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门”

    林沙先是一愣而后恍然大悟,好嘛正面干不过就想玩江湖手段,真以为哥们是好捏的软柿子不成

    “是啊林掌旗,这次咱们麻烦大了”

    西域商人哈苏一脸忧心忡忡,近乎带着哭腔沮丧道。

    “不就是一个金刚门,不给它面子又能如何”

    林沙却是一脸不屑,扫了哈苏一眼冷笑道:“真要惹急了我明教,随便动动手指就能教他们如何做人”

    穿到了倚天世界,金刚门这个反派小boss般的门派自然知晓,其门中秘药黑玉断续膏可是闻名遐迩。

    金刚门算是金庸武侠世界中,外功门派中的佼佼者,偷学至少林的金刚掌,金刚拳以及金刚指在其手中被发扬光大,在西域横行霸道几乎无所顾忌。

    可也就是如此了

    跟明教比起来,金刚门屁都不是,可能高手数量多了点,但在势力方面根本没法比,五行旗中随便哪一旗出动都能教其做人让他跪

    “林掌旗自然不会害怕区区金刚门,可像我这样的西域行商,却是万万得罪不起啊”哈苏哭丧着脸郁闷道。

    金刚门在西域行事霸道之极,为了敛财曾经做下不少令人发指之恶事。

    那就是主动将西域富贵中人的骨头打碎,而后又强行推销他们的拳头产品黑玉断续膏,那价格自然不用多说昂贵得惊人,为此金刚门很是在西域掀起一番腥风血雨。其残酷手段也在西域大肆流传,一般的西域权贵人物还真不敢轻易得罪他们。更不要说像哈苏这样的商人了。

    西域大商人的地位比中原商人高得多不假,可在真正的权势面前也不算什么。连权势人物都不敢轻易的金刚门。再给哈苏几个胆子也没勇气得罪啊

    “哭丧个脸做什么”

    林沙白眼一翻没好气道:“刚才那家伙说什么了,有我林某在起码眼下安全无虞,不要一听到金刚门的名头就吓软了脚”

    话是这么说,他心中也犯着嘀咕,明教是不是太过放纵金刚门了

    虽说明教在西域的人手不多,却也对金刚门这样的强横地头蛇做过仔细了解,对其来历和眼下在西域的势力不说了解十分却也差不了多少。

    而且像明教这样传承久远的江湖势力,门中自有记载江湖要闻要事的专门典籍,林沙出发之前可是好好翻阅了一番。凡是跟西域有关的事迹全都做了大致了解,其中正好有少林寺发生火工头陀叛变之事详情。

    话说金刚门祖师本是少林寺香积厨中一名在灶下烧火的火工头陀,生性阴鸷于武学一道极有天分。因平日常遭到掌管香积厨的武僧殴打,决意学武报复,又因有过人之智,得以在二十余年间偷学成极上乘的武功,更因怨恨日积月累而恨上了全寺的僧人。

    后自忖自己的武功已胜过阖寺僧众,特地在一年一度的中秋达摩堂大校上发难,先是当面斥责苦智禅师及其弟子。再接连出手重创达摩堂九大弟子。

    苦智禅师问明原委后出手与他较量,因怜其学艺不易、不忍心伤其性命而手下留情,正想退开罢手之时,火工头陀因少林武功学习不全。误以为苦智禅师会使出神掌八打中的第六掌裂心掌,竟先发制人趁势出拳将苦智禅师击毙。

    随后逃逸又于当晚潜入寺中,将香积厨中和自己有过过节的五位僧人一一使重手打死。之后逃至西域,开创了金刚门一派。

    因其当年偷学少林武艺时只是偷学拳脚兵刃等外门武功。并未研习少林正宗内功,故其内功造诣远不及少林正宗。其流传下来的武功亦多为大力金刚指、金刚般若掌等走刚猛凶狠一路的少林外门武功。

    他还知晓,当年因为这事少林一蹶不振,在射雕神雕时期一直闭山修养,甚至因此还衍生出了西域少林一脉,专门跟金刚门作对。

    可惜的是,西域少林一派因门下弟子只研佛学不通武功,在眼下西域之地已式微之极,声势反不及叛逃的火工头陀所创立的金刚门,甚至多遭其打压挟制日子过得苦逼之极。

    “他说,他说”

    哈苏满脸犹豫神态迟疑,露出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摸样。

    “嘿,有话就有屁就放,真惹急了大爷直接拍拍屁股走人,让你的人直面外头那帮沙匪”林沙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恼火道。

    “我说我说”

    哈苏吓了个哆嗦,来不及擦拭额头惊出额头急声道:“他说想跟咱们比武定输赢”

    “嘿嘿,想得倒美”

    林沙嘿嘿一声冷笑,见寨外那位沙匪传信使者还没走,便一把拉住哈苏冷声道:“告诉他,一群丧家之犬也敢跟咱们提条件,真以为就那么点人手能挡得住真纳们的冲击”

    “这个这个”

    哈苏吓得脸色煞白没有丝毫血色,心脏扑通扑通疯狂跳动,这话要是说了出去那是结死仇的节奏啊,他以后还要不要在西域混了

    “怎么,你不愿意说”

    林沙眼睛一瞪,露出一个危险笑容,轻声威胁道:“商队里会说当地方言的可不在少数,你确定不说我就拿你没办法吗”

    “我说我说我这就说”

    哈苏顿时惊出一声冷汗,连连点头哈腰谄笑道,而后也顾不得其它扯起嗓门一阵叽里咕噜,虽然不知道这厮有没有把自己的原话没有删删减减翻译过去,不过看那传信使者暴跳如雷铁青的脸色显然意思也传达到了。

    那信使确实被气得够戗,可他又做不了主只得返回询问自家老大的意见。

    没过一会,就听见数百米外的沙匪群中传出一声闷雷般怒吼,过了好一会儿那传信使者又催赶骆驼跑了回来,只是脸上那清晰红肿的手指印,让人知晓他刚才所受的遭遇绝不好受。

    这家伙也许是受了无妄之灾心头憋屈,扬起嗓门再开口说话语气就带着一股子浓郁的火药味,一脸狰狞看向临时营寨的目光中都带着熊熊仇恨

    哈苏与那信使叽里咕噜一阵隔空对喊,脸色却是越来越灰败,到了最后像是被抽了骨头一般满脸煞白摇摇欲坠。

    “怎么了,那边又说什么了”

    林沙眼睛一眯,示意哈苏的心腹仆人上来搀扶,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道,语气中的冷厉怎么也掩藏不住。

    “他们说,如果我们不答应比武定胜负的话,就算一时奈何不得咱们,只要一直跟上随时随地给咱们找麻烦,再联合其它沙匪一同对付咱们,时间一久看谁先承受不住”

    哈苏说完身子一阵摇晃,一双小眼可怜巴巴望了过来,其中意思不言自明。

    “他们倒是对自身武艺很有自信嘛”

    林沙心头怒火升腾,却也不得不承认这法子足够阴损,他和手下弟兄倒是无所谓,只当出来实战演练就是,可哈苏的商队却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怎么说都是第一次领兵出任务,他也不想半砸了弄个没脸。

    “他们说了没有,输赢都有些什么奖赏”

    沉吟片刻,在哈苏眼巴巴的目光中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话锋一转如此问道。

    “咱们输了人可以离开但货物全部得留下”

    哈苏闻言瞬间满脸欢喜,随即脸色又是一苦郁闷道:“他们输了自动离开,之后再也不会找咱们的麻烦”

    “真是好买卖啊”

    闻言林沙连连冷笑,扫了满脸苦逼的哈苏一眼,淡然道:“哈苏老板这是想比了,不知道是派出你身边护卫还是请我这边的人”

    “当然是请林掌旗手下的好手”

    哈苏想也没想脱口而出,其实他更想说最好林掌旗亲自出马,不过这话最后也没敢说出口,眼珠子一转装出一脸肉疼摸样咬牙道:“还有,我拿出商队三成,哦不两成货物作为彩头,只要林掌旗手下获胜便归掌旗所有”

    “哈哈,哈苏老板还真舍得下本钱”

    林沙哈哈一声长笑,挥了挥手示意道:“告诉他们,这场比武咱们结了,事先说好拳脚无眼死伤勿论”

    哈苏一脸欢喜满心感激,愉快的与那位沙匪信使叽里咕噜传话去了。

    林沙没有理会这些,当即便将手下一干小旗小队招来,跟他们说了下与外面沙匪比武定胜负之事,顿时引来一干好战分子纷纷请缨出战。

    江湖门派就这点好,基层骨干都是有一身好武艺的精锐,对于带兵打仗他们可能不精通,但比武打擂从小就熟悉无比,正好在林沙老大跟前露一露脸。

    至于西域金刚门

    我呸

    他们中间大部分听都没有听说过,就算有所耳闻的也没啥印象,好象金刚门门中没有出名的江湖高手,这也是小旗小队们的信心所在。

    “你们可要小心了,金刚门可没你们想象中那般弱小,门中高手也是不少,尤其擅长少林金刚指和少林金刚拳这样凶猛霸道的外门功夫,一个个都是身体强健的外门高手”林沙满脸严肃事先给小弟们打好预防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