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回事?”

    耳中听中营地外冲天的喊杀声,林沙第一时间从地毯上翻身而起,抓起衣服随便往身上一套抄起旁边放着的精钢长枪,大步流星走出营帐怒喝。

    抬眼望去营地东北角火光冲天人影闪动,喊杀声惊天动地。

    “老大老大不好了,有敌袭!”

    守在营帐外头的心腹亲兵,满脸惊慌失措冲了过来急道。

    “我有眼睛!”

    林沙指了指营地东北角方面闪耀的火光跟激烈的呐喊厮杀声,脸上闪过一丝不悦语气一转沉重声问道:“我是问,敌人有多少人马实力如何,守营的弟兄没第一时间传回消息么?”

    “没,前头没人传信!”

    亲兵结结巴巴满脸尴尬,手脚都不知该往哪搁。

    “哼,训练时候表现得还不错,一旦上真格的一个个都慌了手脚!”

    林沙不满冷哼出声,看着营中混乱嘈杂的人群,大手一挥命令道:“去,让亲兵队的弟兄全部在我营帐前集合!”

    “老大命令,所有亲兵队弟兄全部主帐集合!”

    林沙虽然身板小看着很不靠谱,此时却好象定海神针一般,让慌乱无措的亲兵队人手很快冷静下来,纷纷聚集在林沙所在主帐前空地上。

    “带齐家伙,组成战阵跟我冲!”

    林沙二话不说手中精钢长枪一扬。大步流星带头朝东北方面火光喊杀声密集处冲去,一点都没有因为受到偷袭而有丝毫慌乱。

    “林掌旗林掌旗……”

    这时有大商人哈苏身边的心腹仆役满脸慌张找了过来,脚步踉跄衣歪帽斜。嘴里还不忘连声呼喊。

    “怎么了?”

    林沙脚下不?;赝吠艘谎?,皱眉沉喝出声。

    “我家老爷请您派出部分人手,?;だ弦褂兄髡誓诘囊桓晒笾匚锲?!”

    那仆役不敢怠慢,又冲上几步被队尾的亲兵拦住不得前进,这才一边喘气一边大声喊道。

    “回去告诉你家老爷,要他放心就是,营寨防护严密贼人冲不进来!”

    林沙摆了摆手声音平淡之极。说话间已赶到人声鼎沸的营寨东北角,一边指挥身边亲兵加入战团一边仔细观察局势。

    “哎!”

    那仆役却是连屁都不敢都放一个。只是用力一跺脚慢脸沮丧回去报信。

    ……

    一根根火把在营寨内外亮起,将周围照得一片通透,火光下只见一群群骑在骆驼上一身杂乱服饰,满脸狰狞的汉子举刀持枪疯狂攻击刚刚两米出头的矮小寨壁。更有那身手矫健的悍匪已徒手爬上寨壁,与守护寨墙的新人营弟兄战在一处。

    刀光闪耀枪矛锋利,鲜血飞溅利刃刺入身体的‘噗噗’声不绝于耳,哀嚎惨叫声凄厉渗人,疯狂的呐喊厮杀声更是震得双方人马耳膜生疼战意沸腾。

    临时搭建的两米来高寨墙已被鲜血染红,墙上墙下躺满不少残缺尸体以及凄厉哀嚎的伤号,有新人营的弟兄但更多的却是突然袭击的沙匪人马。

    到处都是喊杀声,到处都是骆驼的嘶鸣,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扑鼻而至。

    “到底怎么回事?”

    林沙很快发现了营寨东南角的巡守小旗。一把将这厮提留了过来,这才发现他身上的衣服早已被冷汗湿透。

    “老,老大你来了!”

    说实话这位小旗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打蒙了。刚才一时慌了手脚将早有规范的应急措施忘得干净,只顾着带人上墙拼杀将突袭的沙匪砍翻阻挡在矮小的寨墙之外,此时见到林沙满脸怒容出现在跟前,顿时想起了自身的职责一张黝黑大脸涨得紫红似欲滴血,

    “哼,记得吸取教训。以后不得再犯!”

    林沙一眼看出这厮心思,摇了摇头将他放下严肃道。

    “放心吧林沙老大。以后再也不会出错了!”

    那小旗很是羞愧的低头认错,而后语速极快的将事情经过述说一遍。

    原来就在刚才,他手下守卫东北角营寨寨墙的弟兄昏昏欲睡,有位弟兄被尿憋醒起来小解,结果发现寨墙外有大片可疑黑影闪动顿时大叫出声。

    谁想到离寨墙不过数十米地方突然亮起一片火把,而后便是大群沙匪骑着骆驼呼啸而至,要不是守卫寨墙的弟兄反应及时慌乱中临时组成小型战阵,将杀上寨墙的沙匪赶了下去,只怕现在东北角落的寨墙已落入敌手。

    “敌人来了多少人马?”

    林沙脚下猛一蹬地,身子如出膛炮弹般冲天而起,手中精光长枪化作一条威武盘旋的银龙,带着冷厉锋芒将一丈范围内的所有上墙沙匪全部挑翻,轻轻落在鲜血淋漓的简陋寨墙上向外望了眼皱眉问道。

    “林沙老大,夜色太深看不清楚,但围攻我这片寨墙的沙匪,没有一百也有八十!”那小旗也不是弱手,纵身一跃跟着跳上寨墙,手中一把环大刀刀环呼啦啦响成一片,刀光纵横两名沙匪哼都没哼一声便倒在血泊之中。

    “林沙老大,其它几处寨墙守护弟兄已经集合完毕,几位小旗询问要不要过来增援?”

    这时,一位传令亲兵身形迅捷奔了过来,嘴里还不忘大声汇报。

    “不用,这边还顶得??!”

    林沙稍稍沉吟便摇头否决,命令道:“让他们各自守好自己的地盘,免得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

    “跟在身后给我护法!”

    待那传令兵得令匆匆而去,林沙手中精钢长枪一抖大喝出声,而后不管不顾沿着寨壁一边横扫而去,路上但凡有攀上矮小寨墙的狰狞沙匪都被一挑而过,不管这帮偷袭者表现得如何凶残狠毒,都难有从他手上走过三招以上的!

    那小旗在身后亦步亦趋,手中环首大刀哗啦啦作响几乎舞出花来,刀光纵横左劈右砍,将从侧方向两翼偷袭林沙的攻击全部挡下,一手奔雷刀法气势雄浑杀气凛冽,也是位不折不扣的三流颠峰好手!

    “火把来!”

    林沙几乎以横扫之势,将一面寨墙上的沙匪全部挑翻,威风凛凛不可一世,辛苦守卫寨墙的新人营弟兄松口气的同时不由士气大振,反观简陋寨墙外影影绰绰的沙匪似乎被吓住一般,在寨墙外徘徊犹豫好不迟疑,火把依旧明亮可激烈的喊杀声瞬间衰落。

    林沙可不会轻易放过,把手一伸接过亲兵递开的一支牛油火把,运足力气向寨墙外甩了出去。只见牛油火把打着旋在半空划过一道优美弧线,星点火油飞溅发出噼啪炸响,火把的红光招亮远处漆黑区域,却见一支人数不知凡己的驼队武装正静静矗立于黑暗之中。

    咝……

    大家都是习武多年的江湖汉子,个个眼神锐利看得真真切切,忍不住一个个变了脸色倒吸凉气,没想到那帮沙匪还真有后手!

    呜……

    寨墙外一阵苍老号角声传来,原本在墙外徘徊不去的数十沙匪,听好号角声后也没理会死去同伴的尸体还有哀嚎翻滚的伤员,如潮水般退入远处黑暗之中,显然刚才林沙那一手也惊着了带队首领。

    既然突袭以及失败,后续的手段也彻底暴露,也就没必要多造伤亡。

    战斗告一段落,林沙急忙吩咐这一面守卫小旗加紧清理战场收救伤员,他留下十位亲兵作为补充人手,匆匆交代了几句便带着剩余亲兵赶赴其余两处寨墙巡视,告之东北寨墙的战斗经过以及发现,让他们老老实实守护各自寨墙不要有其它杂乱心思,免得给外头那帮狡猾沙匪寻了机会突破防御。

    所幸当初安营扎寨之时,一切都按照军中规矩办事,选择的扎营地点也很有讲究。附近有一处水源不说,背后还靠着一处高达数十丈几乎垂直的山壁,使得林沙一行护送人马只需守住三处临时寨墙就可。

    ……

    “林掌旗,外面什么情况?”

    让分守三处营寨寨墙的小旗人马提高警惕,彻夜不?;鸢颜彰髦?,林沙才松了口气匆匆返回休息营帐,他才刚刚进门后脚雇主大胖子哈苏便跟了进来,一脸担忧急声问道。

    “不知道哪伙沙匪盯上了咱们,人数起码超过两百个个凶悍异常,刚那一波突袭已经被打下去了,就是不清楚他们下一步动作如何?”

    林沙一屁股坐在地毯上,拿起桌案上的附近地区简易地图查看一番,手指在上头比划心头却是不断思索,根据之前明教所搜集情报,想要弄清楚外头那帮沙匪的具体身份。

    “那可如何是好,那可如何是好?”

    哈苏被吓得脸都白了,额头冷汗滚滚肥胖的身子不停哆嗦,满脸煞白只一个劲喃喃自语已是六神无主。

    “慌什么慌?”

    林沙眉头一皱不耐烦怒喝出声,吓了哈苏胖子一跳顿时噤声不语,这才不满说道:“咱们手头人手也不是吃干饭的,我手下五百弟兄还有四百五十以上完好无损,商队也有近百护卫人手可以出战,不要惊慌自乱阵脚!”

    胖子哈苏闻言松了口气,看向林沙连连点头道:“对对对,林掌旗您说得太对了,那对付外头那帮沙匪,就全靠林掌旗您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