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回事,好浓郁的血腥味”

    距离谢逊家还有不足半里距离,隐隐看到他家那巨大的庭院轮廓,林沙突然脚下一顿抽了抽鼻子疑惑道。

    以他敏锐的嗅觉,闻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血腥味,越向谢家靠近血腥味越浓

    作为堂堂的明教副教主,谢逊为人一向豪爽大气立身正派,教中给他的家人安排了不错居所,是一处山谷中的巨大庭院,周围住的都是教中高层家眷,算得上明教的权贵区。

    “老大,我什么都没闻到啊”

    跟在林沙身后,手捧西域特产礼物的一位年轻亲兵疑惑道。

    “是啊老大,我们也什么都没闻到”

    “我也是,这里可是教中高层所居之地,怎么会有什么血腥味”

    “我只感觉气味有点怪异,却不知是不是血腥味”

    “”

    其他几位跟随而来的亲兵,也纷纷发表自己意见,表示没有闻到血腥味。

    恩

    林沙眉头又是一皱,他刚才好象听到隐约的闷哼惨叫,要不是身体经过易胫锻骨篇的持续改造,内家拳也达到化劲后期境界,可能也跟手下亲兵一样什么都感应不到,可是现在么

    不对,绝对有情况

    “快快快,大家脚步都快点,情况不对你们几个做好心理准备”

    林沙没理会几位亲兵的说法,脸色变得严肃之极急忙挥了挥手,大步流星朝谢逊家走去。

    几名亲兵互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疑惑和郑重。

    林沙在西域时的惊人表现猛然在心头浮现,哪一次遭遇危险状况不是林沙老大第一个发现,看来老大又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几人不约而同摸了摸腰间的弯刀跟手斧,定了定神急忙小跑着跟上林沙的脚步,行走之间心照不宣组成了一个隐隐的小小战阵,脚下步伐也开始逐渐统一频率,砰砰砰的踏步声好似一人发出显示了他们良好的训练成果。

    “不好。谢狮王家出事了,我先走一步你们随后赶来,王三你快回营搬援兵”

    几人脚步匆匆很快就到了谢逊家五十米范围,这下不用林沙提醒几位亲兵都发现不对。林沙的脸色更是难看因为他根本就没听到谢家有任何动静传出

    谢家他又不是没来过,不说仆役成群却也有十几位,家中还养了几头看家猛犬,此时却半分声息皆无傻子也知道出事了,更别说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越发浓郁。就连几位亲兵都闻到了。

    他想也没想拔腿便冲了出去,声音远远的传入几位亲兵耳中。

    “谢狮王谢大嫂,林沙看你们来啦”

    脚踏麒麟步身形迅疾如飞驰奔马,几个跨步间便是十来丈距离,看着眼前谢府紧闭的大门突然大喊出声,脚下猛一蹬地身子拔空而起,硬生生跃起一丈来高稳稳停在谢府高大的围墙之上。

    咻

    他才刚刚在墙立稳身形,还来不及观察院子里的情况,便听一道凄厉破空声响起,一枚银光闪闪的细小物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疾射他面门而来。

    哼

    他怒哼出声右手猛然甩出??泶蟮囊滦渚砥鹫笳罂穹?,瞬间便将袭来银光闪闪的细小物事扫飞。

    “救,救命”

    就在这时,林沙耳中猛然听到谢大嫂虚弱的呼救声,以及小婴孩虚弱之极的闷哼啼哭,他心头一沉二话不说翻身下墙,目光一扫顿时心头凛然,只见偌大的庭院里家丁仆役躺倒一地,看他们七窍流血的恐怖摸样显然早已毙命多时。

    “是”

    他也不是傻子,对上混元霹雳手成昆这样的江湖超一流高手真没把握。如果放在笑傲世界之时还好,现在身体底子受损只能发挥暗劲实力却有些力有未逮,一个不好就得提前领盒饭回老家。

    可惜他的动作还是慢了一拍,刚想大吼出声惊动周围人家。从正堂方向便散出一道青衣身影,几个纵跃间便已闪到外墙不远处,右手一挥又是几道银光闪闪的细小暗器甩出。

    林沙这次看得清楚,却是几块散碎银子。

    不过他也大意到用手去接,依旧袍袖飞舞将其扫落,不等他有喘息之机。一双手掌已带着雷霆之势猛拍而至

    炮拳如火

    林沙眼神一凝,身子不退反进向前大踏一步,双拳如出膛炮弹左右开弓,带着沉闷威压窜起连绵气爆,声势惊人之极

    拳掌相击

    他只觉一股磅礴巨力从手上传来,手臂一阵酸麻身子不由自主向后倒飞出去,直直砸在身后不远处的院墙之上。

    哼

    眼睛微微眯缝露出危险寒芒,怒哼出声身上肌肉一阵颤动,骨节噼里啪啦连连爆响,脚下夯势地面砰的一下塌陷三寸小坑,脊椎一弯一直借着院墙上的反震之力,脚踏麒麟步犹如野马奔驰瞬间掠过三丈距离,冲着青衣人身前左脚猛然前跨右手从腰间轰然出拳。

    半步崩拳

    青衣帅气的成昆轻飘飘一掌接过,体内真气运转轻松化解林沙凶猛一拳,而后身形如大鸟般飞起,双掌连环轰拍出化作片片凌厉掌影。

    不好

    一拳轰出却像打在棉花之上不着力气,林沙心道不好还没等他做下一步反应,成昆的连绵掌势便已铺天盖地轰下。

    崩拳如箭

    情势危急他虽惊不乱,身子一沉站了个标准马步桩,双拳如离弦利箭连环轰出,带着咻咻咻的刺耳气爆与天上掌影直接对轰

    砰砰砰

    一连串如炸豆般脆响传出,林沙满脸狰狞根根青筋爆起,脚下夯实地面生生下陷半尺有余,身上肌肉骨骼连连颤动抵消手上传回磅礴巨力,经脉也跟着连连抖动将涌入异重真气震散化解。

    超一流高手就是超一流高手,交手不过短短片刻时间成昆明便占据绝对优势,一双肉掌时而飘忽不定时而沉重如山,时而气势凌厉时而狂猛霸道,果然不愧为混元霹雳手之称,一手掌法已运使至出神入化信手而为之精

    不仅如此,他一身浑厚之极的混元功真气也是厉害之极,每每涌入经脉丝毫就给林沙带去极大痛苦和伤害,要不是他经脉坚韧又有浑圆如意的暗劲颠峰手段化解,只怕过不得几招就得彻底败下阵来

    内功高手对外功高手的压制,实在太过巨大

    喝喝喝

    林沙也不是吃素的,怎么说他已是化劲高段境界,换算成内功的话起码也是超一流高手中的资深老鸟,在笑傲江湖之时打过的风清扬和东方不败武功只比成昆更高,虽说此时他只能发挥暗劲颠峰实力也不是成昆轻易可拿下的。

    连连呼喝越战越勇,体内气血不由自主加快流速,出招力量也跟着越来越大,速度也是随着一升再升,拳影连绵勉强能跟得上成昆的霹雳手。

    砰

    成昆越战心中越是惊讶,真气运转手上力道也跟着迅速加大,每一掌挥出都带着强劲的力道跟霸道的破坏力,卷动周身气流跟着一起呼啸旋转。

    一掌电闪雷鸣使出,出招速度快到极致,裹胁势不可挡的狂猛气劲直击林沙头颅,要是被拍中了非得变成砸碎的西瓜不可。

    林沙也不甘示弱,感受到成昆自掌的猛恶和汹汹恶意,他身子猛然后撤又迅速前探,右手挥出拳上带着凌厉的钻劲与袭来大掌狠狠相撞

    一声砰然闷响之后,两人不约而同借着手上传回巨力向后跳出战圈。

    呼呼呼

    林沙此时的状态并不是很好,大口大口喘着粗气,额头人汗滚滚脸色一片不自然的潮红,仔细观察可以发现他整个身子都在细微抖动,显然刚才一番短暂却又激烈的交手,对他的身体负担极大

    成昆的情况就要好得太多,尽管刚才一连串重手消耗了不少内力??啥杂谙袼庋蛲巳味蕉?,在体内形成小周天循环的超一流高手而言,只需加快运转几个周天便可勉强回复过来。

    只不过与林沙的内家拳连连互轰,手上被那种怪异劲道震得十分不适,让他心存少许忌惮而已,就连热汗都没流出几滴更别提喘气了。

    “小子报上名来,我成昆不杀无名之辈”

    林沙的年轻让他到现在还惊叹不已,心中更是确定了要将之击杀的决定,明教有此后起之秀可不是他想看到的。

    “嘿嘿,你成昆不仅是花心渣男,而且还是人面兽心的畜生,大爷行不改名坐不改姓锐金旗是也”

    林沙嘴角挂着不屑冷笑,眼神微眯说出的话恶毒之极,趁此空挡迅速调运体内气血,在他耳中此时已听不到其它任何声音,只有在血管中奔腾澎湃如长江大河般的汹涌潮水之声。

    虽说身子疲惫了点却感觉前所未有的舒适痛快,体内气血汹涌手脚力量十足,浑身上下充满了运使不完的力气,一双眼睛精光闪闪神气十足,心脏砰砰砰疯狂跳动犹如战鼓狂擂,此时他的状态达到了穿越倚天世界后的最佳,果然生死大战是激发潜力的不二法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