀伤力方面却绝不落于人

    在攻打龟兹城城主府时,攻入城中的五行旗弟兄便碰到一位手持弯刀,力量强横招式干净利落的老牌一流高手。

    一连损失了几十位好手都没能将他拿下,最后负责此次战事的巨木旗掌旗使闻劲亲自出马,却也差点被那厮诡异干脆的招数劈成两半。

    还是林沙及时赶到,一杆长枪如撞城巨锤,以硬砰硬与那厮互公了十来招,才以明暗劲自由变化的手段将其手中弯刀磕飞,而后一枪将其刺死。

    这样的战斗攻打另外三镇要城的时候,几乎都遇到了这样的麻烦对手,所幸五行旗虽然分兵数路,却并不是同一时间发动,这给了林沙赶赴各处的时间,不然五行旗的精锐弟兄只怕死亡不少。

    幸好这里是唐时故地,受中原文化影响深重,尽管天方教在此经营多年,却比不得西域核心地带的底蕴深厚,在保证当地天方教清真寺拥有自由传教之权后,所受到的民间抵抗程度并不激烈,很轻松就被扑灭得差不多。

    从这些高手身上也搜出不少修炼外功的秘法,以及各种西域特产强筋健骨的秘药,虽说以林沙的医术发觉对自身用处不大,却也是一份十分难得的传承。

    等到唐时安西四镇地盘全部拿下,五行旗也停止了进攻之势,缓和下来慢慢消化吸收刚刚得到的地盘,这也让一干紧张不已的西域势力松了口气。

    临近有几家势力极弱的小城主,甚至主动派使者前来拉关系,希望五行旗不要打他们的主意,为此他们甚至愿意每年拿出大笔钱财上供。

    五行旗五位掌旗使跟林沙商量了一番,最后决定应下这些弱小势力的请求。

    反正五行旗人马消化吸收刚刚打下的地盘,最少最少都需要三年时间,在这期间除了必要的武力威慑之外,五行旗也不打算出兵吸引仇恨,真要引起西域一干势力的恐慌,联合一气甚至向元廷求助的话,吃不消的还是五行旗自己。

    也就在唐时安西四镇局势稍微安定之际,白眉鹰王殷天正创立天鹰教的消息传来,同时传来的还有光明顶发生的一系列变故,还有一张邀请他和五行旗掌旗使观礼的请贴。

    跟五行旗五位掌旗使商讨沟通一阵后,林沙便带着丰厚礼物急匆匆返回中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