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凌晨还有一更

    华山自古一条道

    西岳华山地处陕西省华阴县境,是为五岳之西岳

    华山不仅雄伟奇险,而且山势峻峭,壁立千仞,群峰挺秀,以险峻称雄于世,自古以来就有“华山天下险”、“奇险天下第一山”的说法。

    在金庸武侠世界之中,华山有着十分特殊的地位。

    射雕神雕之时的三次华山论剑,可以说得上江湖一等一的盛会。

    倚天之时的华山派,可是与少林武当以及娥眉齐名的正道六大派之一,声势一时无两江湖地位十分高隆。

    到了笑傲世界,这里的华山派虽然没落,却依旧是五岳剑派之一,称得上正道的名门大派。

    就是到了明末之时的碧血剑世界,华山派更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大派,弟子个个出彩可谓领一时之,就连少林武当都得稍逊锋芒。

    不仅如此,华山还是道教名山之一,有第四洞天之称。

    其乃道教主流全真派圣地,也是汉族民间广泛崇奉的神祇,即西岳华山君神。

    华山道观众多遗留极其玫丽多彩,有的演化为民间传说,有的演化为历史掌故世代相传,令人神往;依山势构筑的道观庙宇、石室洞府藏幽罗奇,招人寻迹;寓意奥秘的谶图,任人破译。

    它吸引了千百万庶民百姓、善男信女,他们不辞劳苦,访圣祈福、顶礼膜拜,寻求精神的依托。

    华山派说是武林门派,也可以说是道门俗世分支,其创派祖师郝大通本就是大名鼎鼎的全真七子之一,不仅武艺精湛一身道家学问也是十分厉害。

    这日林沙一行抵达华阴县城,只在城中稍做休整便继续前行,直到华山玉女峰下才停下车马。

    早就留守于山脚的华山弟子上来迎接,同时飞奔上山通知岳大掌门回来了。

    “哈哈终于到家了。林沙小友请,林总镖头和夫人请”

    到了自家地头岳不群显得极为开怀,飞身下马精神振奋,转身冲着林沙和马车上探出脑袋的林震南夫妇作了个请的手势。

    “哈哈。那就要打扰岳先生一点时日了”

    林沙也不矫情哈哈一声大笑,翻身下马仰头看着奇峰险崖林立,山势陡峭一条盘肠小道直通山上,好似一柄冲天利器的华山,忍不住连连感叹:“果然奇果然险?;阶怨乓惶醯浪档谜媸乔∪缙浞帧?br />
    不说一干走南闯北的镖师趟子手,看到华山如此奇诡山势忍不住惊呼出声,连道山路如此之险又要怎么上山。就是前半生大半时间都窝在山林之中与野兽为伍的商洛三雄,都忍不住露出震惊畏惧之色。

    “哈哈,华山山势就算再陡再险,以林沙小友的武功不都是如履平地”

    岳不群哈哈一笑不以为意,待林震南夫妇俩下得马车,又将一干重要物事打包带好,便率先朝着上山小路走去。

    林震南夫妇在林平之的搀扶下急忙跟上,林沙朝着新收三小弟招了招手。而后也大步流星追了上去,只留下十来位啧啧称奇的镳师趟子手处理后事。

    林震南之前已经交代好了,跟随而来的镳师趟子手到了华山后,便带着马车自行返回洛阳,镖局洛阳分部长时间没人坐镇可是不成的。

    行不多时华山派二十多名弟子都迎下峰来拜见师父,林沙见这些弟子年纪大的已过三旬,年幼的不过十五六岁,其中有六名女弟子,热闹了一阵后岳不群便主动替林沙介绍了这些弟子。

    二徒弟长相苍老头发已花白的劳德诺,三弟子梁发。四弟子施戴子,五徒高根明六徒陆大友等等,至于女弟子自然属老岳的女人岳灵珊最为活跃也最惹眼。

    林沙一一跟他们见过,引来好一片诧异目光。

    这是可以理解的。岳不群既然号称君子剑,自然对礼仪规范要求严格,一般不是同辈之人想要他亲自引见想都别想,可林沙却是个例外。

    眼看林沙年纪轻轻一脸青涩,甚至比他们之中绝大多数都要年轻,师傅怎会如此郑重其事引见

    待听得林沙自暴其名顿时恍然大悟。原来他就是最近江湖上传得沸沸扬扬的烈枪林沙啊,果然闻名不如见面

    华山派作为五岳剑派之一,还是陕西渭南一带的豪强,消息绝对灵通,知道师傅和小师弟一路可谓过关斩将十分艰难。

    又是在开封与神秘黑衣人客栈大战,又是在商洛城前与少林高僧大打出手,每每局势惊险处境恶劣,都是烈枪林沙挺身而出力挽狂澜,连败神秘黑衣高手与少林高僧,甚至能在少林罗汉阵里毫发无伤,哪一样都是足以轰传江湖的大事,眼下却集中于一人之身那光芒可以说得冲天万丈。

    加上又有师傅的私信证实,确定了烈枪林沙江湖超级高手的实力,怎不令一干华山弟子连连侧目

    “哈哈,用不着那么惊奇,我脸上又没长出花来”

    眼见一干华山弟子似乎被他的名头吓到,林沙忍不住挥了挥手调侃道。

    轰

    一干华山弟子先是一愣,而后轰然大笑出声,刚才的凝重与紧张气氛消散一空,只有老岳皱眉不语感觉一干弟子们太过孟浪。

    “林沙师叔,你真那么厉害么”

    在岳不群的强烈要求下,页灵珊虽然嘟嘴表示不满,却也不得不喊林沙一声师叔,此时她正闪烁着好奇眼神看向林沙。

    “灵珊师侄你的意思是”

    林沙微微一笑,顺带占点口头小便宜。

    “那些江湖传言都是真的么”

    岳灵珊小脸微红,被气的,鼓起一对颇有灵性的大眼怒目而视。

    “哪些江湖传言”

    逗小女孩玩玩也不错,林沙心情愉悦继续装迷糊。

    “就是师叔你自从出了闽省之后的一系列战斗,是不是都是真的”

    岳灵珊鼓起小脸,特意把师叔两字咬得重重的。

    “哈哈,自然都是真的”

    林沙哈哈一笑,感觉再糊弄下去小姑娘就要发飚了,轻笑着说道:“衡山城那几场打斗众多师侄都在场我就不多说了,至于开封城和商洛城那两场战斗,岳先生当时也都在场的”

    哇

    一干华山弟子齐声惊呼,尽管从各种渠道已经知晓了林沙就是传言中的超级高手,可当他亲口承认之时,依旧引来华山弟子们的兴奋欢呼。

    毕竟老岳带着去衡山的弟子人数有限,而开封一行更是只有他本人跟林平之,江湖传言总有夸大其词之嫌,没有亲眼目睹心中总存着疑惑,眼下得到林沙亲口承认,心中的兴奋激动可想而知。

    活生生的江湖超级高手啊,而且还是这么年轻,眼下又站在他们面前,真让一干没有多少江湖经验的华山弟子,有一种目眩神迷的感觉。

    作为江湖儿女,林沙瞬间成为了他们心中崇拜的偶像,有木有

    老岳就这么被华丽美丽丽赶下神坛,被一干华山弟子从崇拜偶像的位置上拿下,变成了普通的师傅。

    “开封城突然出现的神秘黑衣人,真有传闻中那么厉害么”

    这不,兴奋过度的岳灵珊小姑娘,就很没脑子的质疑起嵩山左冷禅以及三大太保的武力,老岳的脸色以肉眼可见趋势变得漆黑如墨。

    “那是当然”

    林沙打了个哈哈,笑眯眯道:“灵珊师侄可是不知道,那一次十分凶险,其中一位黑衣人的武力并不在我之下,另外三位也都是老牌江湖一流高手实力”

    “那怎么可能”

    岳灵珊一双大眼瞪得溜圆,掩口惊呼:“江湖上什么时候又冒出了这么多高手”

    不仅仅是她,就连旁边一干华山弟子都露出不可思议之态。正如岳灵珊惊呼的那般,江湖上什么时候又冒出这么多高手来

    “灵珊休得胡闹”

    岳不群终于看不过眼了,冷哼一声沉声道:“林沙小友所言不错,那四位黑衣人确实都是难得一见的高手”

    说着他环顾四周,目光从一干弟子脸上一一扫过,沉声告戒道:“以后你们行走江湖之时都要小心了,江湖上藏龙卧虎可不是表面上那般简单,说不定什么时候突然冒出几位高手来,就能要了你们的小命”

    “”

    刚才还欢声笑语一片的华山弟子们,顿时一个个噤若寒蝉绷着脸孔连道谨尊师命,徒儿以后一定加倍小心云云。

    “哈哈,不要搞得那么严肃,岳掌门的话虽然不错,但你们也不可就此放不开手脚,江湖很大危险很多不假,却也要你们一一尝试吸取经验教训,才能更快的提升实力更好的抓住机遇”

    林沙呵呵一笑打破了老岳制造的沉肃气氛,轻笑着指点道:“无论何时都要怀如履薄冰之心,行勇猛精进之事,这才是我辈江湖中人应有的气度”

    “好好好,说得太好了”

    岳不群眼冒精光拍掌大笑,觉得林沙这话真说到他心坎去了。

    眼下的华山派局势危若垂卵,稍一不慎就有灭派之危,而他岳某人又有壮大发扬华山之心,行事当如林沙所言那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