噼里啪啦

    耳中爆竹声连绵不绝,鼻间硝烟味浓郁弥漫,听着外头的欢声笑语,林沙心情十分愉快。

    又是一年春节到

    光明顶所在地区,是眼下整个天下难得的安宁之地。

    这里是东西方陆路交集之处,也是元朝统治薄弱地区,是天下十数支义军的总后勤基地,也是明教教徒心中的圣地。

    光明顶一带地区聚集人口不下数十万,除了近十万青壮精锐之外,其余基本上都是家眷以及依附于明教生存的普通百姓。

    因为生活相对安定富足,过年期间显得格外喧嚣热闹。

    各路义军只要还能支持的,都派遣了重要角色带着厚重礼物纷纷聚集于此,给本就热闹的光明顶,带来一份异样繁闹的气氛。

    穿越到倚天世界大半年时间,这段时间林沙过得十分舒心惬意。

    新人营一切步上正轨,因为训练的需要也没啥特别任务,让他平日里有大把空闲时间到光明顶上结交明教高层人士。

    明教毕竟只是个介于秘密教派与武林门派之间的组织,虽有勾心斗角拉帮结派却还没到不择手段的地步,大部分情况下还是拳头大的说话管用。

    随着他跟教中高层接触频繁名头开始响亮起来,林沙便敏锐察觉邀他加入锐金旗的庄铮有意疏远关系,最近一段时间来往得比较少了,相处的时候大多沉默不语一副心事重重摸样让他心情有些不爽。

    庄铮的心情他可以理解,亲自邀请加入的小兄弟突然之间崛起,甚至有可能威胁到他接掌锐金旗掌旗使之位,任谁遇上这种事心里都不会好受。

    所幸他心胸还算开阔,并没有因此就记恨林沙,不然只怕他们连朋友都没得做,早就当面锣对面鼓的对上了,林沙可不是个怕事之辈

    眼下新人营虽只训练了小半年时间,可他一开始就以正规军方式操练。短短时间内新人营上千弟兄也是脱胎换骨涣然一新。

    真要拉出去明刀明枪干一架的话,林沙亲自指挥新人营上千弟兄,干翻老营近万人马有些困难,但车翻几个小旗营却是轻而易举。

    当然了。因为新人营一直都在搞训练,没有拉出去实战演练过,所以一直不被老营那些旗头看重,也就不知晓新人营的强悍之处。

    除夕这天,林沙窝在新人营哪都没去。跟着手下辛苦了小半年的弟兄好好乐呵乐呵,鼓励他们明年再接再厉练好本事做出让人侧目的好成绩

    正月期间,林沙一直都处于忙碌状态,不是他跑到光明顶给那几位高层朋友拜年,就是接受手下小弟亲眷家属们的拜年,这次在明教中高层正月聚会上,他终于看到了教主阳顶天。

    阳顶天绝对是明教历代教主中,能力和实力都能排在前三位的牛人

    原本衰落的明教就是在他手上重新崛起,并一举成为江湖巨无霸的存在

    其一身武功更是高深莫测,明教镇教神功乾坤大挪移已修炼至第三层。放眼整个江湖除了武当张三丰之外,谁也别想在他手上胜个一招半式。

    因为地位的缘故,林沙只能坐在边缘位置,距离阳顶天起码有近百米之遥??删褪侨绱?,以他敏锐的直觉也感觉阳顶天身上威势隆重,单论境界竟让他有种高深莫测之感

    倚天世界的绝顶高手,果然不是笑傲世界可比

    当然,他本人也是很受关注滴

    一个小小少年,混迹于一帮彪肥体壮的大老爷们之中,而且还不是排在吊车尾位置。不要说一干第一次见到林沙本人的教中中层,就是教主阳顶天也不时往他身上揪两眼满脸好奇之色。

    正月刚过,林沙便从谢逊口中听到一个劲爆消息:他师傅成昆上光明顶了

    尼玛的,成昆也真够可以的。竟然偷请偷到这等光明正大的地步,阳顶天头上的颜色绿油油的,之前给他带来的境界压力一扫而空。

    尽管心头十分想见见这位倚天世界头号大反派,不过心知对方虽然眼下名头十分正派,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真小人,而且心机深沉手段狠辣。一不小心被他盯上可不是开玩笑的。

    不过不见面却也不妨碍他给这厮上眼药

    就在混元霹雳手成昆上得光明顶,以师兄身份看望教主夫人没两天,明教底层不知何时突然隐秘的传出一道流言。

    什么流言捏,内容很有些那啥的味道,说混元霹雳手成昆跟其师妹,也就是现在的教主夫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要不是阳大教主突然横插一杠子的话,只怕教主夫人早就嫁作成家妇了。

    而眼下成昆跟教主夫人依旧余情未了,他们躲在阳大教主身后都不知道做了些啥龌龊事儿。

    这道流言以风一般的速度在整个光明顶私下传开,古今中外无不如此,底层民众对于高层人物的八卦一向津津乐道,更何况还是明教至尊堂堂一教之主的阳顶天,居住于光明顶地区的民众很有一种八卦之火熊熊燃烧的兴奋感。

    等到明教高层听闻消息想要压制之时已经晚了,流言已像风一样传得沸沸扬扬,虽然碍于阳大教主的威严不敢放在台面上太声囔囔,不过私下里的谈论却是如火如荼,三位传言中的男女主角一时名声大燥。

    不要说那些底层教众以及其家属,就是明教一干中高层心中也很是狐疑,难免多打了几个转转,再看成昆跟教主夫人时的目光已悄然发生变化。

    光明左右使,四王,五散人,五行旗掌旗使立即聚在一起召开闭门会议,商讨了足足一天一夜才商量出一个让大家勉强同意的处理意见。

    混元霹雳手成昆不能再待在光明顶,必须想办法立刻请他离开。

    这事就落到成昆徒弟金毛狮王谢逊头上,谁叫这事影响太过恶劣对明教声望打击不小,这时候谢逊要是不顶上可就说不过去了。幸好阳大教主正在闭关修炼,不然乐子可就大发了。

    谢逊一脸苦逼满心郁闷,他虽然相信师傅的品格,可群议汹汹他也不好逆风而上,再说了要说心中没半点怀疑那叫骗鬼。

    而且他现在自身也深陷流言旋涡,自从他师傅成昆与教主夫人的“绯”闻暴光之后,不知何时竟然又有传言流出,说他谢某人的法王之王位得不正,是靠走裙带关系得到云云,总之话说得十分难听。

    他初闻之时差点没气得吐血,就算他再心胸开阔,遇上这等毁名败誉之事也不能忍啊。

    可不能忍也得忍

    这只是流言,他要是较真的话,那不就坐实了传言的真实性么

    再说了,如何劝他师傅成昆离开光明顶也是一件麻烦事,人家师兄师妹谈感情呢,他个做晚辈的跑去捣乱可讨不到好。

    为此,谢逊愁得头发都白了几根,直到林沙一脸笑么嘻嘻找来

    “这么点小事也值得狮王如此烦恼”

    听了谢逊的一通诉苦后,林沙却是撇了撇嘴一脸不屑。

    “怎么,林沙小兄弟你有主意”

    谢逊闻言不怒反喜,一把抓住林沙胳膊惊喜问道。

    “小事一件而已,如果法王信得过我,便将这事由交由我去做如何”

    林沙微微一笑,知道谢逊十分尊重崇拜师傅成昆,有些事情因为种种顾忌下不去手,他则没有这些烦恼。

    对于给成昆这样的垃圾小人找麻烦添堵,他很有兴趣。

    “那就多谢林沙小兄弟了”

    尽管听出了林沙语气中的不怀好意,可眼下正是火烧眉毛的时候也顾不得这么许多,谢逊没有多说什么点头感激道。

    他师傅这次可把他给坑苦啦,要说心中没半分迁怒是不可能的,人之本性就是如此

    林沙呵呵一笑也不多说,跟谢逊天南海北聊了一通后告辞离开回去布置了。

    没几天,成昆师门长辈突然传信光明顶,要成昆立即回去完婚

    消息传出,顿时整个光明顶一片哗然

    尼玛的,成昆你丫太不是东西了

    家里都订了婚,丫的你竟然还跑到光明顶勾搭教主夫人

    至于为什么众人一致认定成昆勾搭教主夫人,没见教主夫人闻讯后一脸伤心欲绝泪奔不止的可怜小摸样么,大家又不是傻子

    就连谢逊都对师傅有了不满,你这不是坑徒弟么,出了这样的事叫他以后还怎么在教中兄弟跟前抬头

    成昆又是尴尬又是莫名其妙,他此时的脸皮还没厚到在,在光明顶无数异样的目光注视下,顾不得安慰伤心难过的可心师妹匆匆狼狈逃离。

    “哈哈狮王,我这手还不错吧”

    等成昆这个麻烦离去后,林沙第一时间赶到谢逊家里笑呵呵邀功道。

    “林沙小兄弟,你可真够阴的”

    谢逊半晌无语,盯着林沙老半天才来了这么一句。

    “狮王谬赞了,我只不过让手下弟兄,将光明顶的疯言疯语在狮王师门附近传了传,自然有人会坐不住”

    成昆的武功又不是从娘胎里带来的,自然有师门有传承,他可以不顾及可师门长辈就不得不顾忌了,林沙哈哈一笑将事情解释了一下,而后脸色严肃郑重道:“我这次来,是向狮王辞别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