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大清早,匆匆吃了顿干粮后,商洛三雄便迫不及待告辞,欢欢喜喜下山招募工匠人手去了,在山下小镇引起一阵震荡沸腾。

    虽说全真祖庭已被大火烧毁数百年,但全真教的威名依旧在附近百姓口中流传,对于那些神仙般的传说中人物崇敬向往不已,每年都或多或少做一些朝拜活动,不然林沙一行也不会那么轻易打听到全真祖庭遗址所在。

    眼下既然有人雇工清理全真祖庭遗址,又要在附近大兴土木开宗立派,镇上一干善男信女自是高兴不已,那些贫苦生活无着的百姓更是欢呼雀跃,就连当地乡绅保正都被惊动与商洛三雄主动接洽商讨雇工事宜。

    而林沙打发走了三位小弟后,便带足干粮以及绳索等用具,便转身朝重阳宫后山方向行去。

    昨日已大致摸清了方向,今日他轻松赶到深沟之前,绕着深沟沿附近山头绕了个大圈子,直接绕过昨天遇到群蜂的茂密树林,从另一头的悬崖峭壁飞身而下,轻轻松松来到疑似古墓所在的巨大土包前。

    他先在附近溜达巡视一圈,发现此地确实没有人烟活动迹象,这才站在被树木杂草以及藤蔓遮挡得严严实实的古墓入口,手中长刀挥舞只见寒芒闪闪树倒草飞藤蔓一刀两断,不过短短半柱香功夫,便硬生生辟出一条通道出来。

    接着他又花费了一点功夫,将古墓门墙上数百年积累的污泥抛光,一眼便看到了那块著名的断龙石。

    先搜集了一把枯枝烂叶堆在断龙石下,点火燃烧熊熊烈焰将附着于断龙石上的污泥烤干变硬,而后手中长刀刀面灌足内力,带着一股震荡之力狠击在这些硬泥上,砰然一声巨响过后泥土飞溅露出断龙石那黑黝黝的真面目。

    长刀刀尖轻轻划过断龙石表面,呛呛声中火花飞溅在断龙石上留下一道寸深划痕,断龙石并不像想象中那般坚硬顽固。

    想想也是,经过数百年风吹雨打。就是钢铁都得腐蚀变脆,更不要说这等天然巨岩了。

    喝

    林沙站在断龙石前,鼻中全是腥臭的腐烂味道,猛然闷喝出声体内内力在特殊经脉通道迅速流转。右掌暗含武当绵掌的发力技巧轻轻印在断龙石上。

    没有任何声响传出,也没有丝毫异状出现,林沙却是满意收回手掌,而后手腕一翻体内内力运行轨迹瞬间改变,改棉掌为闽省林氏祖传翻天掌。一式运劲强猛的开山裂石印在刚刚棉掌所击之处。

    砰

    碎石飞溅粉尘弥漫,林沙左手宽大衣袖一挥,顿时碎石粉尘都被卷出老远,露出断龙石上一个脑袋大小深坑。

    看到了效果,林沙也不迟疑,干脆两掌齐舞,一手武当棉掌一手林氏祖传翻天掌,只听砰然炸响不绝于耳,碎石纷飞粉尘弥漫,万斤断龙石表面正以肉眼可见速度向内凹陷进去。林沙身周也慢慢堆积一圈碎石。

    在林沙这样的江湖绝顶高手眼中,区区断龙石真算不得什么。

    来之前他心中就有个疑惑,杨过和小龙女真的隐居在古墓么

    郭襄对杨过的感情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以她小东邪的博闻广识难道真就没听说过古墓所在

    她可是寻遍天下没有发现杨过的踪迹,这才于娥眉削发为尼创建娥眉派的。

    杨过颠峰期的实力比林沙此时只强不弱,手中还有一把号称神兵的玄铁重剑,区区万斤断龙石在他眼中屁都不是,只要花费一点时间只会比林沙做得更快更好。

    当林沙一眼看到饱经岁月沧桑的断龙石时他就悟了,杨过和小龙女的隐居之地肯定不是古墓,至于具体在哪他就猜测不出了。

    花费了足足一天时间。体内内力几乎耗尽,这才在长达一米有余的断龙石上,硬生生轰出可供一人出入的狭小通道。

    此时天色已晚,尽管身边带足了工具。他却没有急着进入古墓探险,而是将工具全部塞入轰出的通道之中,又用杂草断藤将洞口掩盖,这才满身疲惫气喘吁吁返回重阳宫遗址。

    重阳宫遗址处眼下已变成了一个大工地,地上到处都是杂乱无章的建筑材料以及工具,部分遗迹宫殿已被清理干净。有部分青壮雇工在工地附近搭了个草棚休息,其余人等在太阳还没下山之前便早早停功下山返家了。

    见到林沙回来,商洛三雄一脸兴奋过来邀功请赏,林沙也没吝啬夸赞之言,好好褒奖一番要他们再接再厉不要懈怠,尽快将炼身堂的架子搭起来,然后便吃饭洗嗽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趁大批镇民还没上山的当口,林沙便早早起来吃了顿热腾腾的早饭,随便交代了几句便头也不会向后山方向走去。

    扒开堵在古墓入门断龙石上掩盖物,林沙备足了点火之物左手举灯右手持刀溜进了古墓。

    黑,真是黑

    刚进来时还好,有外头的光线还能看清前路??墒堑人钊牍拍怪鞯啦还凑删嗬?,眼前便一片漆黑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点亮油灯继续前进,地上不时可以看到一两根早已腐朽锈迹斑斑的箭头或者暗器,透过厚厚的灰尘还可以隐约看到打斗痕迹,这就更证实了他心中的猜测,杨过与小龙女隐居之后并没有返回古墓。

    顺着主通道一路行走,看到有石室便开门进去看上一眼,有的空空荡荡有的堆着一些变了颜色腐朽的杂物,有的房间放着一两把兵器等等不一而足。

    古墓内部就像一个巨大迷宫,不知底细的人进去后,没走几步可能便会迷失了方向。林沙却是早有准备,每拐过一处弯道都会在右手墙壁上刻下一个数字,一二三四五六七一目了然不会搞混。

    他不知道自己在古墓内部转悠了多久,手中油灯里的灯油都剩下不多的时候,他终于遇到了传说中的古墓机关陷阱。

    咻

    此时他正走在一条比较偏僻的通道中,不知触碰到了什么只听一个咔嚓声响,而后两枝利箭咻的一下疾射而至。

    呛呛

    林沙右手长刀凌空挥舞,只见两道刀芒闪过,轻松将两枚利矢击落在地,举起油灯一看却是两枚锈迹斑斑木杆已经腐朽的短箭。

    虽然这样年久失去保养的暗器对他构不成威胁,却也提醒了他要小心注意,别一个不防阴沟了翻了船就不美了。

    直到手中油灯快要燃尽,林沙这才顺着刚才走过的通道出了黑漆漆寂静压抑的古墓墓道。

    出来一看天色吓了一跳,尼玛的日正当空已经到了中午时分,没想到一次探察就花费了整整一个上午

    接下来五天时间,他都在不停的探索古墓墓道,将走过的所有通道都用数字记号,又在随身携带的简陋古墓通道图里做好标记,就这么一条条通道寻找过去,安有寒玉床的秘室,屋顶刻录有古墓派高深武学的房间,以及整个古墓的核心放置五口棺材的大厅都被他一一搜索出来,而手中亲自画出的古墓通道图也逐渐完善,起码大半古墓通道都被标记在内。

    随后又三天时间,他找到了第五口棺材里的机关,顺着棺材下的秘道找到了那间刻录有九阴真经残篇的石室,几乎花费了整整一天时间,才将经过岁月沉淀字迹已有些模糊的文字全部记录在案。

    到此,他来终南山的目的算是达成大半。

    寒玉床是个好东西,不过他没有将其全部搬离古墓,只是用手中利器切下一小片下来,足够做五个蒲团之用。这是他打算作为炼身堂的镇派之宝,想要像古墓那般奢侈睡觉都能躺在上头做梦去吧。

    就在他在古墓忙活寻宝的同时,重阳宫遗址那边的清理工程也进行得如火如荼。有大把银子撒下又有大批山下镇民帮忙,只花了短短五天时间便将整个重阳宫遗址给粗粗清理干净。

    忙活到这里也算是告一段落,商洛三雄又不是要在重阳遗址上翻建,只是纯粹的清理说老实话真花费不了多长时间和功夫。

    倒是旁边的炼身堂堂口建筑修建起来就比较麻烦,所幸人手充足周围木石等基本原材料也不缺,短短五天时间已经打好地基开始往上修造建筑了。

    林沙检查了一番工程进度,好好夸赞了商洛三雄一番,嫌山上工地太过嘈杂,古墓那边又太过冷清没有生气,干脆将古墓墓门重新填土掩盖好,而后便带着古墓秘籍遗迹九阴残篇下山,窝在客栈里慢慢琢磨九阴残篇里的武功。

    他最看重的自然是易筋锻骨篇,这门功夫好似瑜伽一般,对锻炼身体骨骼肌肉效果明显,还能起到部分洗经伐髓之效,可以说是目前最适合他修炼的一门武功。

    仔细研究反复琢磨易筋锻骨篇中的内容,庆幸之前所做准备工作没有白费功夫,看着那通篇不过数百字却满满当当的道家之言,感觉自己已从半文盲升级为文化人士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