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大高手,就在谢逊家的院子里大打出手……

    庭院受到劲气余**及一片狼籍,花花草草啥的也都遭了大殃?!?,.

    成昆一身轻功十分了得,一手《霹雳掌》更是出神入化威力惊人。此时只见他身如轻风似无物,身子迅捷如奔马,围着林沙掌影翻飞气劲咆哮,招招凶猛式式凌厉,一副欲致林沙于死地的狠厉架势。

    林沙也不是吃素的,虽说此时只能发挥暗劲颠峰实力,可毕竟境界摆在那里,对于江湖超一流高手的打斗模式也算熟悉,一手内家五行拳耍得出神入化叫秒之极,炮拳,崩拳,横拳,钻拳以及劈拳信手拈来随意变化,加上他又用不着跟成昆这厮拼命,只需守住门户等待后援就成。

    堂堂江湖颠峰一流高手,一味防守不出的话想要拿下哪那么容易?

    两人拳来脚往好一番激斗,砰砰砰的气爆轰鸣声不绝于耳,时不时狂风大作劲气飞扬,将坚固夯实的地上留下道道惊人痕迹。

    “老大!”

    林沙与成昆以快打快,交手不下三十来招花费不过短短时间而已,直到这时跟在后面的亲兵才翻上墙头大喊出声。

    “你们快去后院,看看狮狮王跟嫂子如何了,成昆这家伙武功太高你们插不上手!”左脚迈处右手轰出一记凶猛凌厉的半步崩拳,周围的空气都似乎跟着震荡了下,逼得成昆脸色一变急忙避开正面,林沙趁机疾声喝道。

    “都给我留下来吧!”

    成昆明满脸阴沉森森开口,右手成掌携带风雷之势直拍林沙胸膛,左手却猛然向后一甩,三道细小银光一闪即逝,高墙之上突然传来几声凄厉惨叫。

    “你的对手是我!”

    林沙顿时心头怒火熊熊,身子不退反进猛然一拳轰出,体内气血跟着瞬间加快流速,犹如沉重大锤般重重与拍来手掌撞在一起。

    轰??!

    拳掌相击竟然发出一声猛烈爆响。林沙只觉手臂一阵剧痛一股巨力推得他真个身子向后平移,体内气血好一阵翻腾半边身子都似乎麻痹,脸上根根青筋毕露好不狰狞,咬牙切齿强忍脱口而出的痛呼。右脚猛然后踏在地上蹬出一个小坑,硬生生止住不住向后平移的身子,凝聚气血运于左手毫不客气再轰一拳。

    “找死!”

    成昆眼中精芒一闪露出一丝喜色,刚才林沙一味防御老鼠不出洞,他尽管使出浑身解数却也奈何不得眼前少年。如今他主动对拼那自然再好不过。

    当然他心中也暗暗咂舌,这少年好大的力气好凶猛的劲道。

    心思电转间成昆想了不少,眼中狰狞一闪手上动作没有丝毫迟疑,左掌带着雷霆万钧之势狠狠拍下。

    又是‘轰隆’一声巨响,林沙顾不得手臂剧痛,狠憋一口气强压体内翻腾造反的气血,一张稚嫩小脸涨得通红两眼瞬间血丝密布,疯狂引导气血以《易筋锻炼骨篇》的修炼法门运转。

    疯狂,实在太过疯狂!

    面对强敌,他竟然以身犯险以打代练。用成昆给予的巨大压力锻炼自身筋骨!

    “不要过来,去后院!”

    林沙真是拼了命,见幸存的几名亲兵还不私心,想要翻墙进来帮忙被林沙直接吼了出去:“别给老子添乱!”

    说话当口不小心露出破绽,被成昆揪准机会来了一掌,要不是他反应灵敏用胸膛挡了一下,只怕半条胳膊都得暂时失去战斗力,在这关头可是要命得很。

    “咳咳咳……”

    胸膛想挨了一记重锤憋闷得慌,五脏六腑都似乎移位了般,火辣辣的一**剧痛传来。林沙咬牙切齿硬生生忍了下去,双目一片赤红一丝丝血液从嘴角溢出,脸上青筋根根爆起狰狞可怖犹如地狱恶鬼。

    轰!轰!轰!

    他也被打出了凶性,不管身上手上传来的一波接着一波剧痛。双拳如熊熊烈火一记炮拳接着一记炮拳疯狂轰出,与成昆使出全力的‘霹雳掌’连连对撞,轰隆隆的雷霆气爆之声连绵不绝震耳欲聋。

    每一次对轰,体内气血都是一阵翻涌沸腾,手臂上的疼痛已经麻木,肌肉筋骨只知不停蠕动颤抖恢复伤势。五脏六腑也在不停得震动中不停受创,一股火烧火撩的难受滋味迅速在胸腹间蔓延。

    每每获得一丝喘息之机,他都不停运使气血按照《易筋锻骨篇》的运使法门疯狂运转,一点点的增强骨骼肌肉的强度,以及在战斗中提高身体素质!

    所以此时他的情况是,越战越勇越伐越强!

    内家拳修炼到高深境界就这点好处,抗揍也耐揍,只要不是被一击轰杀,只要给他一口喘息之机,疯狂调运体内气血就能恢复大半战力!

    砰!砰!砰!

    打到后来林沙已经完全忘记了打斗的初衷,也忘记了眼下的环境,眼中只有一个成昆,心中被满满的‘打倒他’的执念填塞,脑子一片空白就知道不停的出拳出拳再出拳!

    疯子疯子,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五十招后成昆都有些心寒只觉手掌发软,一次又一次以硬碰硬不仅林沙承受了极大的压力,成昆本人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

    没错,他眼下实力确实高出林沙一筹,每次拳掌相击林沙所受伤害都更大,可是林沙的内家拳也不是那么好接的,运使明劲颠峰的拳劲刚猛霸道到了极点,每接一拳他都被震得手臂发麻气血一阵翻涌。

    而运使暗劲颠峰的拳劲阴狠毒辣,劲力往往透过手掌表面渗透筋骨,那种好似撕心裂肺般的撕扯剧痛可不是那么好消受的。

    最难缠的还是那种明劲暗劲交杂的劲道,明劲以强猛霸道之势震散真气防护,暗劲劲则随后疯狂撕扯皮膜筋骨,那种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享受过一次即可,多尝试几次那真就是要命了。

    而且林沙这小少年越战越勇越打越来劲,好象完全没有受到他之前掌击的影响一般,两只拳头涨得跟个大号馒头似的却不管不顾,依旧满脸疯狂一拳接着一拳轰出,制造出的气爆轰鸣之声比之前更加响亮凌厉。

    更让他惊讶的是,开始林沙出拳还带着那股隐晦难防的劲道,可是到了后来完全变成了那种刚猛霸道的拳劲,看林沙满脸赤红一脸狰狞的摸样,竟让他升起一种这小子想要玉石俱焚同归于尽的荒谬念头。

    想袄跟他成昆同归于尽,眼前的小少年还差了点火候!

    不过让他吃惊的是,这小子好象突然领悟到了什么一般,尽管来来回回就是那么一拳,可一拳接着一拳,一拳又比一拳劲足,刚开始还能完全压制,到了现在他竟然逐渐落于下风,都不敢再跟这小子硬拼了。

    实在太疯了,每次拳掌相击体内气血就跟着翻腾一次,次数多了尽管他真气雄厚不停分出一部分在经脉运转弹压,却也有些弹压不住的迹象。

    而双掌此时也被连绵剧痛笼罩,要不是还有感觉他还真会以为自己两只手掌废了呢,实在是手掌掌得跟面团似的,皮肤表面那青青紫紫的颜色太过触目惊心!

    成昆有些畏惧了,要是再这么互轰下去,尽管他依旧有把握将眼前小少年击杀,可自己也必定得付出惨痛代价,这是他难以接受的结果。

    再说此行目的也基本达成,谢逊一家除了还剩一口气的谢娘子,以及心脉哦受损能不能活下来的谢无忌之外全部被杀,想来他那位好徒弟定会发疯发狂吧,他要的就是这么个结果!

    林沙不知道实力明显高出一层的成昆心生退意,此时他进入了一种奇妙状态,眼中除了身形依旧灵动飘忽不定的青衣身影再无其它,耳中全是体内气血翻滚沸腾的轰隆隆流敞声,心神一下子全部沉浸于身体气血之中,感受着它们的欢呼雀跃怒吼咆哮,跟随着气血游走全身,对自己身体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和了解。

    好久没打得这么痛快了,也好久没感受过气血全速奔腾时的畅快了,修炼内家拳的点点滴滴在心头闪过:明劲,暗劲,化劲,种种劲道变化了然于心,手上下意识跟着连连轰出带着各种劲道的炮拳,威力更加强猛,隐劲越发隐蔽,皮膜筋骨运使越发如意自然,好象全身一举一动就算最细微之处都在掌控之中。

    细致!入微!

    一点灵光闪过,心头阔然开朗,好象明白了什么又好象什么都不知道,介于一种可有可无若有似无的奇妙状态之中,手中的拳头也顺势风格一改,不再一味狂冲猛打,也不再暗劲隐藏防不胜防,更没有明劲暗劲交杂时的诡异劲道,而是平平淡淡没有丝毫异状,可拳头与成昆身体接触瞬间异变突生,或明劲或暗劲或明暗两劲混杂突显,打了成昆一个措手不及差点吃了大亏。

    不行,这小子越战越强越打出手越诡异,此地不宜久留!

    成昆此时心中早已被惊涛骇浪淹没,扫向林沙的目光中带着无穷冷意,却是瞬间便做出决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