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上了锐金旗新人营小掌旗,林沙也算是成为了整个锐金旗的中上层实权人物之一。

    由于权力和地位的变化,他很轻松获得了很多不外传的隐秘消息,

    比如眼下的大元朝局势,以及各地义军的具体情况等等。

    作为天下第一号造反专业户,明教明里暗里支持的义军人马多达十几支,不仅在财力武器上全力支援,就是在人员方面也从不吝啬。

    而人员支应的大头,正是作为明教基层骨干力量的五行旗

    不然明教积累了百年时光,就算每五年五行旗才新招一批人手,只怕此时五行旗的总数量都超过数十万,区区一个明教可供应不起这么多吃饭的嘴巴。

    每隔一段时间,明教高层都会秘密派遣一部分五行旗精锐,加入各地由明教支持的义军,如此往来循环才让五行旗人数始终保持在五万上下,是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却又没有触及朝廷必须除之而后快的底线。

    此时的大元朝正是元顺帝在位,整个一超级大筛子。

    每一个亡国之君都有不同的性格爱好,但相同的都是朝局动荡吏治,民不聊生义军兴起,而且大元朝从不将占据人口多数的汉民当人看,各种残酷剥削狠辣镇压,加上元顺帝又是个喜好渔色怠于政事的,大元朝的国力每日渐衰正是各路豪杰大有所为之时

    足足花费了一个月时间,林沙将鹿鼎世界那一套军营管理办法套在锐金旗新人营身上,制定各种规章制度设立奖惩措施,同时各小旗又互相牵制监督,形成一个良好的竞争氛围。

    同时花费大代价招揽一批落魄文人,组成新人营的幕僚团跟文书团,和亲兵队一起负责上传下达以及一些长远规划,还有文字方面的大量繁琐工作。nad1;同时组建新人营的教导队,挑选新人中表现优异者加入,经过一番培训后成为新人营各小旗小队中的骨干力量。

    待一切都步入正轨后他便彻底从繁琐的军务中脱身。每日只需处理一些大方向上的军务以及做好监督就成,其余时间便可跑到光明顶上找那些成名高手一起玩耍。

    第一个被他找上的,就是大名鼎鼎的金毛狮王谢逊

    说起金毛狮王谢逊,在没发疯一心找成昆报仇之前绝对是个人物。

    谢逊字退思。因为谢逊前人有色目血统,所以头发呈淡金色,故而又被称为金毛狮王,是明教四大护教法王之一。

    模糊记得现代小时候看过一部金毛狮王的电视剧,那里头谢逊发疯之后一头黑发才变成金色。现在才知道那部电视剧的编剧纯粹瞎扯。

    这厮文武全才博古通今见解独特,如若天马行空,学问充满生命力充满了对生命的炽热追求,也充满了生命的失落与愤怒。

    其外表粗豪却心思缜密,不仅近身功夫了得,兵器使用上也有很高的造诣,武功修为也是四王中数一数二的。

    当然那是他以后发奋图强勤修武功之后,眼下的金毛狮王不过江湖二流高端水准,使一根数十斤狼牙棒猛得一塌糊涂。

    谢逊十岁时拜混元霹雳手成昆为师,在其门下学艺。仔细算来其实他并没有学到真正的高深武艺。起码内功方面没有学到成昆的成名绝技混元功,至于霹雳手更是连边都没摸到,要不是其天赋极其出众想要混成四王之一简直就是做梦。

    其二十三岁时离开师门远赴西域,并娶妻生子加入明教,成为明教四大护教法王之一渐渐驰名江湖。

    不仅如此,年纪轻轻他便是明教副教主,被阳顶天指定为明教下一任教主候选。nad2;面对这个决定无论是逍遥二仙还是其他三王都没异议,虽说其中免不了掺杂教中势力平衡的缘故,谢逊本人的能力也是得到了一致认可。

    这日,谢逊处理完手头事务。出了光明顶明教总坛大殿,正准备去和白眉鹰王殷天正聊聊顺便切磋一下武艺,半路却被一个持枪小少年拦住去路。

    只见那脸上还带着稚气的小少年将手中钢枪往地上一顿,拱手说道:“锐金旗新人营小旗林沙。见过狮王”

    谢逊好不惊讶,停下脚步好奇问道:“你就是锐金旗那位叫林沙的小掌旗”

    作为明教名正言顺的副教主,他消息灵通耳目众多,自然知晓最近一段时间,在锐金旗新人营折腾得厉害的小旗林沙。

    他不是个喜爱争权夺利之辈,可是为了以后顺利接掌明教考虑。对于明胶新近崛起的新秀都要做一定了解,能够拉拢最好,就算不能拉拢也得保持一定好感,免得被其他几位高层大佬拉走就不好了。

    或许这也是谢逊家人被杀光之后,明教一干高层冷眼旁观的主要原因。明教教主之位谁都想坐,少了谢逊这么一个劲敌自然最好。

    不然任是成昆武力有多强大,面对庞然大物一般的明教,只需四王联手他不死也得跪,可最终却是谢逊独自一人踏上报仇之路,连个帮手都没真真可悲可叹,而明教也因为教主之争四分五裂一蹶不振

    要是谢逊随便拉拢了五行旗中一旗人马,在上万久经训练的好手面前成昆又算个屁,分分钟就能教他知道怎么做人

    “如果锐金旗没有其他同名同姓之人的话,我就是那位林沙”

    林沙露齿呵呵一笑,冲着谢逊微微点头道。

    不得不说谢逊此时的心态当真良好,家庭和睦夫妻恩爱,事业又步入颠峰成为堂堂明教的唯一副教主,所谓人生赢家也不过如此。nad3;

    “不知林沙你拦住我去路干什么”

    谢逊脸上带着温和微笑,低头望着林沙问道。

    “我是特意跑来想要跟狮王切磋武艺的”

    抄起重达十余斤的精钢长枪,林沙也没客气直言道。

    “小子你休得放肆”

    不等谢逊有何反应,他身边的随从却是脸色一变怒喝出声,手指林沙厉声斥责道:“小小年纪不知好歹,狮王也是你一小子能够挑战的”

    咻

    一声响亮气爆震人耳膜,在场众人只见眼前银光一闪,一根笔直精钢长枪横跨数米空间,锋利枪尖一动不动顶在开口那厮喉咙上。

    好快

    这是众人包括谢逊在内心头涌起的头一个念头,而后便是满心的震惊与愤怒,林沙此举太过嚣张狂妄了。

    “放肆”

    刷刷刷,数道身影飞跃而起手中寒芒凛冽,从左右两方直接朝着林沙猛袭而至。

    咻咻咻

    林沙也不说话,手腕一抖精钢长枪猛然砸在那出口不逊的家伙肩头,直接将其砸跪在地,而后精钢长枪化作一团枪影,左突右刺高接低挡将数人进攻轻松接下,一杆长枪好似银龙飞舞密不透风。

    “都给我住手”

    就在这时,谢逊运足内力一声暴喝,震得一干人等耳膜生疼,不右自主纷纷收刀后跃与林沙拉开距离。

    咚

    林沙手中精钢长枪猛然在青石地面上一顿,目光炯炯盯着谢逊,轻声开口道:“狮王以为林某武艺如何,够不够格向狮王挑战”

    “好好好,我就接下你的挑战”

    谢逊一脸严肃,目光凛然饱含威势,直盯了林沙良久见其一脸坦然毫无惧色,突然展颜哈哈一笑,直接应承了林沙的切磋请求。

    “狮王好胸襟好气魄”

    林沙轻轻一笑伸出大拇指,难怪谢逊能当明教副教主,光这副心胸气度就不是其余明教高层可比。

    于是,一大一小两人便相约到了光明顶后山一处小练武场,摆开了架势一番狠斗。林沙虽然只有暗劲实力但化劲境界还在,一手枪术明劲暗劲变化圆润自如,一会气爆轰鸣一会有使暗劲隐隐令人防不胜防。

    谢逊也非易与之辈,他天赋惊人手臂力量强横,一根长有近丈重达数十斤的狼牙棒好似轻若无物,挥使开来气势雄浑劲道十足,内力根基扎实后劲不绝,一套十分简单的狼牙棒法在他手中使出直有千军辟易横行无忌之势

    两人都使的长兵器也是重武器,这一番好斗足足打了半个时辰,砰砰砰的兵器撞击声不绝于耳,周围气流涌动劲风四溢,直到林沙主动跳出战圈收枪为止。

    “哈哈哈痛快痛快,好久都没打得这么痛快了”

    谢逊将手中沉重狼牙棒扔给一旁的随从,一边随手擦了把额头滚滚热汗一边欢愉大笑,走到气不喘脸不红的林沙跟前,伸出大拇指赞道:“林沙你好武艺,能在兵器上跟我打得不分上下,你还是第一个”

    他确实打得痛快不已,此时的谢逊还不是后来的超一流高手,一声狮子吼震死一大票,因为年龄关系他的武力在四王中,也就比紫衫龙王黛丽丝强上一线而已,每每跟白眉鹰王和青翼蝠王交手切磋都得吃憋。

    而且他天生神力,一杆狼牙棒很少有教中高手能接得住,眼下突然跑出林沙这么一个古怪少年,起码以后有了极佳的切磋对手未完待续。

    print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