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今天就四更,继续求订阅打赏推荐……

    “哎……”

    平氏医馆后院藏书阁,林沙将手中纸页泛黄的古籍扔在书桌上,重重叹了口气一脸失望。

    使劲揉了揉因为看书时间过长泛酸的眼角,心中实在郁闷得紧。

    平一指收藏医书中,大半他在鹿鼎世界就已看过,此时不过翻了翻加强记忆,里头确实没有他想要的东西。

    他把绝大部分精力,都放在那些没有看过,或者听都没有听说过的古籍之上。

    里头着实有不少养生方子和秘方,也有刺激五脏六腑潜力的土方,可惜他想要的是能够增强五脏六腑功能的良方,而不是修炼天魔解体**的隐术。

    不过回头想想也是,俗话说是药三分毒,纯粹依靠药物提升五脏六腑的功能有些不现实,就算传说中少林的大还丹有没有这功效都不好说。

    “怎么,没找到想要的东西?”

    这时,一阵细微脚步声响起,平一指背着双手摇头晃脑走了进来。

    “是啊,想找到直接作用于五脏六腑的药方,却是没什么成效!”

    林沙摇了摇头一脸失望。

    “嘿,你这家伙当真贪心不足,身体都那么强壮了还想着五脏六腑!”

    平一指撇了撇嘴一脸不爽,没好气道:“再说了五脏六腑是吃药能强健得起来么,还是老老实实继续打熬身体慢慢增强的好!”

    “是有些急功近利了!”

    林沙苦笑着将桌上一堆医书推开,伸了个大大懒腰轻松道。

    “看得开就好!”

    平一指轻捻鼠须轻笑道:“我只听说有些特殊武功能够锻炼五脏六腑,除非是那些传说中的天才地宝,否则普通药材根本就没多少效果,说不定还会在五脏六腑积累一定毒素对身体有害!”

    对于林沙的奇思妙想,平一指感觉十分好笑,真有这种好事的话,哪还轮得到林沙,他平大神医早就给自己用过药了。

    “我倒是知道一门武功。以伤害五脏六腑为代价提升威力……”

    林沙下意识说道,猛然间脑中灵光一闪,顿时眼睛一亮兴奋问道:“平一指,你说要是武功能达到什么程度。才有可能反哺自身强化五脏六腑?”

    “愕……”

    平一指被问的愣了愣神,而后裂嘴大笑道:“哈哈林沙你果然不错,一条道路不通立即想到其它可行路线,这是个不错的想法!”

    “当然以我江湖二流水准的实力,真给不了你太多建议!”

    说到这儿平一指摆了摆手一脸无奈。不等林沙露出失望神色他又接着道:“不过我可以根据医书所述,简单说一下我对这事的看法!”

    “你说!”

    林沙来了兴趣,所谓医武不分家,以平一指医术大宗师的角度,说不定能说出让他意想不到的看法。

    果然,平一指没让他失望,只见他沉吟片刻,轻捻着上唇可笑鼠须,摇头晃脑说道:“医术上将身体比做一个宇宙,讲究阴阳互济五行平衡。五形自然是石五脏六腑功能平衡,至于阴阳嘛……”

    说到这儿他顿了顿,组织了一下思路接着道:“按照我的理解,精为阳神为阴,气又分为阴阳,体内修出内力为阴,从胎盘中带出的一口先天之气为阳,只要能够达到阴阳共济自然能引法五行同鸣,锻炼五脏六腑的事儿自然而然可成!”

    “先天先天先天……”

    林沙闻言身子一震脑中一声巨响,顿时阔然开朗起身哈哈大笑:“哈哈。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只要内功突破先天之境,引得先天之气入体,自然而然达成阴阳平衡之境。然后引发五行共震洗经伐髓锻造内腑!”

    “喂喂喂你小子没事吧?”

    平一指被林沙突然的兴奋大笑吓了一跳,等林沙停下自言自语,便忍不住担忧问道。

    “没事没事,只是想通了以后道路心中一时畅快难耐而已!”

    林沙满脸微笑摆了摆手,而后一脸郑重冲着平一指抱拳一躬到地,肯定道:“这次多谢平大神医的提点了。以后有所成就必不忘今日提点之恩!”

    “你小子这是干什么?”

    平一指一惊而起,急忙摆手一张圆脸涨得通红,说话都有些前言不搭后语:“我只是跟你交流医术,对就是交流医术而已,这些东西医书上都有,用不着这么客气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哈哈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等哪天内功修为突破到了先天之境,再来好好跟你畅饮一番!”

    林沙哈哈一笑,摆了摆手豪气干云道。

    “你小子还真敢说,内功修为达到先天之境,整个江湖也不知有没有这样的高手?”平一指一双小眼瞪得溜圆,满脸不敢置信看向林沙,一副看疯子的架势。

    “内功修为到先天境界的江湖高手可能没有,但是达到这一境界的道家门徒肯定存在!”林沙两眼放光肯定道:“既然道家高人能做到这点,为何江湖高手就不能做到呢?”

    平一指就像在听神话故事一般,满脸尴尬的摆了摆手,鼓励道:“只要你小子有这个信心就成,对于道家我了解得太少也说不出什么道道,对了我过来是想告知你小子一声,林震南夫妇身上的‘百日融血散’的毒已经全部解除了!”

    虽然心中并不林沙突破所谓先天,不过平一指也没泼冷水说丧气话,而是转移了话题告诉了林沙一个好消息。

    “这么快?”

    林沙瞪圆了眼睛,感觉好象林震南夫妇昨天才找到平氏医馆求医?

    “这都快?”

    平一指脸色一垮不满嘟囔出声:“我花费了足足半个月时间,这才配制成功‘百日融血散’的解药,这时间已经很慢了!”

    “这么快半个月就过去了?”

    林沙大吃一惊,沉迷于医书海洋中一时忘了外头时间,没想到转眼间半个月就过去了,他急忙起身出了书阁朝医馆前堂走去,还不旺挥手招呼道:“走走走,到前堂看看去!”

    ……

    “怎么回事,总镖头和夫人的脸色怎么如此难看?”

    等林沙大步流星来到正堂,看到林震南夫妇顶着苍白若纸的脸孔,浑身无力瘫软在扶椅上,由林平之仔细看护不由得大吃一惊。

    “嘿,只能说他们倒霉了!”

    跟在身后步入正堂的平一指嗤笑出声,没好气道:“你小子的气血引导之术虽好,却是在透支他们的性命,等体内毒素驱除干净了,再也用不着维持高速运转的气血,就变成这副摸样了!”

    “没什么后遗症吧?”

    林沙凑上前去,搭了搭林震南夫妇的手腕,脉搏虽然微弱却很稳定,他不由长松了口气:应该没事了。

    “身体底子亏虚得厉害,以后得好好调养或许还能恢复七八成!”

    平一指给了个肯定答复,然后摆了摆手开始赶人:“好了好了,毒我也治了病也好得差不多了,付了五百金诊金你们就走吧!”

    林沙苦笑,他也没多说什么,帮着林平之将他父母抬上门外马车,又将足足五千两白银放在医馆正堂桌上,而后只是拱了拱手便大踏步离开了平氏医馆,谁叫平一指脾气古怪呢。

    “哈哈老爷我终于找到你们这几个混蛋了!”

    林沙与岳不群刚护送搭载林震南夫妇的马车返回客栈小院,就听得门外一阵喧哗,而后一声响亮大笑声传入众人耳中。

    哗啦!

    紧闭的小院木门被人一脚踢得四分五裂,而后一个身材好似圆球般的老者和一个衣裳褴褛的落魄中年书生走了进来。

    “又是你这个老头,竟然还敢找上门来真是不知死活!”

    挥手吩咐围上来的镖师趟子手散开,林沙独自上前冲着那人球样老者连连冷笑:“早知如此我当日就不该手下留情!”

    “呸,谁要你小子留情了,老祖这小子棘手咱们一起上!”

    那人球样老者脾气依旧火暴,二话不说身形飘荡向前,一双大肉掌携带狂猛霸道气劲挥击而至,

    “咱们黄河老祖一向共同进退,既然老头子你动了手我也不客气了!”

    那衣裳褴褛的中年落魄书生动作也不慢,嘴里说着歪理脚下一点身子前跃,手中那把破折扇带着锐利呼啸从上而下直点林沙头颅而来。

    “嘿,两个不要脸的卑鄙小人而已,就让你林沙大爷好好好教教你们如何做人!”已经许多年没有主动运使内力了,这时正想找人试试手呢,眼前这两个每听说过的家伙实力不错都有江湖一流好手水准,正好拿来练手。

    心思电转间按照《五毒秘籍》中内力运转之法运行内力,双脚猛一蹬地身形如疾驰利箭瞬间跨越一丈距离,双手握拳一招少林伏虎拳中的‘力士伏虎’使出,带着狂猛劲道与人球样老者一双肉掌相击,体内汹涌内力澎湃而出。

    哇!

    那人球样老者只觉手掌上一股沛然巨力传来,紧接着又是两道刚猛霸道的内力窜入手臂经脉之中,顿时浑身剧震圆球般庞大身躯向后倒飞而去。

    “接下来轮到你了!”

    借着拳上反震之力飘身后退,林沙右手食中二指并指成剑,七十二路辟邪剑法中一式‘荡尽群邪’使出直指那中年落魄书生握扇手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