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求订阅打赏一切求,晚上九点应该还有

    这世上的事情,从来都是有因才有果的。

    当年老朱依靠明教取得江山,自然对江湖中人格外防备。

    明教差点被灭教,娥眉几近于封山不出,丐帮被整成了江湖三流帮派,武当被扶持与少林抗衡,这些事情背后都有朝廷的影子。

    更甚者,五岳剑派与日月神教仇杀百年,江湖上时不时掀起的大仇杀大震荡,也难说没有朝廷在暗中动手脚。

    要说嵩山派有朝廷暗中支持也不算奇怪,少林势大难挡朝廷不好亲自出手的情况下,扶持能与之对抗的势力自是最好的选择。

    别说什么嵩山祖师出身少林,在利益之争面前什么渊源都是浮云。

    以左冷禅的枭雄心性,嵩山派又是如日中天之时,又怎么会甘愿屈居少林之下,换个人做嵩山掌门也都会是同样选择,不同的是手段激烈程度不同而已。

    岳不群是不知道《葵花宝典》的秘密,要是知道的话只怕又要怀疑到朝廷身上,太监练的秘籍怎么会轻易流出江湖?

    真以为皇宫大内是筛子啊,不说别的机构东西两厂就不会轻易放过这等武学宝典,谁叫厂督们都是名副其实的公公来着。

    三人聊了一会,带者各种复杂难明心思散去休息。

    接下来几天,除了王氏兄弟外,其余人等的心思都放在林氏夫妇身上所中之异毒上,每日里基本上都跟着赶到平氏医馆查看情况。

    平一指不愧是整个金庸武侠世界中,排名前五的神医,尽管还没有配制出针对性解药,但在他的亲手调理之下,林氏夫妇的身体状况大为好转,气色更是一日好过一日。

    期间正如他所断言那般,王氏兄弟俩脸上的层层红斑,在第三天开始便缓慢消散。不过两天时间已消失得干干净净好象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王氏兄弟自是欢欣鼓舞,对平一指的医术钦佩不已赞叹连连。本来脸上可怖红斑消失他们兄弟就该离开,可也不知王氏兄弟打的什么算盘,他们竟以看护妹妹妹婿这样的可笑借口留下。

    林震南对这两位舅兄的说法自是嗤之以鼻。就是林平之跟岳不群师徒俩都连连皱眉露出不满不喜之色,只有林沙隐约察觉了不对劲之处。

    “我怀疑,这两兄弟可能在替什么势力监视咱们一行!”

    每天晚上,除了雷打不动的切磋比武之外,林沙与岳不群都会聚上一会。随便说一说各自的见闻或者对幕后黑手的猜测。这日林沙就毫不客气将心中想法道出,顿时引来岳不群的关注兴趣。

    “监视咱们干什么?”

    岳不群怎么说江湖经验都比林沙丰富,自问自答道:“给人踩点!”

    “嘿,我到希望是这样,到时真要看看幕后推手还会派出多少高手来送死!”

    林沙顿时心生警惕,想起了来时路上遇到的马匪,跟岳不群一说也绝对十分有理,隐藏在幕后之人的实力确实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单说那股马匪吧,二十来骑个个都是江湖上难得一见的好手,最差的都是江湖二流水准。放在那些门派稀疏之地都可称祖当宗的角色!

    放眼整个江湖,能轻松聚拢这么一伙势力的,除了日月神教没有其它,当然明面上确实如此。

    别的不说,想要收集聚拢这么一批不起眼,却又实力强悍的绿林好手,所要花费的精力和代价都不小,尤其还是暗中招揽的情况下。

    当日嵩山派的表现最为可疑,因为两波人马几乎就是前后脚到,时机也太过巧合了些。不得不让人怀疑其中有他们不知晓的猫腻存在。

    更何况他们也不是傻的,平常时候身边有王氏兄弟俩监视不假,可在平氏医馆治疗时这两兄弟却不敢踏入一步,而以林沙和平一指眼下火热的关系。打探一下开封周围最近有无大股马匪流窜还是很容易的。

    结果自然是没有,嵩山三位太保当日却在说谎,这就更让人怀疑嵩山派的用心了,大家都是混江湖的没几个是傻子。

    话说林氏夫妇治疗期间,林沙与平一指打得火热,每日里一旦有了空闲便凑在一起交流医术。

    两人的医学基础都十分扎实。一旦聊开了很快就涉及到了十分深入的层面。

    随着交流的加深,林沙突然发觉自己在医术方面有些偏科了。

    因为修炼内家拳又到了化劲这等高深境界,能够轻松控制身体气血运行速度,也能对筋骨皮膜产生影响,所以他所学医术就十分侧重这些方面,而且因为有身体作为参照医术进步也十分迅速。

    现在他发现自己实在过于偏颇了,这对于他以后内家拳的修为提升甚至可能产生不良影响。

    中医是一门系统学科,把人体看作是一个完全的小宇宙,讲究阴阳调和五行平衡,最后达到协调统一之境。

    从这个方面来说,中医几乎就没有什么绝症一说,只要能调理身体阴阳五行归于平衡协调,几乎就没有治不好的病症。

    如果按照这个理论来说的话,其实林沙的身体并不如想象中那般健康,因为他体内的五行失调了。

    他太过注重气血修炼,间接的锻炼了心脏功能,可是代表其它四行的内脏却没有这种特殊照顾,时间一长心脏功能将凌驾于其它内脏之上,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虽说每次以暗劲虎豹雷银锻炼之时,都会对身体五脏内腑声积极效果,可这种积极效果根本比不得他常年运行体内气血,对心脏的主动锤炼作用明显。

    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同时也就明白自身内家拳化劲境界的实力增长,为何会那般缓慢了。

    在现代之时,他虽然从没接触过化劲宗师高手,可毕竟在那个圈子里混迹,多多少少还是听到过一些传言的。

    内家拳武者一般到了宗师化劲,便很少出手与人争斗,不管之前性格如何飞扬跳脱都是如此。

    以前他不懂,还以为这是化劲宗师高手在装13呢。

    可现在想来却是他弄左了,不仅仅只是因为能够让化劲宗师高手动手的同级别高手稀缺,可能也是因为要顾忌身体阴阳五行平衡的缘故。

    没见那些化劲宗师高手,一个个都是养生好手,同时一手中医水准也都差不到哪去,这就是底蕴传承的好处了,得少走多少弯路啊。

    林沙意识到了这点后,对与平一指交流医术更加积极。

    说老实话,在鹿鼎世界做皇帝那段日子,可确实记住了不少医术秘方,可惜一直没能花费时间和精力消化吸收,有些东西更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这时候遇到了平一指这样的医学大宗师,要是再不知道请教那真就是超级大傻蛋了。

    “林沙小友能有今日之成就,果然并非幸致!”

    看到林沙如饥似渴的学习交流医术,岳不群看着都不禁动容,私下里指点林平之武功时,忍不住如此感叹道。

    “确实,林沙老大从小时候就十分自律刻苦,经常蹲马一蹲就是一上午,扎大枪时也是认真严肃从不懈怠,这才有了今日之成绩和风光!”

    林平之说到这些的时候,眼中满是小星星,说不出的羡慕渴望。

    “怎么,你小时候不是跟着林沙小友一起修炼的么?”

    岳不群来了兴趣,冲着小弟子好奇问道:“难道你小子训练之时偷懒?;??”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林平之吓了一跳,急忙摆手解释道:“林沙老大一向对徒儿要求十分严格,只要被他发觉有何不妥立刻一顿毒打!”

    似乎想起了小时候的不堪往事,他忍不住变了脸色生生打了个冷战,饶了饶头轻笑道:“是徒儿母亲看不得徒儿小小年纪受苦,时常找林沙老大的麻烦,林沙老大的脾气又倔强得很,对徒儿父母也不甚,那个尊重!”

    说到这儿他脸上满是尴尬,继续道:“后来也不知怎么的,徒儿每日的训练任务就少了许多……”

    自古慈母多败儿!

    不知为何,岳不群脑中突然闪过如此念头,当然这话他是万万不肯在小徒弟面前说出口的。只是自此以后,他加紧了对一干徒弟们的督导和鞭策,搞得华山派那几位惯会偷奸?;牡茏涌嗖豢把?,却不知根由出在这里。

    话说林沙发现了身体隐患,在林震南夫妇求医期间肯下苦功,一边弥补自己在中医基础理论上的不足,又一边请求平一指指点他锻炼五脏六腑的手段。

    可惜平一指也只是人不是神,虽然他能制出对身体五脏六腑有益的珍贵药丸,可惜直接锻炼五脏六腑之法却是没有。

    最后他被缠得烦了,干脆把林沙扔进了他的藏书阁,里头古今医书整整塞满了两个大书架,各种医书应有尽有,甚至还有古时大行其道的祝由科巫医,要他自行翻看寻找,在林氏夫妇身体大好之前都可自行观看。

    林沙自是如获至宝,从此一门心思徜徉于医术汪洋之中不可自拔,却没发现林氏夫妇的身体一日好过一日,死皮赖脸留下的王氏兄弟神情焦躁不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