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继续求订阅打赏推荐

    什么叫晴天霹雳?

    林震南夫妇眼下有了切身体会,心中那叫一个悲愤绝望。

    听听,夫妇俩所中毒名唤‘百日融血散’,一听就不是啥好玩意?;故裁疵稍⒄洳孛匾?,尼玛为了对付他们夫妇用得着下这样的狠手么?

    平一指显然觉得林氏夫妇所受惊吓还不够,咂巴咂巴嘴接着道:“我也是从前人古籍中查阅得知,按理说此等宫廷秘药早已随着战乱彻底遗失,没想到竟然还有留存?”

    林氏夫妇俩的脸色白得吓人,林震南哆哆嗦嗦问道:“神,神医,不知,知我和,和内人身上,上的,毒可,可有清除,除法子?”

    说完不仅是他,还有林王氏以及林平之都眼巴巴望了过来,一脸希求神态好不可怜。就连岳不群神色间都有所触动,看向平一指的目光满含热切,谁知道哪天他有没有可能中招?

    “这种‘百日融血散’的毒我也是第一次碰到……”

    平一指如此说法让一干人等心凉了半截,林氏夫妇更是一脸死灰满心痛苦。

    “不过……”

    平大神医话锋一个大转折,又让林氏夫妇看到了希望,只见他摸着上唇可笑鼠须摇头晃脑道:“以我之医术想要解毒不难,不过所需花费时间却是不短!”

    “多久?”

    林震南迫不及待问道。

    “本月足矣!”

    平一指满脸得意笑着问道:“不知林总镖头夫妇能在开封停留多久?”

    “只要神医能解除我夫妇身上的毒,在开封住多久都没问题!”

    林震南闻言大松了口气,拍着胸脯豪气道。

    “那样最好!”

    平一指点点头,郑重吩咐道:“你们夫妇最好每日都来医馆一趟,我好对你们身体中的‘百日融血散’有更彻底的了解!”

    林氏夫妇俩自然忙不迭答应,事关性命这等大事再怎么重视都不为过。

    “对了我刚才忘了问,你们夫妇俩中这毒多长时间了?”

    平一指点点头也不多说,又伸出食指在林氏夫妇俩的手腕处搭了搭随口问道。

    “大概,有近三个月时间了吧?”

    林震南有些不确定看向自家夫人,林王氏满脸悲伤点了点头。他们夫妇俩身体出问题,不就是在他父亲王元霸过寿后第三天?

    “什么,你们已经中毒快要三个月了?”

    平一指闻言大吃一惊,满脸不可思议仔细探察了两夫妇的脉象。摇了摇头喃喃自语:“不可能啊,这确实是‘百日融血散’的症状没错,近三个月时间足以让人卧床不起接近油尽灯枯,可这两夫妇的气色看起来还不错,难道是用量不大造成的?”

    他喃喃自语的声音虽轻??稍诎簿驳囊焦菡?,却让在座一行听得清楚明白。

    “咳咳……”

    林沙轻轻咳嗽出声,在众人目光注视下站起身来,轻笑着说道:“对身体气血以及气血引导很有些研究,虽然没法根除总镖头和夫人身上的毒,不过让他们恢复一些气血还是不难做到的!”

    “这是你小子的手笔?”

    平一指闻言一双小眼蓦然瞪得溜圆,满脸不敢相信望向林沙。

    “正是如此!”林沙点头坦然应道。

    “说说看,你是怎么引导他们体内气血的?”

    平一指来了兴趣,指了指旁边的椅子邀请道。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林沙微微一笑,大大方方坐到平一指旁边的椅子上。清了清嗓子整理了一下思路,便在众人满是惊异的目光中侃侃而谈,与平一指有来有往聊起医术。

    ……

    “没想到,真真没想到!”

    平一指满脸赞叹唏嘘道:“林沙你不仅武艺高强,而且医术也达到了一定境界,对气血方面的理解比我还要强上几筹,都不知道你是怎么学得这么一身厉害本事的?”

    时间不知不觉足足过去了一个时辰,在这一个时辰间林沙和平一指聊得十分开怀起劲,两人对医术的了解都有侧重点,林沙对体内脏腑气血的了解十分渗入。而平一指则更加全面 ,几乎哪一方面都可称得上国手一级。

    一番交流下来两人都受益菲浅,林沙对中医五形阴阳理论有了更深一层了解,无论对以后的医术还是内家拳功夫提升都有不小帮助。

    平一指也从林沙身上学到了更加深入的气血引导方法。以后他做外科手术时的把握将更上一层楼,同时病人恢复修养的时间还能够缩短一大截,也算得上收获极丰。

    两人讨论医术讨论得热烈,可就苦了林氏夫妇以及林平之,还有纯粹作为陪客的华山岳不群,虽说大家都是江湖儿女也都了解一些医术??上胂窳稚澈推揭恢刚獍闾傅萌绱松钊?,根本就不可能也听得不明所以昏昏欲睡。

    眼见两人的学术讨论告一段落,他们都有一种松了口气的轻松感觉,巴不得林沙点完事他们好回去好好休息休息,他们此时真想大睡一觉,刚才可把他们折磨得不轻精神萎靡着呢。

    “平先生搭一下脉就知道了!”

    林沙微微一笑也不回话,只是伸出右手让平一指搭个脉。

    “咝,气血充盈如铅似汞,汹涌澎湃如长江大河……”

    平一指不愧是笑傲世界最大黑科技的拥有者,只伸出食指稍微一搭便明白了林沙身体状况,尤其那一身如长江大河般汹涌澎湃的充盈气血,惊得他小眼圆瞪下巴都差点掉落在地。

    “我一身铁布衫横练功夫已达到登峰造极内力自生之境,体内气血自然非比寻常!”林沙淡淡一笑收回手腕,轻飘飘解释了句:“也是因此,我对气血引导增强之术做过深入了解,结果平先生你也看到了效果还算不错!”

    “……”

    平一指闻言好一阵无语,心道这哪里只是不错啊,简直已经快要超脱医术的范畴了好不好?

    以林沙在气血引导之术上的深入了解,只要不是损伤头脑这样的不治之症,不管受多重的外伤在林沙手中都能轻松恢复,而且修养时间还可以大为缩减,简直就是居家旅行的最佳技能啊。

    ……

    等林沙一行出了平氏医馆时,又足足过了半个多时辰。

    林震南夫妇身上所中之毒极为古怪,平一指也没有把握直接清除,只能试探着帮忙缓解病情压制‘百日融血散’对身体的危害。

    迎着夕阳以及漫天绚烂晚霞,一行回到了临时居住的客栈。

    “怎么样怎么样,妹夫和妹妹病情如何,平神医能够治疗吗?”

    刚刚回到客栈定下的院子,早已等候多时的王氏兄弟便迫不及待迎了上来嘴里问个没完。

    “还没呢,平神医说需要一点时间调制药方!”

    林王氏冷着脸淡淡回答,自从知道她和丈夫是中毒后,她对王家尚存的最后一丝亲请也消散无踪。

    “正好,我跟仲强也要等上几日,看脸上的红斑是否会消退!”

    王伯奋一点都没在意妹妹的冷淡态度,自顾自说了句便转身离开。

    众人聚在一起吃过一顿丰盛晚饭后,林氏夫妇俩喝了平一指给的汤药后,便主动回房休息,王氏兄弟因为满脸红斑轻易不敢出门见人,林沙,林平之以及岳不群三人则聚在一起小声商量林氏夫妇中毒一事。

    “林沙你怎么看?”

    岳不群心中的震惊和疑惑已经憋了一个下午,此时再也忍耐不住率先开口。

    “还能怎么看?”

    林沙没好气一摊手,扫了默默无言的林平之一眼,冷哼道:“王家那父子三个真够可以的,为了一本《辟邪剑谱》,真是什么脸面都不要了!”

    林平之闻言握紧了拳头,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满脸阴郁眼中满是不甘和怨愤。

    岳不群只是轻轻拍了林平之的肩膀,而后不解道:“以王家的能耐,想弄到‘百日融血散’没那么容易吧?”

    “狗屁的王家,他们也只不过是马前卒而已!”

    林沙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区区一个豫省便窝着两家正道名门大派,要是不老实归顺一方的话,哪有金刀门发展崛起的空间?”

    见林平之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林沙没好气道:“你那是什么表情,那你外功‘金刀无敌’王元霸不过普通的江湖一流好手而已,估计连嵩山和少林的内门精英弟子都干不过,凭什么在中原闯出偌大名头?”

    林平之被说得哑口无言,低着脑袋不敢吱声。

    “那你认为,金刀王家背后谁的可能性更大些?”

    岳不群沉默良久,突然开口问道。

    “自然是嵩山派了!”林沙想也没想答道。

    “这是为何?”

    岳不群心中其实也有答案,只是不愿轻易承认而已。

    “在衡山城刘府,明明朝廷都颁下了圣旨,嵩山派那帮家伙还敢肆无忌惮对刘正风的家眷动手!”

    林沙只裂嘴冷笑,轻轻松松便找出几条理由:“要是没有强大势力暗中支持,嵩山派想在这么短时间内崛起难上加难,更别说如今都有直追少林的势头了,这不正是朝廷想要的结果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