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沙这一通装13打脸的效果极佳

    听闻那三身高马大的憨货,竟然是堂堂的江湖二流好手,顿时一个个睁大了眼球一脸不可思议。

    这也太毁三观了吧,就那三憨货都是江湖二流好手,那他们又是什么

    “所以我才说,你们在资质上都是天才”

    说着他冲着老岳点了点头:“岳掌门既然将你们收录门墙,想来天分和资质都是不差的”

    见一干华山弟子脸上露出微笑,他话锋一转严肃道:“不过有天分还不行,还得有足够努力才能让自身实力达到甚至超过预期”

    接着,他在商洛三雄三个傻货不好意思的扭捏神态中,将三傻货的悲催经历简单述说一遍,引来一干华山弟子连连惊呼,几位感情特别充沛的女弟子甚至都红了眼圈。

    “这三脑子不够灵光的家伙,都能靠着从武馆学来的少林罗汉拳以及各处偷学的简单武艺,不过短短几年时间便成了商洛一霸,堂堂的江湖二流好手,你们的资源可比他们三要强得太多,可不要轻易浪费了免得以后后悔”

    林沙笑着拍了拍手,轻松道:“好了好了,眼看天色不早大家还是快点拿出各自手段,好好的表现一番也让岳掌门高兴高兴”

    说着便退到一旁,将位置让给了岳不群。

    “考较开始,按照各自所习进度不同,先考华山基础剑法”

    老岳也没废话,直接宣布弟子们可以开始了。

    而后,数十华山弟子分成男女两列,蹲马扬剑气沉丹田,开始一板一眼使出华山基础剑法。

    一时间华山玉女峰正中央的练武场剑光霍霍好不亮眼,众人齐舞长剑的场面蔚为壮观,给人一种十分强烈的视觉冲击感。

    林沙倒没什么,他前世见惯了大场面。数万军伍一起操练的场景那才叫壮观,而且军阵演武与江湖中人演练武功完全是两种概念,不可混为一谈。

    这不,没多久他就看出了不少问题

    商洛三雄那三憨货却是看傻了眼。他们之前一直混迹于江湖底层,哪见识过名门正派弟子演武的壮观场景

    只觉样样惊奇处处震撼,心神竟为之所夺

    华山弟子虽然演练的不过是基础剑法,来来回回就那么九招,白云出岫、有凤来仪、天绅倒悬、白虹贯日、苍松迎客、金雁横空、无边落木、青山隐隐、古柏森森、无双无对、金玉满堂。一板一眼规规矩矩无甚出奇之处,不过众人齐使气势一下子就上来了。

    可在三憨货眼中都是再绝妙不过的剑法,只恨爹娘少生了一双眼睛,让他们不能将这些精妙剑招全部印入脑中

    “哈哈,林沙小友看我华山剑法如何”

    商洛三雄的傻态逗得岳不群心中大乐,轻捻颌下五柳长须笑眯眯问道。

    “剑法尚可,作为基础修习再好不过”

    林沙微笑点头,眼中精光微闪对这套传承至全真教的基础剑法确实赞叹。

    以他如今的境界跟眼光,自然看得这套基础剑法的难得之处,只要修习圆满再练其它高深剑法都是顺水推舟的小事而已。对于扎牢基础以及熟练基本剑招作用非常明显。

    “那不知我这些弟子”

    岳不群眉头微皱,听出了林沙话中的深意。

    “只能说循规蹈矩基础扎实,还都处于熟悉阶段”

    林沙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是就事论事淡然回答。

    “哦,那小友可以指点评论一下嘛”

    岳不群脸面有些挂不着,勉强笑着提议道。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实力地位到了林沙眼下这种程度,很多事情都没必要顾忌,只要心中有想法尽管去做就是,就是老岳被扫了面子也不会多说什么。

    扫了场中舞剑众人一眼,他一指老态龙钟的劳德诺道:“剑法太过沉凝失了轻巧之意。中规中矩一板一眼太过标准没有任何变化,招式衔接处也很是呆板露出不小漏洞”

    又一指三弟子梁发:“这位师侄的剑招中倒是多了几分灵动,难得难得,不过内力太差剑招绵软无力还需加强”

    再看四弟子施戴主。不由皱了皱眉奇怪道:“看这位师侄剑法使得中规中矩没甚出奇,可怎么老觉得意味不对,是不是他不擅长修习剑法”

    接着,他又将高根明,陆大有,英白罗和舒奇等老岳的主要弟子所使基础剑法一一点评。一个个不是剑招古板没有丝毫出奇之处,就是剑法还不熟练出招之时颇有缺漏,总之没一个得到好评的。

    几位核心弟子都只有如此评价,更别提那一大票非核心弟子了,能把华山基础剑法完完整整使来没出乱子就很不错了。

    至于女弟子的表现更为不堪,一个个内功修为差劲也就算了,一套基础剑法使得十分勉强,要不是跟着大伙一起演练掩盖了一些瑕疵,只怕老岳也没脸让林沙出声指点。

    总之一句话,华山一干弟子的表现都不怎么样,林沙点评之时也没加任何个人感情因素,说得在情在理直指要害,老岳跟宁中则夫妇两一时脸色难看,心情郁闷低落到了极点。

    倒是林平之表现不错,一套华山基础剑法练得似摸似样不说,偶尔还颇有让林沙眼前一亮的新奇变化,他虽没有着力夸赞却也表露了赞赏之意。

    要知道,林平之加入华山派不过区区三个来月,其中只有一个月是在华山老实练武,其余时间都在赶路与打斗过程中度过,所幸他底子不错又有岳不群亲自指点,表现在一干弟子中自是极为抢眼。

    总之,林沙虽然没有说出口,但却已实际行动表明了心中想法:老岳你根本就不会教徒弟

    “林沙兄弟你眼光如此独到,又是江湖上出了名的高手,要不下场给师侄们指点指点,也好让他们有点进益”

    见丈夫岳不群一脸羞愧,岳夫人宁中则一时恼怒气不打一处来,心道你这小子也太不知好歹了吧,在华山做客还这么不给华山掌门留面子,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大能耐

    “岳先生”

    宁中则的不满都摆在脸上了,林沙也不以为意只是看向老岳。

    “还请小友指点一二,让那帮小子丫头们也见识见识江湖顶尖高手的风采,免得以为华山弟子就多了不得失了本心”

    岳不群可是知道林沙的能耐,他要是一出手估计那帮小子丫头们都得受打击,不过想了想最后还是恳请林沙出手。

    “哈哈,那我就不客气了,岳先生不要怪我偷学了华山剑法才好”

    林沙哈哈一声大笑,纵身一跃跳入场中,右手一抹快如闪电抢过旁边练剑弟子手中长剑,厉声长啸如雷霆滚滚在华山群峰只来回激荡。

    “好精湛深厚的内功”

    岳夫人宁中则脸色一变,忍不住喃喃自语出声。

    “师妹可要看仔细了,林沙小友的剑法修为才是真的高超”

    岳不群微微一笑,对着自家美貌夫人提点道。

    刷刷刷

    说话间只听剑气声大作,林沙手持长剑如苍松挺立,浑身散发出一股高山仰止般高深气势,蓦然身形缓动挽了个华山基础剑法的起手式,手中长?;夯夯游璐苌砥饕徽蠛粜ピ甓?。

    白云出岫、有凤来仪、天绅倒悬、白虹贯日、苍松迎客、金雁横空、无边落木、青山隐隐、古柏森森、无双无对、金玉满堂,一套华山基础剑法在他手中缓缓使来,身形灵动剑势沉凝,又如行云流水般自然顺畅,说不出的悠闲风范凝重风情,好似这华山群峰都凝于他一柄长剑之中挥洒自如。

    哗

    练武场中一干华山男女弟子,不知不觉都被林沙使剑的摸样吸引,不知何时已停了手中剑法目不转睛盯着林沙的一举一动,不敢有丝毫放松。

    看到林沙缓慢如白首老人般使出华山基础剑法,每一招每一式都标准之极没有丝毫偏差,一板一眼规规矩矩一目了然,同时招式衔接处又说不出的顺畅自然没有丝毫迟滞之处,就这么行云流水般将一套九式基础剑法使完,早就让一干华山弟子看花了眼满场哗然。

    “这这这,师兄,林沙他怎么会华山基础剑法”

    宁中则也是一脸目瞪口呆之样,揉了揉眼睛不可思议道:“一套基础剑法在他手里竟使得如此浑然天成不带丝毫烟火之气,又招招沉凝式式无差,还能使得这么顺畅自如,起码也是浸淫多年之功吧”

    “如果我说,这是林沙小友第一次使出华山基础剑法,不知师妹信是不信”

    岳不群一副早知如此的摸样,苦笑着摇了摇头反问道。

    “这怎么可能”

    宁中则自是不信,开什么玩笑,就林沙刚才使剑时的状态,那种行云流水顺从自然般的架势,就连他们夫妇俩都没把握能轻易做到,更别说还是第一次使出这套基础剑法

    “事实如此,为夫也只能道一声佩服了”岳不群双眼不离场中再次摆开架势的林沙,苦笑连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