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林沙施主少林方实有礼了”

    商洛城外,林沙一行被十来位少林弟子拦住去路,为首一位四十来岁满面慈和的中年僧人合十行礼,浑身气度森严眼中精光湛湛。

    岳不群脸色一变,急忙附耳在林沙耳边轻声说了一句。

    “哈哈,真是意想不到,没想到堂堂少林戒律院首座竟然都出动了”

    林沙哈哈一声大笑,勒缰驻马身子飞纵而起,轻飘飘落在方实两丈开外。

    “林施主好轻功”

    方实眼睛一亮赞叹出声,身后十来位满身精悍的少林年轻和尚无不露出凝重紧张之意。

    “大和尚过奖了,区区手段不足挂齿”

    林沙轻轻一笑神色淡然,抱了抱拳负手而立气势丝毫不落下风。

    “方实大师,华山岳不群有礼了”

    这时岳不群安抚好了林氏三口以及一干镖师,运起轻功飞纵而至冲着方实和尚微笑拱手道。

    “没想到岳居士也在,这真是太好了”

    方实双手合十行礼,说了一句饱含深意之话。

    “福威镖局林震南,携内子王氏,犬子林平之见过方实大师”

    “福威镖局镖师田二,……见过方实大师”

    “商洛三雄赵大雄,钱二雄,孙三雄见过方实大师”

    紧接着林震南率领一干镖师趟子手,以及作为俘虏苦力的商洛三雄纷纷拱手与少林戒律院首座方实大师见礼。

    方实倒也着实好涵养,不管认识不认识知名不知名的角色,凡是打了招呼的他全都一一双手合十回礼,在礼数上不落丝毫破绽。

    少林一行摆明了找林沙而来,林震南一家子虽有心帮衬却无力插手,只得带着一票镖师趟子手远远避开,免得双方一旦动手遭了余波殃及。

    至于商洛三雄这三傻货,则老老实实拉车当他们的苦力,混在一干镖师趟子手中很有俘虏的自觉。

    “不知方实大师拦住我等去路有何贵干?”

    等一番罗嗦寒暄完毕。林沙单刀直入直接问道。

    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方实大师依旧一副慈和面容,可他身后的十来位少林和尚却已经崩紧了神经做好开打准备。

    “不知林施主听过最近的江湖传言没有?”

    方实双手合十低眉垂首不答反问。

    “我等一直都在赶路途中,入耳之江湖传言也甚多甚杂。不知大师指的是那一条?”林沙微微一笑,又将皮球踢了回去。

    方实猛然抬头睁眼,双目中精光闪烁气势迫人,盯着林沙沉声道:“听闻林施主会我少林《金刚掌》,不知可否属实?”

    “略知一些皮毛而已。不知大师所问何意?”

    林沙淡淡一笑不承认也不否认,语气平缓神色从容。

    “不知林施主从何处所学?”

    方实眼神一凝,不依不饶追问道。

    “大师这是什么语气,审问犯人么?”

    林沙眉头一挑满脸不悦,眼神凌厉沉声反问。

    此言一处气氛更加凝重,周身空气都似乎停止流转一般,沉闷压抑得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方实身后十来位少林和尚有的额头都泌出一层细密冷汗。

    “林施主过虑了,贫僧不过因为着急少林绝学可能外泄,太过心急了点林施主还请见谅”

    方实额头青筋一跳瞬间隐没。一双目光炯炯的眼睛盯视林沙良久,这才低头双手合十告歉道。

    “少林高僧果然气度不凡”

    林沙嘴角咧起微弯弧度,轻笑点头称赞了一句。

    “林施主可否告知如何学到蔽门《金刚掌》的?”

    方实口宣一声佛号,话锋一转又回到了刚才的问题上。

    “我什么时候说我会少林《金刚掌》了?”

    林沙一脸诧异,而后恍然大笑道:“哈哈哈,方实大师千万不要误会,我说略知一二可没半分谦虚在里头”

    见方实一头雾水不明所以,他轻笑着摇了摇头解释道:“我之前接触过莆田少林弟子,见过他们演练少林《金刚掌》,只是懂得几式套路皮毛而已。算不得什么的”

    方实差点被林沙一番言论忽悠,这话说得合情合理抓不到半点破绽,要不是少林从嵩山派那里得到确切消息,又结合眼线传回密报。确认林沙一手少林《金刚掌》功夫已达炉火纯青之境,只怕真被他轻松忽悠过去。

    “阿弥陀佛”

    方实额头血管根根爆起,又被他瞬间强压下去,一张朴实老脸憋得通红,高宣一声佛号好事雷霆滚滚在耳边炸响,展示了一手极为精湛的内功修为。

    “施主说笑了??獬强驼辉郝湟徽?,施主可是展示了一手精妙的《金刚掌》功夫,怎么能说是略知一二呢?”

    大和尚也是个妙人,眼见林沙嘴皮子功夫厉害,他也不藏着掩着直接拿出证据,坦言当时客栈之中就有他们的眼线,光棍得很竟让人生不起多少厌恶。

    想想也是如此,开封本就是距离少林最近的大城,以少林的底蕴在开封城中的势力可以用盘根错节来形容,可以说眼线密布手眼通天。

    烈枪林沙又是新近崛起的江湖超级高手,来到开封城一举一动自然受到少林沿线的特别关注,客栈之战又闹出那么大响动,要说少林眼线能够看到却也不是很难接受。

    不过……

    “大师可不要诓我,当时我可不止使出了少林《金刚掌》,还有华山《碎玉拳》,衡山《南岳衡山拳》,以及福威镖局林家祖传的《翻天掌》”

    林沙嘿嘿一笑,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傲然之态,轻笑道:“不是我夸口,实力到了我这等境界,见过的招式只要见上一遍就能模仿个七八分,而且威力也能达到八成以上”

    说着他一双鹰目精光闪闪,声浪滚滚如洪钟大吕在方实大和尚耳边炸响:“不知大师是否相信?”

    “阿弥陀佛”

    方实高大敦实的身子微微一阵晃动,低头垂首以《狮子吼》功夫宣出一声响亮佛号,清晰传入众人耳中双手合十,沉声道:“施主好功夫贫僧佩服”

    “大师好深厚的内力,少林武学果然名不虚传”

    林沙轻轻一笑不以为意,说不出的轻松潇洒。

    “林施主见谅则个,为了我少林绝学不轻易外泄,贫僧想要讨教施主《金刚掌》不知可否?”

    方实又语音低沉宣了声佛号,低眉垂首一副宽厚长者摸样沉声道。

    “大师一定要打过一场么?”

    林沙微微一笑眼底一片冷然,抽了抽嘴角轻声问道。

    “还请施主行个方便”

    方实双手合十躬身行礼道。

    “那好吧,我正好想见识见识少林绝学”

    林沙摸了摸鼻子应承下来,目光不经意在方实身后十来位精悍少林和尚身上扫过,轻声问道:“不知大师是一个人上,还是打算和身后弟子一起上?”

    打脸,赤落落的打脸

    以方实的涵养功夫都忍不住气红了脸,双目圆瞪作怒目金刚状,浑身内力鼓荡身上僧袍无风自扬,以《狮子吼》功夫宣出一声震耳佛号:“阿弥陀佛,贫僧擅使少林《金刚般若掌》,还请施主赐教”

    说着大步跨前,双掌携带雄浑内力缓缓推出,示意林沙可以直接动手了。

    “大师既然执意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

    林沙目光一凝眼中精光暴闪,体内内力沿着经脉澎湃浩荡,如长江大河般奔走于手臂经脉,没有掀起丝毫异状同样大步前跨,双掌一翻一式《金刚掌》中的金刚伏魔使出,平平无奇与方实大和尚推来双掌对上。

    砰

    四掌相触瞬间发出一声砰然闷响,劲气四溢狂风大作,沙尘飞扬声势骇人。

    喝

    林沙一动不动轻吐口气如霹雳炸响,缓缓收招凝立拱手笑道:“大师承让了”

    方实大和尚就没这么淡定从容了,只觉手上传来一股沛然难挡之巨力,两道浩浩荡荡犹如长江大河般的内力洪流涌入掌心,沿着手臂经脉一路势如破竹直冲而上,双手瞬间失去战力身子更是不由自主向后倒飞出去。

    “师傅”“师叔”“师伯”

    眼见方实一招落败身子倒飞,他身后一票少林青年和尚纷纷惊呼出声,几位反应速度快的已一跃而起联手接住方实向后倒飞的身子,结果闷哼声连绵响起那几位少林弟子措不及防之下,被方实大和尚身上所带巨力向后带飞出去。

    砰

    五位少林大光头齐刷刷砸落地面,挨挨挤挤滚作一团好不狼狈。

    “阿弥陀佛”

    方实大和尚涵养着实不错,等他从地上爬起拍起身上灰尘,体内内力激荡勉强压制涌入经脉的异种内力,脸上只是稍显尴尬很快便恢复正常,缓步走到林沙跟前双手合十宣了声佛号,诚恳道:“林施主内功高强方实远远不如,多谢施主手下留情”

    “大师客气了”

    林沙满脸严肃认真道:“少林武功不然非同一般,大师接了我全力一掌还能不伤分毫,果然不愧为正道名门正宗……”未完待续。

    ps:凌晨还有一更,求订阅打赏推荐啊啊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