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由金毛狮王谢逊灭门事件,所引发的一系列风潮,足足折腾了两个来月其热度终于逐渐消散。

    明教大张旗鼓的搜寻混元霹雳手成昆的下落,最后却是雷声大雨点小不要说人,连个影子都没找到。

    与原著不同的是,因为林沙的使劲折腾,更是带着手下一票精干弟兄直接杀奔成昆师门,将成昆的恶行公之于众并逼他们交出成昆。

    成昆师门只是个小门派,虽然弟子个个都是精英,不然也不会培养出成昆这样的高手,就是明教教主夫人虽有花瓶之嫌,其实她本人的武功着实不差,不然想要坐稳教主夫人之位,单靠美貌却是不够。

    小小的门派之中,掌门竟然还是江湖超一流高手,两大长老也都是资深江湖一流高手

    可惜的是,面对人多势众的明教好手却也束手无策,林沙也不跟他们讲什么江湖规矩,一上来便是一片密集飞斧雨砸下,在成昆师门所在山门前硬生生用飞斧砸出一个巨大火焰图形。

    这一下当真威慑力十足,让原本还满脸不岔的成昆师门中人变了脸色不敢轻举妄动,不过却是一口咬定成昆不在师门所在地区。

    林沙自然不信,眼见飞斧雨起到了良好效果,再威逼下去可能就得鱼死网破,除非有把握一次性斩草除根,否则让其掌门跟长老逃了出去,明教将再出几位难缠死敌

    他二话不说亲自出手邀战,跟成昆师门掌门以及两位长老轮流做过一场。

    此时的他对身体的控制,已经达到了一种细致入微的境界,跟那两位拥有资深一流高手实力的长老对战时,以硬碰硬将一身明劲颠峰实力发挥得淋漓尽致,硬是直接将两大长老轰得吐血认输。

    跟成昆师门掌门那一战却颇为凶险,成昆眼下才三十出头四十不到,就已经是江湖上响当当的超一流高手,作为他师傅的掌门又哪会差得了

    明劲颠峰。暗劲颠峰,明暗劲自由转化,又加上细致入微的身体掌控手段,硬是在拳脚功夫上没占到半分便宜。反而肩膀胸膛还挨了两掌,差点没打得他喷血,费了不少劲才将涌入体内的霸道异种真气压制驱散。

    估计也是担心会惹来明教的疯狂报复,数百一看就是精锐的新人营弟兄虎视耽耽,成昆的掌门师傅没敢下狠手。不然他吃的苦头将更多。

    林沙一看这不成啊,一咬牙一发狠,顾不得面子不面子的问题,反正他眼下顶着一个小少年身躯,丢了点小面子也没啥大不了的。

    骑上从西域购得的千里驹,手持近丈精钢长枪,直接玩起了杀伤力最为凶猛霸道的骑战,一杆长枪好似蛟龙飞舞,又形似百鸟朝凤,凶猛霸道如火山喷发一发不可收拾。阴柔绵软又好似轻风拂面,明劲的霸道与暗劲的隐晦阴险交汇融合没有丝毫迟滞,一杆长枪在他手上就好象手臂延伸一般运使如意。

    也不知是不是成昆的掌门师傅故意,又或者确实被林沙突如其来的连绵攻势打了个措手不及,双方交手足有三百来招,连林沙所乘前里驹都累得气喘吁吁大汗淋漓,这厮才以一招险险败下阵来。

    果然,江湖之大奇人异士无数,这不成昆师门可从没在倚天时露过面,门中实力却是堪比一般的名门大派

    当然。林沙刚才一番交手也不是没有收获,成昆师门长辈所使武功,带着明显的道家痕迹,估计是道家哪一脉的真传旁支也说不定。

    人家给足了面子。又摸不着成昆师门的真正底细,而且那掌门人的武功着实高得惊人,就算身后数百弟兄一齐动手,都不一定留得下对方。与其无缘无故结下一门死仇,还不如给对方留点面子没必要逼迫过甚。

    所幸成昆师门几位长辈也不是糊涂的,听得成昆做出那等恶事。确认了真实性后不仅发誓保证成昆不在师门驻地,甚至当着一众明教教徒的面,直接拜了三清祖师将成昆逐出门墙

    这一手很绝,足够成昆明在江湖上身败名裂的了。

    古人对师门以及宗族的看中,不是现代人可以理解的,单此一手就证明了成昆师门确实没有包庇之意,林沙也就没有过于逼迫说了几句场面话便带人离开。

    这一战让林沙名扬江湖,被誉为江湖年轻一代第一高手

    毕竟此时离倚天屠龙开场还有十来年时间,混元霹雳手成昆作为江湖壮年一辈中的佼佼者,其师门虽然规模不大却很有名望,林沙能连战其师门三大高手还取得全胜战绩,这本事一传扬出去便引来一片哗然之声。

    也不知道是否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总之林沙在西域获得的银枪小郎君之名,一时间传扬武林成为一时热门焦点。

    这样的名头林沙在笑傲世界便多过一回,自然没有什么好值得欣喜高兴的,等他带着手下弟兄在外头气势凶凶招摇了一段时间,回到光明顶后被一干教中高层逮个正着。

    林沙乃教中最近风头最劲的后起之秀,起码阳顶天还在之时教中气氛还算和谐。而明教毕竟只是一个江湖门派与秘密教派的结合体,并没有官府衙门里过多的阴暗龌龊,有什么矛盾私下使些小手段已是极限,最多的还是直接拿拳头说话。

    这不,他刚一回来,还来不及好好休整休整,五行旗其余四旗的掌旗使便气势汹汹堵上了门。

    林沙之前闹腾出了那么大乱子,可把一干明教高层给坑得不轻,光明左右二使杨逍跟范遥都是自视甚高之辈,虽说被林沙小坑一把面子上有些难看,却也不会亲自出面找林沙的麻烦。

    可五行旗其它四旗掌旗使就不同了,五行旗一向同进同退,这次被锐金旗一个小辈狠刷了一把,心中的怨气不发泄发泄哪憋得住

    林沙要不是溜得快,带着一票心腹弟兄满世界找成昆那恶贼的下落,只怕早就被五行旗其他四旗的高层拿唾沫星子淹了。

    他在外头嚣张霸道那会,锐金旗掌旗使庄老大却倒了大霉,被其它四旗掌旗使没少埋怨,说他连个手下都管不住真是没用云云,早就憋了一肚子闲气。

    庄老大心头那个苦啊,总不能明着跟那四位掌旗使说,林沙这小子的势力膨胀得太快,他都有些压制不住了,这样丢脸的话他是万万说不出口的。

    林沙早就做好面对群起而攻的心理准备,本以为会遇到什么让人不爽的刁难,没想到那几位掌旗使却是提出了很合乎他心意的比武切磋。

    他还是对这个世界了解太少,元廷统治下的百姓生活真可用水生活热来形容。元蒙官吏又向来凶残暴虐,动不动就打杀人命无所顾忌。

    各地义军从元蒙立国后就从没断过,天下局势也一直动荡不安。明教作为反元急先锋,时时刻刻都得担忧哪天被元蒙大军杀到老巢,最大的重心依旧放在反元之上,但凡教中有出色人才出现,不说当菩萨供起来那般夸张,起码也不会做出无脑打压那种糊糊事来,当然前提是不能触犯了他们的利益。

    眼下林沙就跟锐金旗掌旗使庄老大关系恶劣,谁叫他已经威胁到了庄老大的地位了呢

    没说的,在洪水旗,巨木旗,烈火旗以及厚土旗一干高层的见证下,他又大发了一次神威,硬是凭着一双拳脚将找茬的四旗高手打得屁滚尿流狼狈万分,就是那四位不岔亲自出场的掌旗使,最多一位不过在林沙手上走了百招而已。

    这一下,林沙不仅在锐金旗内部混得风声水起收纳小弟无数,也在其它四旗声名雀起,那一场轰轰烈烈的比试许多人都看到了,一些有眼光的都说五行旗这次也出了一位超一流高手,以林沙的年纪而论今后前途不可限量。

    与此同时,林沙大闹成昆师门,与拥有江湖超一流高手实力的掌门,还有两位资深江湖一流好手的长老大打出手并且战而胜之,一时间风头大盛甚至盖过了四王以及光明左右使之流。

    白眉鹰王殷天正得到消息后,直接把林沙喊去光明顶痛痛快快打了一场,两人都是纯粹的外功高手,打得那叫一个激烈凶残,一旁观战的其余三王连连惊呼不已,身负血海深仇的金毛狮王谢逊更是悄悄握紧了拳头眼中精光闪闪。

    就连杨逍与范遥这两位大帅逼,也放下矜持凑了过来,直接向林沙发起了切磋邀约,至于之前被小坑一把的不爽连提都没提一下。

    眼看着一场由林沙掀起的风波将消弭于无形,起码大家面子上一团和气没有爆发直接冲突,明教依旧保持了正常有序的运转,有光明左右二使和四王坐镇,一般的宵小之徒也不敢来光明顶撒野。

    直到又是一年春节到,阳顶天竟然没有在拜年会上出现,顿时在高层引起一阵小小波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