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又名太乙山、地肺山、中南山、周南山,简称南山,是秦岭山脉的一段,素有“仙都”、“洞天之冠”和“天下第一福地”的美称,乃道教全真派发祥圣地。

    这一日,终南山下来了四位古怪客人。

    为首的是一位虎背熊腰的英武青年,骑着一匹神骏异常的高头大满威风凛凛,鹰视狼顾被扫一眼都觉心头发沉浑身冒汗。

    身后跟着三位铁塔一般的雄壮巨汉,一个个浑身肌肉虬结将一身武者劲装撑得满满的,浑身上下充满了一种爆发性的威势,任谁都能从他们雄壮的体格上看出他们三绝对不是善茬。

    一行在终南山脚下的某个小镇歇了一晚,第二天上午挥舞银子大采购,什么帐篷棉被吃食绳索以及蜡烛等等生活用品买了一大堆,而后便在镇上居民好奇的目光中,大摇大摆上了终南山。

    “林沙老大,咱们这是要去哪啊”

    上山路途并不好走,虽然一路都有隐隐的石阶痕迹,却早已被一层厚厚植被覆盖,需得一行费劲清理才能看出已经腐朽的青石台阶原貌。

    所幸随行而来的清路工人任劳任怨,又身强体壮耐力极强,一刀下去大腿粗细树干都被砍成两截,只是这样的枯燥工作做久了难免心生烦闷,所以赵大雄代表三兄弟开了口。

    “全真教祖庭所在地”

    林沙悠闲的跟在三劳力身后,一边欣赏终南山古木参天群峰拢翠的优美风景,一边漫不经心回答道。

    没错,经过半年的刻苦学习,林沙自觉对道家理论已经有了清晰的了解,最主要的是对道家一些专用术语有了明确认识,到了这时他来华山的目的已基本达成,自然第一时间便向岳不群夫妇提出辞行。

    老岳自然不舍,林沙到华山暂居短短半年时间,给华山派带来多少好处啊。要是再多待几年只怕华山都有实力赶超嵩山了。

    林沙另有计划在身,他还要跑去终南山古墓掘宝呢,耽误了半年时候已经算是他有耐心了,此时万事俱备只欠终南山一行。自然越快赶去越好。

    他当然不会跟老岳掏心窝子,只是表示华山盛景他已经全部逛过了,华山上那些大大小小道观也都拜访了个遍,感觉于道家理论上再难有进益,正好终南山就在附近不远。他打算赶去看看顺便拜访拜访一下那的道门修士。

    这是林沙的信仰追求啊,老岳只得打消了挽留的想法,不过一再表示希望林沙逛完了终南山后,一定要第一时间赶来华山继续坐客。

    林沙想也没想就答应下来,并隐晦暗示可能会在终南山组建一家专门修炼横练铁布衫的堂口,老岳没说支持也没说反对反应平淡。

    他也不在于老岳的反应,回去后收拾了一些衣物做好出行准备后,没跟任何人提起便带着商洛三雄离开了华山,一路马不停蹄直奔终南山而来。

    “林沙老大,不是说全真教祖庭数百年前就毁于大火么。咱们这是去干什么”钱二雄有些不解问道,手上动作也没丝毫放松,双手用力直接将一块挡在路上的数百斤大石搬开扔到一边的林子里,轰隆一声巨响砸倒花花草草一片,惊起林中一片飞鸟。

    他是脑子不灵光却又不是傻子,在华山之时也听说过一些全真教的传闻,知道他们的终南山祖庭早在数百年前就毁于火灾,就是不知道林沙老大这么大肥周章找来干啥

    “问这么多干什么,说出来你也不懂,快点干活”

    手中树枝轻轻一甩。啪的一下抽在钱二雄脑门上,林沙没好气喝道。

    商洛三雄从中午一直忙活到傍晚黄昏时分,这才清理出上山的一半台阶都不到,林沙没有黑夜施工的想法。便唤三小弟暂时停工休整,搭建帐篷布置陷阱,也懒得下山回客栈直接就地歇息一晚。

    第二日又继续忙活,所行商洛三雄都是横练高手,堂堂三大江湖一流高手应付这点活计不难,一直忙活到夜幕降临这才堪堪到了全真教祖庭遗迹所在。

    到了地头林沙也不急着查寻古墓所在。依旧在工地搭起帐篷就地休整一晚,第二天一大清早便来到全真教祖庭遗址看了看。

    重阳宫遗址虽早已杂草丛生林木茂盛,依旧可以看出当年重阳宫鼎盛之时的大概,只是数百年过去只剩下一堆隐藏于杂草树丛中的断壁残垣,着实让人唏嘘感叹。

    将三小弟驱离继续清理杂草丛生的青石台阶,他则围绕着重阳宫遗址好好转了一圈,直到中午十分才摸清了重阳宫的大致范围。

    中午随便吃了点带来的干粮,他又跑到重阳宫遗址继续查看,根据重阳宫各殿位置,粗略确定了古墓所在后山方位。

    顺着估摸出的大致方位,他运足轻功在一颗颗苍天古木树顶上纵横飞跃,一直前行了一柱香功夫,来到了一处被杂草树丛掩盖的深沟之前。

    眼望深沟距离地面六七丈距离,沟底树木郁郁葱葱好不繁盛,林沙心头一动似觉得这个环境有些莫名熟悉。

    莫非古墓就在附近

    他心头一喜等不及绕路下去,直接飞跃而起如大鸟般凌空虚渡,横跨数丈距离这才迅速下落,脚尖轻轻一点身下古木冠顶树枝,身子下落趋势猛然一顿,脚尖又是轻轻一点轻飘飘如若无物落在林间一处小空地上。

    眼前又是一片茂密树林,林沙想也没想直接大步进入,越行树木越是茂密,大最后几乎遮盖了整片天空,昏昏暗暗看东西都变得模糊起来。

    他艺高人胆大,虽四周黑糊糊看不真切,除了他的脚步声再无任何声响,寂静得有些诡异他却也并不在意,只加强了戒备依旧向树林深处探察而去。

    行不多时,隐隐约约前方突兀隆起一个大土包,他心下疑惑围着小小土包转了几圈,说它是坟墓有些小了,想了想他一把抽出腰间长刀,三下五除二将土包外围缠绕的藤蔓以及枯枝败叶清理干净,心下更加疑惑又轻轻一掌拍下。

    砰

    一声沉闷炸响在幽暗寂静的树林传出老远,古怪的是没有惊起任何飞鸟,还似它们根本就不存在一半,气氛说不出的沉闷诡异。

    哗啦啦一堆土块掉落在地,露出一块早已看不清真实面目的石碑。

    刷刷刷

    只见一片刀光飞舞,附着于石碑上的污泥纷纷掉落,石碑表面露出四个残缺不全的大字,林沙仔细辨认一番顿时大喜:正是外人止步四个大字。

    古墓就在眼前

    他心头振奋不已,持刀大步向前,一点都没在意林间越发幽暗深邃的环境。

    嗡嗡嗡

    可行不多时,便听一阵嗡嗡声由远及近飞扑而来,林沙抬眼一眼脸色大变,只见一大群马蜂从林子深处飞了过来,光听那一阵嗡嗡声便让他好头皮发麻。

    真是失算,怎么忘记了古墓守门忠犬玉蜂了

    他没心情跟一帮蜜蜂计较,转运起轻身功夫身形连连闪动,好似幻影般瞬间消失于幽暗寂静的密林之中。

    轻松摆脱那群野生蜜蜂的纠缠,林沙飞身而起跃上深沟岩顶,举目远望视线尽头群山环绕处,又一大片区域好是笼包突起于地面,他心中一动明白那里就是古墓所在了。

    抬头看了看天上心中吃了一惊,没想到不知不觉已到黄昏时分,虽然心中蠢蠢欲动很想继续探察下去,不过理智最终还是战胜了心头热血,转身运起轻功化作一道轻烟想重阳宫遗址赶去。

    当晚,月朗星稀银辉遍撒,林沙与三位小弟坐在篝火前小声谈笑。

    “林沙老大,那些青石台阶已被清理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咱们干什么”

    说笑一阵,赵大雄突然开口问道。

    “在山下小镇雇人,将重阳宫遗址好好清理打扫一遍”

    到了这时,林沙也没瞒着三位小弟,直言道:“我打断在重阳宫遗址旁大兴土木,创立一处专门修炼铁布衫功夫的炼身堂”

    “炼身堂”

    商洛三雄互视一眼,脸上满满都是疑惑,赵大雄好奇问道:“林沙老大难道你想开宗立派,我们三兄弟愿意拜在炼身堂下作为开派弟子”

    面对六只热切期待的目光,林沙坚定摇头:“我只想把练铁布衫心得和经验传播出去,暂时没有收弟子的想法,不过”

    见商洛三雄一脸沮丧,他话锋一转笑着宽慰道:“我不收弟子,你们三个就是炼身堂的开派长老了,以后可要好好干给门人们做个好榜样”

    “这是当然”“林沙老大你就放心吧”“我们会做好榜样的”

    商洛三雄闻言顿时大喜,没想到弟子做不成反到做成了长老,这真是意外之喜啊,顿时一个个将胸膛拍得砰砰作响,恨不得赌咒发誓以表决心。

    “招募工匠大兴土木的事儿就交给你们三了,我还要拜访终南山的道门修士就不参合了”林沙呵呵一笑定下章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