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求打赏推荐

    林沙当即脸色一变,看向三傻货眼中满满都是不善。

    “你们三个讨打是不,要不要我帮你们松松筋骨?”

    “不敢不敢,我们不是来找茬的!”

    那三傻货吓了一跳,像下饺子般扑通扑通跪倒在地纳头便拜,满脸诚恳表示要做林沙的小弟。

    这动静引起了老岳和林家三口的注意,出来一看见是‘商洛三雄’要拜林沙当老大,顿时没了兴趣该干嘛干嘛去,只有林平之少年心性满脸好奇凑了个热闹。

    “你们三个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从实道来不然我可就对你们不客气了!”

    将三傻货让进小院正堂,林沙大马金刀往椅子上一坐,便毫不客气对三个想当他小弟的傻货喝道。

    “林沙老大,我们三兄弟苦啊……”

    三傻货也不知哪学来的手段,一个个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他们的苦难成长史,就差没号啕大哭以头撞地了。

    说起来这三傻货也确实倒霉,出生商洛山中的猎户之家,从小跟着父亲在山林之中打猎拼搏,练得一%身不俗武艺和捕猎之术。

    而后有就是一系列的杯具……

    先是三傻货还在少年时,他们的父亲便在一次深入山林深处的狩猎行动中挂掉,连尸骨都不知进了哪头野兽的肚子里。

    然后因为衣食无着到大户人家当打手,结果大户子弟犯了事把他们三当替罪羊推了出去。,

    好不容易逃出生天又在山里加入了提股匪帮。凭着天生神力和还算凑合的武艺倒也混得不错,当然只是炮灰中的厉害角色。头领就没三傻货的份了。

    可惜好日子过了没多久,山寨因为劫了一票大的得罪了人。没过一月便有一帮少林俗家弟子杀到,直接将山寨给剿了,三兄弟好不容易逃得性命却也个个带伤,差点被被吓破胆。

    这也是三傻货头一次与江湖中人照面,印象之深不用多说,那可是刻骨铭心差点把小命都搭进去了。

    吃了两次大亏三傻货难得聪明一回,觉得跟人混结果都不怎么样,以他们三兄弟的本事干脆自己另开一摊,专门做那拿钱受雇的活计。

    当然。以三傻货的脑子没少被坑,经常吃些莫名其妙的小亏,所幸三人天生一副强人身板,乡邻虽然经常欺他们哥三脑子不好使占小便宜,却也不敢做得太过真惹恼看来这三傻货。

    等三傻货手里存了钱老子娘有都相继去世,便再无拘束直接跑商洛城里武馆学艺来了。

    本来三傻货是要去少林拜师的,后来被人哄骗说是去少林就要当和尚吃斋念佛,以三傻货自由散漫惯了的性子哪受得了这个,所以便熄了心思花钱找了家少林俗家弟子开的武馆习武。

    结果习武没半年。三傻货才刚刚学完一套最简单的少林罗汉拳,就因为帮师兄弟出头打架惹了官司,被逐出武馆不说还不得不跑山里避祸,真一个杯具了得。

    当然。老天爷也是公平的,三傻货虽然脑子不灵光,一系列遭遇只能用‘倒霉’二字来形容。但是他们三却拥有一副天生的好身板。

    三傻货当真天赋异秉,刚刚成年便一个个身长逼近七尺。放在整个大明都算得上超级大高个,就算在后世都能进职业队打篮球了。

    又因为脑子简单?;拐嫜Р坏檬裁凑惺骄畹奈涔?,像罗汉拳这等简单拳术正好适合他们修炼。

    因着之前在少林俗家弟子手头吃过大亏,三傻货倒也耐得下心勤修苦练,区区一门最简单的少林入门功夫罗汉拳,竟直直让他们练成了江湖三流好手。

    到了这时,三傻货可以说得上商洛山某镇一霸,实力强横就连当初学武时的武馆师父都不是对手,‘商洛三雄’的匪号也是由此而来。

    不过傻货就是傻货,被人一吹捧就不由飘飘然起来,竟然不知好歹学着那些帮派抢地盘占山头,结果又杯具了。

    豫省自古民风尚武,又有少林和嵩山这两大江湖巨无霸存在,各大要城都有地头蛇般的帮派,就像洛阳的金刀门一般。

    就是要城下头的小小县城,或者繁华集镇都可能有江湖三流甚至二流好手坐镇。这三傻货无知无觉一头撞了进去,立即便撞了个满头包被打了回来,所幸人家看他们三兄弟脑子不灵光没有下死手,这才又逃过一劫。

    一而再再而三的在武功上吃亏,三傻货回去后总结了一下经验,痛定思痛下认为一定要练好功夫才能出去,不然早晚还得是被打得抱头鼠窜的命运。

    所谓傻人有傻福,三傻货下定决心好好练武,正好豫省民风尚武,想要学武的话路子多得很,除了拜师少林嵩山这样的正经路子外,各城镇大大小小的帮派码头也是个不错选择。

    三傻货没有拜师少林当和尚的想法,至于嵩山派的门槛也不是他们这样的人可以迈得过去,便横下一条心混迹于商洛山附近的大大小小帮派之中。

    还真别说,三傻货脑子虽然不灵光却有一身好武艺,不管进了哪家帮派都很快升任打手头头,学了不少有用的外门功夫和手段。每每冲锋在前垫尾在后,开票打斗经验丰富之极,几年时间竟然硬生生都跨入江湖二流高手行列。

    只不过杯具的是,因为脑子不太灵光,又天赋异秉天生神力,实力在一票打手中又是一等一的强悍,出手没个分寸往往一场群架下来,起码得有十来位对手惨死在三傻货之手。

    所以三傻货也最为遭恨,不仅敌对帮派恨之入骨,就是自家帮派弟兄也有不少不喜他们的出手狠辣。常常一场群架下来地盘好处没捞多少,给官府衙门的打点银子便花了不少。

    所以,三傻货很难在一家帮派待得久的,长则半年短的只有一两个月,不是被官府追得上窜下跳便是被帮派主动开除,这样的大爷实在养不起啊。

    难得有一家帮派愿意供养三傻货长期吃白食,可是一旦用到他们的时候,就要求他们跟那些成名江湖高手作对,三傻货干了几次后就拍拍屁股跑路了,这活真不是人干的!

    这三傻货在外混了五六年,武功挤身江湖二流,人脉也积累了一些,虽说都算不得太过要好,但传个消息递个话啥的倒也没问题。

    而且他们哥三对武功的重要性越发看重,这些年在外头闯荡也听了不少江湖传言,知道想要更进一步必须得有一流的武功秘籍才成。

    这不,刚刚听闻豫省江湖哄传‘烈枪’林沙身怀少林绝学,也不管他眼下名头有多响亮,拜托一些一些帮派弟兄打探到林沙行踪,而后便马不停蹄赶了过来堵门,结果就被林沙几指给点住。

    之前三傻货心中还很是不岔,认为林沙这是偷袭,要是实打实硬拼的话他们不会败得如此之惨如此之快。

    可是商洛城前林沙大战少林群僧,那悍勇的表现神奇的手段,三傻货顿时惊为天人,他们一贯信奉拳头大才是硬道理,私下里一商量便决定投奔林沙老大。

    真是既悲催又满含喜感的人生!

    林沙听得好一阵啼笑皆非,笑着反问:“你们怎么就认准了我呢,不是还是华山派的岳掌门么,他在江湖上的名头可比我响亮多了!”

    结果三傻货的答案更绝:老岳身上书生气太重,他们受不了那酸气!

    林沙哈哈大笑乐不可支,要知道老岳对于他的‘君子?!藕攀呛艿靡獾?,一贯又以读书人自居,没想到现在却让三个傻货瞧不上了,也不知道他听了三傻货这话之后是个什么表情。

    一旁的林平之那个尴尬啊,坐立不安留下不是走也不是,一张有些娘气的小白脸憋得通红,不时拿眼瞪地上跪着的三傻货一记,一时拿这三夯货也没辙。

    “哈哈,我问你们杀过人么?”

    林沙哈哈大笑,想想这三傻货既然主动送上门来,正好兼职苦力仆役打手以及马夫等等角色,他以后行走江湖少不得跟人起了冲突或被冲突,总不能什么事都自己亲历亲为吧,有这三免费打手在身边也好。

    当然,前提是这三傻货不是那种噬血好杀之辈!

    “杀过,当然杀过,之前混帮派之时就杀过不少!”

    为了抱住林沙这根粗大腿,‘商洛三雄’当真有什么说什么全无隐瞒。

    “那杀没杀过无辜之人?”林沙继续问道。

    “这个倒是没有吧?”三傻货互视一眼摇了摇头,瓮声瓮气道:“一般只要别人不要招惹我们兄弟,我们就不会跟人家过不去!”

    林沙轻轻点头,继续问道:“你们三个不是当过土匪么,难道那时就没杀过无辜之人?”

    “嗨,吓唬吓唬人而已,除非别的山寨抢过界了,不然我们三兄弟就不用出手!”三傻货一脸迷糊老实回答。

    “好吧,我答应收下你们三个小弟!”

    林沙呵呵一笑轻声道,见那三傻货一脸欣喜他立即接着说道:“不过再次之前,你们三还得当车队的苦力!”

    就此,以后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炼身堂三大金刚,就此走上了他们人生辉煌之路……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