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凌晨还有一更

    什么叫震撼

    什么叫高人

    今日一干华山派男女弟子,包括掌门岳不群以及夫人宁中则在内,算是有了直接体会

    同样的一套华山基础剑法,在他们手里寻常得紧,可放在林沙手里,却是不下于绝世剑法

    刚刚林沙如上了岁数的老翁般,慢悠悠行云流水使完一套九招华山基础剑法,让一干华山弟子楚明白。

    待练武场上的喧哗声小了一些,只见他身子一动又变了花样。

    依旧还是华山基础剑法的起手式,不过这次动作却是利落了不少,跟一干华山弟子使剑时的速度差不多。一时只见剑光霍霍耀人眼球,林沙身影如穿花蝴蝶般往来飞舞,剑气如霜人如蛟龙,一套华山基础剑法依旧如行云流水般使将出来,多了份肃杀也多了份奇险,直让练武场上一干华山弟子眼。

    华山创派至今,无论兴盛还是落魄,都是武林中声名显赫的名门正派。而华山派的武功尤其是剑术经过百多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一整套完善的剑术体系,后又经华山派历代的高手的千锤百炼,华山派剑术越发精妙声震武林,因此华山派又被称为华山剑派。

    华山派剑术剑意取自西岳华山奇险二字。

    众所周知,华山无限风光尽在奇险二字中,而奇,险又往往与秀美相映相衍,因此华山剑术奇拔峻秀,高远绝伦,招式处处透着正合奇胜,险中求胜的意境。

    林沙此番演练,却是将华山派剑法精髓展示得淋漓尽致。

    待到一干华山弟子刚刚消化了他舞剑时所得,挺拔的身形再动好似兔起鹘落迅捷如风,身影起落间带着狂风尘土呼啸声势好不惊人。

    一柄长剑在他手化作道道寒芒。只见剑影重重速度快到不可思议,林沙身形急闪急跃如骏马狂驰,长?;骱⑵チ纷莺岢鄢揖⒎缙嗬?,不过几个呼吸功夫一套华山基础剑法又以快得难以想象的速度使完,依旧行云流水没有半分磕拌

    呼

    直到这时,林沙才挺身收剑长长呼出一口大气,目光环顾全是一干华山弟子惊诧呆滞的脸膛。

    “哈哈哈。岳先生以为如何”

    将长?;垢俏换勾τ诖糁妥刺幕降茏?,林沙信步走回岳不群身边。眉头一挑轻笑着问道。

    “厉害厉害,着实厉害”

    岳不群由衷赞道:“没想到区区一套基础剑法,在林沙小友你使来却有这般威力,真真让人没有想到”

    “呵呵,华山派剑法果然名不虚传”

    林沙呵呵一笑也没多说,其实他很想告诉老岳,丫的你那是什么眼光,这套只有九招的华山基础剑法可不简单,真的用得好了可不比那什么养吾剑法和希夷剑法差到哪去。而且上升空间很大几乎没有尽头。

    不用猜也知晓,这套九招华山基础剑法,肯定是脱胎于全真教的基础剑术,通过多年修改磨合而成,其中集结了多少前辈高人的智慧结晶,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全真基础剑法可是南宋时期的天下第一高手王重阳所创。是一门足以让全真教弟子修炼一辈子的武学??梢匀眯尴罢叽痈崭昭涞男〔四?,一直修炼到江湖绝顶高手之列,可见全真剑法的不凡之处。

    当然这话有些交浅言深了,他跟老岳的关系还没好到那份上。虽然这对于林沙来说不算什么不可外传之秘,却也要老岳主动问及才会告之,不然岂不显得自己太过热情别有用心

    岳夫人宁中则也不得不服气的道了声佩服。林沙刚才所使虽然都是华山基础剑法,可每使一次出招速度都不一样,这就相当难能可贵了。

    尤其是第三次使出华山基础剑法之时,速度几乎快到了肉眼可见之极限,还能如行云流水般一丝不乱将剑法使完,让人感觉说不出的舒服痛快,这本事就更加了不得。起码他们夫妇二人还做不到。

    就此一点,林沙江湖超级高手的身份再无疑虑

    哗啦

    这边林沙与岳不群夫妇都寒暄了好几句,那边练武场上一干华山弟子才从惊愕呆滞中清醒过来,顿时喧哗嘈杂声连成一片。

    “哇,真是好厉害啊,没想到基础剑法也能使出如此威力”

    “还是林师叔厉害,出手不凡让人羡慕,咱们什么时候才能达到这等境界”

    “厉害厉害,这就是江湖超一流高手的实力么,当真不同凡响”

    “咦,林师叔什么时候学会了我华山派的基础剑法,还能使得如此赏心悦目行云流水”

    “”

    在场华山弟子心中震撼之极,一时连继续演武都顾不得了,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议论纷纷,满满都是赞叹惊讶语气。

    “林师叔林师叔,你这基础剑法是怎么修练出来的”

    岳灵珊胆子更大,纠集劳得诺,梁法与施戴子等几位核心弟子直接凑了过来,将林沙团团围住一脸惊奇问道。

    “我也是刚刚才学会的,们的演练才会的,并没有花费什么功夫”

    林沙呵呵一笑,尽管岳灵珊热情得有些过分让他稍感不适,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回答道。

    “林师叔你真坏,就知道欺负小辈”

    岳灵珊小嘴一嘟两边腮帮子都鼓起来了,瞪着一双水灵大眼满是气愤。

    “灵珊师侄可不要胡说啊,师叔什么时候骗你了”

    林沙脸上挂着温和微笑,嘴里却是不忘占点小便宜叫屈道。

    “哼还说不是骗人,林师叔你刚才使的华山基础剑法那么纯熟老辣,怎么可能是师叔你才刚刚学会的”

    岳灵珊鼓起腮帮子怒声指责。

    “哈哈,高手的世界师侄你不懂”

    林沙哈哈大笑,摆了摆手一脸高身莫测道:“灵珊师侄你说我不是初学,那我又能从什么地方学呢”

    “哼,林平之不是师叔你的跟班么,肯定是他教给你的”

    岳灵珊一双机灵大眼滴溜溜一转,一拍小手娇笑着肯定道,顺便给林平之安上一顶大帽。

    “灵珊不得胡言”

    本来一直在旁边微笑聆听女儿打闹的岳不群,听得岳灵珊越说越不象话,顿时脸孔一板厉声呵斥道。

    “林沙小友不好意思,小女玩劣”

    呵斥完了宝贝女儿,他又转身冲着林沙抱拳施礼,,满脸尴尬抱歉道。

    “没什么,小辈玩笑之语而已,我可没那么古板”

    林沙呵呵一笑摆了摆手,指了指练武场中化身好奇宝宝的一干华山弟子,忍住好笑转移了话题问道:“岳先生,这武艺考较还要继续么”

    “不继续了”

    岳不群闻言顿时苦笑不已,挥了挥手没好气道:“眼下这些小子丫头们的心思早不在这上头,还是等他们过几日心情平复下来再继续不迟”

    “也好”

    林沙轻笑点头,心道老岳做了个正确决定。

    果然,得知考较临时中断,等十天后再继续进行的消息后,一干华山弟子在岳灵珊的带动下纷纷欢呼雀跃,比过年过节都要高兴欢喜。

    “这帮猴子”

    岳不群摇了摇头,先让夫人回去准备晚上的接风宴,而后邀请林沙返回有所不为轩说话,只留下一票满脸失望的华山弟子依旧兴奋议论不休。

    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到,转身离开玉女峰前的练武场时,林沙双目炯炯深深的望了华山深处某座山峰一眼,脸上平静心中却早已掀起惊涛骇浪。

    就在他刚才演练华山基础剑法之时,突然感觉到冥冥中有一道视线望了过来。,视线中先是饱含赞赏而后又变成惊奇,待将第三遍将华山基础剑法一气呵成使完,那道莫名视线中的意味已变得十分凝重。

    待他收?;厣碇被固匾馇那奶讲煲环?,发现视线所在方向却是远处的一座陡峭山峰,他心中顿时就是一惊。

    高手,绝对是个高手

    目测那座陡峭山峰距离玉女峰练武场距离超过五里

    这么远的距离,能引起他的莫名感应,好似还能将他演练华山基础剑法时的招式动作清楚楚,这份锐利眼神以及内功修为,都让他知晓一定是一位不弱于己甚至更强的超级高手

    是风清扬么

    林沙在心中暗暗猜测,转念又是轻轻一笑,不管对方是谁他以后都会去见上一见,眼下他还有事情在身,却是不愿节外生枝。

    “呵呵,真是个有趣又厉害的小家伙啊”

    距离玉女峰七里外的一座陡峭山峰顶头,茂盛的大松树下,一位青袍白首老者轻轻一笑,矍铄的神情还有金纸般的脸膛,站在那儿几乎与陡峭山势连成一体,好似一柄还没出鞘的宝剑,锋芒暗隐却又让人不可小觑,其身份已昭然若揭。

    他本是听到玉女峰上的演武之声才过来结果却是大失所望,岳不群那小子实在不会教徒弟,一个个好好的资质都被教成了歪瓜劣枣,没想到最后出场那年轻小子却让他大大惊喜了一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