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间突然风云变色,一股肉眼可见龙卷狂风由小到大,以林沙头顶白雾气柱为核心疯狂旋转。

    明媚的晴空转眼间乌云密布漆黑如墨,不等林沙做出任何反应,喀嚓一声一道水蛇粗细湛蓝闪电直霹而下

    “啊”

    林沙猛然从噩梦中惊醒,不知不觉额头后背早已被冷汗湿透。

    “林沙小兄弟,你这是怎么了”

    一位瘦骨伶仃,身上破旧布衫补丁垒着补丁,满脸蜡黄眼神黯淡无光的大婶,凑到他眼前关心问道。

    “没,没事李婶,只是做了个噩梦而已”

    林沙摇头苦笑,看着自己又变成十岁左右少年的细胳膊细腿,心中忍不住连连怒骂出声:我恨先天

    没错,他又穿了

    在华山思过崖与风清扬和东方姑娘混战一场,于两大当世绝顶高手的逼迫下,他体内的气血能量运转速度到达了一个新的高度,因为运转速度太快整个身体都跟着一片燥热,内家拳化劲境界也跟着迅猛提升。

    化劲初期,化劲初期颠峰,化劲中期,化劲中期颠峰,化劲后期

    一直到了这时,他的内家拳境界才勉强止住上升势头,心念一动便能轻松控制身体任何一处皮肤筋膜做细微运动,只要他愿意瞬间关闭所有毛细血管将体内血液流速降到最低,达到一种类似于龟息功的效果不在话下。

    所谓气血气血。血液流速疯狂加快,作为气的一种,体内内力自然也跟着在经脉穴道内疯狂运转。在两大绝强高手的强大压迫下不断精纯压缩,直到到达了某一个临界点,内力运转至脊椎时猛然不受控制直冲头顶天灵盖。

    一路势如破竹,当精纯内力汹涌冲到头顶天灵位置时,不知触发了还是打破了某种神秘枷锁,那一瞬间他只感觉自己与天地同在,能够清晰感应到天地间某些神秘元素的存在。

    天地之桥

    他瞬间明悟当时的奇妙状态。自己一不小心竟然打通了天地之桥

    何谓天地之桥

    就是修炼内功达到一定境界,内力与外界天地灵气取得直接联系。能够引导天地灵起倒灌身体达到一种新的高度。

    而天地之桥的打开,表明他已经半步踏入先天

    没错,就是无数江湖武者梦寐以求的先天境界

    直等倒灌体内的天地灵气将内力全部同化,转变成某种具有先天神韵的先天真气。他便可以直接成为先天高手,寿命按理说能够达到人体可以达到的极限一百五十岁,成为张三丰睡仙陈抟那样的传说级高手。

    这本来是好事一件,可千不该万不该,他不仅与风清扬和东方姑娘立身于悬崖半空,笑傲世界的天地灵气竟然稀薄得很,根本不足以供应他直接跨入先天境界,结果他就彻底悲催了。

    天地之桥打通的瞬间,稀薄的天地灵气倒灌体内。引起一阵狂风席卷形成一股小小龙卷风就不说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天地灵气中的正负离子数量太多的缘故,竟然引起乌云盖顶闪电霹落。这结果就让人万万意想不到。

    在那水蛇粗细湛蓝闪电劈下瞬间,林沙便彻底失去知觉昏死过去。

    等他再次清醒过来已经到了这里,而且又变成了一个十岁左右瘦弱少年。

    让他欲哭无泪的是,体内内力不知为何消散一空不说,身体好象受不了那道闪电的摧残出了问题,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无法修习内功。

    而且不知为何。内家拳化劲后期境界虽在,但身体素质竟有所下降。好象被那道水蛇般湛蓝闪电伤了底子,眼前能够发挥的实力仅仅暗劲初期而已。

    当然,他可以清晰感应到,虽然此时能够发挥的实力才暗劲初期,但骨骼筋骨却比之往常都要强劲坚韧,只要受损身体底子补充回来,等到身体再次发育成熟,内家拳实力将更上一层楼

    这里是徽省黄山附近脚下的一处破落下山村,村子真的很破落。

    整个村子全都是夯土茅屋,破破烂烂只能勉强遮风挡雨,连一座稍微象样点的砖瓦房都没有。

    林沙很不幸,刚刚穿越身体处于最虚之时,正好碰上黄山一带闹灾荒。

    而元庭对百姓的压榨真的不遗余力,好好一个村子被当地元吏带着凶残元兵破坏得不象样子,能抢的全都被抢掠一空根本不给村子百姓留丝毫活路。

    村里百姓无力反抗,眼看着活不下去准备逃荒,结果半路遇上昏迷不醒的林沙,好心的李婶要儿子将他带上,这才有之前那一幕。

    可惜当地官府对百姓的这种自发逃荒现象显然十分不满,各处主要官道都被凶残元兵守住不让大股流民通过。

    元兵当真凶残狠辣,根本就不把百姓当作人看,心情好时拳打脚踢一番也就罢了,心情不爽之时拔刀便砍没有任何商量余地。

    短短三天时间,本就不足百人的村子,生生被守路的元兵杀了一般还多,青壮全部被杀,剩下一帮几无反抗之力任由元兵肆虐作恶的妇孺,老人也全部被杀得精光可谓凶残之极

    真是人间地狱般的景象,以林沙如此坚韧的心志都忍不住微微发颤。

    一干妇孺没法之下,只得重新缩回残破的村子,以后挖野菜以及山里少得可怜的稀薄食物度日。

    林沙虽然刚来时身子虚得很,却比村里剩余所有妇孺的底子都要强,在山林边缘采集一些可吃的野国果野菜却是没啥问题,三天时间修养足够他的身体缓慢恢复过来,他准备过会就进山打猎,给自己和村里残余妇孺弄点肉食进补进补。

    哒哒哒

    就在林沙浮想联翩之时,突然一阵清脆马蹄声传入耳中。

    “不好啦,鞑子来啦鞑子来啦,大家快躲起来啊”

    这时村口方向不知哪位婶子凄厉大喊,顿时整个村子一片惊慌失措。

    “哈哈哈哈”

    一阵成年男子猖狂得意的笑声传来,顿时村子里哭喊声尖叫声响成一片,到处都是村里妇孺奔走逃窜的身影,以及几名骑马元蒙士兵的嚣张狂笑。

    马的,老虎不发威,你真当老子是病猫啊

    林沙眼睛一眯,抄起身边两米来长木棍,不顾李婶呼喊叫唤,便朝村子打谷场方向急奔而去,那边已经传来了村子妇孺的凄厉惨叫哀嚎,显然冲进村子的那伙元蒙士兵已经开始残暴肆虐了。

    “该死的混蛋,给老子去死吧”

    林沙迅若奔雷不过眨眼功夫便冲到晒谷场边缘,入眼所见凄惨景象让他双眼瞬间血红一片,那伙元蒙士兵比之后世蝗军的残暴一点不差甚至更甚,晒谷场上已经倒下好几个小孩尸体,其中最小的不过两岁

    几位来不及逃跑的村妇被几位粗壮元蒙士兵压在身下,身上的破烂衣裳早已不翼而飞,发出凄厉不甘的惨叫哀嚎。

    林沙身如奔行疾马手中长棍化作连绵残影,一棍将最近的一位元蒙士兵脑袋敲碎,凄厉的惨叫声惊醒其余元蒙士兵,纷纷将抓住妇孺暂时放到一边,抄起兵器嗷嗷大叫着向林沙扑了过来。

    “嘿嘿,今日大爷就让你们知道,什么才叫做高强武力”

    林沙满脸狰狞形如野兽,手中笔直长棍一抖带着呼啸气爆,一棍连着一棍猛力突刺,伴随着元蒙士兵的凄厉惨叫哀嚎,这伙突然闯进村子准备肆虐疯狂一把的元蒙士兵,纷纷捂着身体翻身倒地,不过一会功夫已倒下一大半。

    “”

    剩余几位元蒙士兵慌了怕了,其中一位好似头领的家伙叽里咕噜不知喊了些什么,剩下五六名元蒙士兵轰的瞬间散开奔逃,以今生最快之速度跑回马匹旁边,而后翻身上马抽鞭就走生怕被林沙逮住永远留在村子。

    “马的便宜你们了”

    林沙将手中长棍猛然甩出,直接将那位貌似头领的元蒙军官砸落马下,几个箭步冲上将他结果了,望着另外几骑已跑到村口只能愤愤怒骂出声。

    “鞑子受死”

    可就在这时,突然从村口方向冲出十来位头包白巾的江湖汉子,十来把寒光闪闪的短斧凌空飞舞,带着呼啸劲风将那几位欲逃出村口的元蒙士兵砍落马下,只来得及发出几声凄厉惨叫。

    等到这伙江湖汉子进了村,看到村里一片狼籍摸样还有剩余妇妇孺惨状无不目呲欲裂红了眼,满脸仇恨将被林沙打翻的元蒙士兵全部杀光,这才帮着安抚慰问受惊的村中妇孺。

    “小兄弟好本事”

    待得知晒谷场上那近十位元蒙士兵全是被林沙一人打翻,来人中的领头人伸出大拇指夸道:“在下明教锐金旗小旗庄铮,不知小兄弟高姓大名”

    “林沙”

    林沙心头一震,立即明白了自己所在何处,原来是倚天屠龙世界啊,实在没想到。

    就这样,林沙与明教锐金旗小旗庄铮搭上了线,一边帮助村中妇孺掩埋尸体整理行装,一边互相试探想要摸清对方底细未完待续

    ps:新卷倚天,主角实力将有个大的突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