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继续求订阅打赏推荐

    林平之此时的心情,只能用悲愤欲绝来形容……

    好不容易父母身上的毒解了,结果又来了一帮黑衣蒙面强人。

    当真是强人,以他此时江湖二流好手的实力,也不过在一位黑衣蒙面大汉手里撑了区区二十招而已,而且看得出来对方有意放水没有使出全力。

    没见刚才与他交手的黑衣蒙面大汉,与师傅岳不群激斗良久只是落于下风么,可见其实力之强起码都是老牌江湖一流高手!

    这倒没什么,反正都是敌人各凭本事就是。

    可是王氏兄弟偷偷摸摸意图挟持虚弱中的林震南夫妇,真的让他伤心了。

    他们可是血缘亲近的亲人啊,大舅舅和二舅舅怎会做出这等丧尽天良之事?

    难道为了一本武功秘籍,就连亲人都可抛弃了么?

    林平之不懂,伤心欲绝的他飞身跃至父母身前,横剑立目不顾辈分亲缘,怒声直斥王伯奋和王仲强之名,双眼喷火已然不想再顾忌亲戚名分了。

    “没大没小,待我替妹夫好好教训教训你个目无尊长的孽畜!”

    王氏兄弟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好不难看,怒视拦在身前的嫡亲外甥,厉声呵斥两柄金刀一扬毫不犹豫猛劈而下。

    “嘿嘿,那就让侄子我好好领教领教,两位舅舅的金刀到底如何!”

    林平之强忍心头悲痛,双眼通红抖擞精神,将林家七十二路辟邪剑法运使开来,一时只见剑光霍霍寒芒闪闪,剑锋凌厉出招角度匪夷所思,身形迅捷犹如鬼魅在狭小范围闪转腾挪无不灵活如意。

    王氏兄弟与林平之初一搭手便大吃一惊,辟邪剑法果然不愧其中‘邪’字,每每出招无论角度还是速度都出人意料,配合迅捷鬼魅一般的身法当真难以防范,不过短短几招之间他们兄弟便大感压力额头冒出一层冷汗。

    刷刷刷……

    金刀门的刀术也不是吹出来的。刀势大开大合堂皇霸道,一旦运使开来气势猛恶,一刀接着一刀连绵不绝犹如长江大河,以势迫人以术制敌。直让招法武艺不及之辈大有难以喘气之感,凶猛霸道得紧。

    王氏兄弟怎么说都是成名多年的江湖二流好手,初始之时被林平之施展七十二路辟邪剑法打了个措手不及频频遇险,林平之真是恨这两位不讲亲情的舅舅恨得要死,一出手便全是凌厉杀招猛厉得紧。

    等王氏兄弟缓过劲来。稍稍适应了林平之的诡异剑法,两把金刀也逐渐稳住不堪的形势,一时刀来剑往于林平之战了个不分胜负。

    王伯奋和王仲强兄弟越打越是心惊越打越是后悔,心惊于侄子林平之的武艺剑法之强,兄弟俩联手都只能勉强压制不能完胜。

    后悔的是不该参合进妹夫的事情之中,原本以为背后势力出手妹夫妹妹完全没有招架之力,谁想突然冒出个‘烈枪’林沙和‘君子?!啦蝗?,硬生生破坏了背后势力的布置,让他们兄弟俩的处境变得十分尴尬,现在可好直接跟亲侄子对上大打出手。简直里外不是人啊。

    林平之使劲浑身解数,与两位舅舅斗得不分胜负,剑芒刀光几乎耀花人眼,可近在咫尺的林震南夫妇却是一脸死灰视而不见,王氏兄弟意欲出手对他们不利的动作,给夫妇俩造成了极大的心理伤害,一时根本缓不过神来理会其它。

    “藏头露尾的卑鄙小人受死吧!”

    这边岳不群手中长剑刷刷挥舞,剑光凌厉直取对战黑衣蒙面大汉的要害而去。不知怎么回事,眼前蒙面大汉总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

    “‘君子?!啦蝗汗焕骱?,不过你的对手可不止我一人!”

    那黑衣蒙面大汉被岳不群一剑紧似一剑的凌厉剑招逼得手忙脚乱连连后退。眼中精光闪闪猛然一挥手上利剑,两剑相击发出‘呛啷’一声震耳脆响,借剑上传回巨力迅速跳开冷笑道。

    “什么意思?”

    岳不群心头猛然一跳冷声道。

    “什么意思?”

    那黑衣蒙面大汉脚下轻点,手中长?;鞯愕憬C⒅比≡啦蝗盒乜诤砹???谥蟹⒊鲆簧炝帘┖龋骸傲轿恍殖せ共豢炜於指问??”

    刷!刷!

    黑衣蒙面大汉话音刚落,又是两道矫健黑衣身影跃墙而入,身形如风手中长?;骺穹绫┯昙财松锨?,三人分作三个方向齐攻岳不群。

    “嘿,宵小之辈就是来得再多岳某又有何惧?”

    三位黑衣蒙面大汉身形很是显眼,岳不群眼中露出恍然神色。手中长剑一展华山绝学《养吾剑法》运使开来,只见他脸上紫色光晕若隐若现,胸中秉承一口浩然正气手中长?;龅赖滥亟S?,带着一股‘虽万人俱万矣’的浩大气势与三大黑衣蒙面高手战作一团。

    《养吾剑法》不愧为华山绝学,与岳不群修炼的《紫霞神功》配合正好,又有胸中一股浩然正气支撑,简直气息浩大让人不敢直视,单单从气势上便直接将三大黑衣蒙面高手压得矮了一头!

    在气势上占了上风,手头剑法也是气象万千纵横捭阖,只见剑影纷飞紫光隐隐,无论三大黑衣蒙面高手如何使劲发力,甚至不惜暴露身份使出一手刚猛凌厉的嵩山剑法,却依旧耐不得岳不群分毫。

    不过岳不群也只能保得自身不失,想要还手反击以他此时实力还是差了些火候。自从路上听了林沙一番‘武功之源’的理论以后,他也是花费了心思琢磨了一段时间,看眼下他一手《养吾剑法》使出堂皇浩大之势也确实颇有成效。

    只是可惜时间太短,他体内的浩然正气蕴养不够,不然光是气势就能震慑人心,胆子小些信念不够坚定的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

    就是如此也足够岳不群心中欢喜雀跃了,他以前武艺虽高比之嵩山十三太保要强,却比左冷禅这样的江湖超一流高手差了不少,最多也就能与两大太保占个平手勉强占据上风,没想到眼下却能在三大太保联手夹击之下保持不败,这种切切实实的进步让他看到了迅速前进的方向。

    ……

    “嘿嘿不要分神,你的对手是我!”

    眼见林平之处与岳不群处打得不可开交,都陷入了焦灼状态一时难以分出胜负,林震南夫妇被一干脸色惊慌失措的镖师趟子手护在身后,眼前这位黑衣蒙面的正道超一流高手眼中露出焦急之色,身形一闪便挡在其身前嘿嘿笑道。

    “小子你找死!”

    那黑衣蒙面大汉沙哑着嗓门怒喝出声,身形一闪便已出现在林沙身前,右手大掌带着呼啸寒劲直击而至。

    “嘿,也要你有这本事才成!”

    林沙毫不示弱身形前扑,双手化拳为掌林家祖传一百零八式翻天掌使开,双掌如天边飞云闲卷闲舒,气劲纵横连结成网铺天盖地朝直扑而来的黑衣蒙面大汉笼罩而去。

    砰砰砰……

    四只手掌好似穿花蝴蝶一般,掌影晃动各种精妙掌法招式一一使出,两条人影急闪急进纵跃自如,掌掌相击砰砰砰的沉闷震响不绝于耳,气劲四溢狂风呼啸,不过一时半会小小客栈院落已是一片狼籍不堪。

    一连互击十来掌,林沙感觉两只手掌都快冻成冰棍,体内内力疯狂涌动不断切割包围侵入经脉之中的冰寒异种内力。

    尽管心头不爽到了极点他却没有主动运用体内气血的意思,纯以内力与黑衣蒙面的左冷禅互拼,还是有些吃亏觉得吃力的。

    两人的岁数差距摆在这儿,单单内力雄厚程度就没法比,左冷禅那一身寒冰真气也不是开玩笑的,直可列入江湖神功绝学之类,虽然没有葵花内力那般刁钻古怪,可一时想要清除减少伤害也不是那么容易。

    而且他体内内力都是自主产生,从没有主动修炼过,无论质量还是数量都差强人意,跟左冷禅这样的大高手连连互拼掌力,内力消耗之大可想而知,此时他已是大汗淋漓体内内力消耗了六七成之巨。

    所幸体内内力自主产生已经习惯,林沙就是不主动也会自主产生内力,只是数量就不那么令人满意了。

    更让他感觉不凑手的是,体内内力都是修炼铁布衫而自主产生的配套内力,与他此时所使《翻天掌》并不搭配,尽管也能使出近九成威力,可不搭配就是不搭配,时间一长就无论对自己身体的消耗和负担,还是对敌人的杀伤都有些不尽如人意。

    他倒是知晓少林好几门掌法的内功心法以及内力运行路线,可眼下正跟人拼命呢,哪有时间慢慢琢磨仔细运使?

    对战不过五十来掌,林沙已处于明显下风,不仅攻击招式减少防御招式增多,就是体力和内力都消耗巨大,每一次与黑衣蒙面的左冷禅对轰都得使出全力,时间一长身体就有些承受不了。

    哎,看来不得不使用内家拳的对敌之术,不然今天这关就绝不好过!

    真是后悔死了,之前怎么就那么死脑筋没修炼任何内功心法呢,要是熟悉任何一门内力运行之法,眼下情况也不会如此糟糕消耗远比内力自生要多得多。

    等等,内力运行之法!

    林沙脑袋猛然一声轰鸣,喃喃自语脸上不自觉露出一丝兴奋神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