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除了衡山与开封两战外,林师叔还经历过什么战斗”

    华山玉女峰山腰崎岖险峻的盘肠小道上,响起一道清脆悦耳的少女询问声。

    “哈哈,怎么灵珊师侄对师叔的事儿这么上心”

    山道上又响起一道男子爽朗的戏谑调侃。

    “师叔真是坏死了,快说嘛我好奇不成吗”

    之前开口的少女娇哼出声,语气着带着丝丝撒娇意味。

    “好好我说我说,再来洛阳的路上,师叔我还特意拜访了武当”

    那爽朗男声无奈中带着一丝宠腻,轻笑着说道。

    “武当派啊,我到现在都没见过武当派的人呢”

    那少女声音带着丝丝向往跟遗憾。

    “灵珊师侄你才多大年纪,又出过几次远门,好象见过多少江湖豪杰似的”

    那爽朗男声时时不望调侃道。

    “哼,林师叔真是坏死了,难道我想一想都不成么”

    那悦耳少女声不满道:“等我实力强了,就跟着大师哥一起闯荡江湖行侠仗义去,象娘那样也挣得一个侠女称号”

    “哟,没想到灵珊师侄志气不小嘛,今日好好努力争取早日达成目标”

    那爽朗男声笑着调侃道。

    “哼,别当我是小孩子哄,师叔你还没说武当之行如何呢”

    那清脆女声娇哼出声催促道。

    “嘿嘿,那有什么好说的,不过跟一帮冲字辈道士打了几架而已”

    那爽朗男声很不在意道。

    “林沙小友,武当冲字辈道长的实力如何”

    这时,一道中年温润男声突然插了进来问道。

    “基本上都有老牌江湖一流高手实力,两个年纪大的冲字辈长老实力只比冲虚掌门差上半筹而已”

    那爽朗青年男声接着解释道:“不过冲字辈长老只有七人,正好组成一套真武七截阵,比不得少林方字辈和尚人多势众”

    紧接着,林沙又将武当一行的经过大略述说一遍,当然最后与冲虚掌门交手那一段却被隐下。怎么的也得给冲虚老道留点面子不是

    可就是如此,也引来一片吸气声。

    真是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尼玛林沙这家伙也太妖孽了吧,一路从南打到北几乎无一败绩。无论是衡山群玉院出现的神秘绝色高手还是大闹刘正风金盆洗手大会的嵩山三大太保。

    再到武当一干冲字辈长老,最后又是开封突然出现的黑衣蒙面高手,还有商洛城外的少林高僧以及精英弟子,哪一个放到江湖上都是响当当的角色,没想到无一例外全部都败于林沙之手。

    烈枪林沙。果然不愧为新近崛起的江湖超级高手

    哦,差点遗漏了黄河老祖这两位左道一流高手,同样也栽在林沙之上,如此以来败于其手的江湖成名一流高手,怕不下有十来位之多

    真是个恐怖的家伙

    这是一干华山弟子心中统一的想法,师傅把他请到华山不知是好还是坏

    一行说说笑笑上得峰来,林沙跟在岳不群之后,但见山势险峻,树木清幽,鸟鸣嘤嘤。流水淙淙,四五座粉墙大屋依着山坡或高或低的构筑。一个中年美妇缓步走近。

    “岳夫人好”

    “林女侠好”

    不用老岳介绍,林沙与林震南夫妇便主动上前问好。

    “林总镖头和林夫人安好”

    宁中则先是冲着林震南夫妇微微一笑,而后把目光转向林沙,眼中闪过一丝精芒轻笑道:“这位就是最近江湖传扬的烈枪林沙林少侠吧,果然少年有为”

    “哈哈,宁女侠客气了,区区薄名不足挂齿”

    林沙轻轻一笑客气道,他和宁中则还是第一次见也不熟悉,客气客气一下也就完了。没必要显得太过热情。

    “师妹,林总镖头和林夫人将在玉女峰暂居一段时间,还请师妹做好安排”

    这时岳不群走到宁中则身前温和道。

    “放心吧师兄,我会马上安排妥当的”

    宁中则点了点头。这事岳不群在寄回华山的信中有过提及,知道现在盯着林氏夫妇的实力和高手不少,眼下正是最危险的时候,华山派自然不能视而不见。

    “多谢岳掌门岳夫人收留,林某感激不尽”

    林震南一脸沧桑感激道,心中酸涩滋味只有自己知晓。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不想躲到华山玉女峰上,这让他有一种逃难寄人篱下的无奈之感,可惜形势比人强容不得他拒绝,除非他和夫人都不想要命了。

    “师妹,为夫邀请林沙小友来华山做客一段时间,客院的房间安排也有劳师妹了”岳不群接着说道。

    “有劳宁女侠了”林沙轻笑着拱手道。

    “客气客气,林少侠肯来华山做客我高兴都来不及”

    宁中则温和笑道:“我会把少侠的住行都安排妥当,希望少侠在华山住得开心舒适”

    “我想,一定会的”林沙微微一笑,眼中神色意味难明。

    “好了好了,大家都各忙各的去,等会吃过饭后我要考较诸弟子武艺”

    岳不群见一切安排妥当,便挥了挥手将一干弟子驱散,邀请林震南夫妇与林沙一起到他所居的有所不为轩安坐,等师妹宁中则将他们休息的院子安排妥当一起坐下说话。

    待宁中则进来言道客人休息的院子已安排妥当,林夫人王氏便借口身体不适想要先休息一会,宁中则边喊来一位女弟子替王夫人引路。

    经过一番长途跋涉,林震南的身体还虚得很,显然也没心情跟岳不群夫妇谈论江湖门派中事,喝了盏茶吃了两块点心便也拱手告辞,在门外华山弟子的引领下与夫人相聚去也。

    没了愁眉苦脸的林氏夫妇,有所不为轩的正堂气氛都欢松不少,在宁中则的要求下岳不群不得不将此行在洛阳与开封两城的经历细细讲述一遍。

    “师兄,那黑衣蒙面高手真的是嵩山左冷禅,还有丁勉,陆柏以及费彬三大太?!蹦性蛱苏煞蚪彩龊罅成?,沉吟片刻不确定问道,

    “自然是真”

    岳不群也没生气,只是脸色沉重点头:“要不是有林沙小友在,这次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哈哈岳先生不必客气,先生不也是以一敌三拖住那三大太保么”

    林沙哈哈一笑不以为意,满脸轻松捧了岳不群一下。

    “啊,师兄的武功又有精进,着是可喜可贺”

    宁中则睁大一双漂亮大眼,惊啊出声笑着恭喜道。

    他可是知道丈夫武功水准如何,比她强上一筹最多能对付两大嵩山太保保持不败,要是对上三位嵩山太保铁定扑街。

    “这还得感谢林沙小友的提醒与告戒”

    岳不群呵呵一笑脸上喜色一闪,冲着林沙拱手感谢道:“要不是小友一番对于武功的理解,岳某也不会从中获益提升武学境界”

    见师妹宁中则一脸错愕茫然不知所措,他便将受到马匪突袭当日,林沙与他所言那般武功的来源,以及气势的作用,还有气势于内功的契合之道仔细讲述一遍,只听得宁中则眼中异彩连连兴奋不已。

    “林沙兄弟果然好见识,我听着都感觉受益良多,难怪师兄能在难免短时间内有所突破,能以一敌三拖住嵩山三大太?!?br />
    “哈哈只是心中一点想法而已,能对宁女侠有所助益那是最好不过”

    林沙哈哈一笑,对此并没有多少感触,只是笑着说道:“个人有个人缘法,我也只是随便一说而已,岳先生能在短时间内有不小进益,那是先生积累已经足够的缘故,就算没有我那一番言辞想来用不了多长时间一样可以突破”

    “小友客气了,以小友的实力天下之大怕没几人能奈何得了”

    岳不群捻须客气道:“以小友的武功境界,总结出的武学经验都是高屋建瓴让人大有眼前一亮之感,岳某当时这种感觉可十分强烈”

    “师兄,林沙兄弟的武功,真的有那么强吗”

    宁中则在一边听得一愣一愣的,她可知道自家丈夫素来心高气傲,能这么放低身段说人好话实在难得,难道眼前这小小青年真有那么大本事不成

    还是那句老话,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不管林沙现在在江湖上名头有多响亮,再没亲眼见识过他的真本事之前,宁女侠还是心存疑惑的。

    “师傅师娘,师弟师妹们都准备好了,还请师傅师娘到练武场靠较武艺”

    就在这时,劳得诺略带苍老的声音传了进来。

    “哈哈,林沙小友要不一起去看看,正好可以看看我那帮劣徒水平如何,顺便也请小友露上两手,好好给那帮小子丫头们开开眼界,省得他们一天到晚不知天高地厚以为自己武功多厉害”

    岳不群起身哈哈一笑,伸手邀请道。

    “我倒是无所谓,只要岳先生不嫌我擅越就成”

    林沙轻笑着起身,心道以后还要在华山小住一段时间,正好趁机露两手震震那帮华山弟子,免得他们以为自己只是光说不练假把式未完待续。

    ps:

    推荐票太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