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 ,北峰

    北峰为华山主峰之一,因位置居北得名。

    北峰四面悬绝,上冠景云,下通地脉,巍然独秀,有若云台,因此又名云台峰。唐李白西岳云台歌送丹丘子诗曾写到:“三峰却立如欲摧,翠崖丹谷高掌开。白帝金精运元气,石作莲花云作台?!?br />
    峰北临白云峰,东近量掌山,上通东西南三峰,下接沟幢峡危道,峰头是由几组巨石拼接,浑然天成。绝顶处有平台,建有倚云亭,是南望华山三峰和苍龙岭的好地方。

    峰腰树木葱郁,秀气充盈,是攀登华山绝顶途中理想的休息场所。

    这日天高气爽白云朵朵,日头不甚炽烈山间更是凉风习习舒爽怡人。

    这时一道身手矫健的身影在茂密山林中纵跃如飞,一会冲天而起如大鹏展翅,一会脚踏树枝如灵猿绕树,一会又如那神仙中人凌空飞渡。

    一路沿着上山小道纵横飞跃速度极快,身影闪烁间已是冲出十来丈,遇到古树阻路也不多绕圈子,直接飞身而起如大鸟般蹬踏树干纵跃而过,偶遇大石绝壁或直接蹬踩突出部飞身而上,或干脆搭手凌空翻跃好不潇洒自在。

    待到踏上峰顶之时正是日当正空之际,只见天辽地阔苍茫大地尽收眼底,心中畅快忍不住纵声长啸,如虎啸山林龙吟天下于华山众多山峰绝顶之间来回激荡,惊起飞鸟无数百兽惶恐。

    “哈哈,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林,痛快痛快”

    高大强健的身躯傲立于北峰峰顶之颠,狂风猎猎带起身上干净道袍起舞飞扬,好似神仙中人欲乘风归去。

    不用怀疑,这装13的家伙正是在华山派做客的林沙,今日趁天气大好出来透气散心,也是换换脑子舒缓心情。

    自从在华山玉女峰客院住下以后。日子倒是过得十分悠闲自在,平日里也就应老岳之请顺手指点指点几个有上进心的华山弟子,其余时间都窝在院子里埋首苦读华山收藏的道家奠基,或者四下走走饱览华山奇丽风光。

    为了学习道家基本常识和理论。以及主要派别的一些大作和各自理念,他倒是能静得下心苦读钻研,为了以示心诚就连身上的武者劲装都换成了宽松道袍。

    华山派收藏的道家典籍,大部分都是当年全真七子之一广宁子郝大通所留,自然算是全真教正统之一。

    可惜的是。自从华山创派以来,除了祖师郝大通在道家学术上研究颇深,是为华山著名的道家人物,其余弟子门人几乎清一色都是江湖中人,对道家学术虽不说一窍不通,却也是兴趣缺缺没多少精力关注。

    数百年传承下来,虽说当初祖师所留道家典籍一直保存完好,却也是束之高阁蒙上一层厚厚灰尘。

    此时的华山派已经彻底成了一家江湖门派,与道家门派却是越行越远。

    而且全真教又一向讲究儒释道三教合一,眼下华山掌门君子剑岳不群就是纯粹的儒家弟子。对道教学说虽有了解却不过只是皮毛而已。

    这就让林沙感觉很是郁闷,他也是道家学术的初进者,之前在武当还是赶路之时随身带着几本道家典籍,比如道德经黄庭经之类的经典,自己大致浏览了遍也记清了里头内容。

    可这没鸟用啊,想要在了解道家基本理论,就得把这些典籍的意思搞懂。在武当之时倒是请教了不少问题,都得到了还算满意的答案自身也进益不少??墒撬辉谖涞贝艘桓鲈?,而且足有半月时间都花费在比武切磋以及交流武学经验上,以道家深奥的知识想要半个月就搞懂简直痴人说梦。

    老岳倒是大方得很。直接把收藏全真教典籍的阁楼钥匙给了林沙,表示他想看随时都可以过去,就是把那些典籍搬到客居院子里翻阅也可以,唯一的要求是看完典籍后要放回原处。最好还能把布满蛛丝灰尘的藏书阁清扫一遍。

    林沙也没客气,开始时还有些不好意思,先将藏有全真教道家典籍的阁楼好好清理了一遍,而后搬了把椅子还有桌子直接在阁楼里看书。

    可是时间一长就感觉不方便了,藏有全真教典籍的藏书阁并不在玉女峰华山派山门周围,而是建在附近的一处小山峰上。往来一次都得花费半个时辰,而且吃饭喝水都十分不便,就是上个茅房都感觉很不舒服。

    后来见岳不群确实不重视这里,先尝试着拿了本道家书籍回到客居院落,还特意跟老岳打了声招呼,结果他根本就没怎么理会,只说林沙小友随意就好。

    老岳都是这么个态度更别提其他华山弟子了,林沙自然不会跟他客气什么,干脆将要看的一个类别道家典籍全部搬回客居小院慢慢研究。

    可研究来研究去,脑仁都研究疼了,都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

    面对道家典籍中一大堆专业术语,他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意思,胡乱猜测的话那就是给自己找不痛快。想想他之后的行动计划,便立即放弃了这一不靠谱想法。

    找老岳一起商量吧,他厮更是干脆直接把手一摊,表示自己对道家学问没啥了解,找他还不如找个正宗道士。

    这倒一语惊醒梦中人

    华山可是一直座巨大山脉,华山派也只不过占据了以玉女峰为核心的一片山头,还有很多势力空白地区建了不少道观庙宇。

    怎么说华山都是有第四洞天的称号,又是全真教一脉的重要分支所在,还真有好几家道门旁支在此落地生根。

    之后林沙除了给那帮兴致勃勃求学若渴的华山弟子指点武艺之外,其余时间都花费在拜访这些华山大大小小的道观之上。

    这时代的道士还是很有职业素养的,起码在道家学术方面的水平绝对不差。

    他一路拜访的道观,无论是香火旺盛善男信女往来不绝的大道观,还是地处偏僻门听冷清之极的小道观,里头的带冠道士都是有真材实料的,起码指点林沙基础道家理论不成问题。

    当然,道士们也是要吃饭的,自然也少不了看人下菜这一陋习。

    所幸五岳华山派的名头当真好使,作为华山最大地头蛇的华山剑派的贵客,自然享有隆重的贵宾待遇,无论在哪家道观都很吃得开,那些道家高人们也很愿意为他答疑解惑。

    因为自觉是个门外汉,他也不清楚各家道观的道士水平到底如何,所以他干脆采取了一个十分费劲的笨法子,就是每一处疑惑都拿到几家道观去问,然后拿着答案对比研究。

    一个月时间,足足一个月时间,让林沙在道家基础理论上的水平飞速提升,再也不是之前连本道书都看不懂的半文盲水平。

    不过也就是这样了,道家典籍那是出了名的深奥难懂,而且道门支脉又多得让人头疼,不是某一支脉传人的道家弟子,有些东西的奥妙根本解释不清。

    那些混帐一些的道士随便糊弄,也不管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负责任一些的道长则是老实表示不懂,或者直言他们的理解不一定正常,最好能找到这一支脉传人直接求教。

    他时常因为某本道书上的句子感觉莫名其妙,就是询问了多家道观当家人后,心中的迷糊更甚都不知道该相信哪家之言为好。

    有时心中烦闷得紧又不知如何排解,他又是个自制力极为强悍之人,轻易不肯将自己的真实心情暴露在外,因为这样意味着危险。

    还是某处山林偏僻处的一位老道隐隐看出了问题,指点他可以多多饱览壮丽的自然风光,道经上不是有言: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吗

    既然如此,何不多多亲自自然感受自然,说不定在这种特定环境下还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或者哪天就突然悟了。

    林沙听进了这位叫清和老道的建议,一旦心生烦闷便到玉女峰周围幽静山林转悠,还真别说效果不错,徜徉于茂密山林间感受自然的气息,登山远望感受着天地的广博辽阔,烦闷的心情不知不觉消失不踪,心胸好似受到影响都开朗豁达不少,不仅对道家理论的了解更深一层,甚至就连自身内家拳的境界都小有提升。

    正因为看到了实实在在的效果和好处,他更加热衷于游览华山奇险风光,感受大自然的壮阔神奇,放空心神与周围奇丽胜景象融合为一,心境不知不觉得到纯净和升华,简直乐不思蜀难以自拔。

    这几日又连续钻研了好一阵子道书,又与道观里那帮牛鼻子激烈辩论一阵,弄来弄去依旧没个结果,感觉心神疲惫的林沙便起了放松一下的心思,这不就跑到华山北峰来寻找安慰和灵感来啦。

    站立于北峰峰颠,静看天边云卷云舒,苍松翠绿飞鸟盘旋,无限风光尽收眼底,心中一片空明澄净,之前的一点点烦闷心情早不知抛到哪个角落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