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明教教主阳顶天,四王,五散人是高端武力的话,实力强大人多势众的五行旗自然就是明教的基础骨干力量。

    五大掌旗使也都有江湖一流水准,旗下江湖二三流高手众多,都担任各旗中底层指挥职务,作为基层骨干之用。

    此时的锐金旗,洪水旗,巨木旗,烈火旗以及厚土旗掌旗使都是家族传承方式掌握,比如锐金旗掌旗使便是庄铮的嫡亲叔叔,而庄铮因为表现优异,已被作为锐金旗下一任旗主培养。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就是如此,因为各行掌旗使家族都是坚定的摩尼教也就是明教教徒,其余高层也基本都是如此,在局势稳定期间新陈换代都有一定之规。

    不仅锐金旗如此,其它四旗的情况都差不了多少,外招的江湖好手表现得再好也没法成为掌旗使,最多就是退出五行旗转成五散人这样的散职称号。

    这也是保证明教一直稳定传承下去的最主要原因,这么大一教派这么强大的势力,不说朝廷肯定派了不少探子打入渗透,就是附近的武林大派,比如崆峒之类的,也肯定派出人手渗透监视,明教还能越发展越红火这里面不是没有道理的。

    林沙如今顶着一副小少年身板,又是锐金旗新人部中层骨干,来往于光明顶与营地之间十分方便,也没引起什么怀疑质疑啥的。

    此时光明顶聚集的明教教众不下数十万,分布在以光明顶为中心的广阔区域,俨然就是一副西域巨城的摸样,人流往来也十分频繁,林沙还是在有空闲和休息时间才到处溜达查看,而且此时光明顶高手众多正是底气最足之时,哪会怀疑区区一小少年有什么企图不轨之心。

    “老大老大好消息啊好消息”

    这日,林沙正在营帐中处理公务,突然外头传来亲信小弟的惊喜呼唤,还没等他有所表示。一个十五六岁的精壮小伙便已满脸兴奋冲了进来。

    “有什么事看把你小子高兴的”

    林沙满心无奈,五行旗是明教最重要的基层力量不假,用军事化管理也也不假,可惜摊上明教这么个大东家江湖习气太重。哪有半分军营重地摸样

    “老大你机会来了,庄掌旗使下令新人营地小掌旗将采用武力决胜之法,你老大你的实力拿下小掌旗不在话下啊”

    “哦是吗,都有哪些家伙准备参加小掌旗的比武决胜”

    林沙不紧不慢放下毛笔,待桌案上的字迹干透。先唤来文案书吏抄写一遍,而后便由手下亲信小队长传达下去,期间那位兴冲冲跑进来的小子不敢打扰,只静静站立原地一动不动,等林沙将目光投在身上才继续一脸振奋。

    “还不就是那几个家伙,王二,李大麻子和曲老三,都是老大你的手下败将,上去了也不过丢人现眼的份”那冲进来的小子手舞足蹈兴奋道。

    “你小子别高兴得太早,小心阴沟里翻了船”

    林沙呵呵一笑。心中却是已经将这个新人营的小掌旗定为囊中之物。

    “嘿嘿老大你实在太谦虚了,那几位要是对上老大你只怕早吓得屁滚尿流啊,哪还有胆子翻船啊”

    那兴奋小子一脸不以为意,摆了摆手兴奋道。

    这是无可争议的事实,整个锐金旗拥有人马上万,全都是从各地教众中挑选出的精壮汉子,经过长时间的操练和打磨,不说武艺如何起码个个都有一手绝活,上万精壮男人聚在一起要不打架闹事才叫见鬼。

    这也是五行旗实行军事化管制的主要原因,不如此根本没法管理。人数太多又个个都是精力旺盛的成年青壮,要是不来点狠的早就控制不住了。

    不说那些老营人马,他们自然掌旗使控制掌握,单说新人营便有上千人马。由几个表现出众的小旗掌管控制,林沙就是众小旗之中,手下人马却是几个小旗中最少的,只有一百出头而已。

    没办法,谁叫林沙顶着一副小少年的小小身份,看起来就好欺负呢?;υ谒窒碌纳习傩〉?。几乎清一色十五六岁的半大青年,一个个性格毛躁易冲动,他要是没点手段真弹压不住。

    一开始确实有人想看笑话,不同于林沙这样的外来人员,新人营中有好几个小旗家里都是明教教徒家族,只不过没有高深武艺传承,只能在五行旗基层混个一官半职罢了。他们的能量还是有些的,动点歪心思让林沙出丑也不算难事。

    尽管锐金旗中的新秀庄铮很看好林沙的前途,一旦有空不时过来看望一下林沙这位小兄弟,顺便显示显示存在感,让新人营中老鸟知晓林沙背后也是有人滴。

    可等半年时间过去,无论是那些准备看笑话的小旗,还是庄铮这位引荐人的打算全部落空,林沙用他彪悍的表现告诉整个新人营:他林某人是有真材实料的,而且手段武力智谋都在其它众小旗之上

    他先是在营中设立小擂台收复手下那帮精力旺盛热血冲顶的小子,担任擂主任由手下小弟单挑,结果手下上百小弟被他一人轮流狠揍一顿,那一天林沙所在小小营盘鬼哭狼嚎之声就没有断过,引来周围兄弟部队好一阵好奇探视。

    他用武力折服了一干性格冲动的小子后,又花费一月时间用严格化的军事条例管理操练这帮精力旺盛的小子,由他亲自带队训练采取落后惩罚制,最后十年的惩罚简直惨绝人寰,替整个小队弟兄洗换洗衣服以及清理公共茅房,时间定为十天一个轮换,凡是经历过惩罚的弟兄以后训练那个拼命啊,以后再也不愿享受一遍了。

    林沙是什么人,鹿鼎世界时当了几十年的老行伍,知道手下小子们最需要的是纪律还有集体观念,于是一个月时间就操练队列以及各种内部的集体竞赛,等到他觉得差不多了便稍稍放松了约束。

    这一下可好,这帮被约束一个月憋狠了的小子,一个个犹如脱缰的野马,出了笼的小老虎使劲撒欢,整天不是跟邻居小队闹事就是打群架。

    古代军营可没啥不许打架,或者不准老鸟欺负新嫩的规定,都是怎么狠怎么来黑暗得很,只要不出人命就成。

    于是林沙也忙了起来,除了每日必要的训练之外,就是带着一票小子四下找回场子打群架,有了他的指挥调度手下小子们打群架逐渐有了章法,从刚开始的一窝蜂被虐得很惨,到后来几乎打遍新人营地无敌手不过用了不足半月时间

    那些新人营小队们自然不爽啊,感觉面子上过不去,竟然被一帮毛都没长齐的小子给欺负了,还没半点还手之力放谁身上都忍不了。

    既然在军阵群架上找不回场子,那干脆就从个人武力上挽回颜面了。

    于是几大新人小队联合起来,一起向林沙小队提出单挑要求。

    林沙正巴不得有如此立威机会,抖擞精神一力承担下来。

    那几日,林沙一人守擂威风凛凛,一杆长枪迎战过千挑战者,从最底层的小虾米挑起,而后是各自小队的勇武之辈,再然后就是武力不俗的基层骨干,最后换成了那几位武力最强,都有江湖三流水准的小队上来挑战。

    结果就是:联合挑战组全败

    就是实力最强的几位小队,在林沙手上能走得过五十招的都没有一人

    经此一役,林沙之勇名在整个新人营地传扬,被誉为新人营第一高手,名头之盛甚至在整个锐金旗大营都有所流传,引来旗里高层好一阵诧异侧目。

    武力就是实力的保证,自从林沙成为新人营第一高手以来,手下小弟的数量便开始迅速增加,从刚开始时的一百出头到现在的三百来人,势力可谓膨胀式发展令同僚羡慕嫉妒恨。

    没法,锐金旗高层也不是瞎子,林沙的练兵跟带兵能力也是整个新人营最强,那一场场群架可不是白打的,有哪个不服尽可以带人上前挑战

    林沙带兵也不像其他几个小对,恨不得天天窝在弟兄之中,什么都想管什么都要管。他拿出一套完善合理的军中管理办法,挑选几个脑子灵活又极为虔诚的明教教徒作为亲兵,负责传递下达他的命令,同时又提拔一批勇武有威望的家伙担任基层骨干,按照军规军纪严格管理约束手下,又弄出一套队列以及简单操练办法,这样他就从烦琐的军务上脱身,有更多时间和空闲四处溜达瞻仰那些光明顶上的高手名人。

    如今锐金旗高层打算以武力选拔新人营小旗,那不是给林沙送权力来了吗

    果然,要不是林沙提前暗示威胁一番,就算新人营中的某几个小旗很有些意动,却是基本没人有胆子跟林沙对上,不然连报名人都没几个。

    又在比武擂台上狠狠耀武扬威一番,将那几位同僚小旗揍得鼻青脸肿跪地求饶,轻松获得了新人营小掌旗一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