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咻咻……

    几道破空声迅速由远及近,不过眨眼功夫数道人影便出现在谢腹围墙之上。

    “这是怎么回事,谢狮王呢?”

    来人正是白眉鹰王殷天正跟紫衫龙王黛丽丝,还有附近几家得到林沙亲兵通报的高手,猛然间看见谢逊家里一片狼籍,墙角还堆着十几具家丁尸体,吃惊之余立刻大声问道。

    此时院子里就剩下林沙手下几位亲兵看护,见得来人立即抱拳行礼而后说道:“‘混元霹雳手’成昆突然对谢狮王一家发难,谢狮王还在后院昏迷着呢!”

    “走,咱们一起去看看!”

    殷天正大手一挥,身形如雄鹰展膀一掠而过,其他几位高手也纷纷运使轻功跟了上去。

    “成昆,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不久后,谢府后院传来谢逊撕心裂肺的疯狂怒吼。

    ……

    金毛狮王谢逊差点被灭门,家中父母与兄长全部死于贼手,就连谢夫人坚持等到了明教一干高手赶来,最后却也没撑住去了。

    整个谢府鸡犬不留,除了心脉被震伤还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的狮王独子谢无忌,就只有谢狮王一人存活下来而已。

    至于那凶手贼人,光明顶一干人等并不陌生,正是半年前流言蜚语的主角之一,谢狮王的恩师‘混元霹雳手’成昆!

    消息像风一样瞬间传遍整个光明顶。引来一片惊呼哗然。

    可是诡异的是,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堂堂明教四*王之一。又是明教光明正大副教主的谢逊出了这么的事,明教高层除了感叹安慰两句帮着操办了丧事之外却没有其它动作,实在让人感觉不可思议。

    ……

    “狮王,你还有小无忌要照顾,一定要振作起来!”

    光明顶谢逊专属‘办公室’,看着一脸颓废沉默不语的谢逊,林沙满脸色关切鼓励道。

    “哎。出了这样的事……”

    谢逊缓缓抬头,眼中闪过令人不寒而厉的冰冷凶光。语气却是前所未有的疲惫:“我心不甘呐,成昆那贼子就算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要将之击杀以报血海深仇!”

    “小无忌情况怎么样了?”

    听出了谢逊语气中的不满跟无奈,林沙心头也不痛快,急忙转移话题问道。

    “经过请来名医治疗。小无忌的命是保住了!”

    说起自己儿子,谢逊那双充满无穷恨意和暴虐杀意的眼神中,终于多了丝暖色满脸欣慰,可话说道后来脸色又变得阴霾沉郁:“可无忌小小年纪便遭此大难,以后身体实在……”

    说到这儿他低下脑袋,语气中竟有明显哽咽,林沙心头一颤忍不住跟着叹了口气,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放心吧狮王!”

    他缓了缓精神劝慰道:“世间广大奇人异士无数,小无忌虽说小小年纪就伤了心脉??梢菜挡蛔寄奈簧褚骄湍苤魏媚?!”

    说完这话他老脸有些微红,连自己都不怎么相信。

    “承你吉言了!”

    谢逊闻言精神一振,不管世上有没有这样的神医。但有个希望总比绝望强,说不定哪天真遇上了么,此时他心理脆弱之极需要的不是劝慰而是希望啊。

    “狮王也不必太过忧心!”

    见谢逊的精神状态好了不少,林沙这才微笑说道:“我也是懂些医术的,小无忌心脉受损可能难以练武,甚至有可能常年药不离口。但只要保养得当顺利成年娶妻生子都不是难事!”

    “这是真的么?”谢逊眼睛一亮急声问道。

    “当然是真的!”林沙郑重点头,继续加码道:“我听说教中有位兄弟明唤胡青牛。一身医术造诣极高堪称一代神医,要不把他从中原调来帮小无忌看看?”

    “这个……”

    谢逊明显有些心动,可心存顾忌有些话不好出口。

    “没问题的!”

    林沙摆了摆手替谢逊做了决定:“那帮家伙对你灭家之时不闻不问也不帮忙,难道抽调一位教中弟子都不能了吗,狮王你不仅是明教四*王之一,还是堂堂的明教教主??!”

    “好,就按林沙你说的办!”

    谢逊闻言眼中凶光闪烁,咬牙切磋满脸狰狞怒吼道。

    明教高层的表现让他心寒,不说成昆这个大仇人谢逊本就要亲手处理,根本就没想要明教出人帮忙,可是他没这个想法是他自己的事,可明教一帮高层的冷漠态度却深深伤了他的心。

    “狮王,那成昆贼子……”

    尽管很不想揭人伤疤,不过林沙觉得有些事情还是说开了比较好。

    “我自己来!”

    一提起大仇人成昆,谢逊顿时双眼赤红满脸狰狞咬牙道:“我一定要亲手杀了这厮,为我死难的亲人爱妻报仇血恨!”

    “我这就去营中调兵,狮王有什么事只管吩咐!”

    林沙当即满脸严肃拱手道。

    “大恩不言谢!”

    谢逊十分感动,三两步走到林沙跟前,一把抓住林沙的肩膀感慨道:“林沙你的心意我领了,不过这仇我不想假手他人……”

    “狮王你这是屁话!”

    林沙很不爽的抖肩,轻松将谢逊的手甩开,没好气道:“不是我打击狮王,以狮王此时的武艺想要报仇……”

    说着他摇了摇头,意思不言而喻。

    “我会去拜名师学高深武功!”

    谢逊被说得好不尴尬,成昆作为他之前最为尊敬的师父,其武艺有多高他心知肚明,绝对不是现在的他可以比拟,眼下找上门去也是送死,不如先学得一门高深武艺而后去报仇血恨不迟。

    怎么说他都是当上了明教副教主的存在,脑子还没被仇恨完全掩盖,这样明摆着的事情还是看得清楚明白的。

    “狮王真是好气魄!”

    林沙却是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盯着谢逊的眼神认真道:“以狮王如今的身份以及江湖地位,哪家名门大派会传授绝学给狮王?”

    一句话将谢逊给问住了,只见他眼珠子转了转瞬间便得通红,满脸狰狞咬牙道:“他们要是不教,那我就直接抢!”

    “狮王你还是少说这样的傻话吧,就算你自己无所谓,也得替小无忌想想不是?”林沙毫不客气否决道:“还是从明教内部想办法吧,等阳教主出了关,请他教你《乾坤大挪移》不是最好?”

    “我倒是也想过这个法子!”

    不料谢逊连连苦笑,一脸郁闷道:“不说教主会不会教我这门护教神功,就算他肯我也暂时没办法学??!”

    “这是为何?”

    林沙心头隐隐有了答案,还是装做一副吃惊摸样惊问。

    “教主之前也跟我们几个法王以及杨逍和范遥说过,想要修炼《乾坤大挪移》不仅需要极高的悟性跟资质,最重要的是功力必须达到一定火候,我眼下连最低标准都达不到,还怎么修炼?”

    谢逊苦笑连连,脸上的郁闷连傻子都看得出来。

    “修炼《乾坤大挪移》的最低内力标准是什么?”

    林沙来了兴趣,继续追问道。

    “江湖一流高手的内功水准!”谢逊摇了摇头一脸丧气。

    “狮王你现在的内功修为,达到了江湖二流颠峰水准了吧!”

    林沙却很不以为然道:“只差临门一脚了而已,狮王又何必这么急切寻找外头的神功绝学?”

    “林沙你之前不是都说了么,成昆那狗贼教我武功根本就没安好心!”

    谢逊苦笑无奈道:“那狗贼教我的内功太过基础,眼下我已经停滞不前都有一两年了,谁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突破凭颈?”

    “教中不是还有个武学秘库么?”

    林沙好一阵无语,心道成昆果然好手段,谢逊的资质也确实惊人,都这样了还能达到二流颠峰之境,难怪成昆迫不及待要动手了。

    像少林一样,明教这样传承多年的强大势力,怎么可能没有自己的武学传承????

    自唐时起明前身摩尼教便开始收集武学秘籍,虽然中间几起几落遗失了不少,但最近百多年时间却是明教发展从蛰伏到兴盛时期,教中通过各种手段收集到的武学秘籍可不在少数。

    “呵呵……”

    谢逊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丝讥讽,见林沙满脸疑惑便冷声解释道:“真正的神功绝学早就被高层瓜分干净,作为他们家族的传承之物,武库中就连一本一流秘籍都没留下,剩下的那些二流秘籍跟我所学差不多,何必浪费精力?”

    林沙恍然,这才明白为何明教出现了不少的高层家族,看过明教典史的都知道,这些家族几乎每一代都有人身居教中高位,而且个个武艺不凡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潜规则到哪都有。

    “狮王这事莫急,就是为了小无忌的将来,你也不能轻易从光明顶脱身!”

    既然如此,林沙也没啥好说的,不过沉吟片刻他还是出言劝告,见谢逊一脸不耐急忙说道:“如果狮王信得过我的话,就稍待一段时间……”

    “林沙你终于忍耐不住了么?”

    谢逊听完林沙的计划后反应十分平淡,一副‘早知如此’的摸样,沉声道:“你可要想好了,一旦发动可就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