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今天第一更,保底三更我能码多少就更多少,敬请支持

    “老头你不要太过分??!”

    林沙这时走了出来,冲着身形好似皮球的嚣张老者怒喝道:“大家都是为了看病,有什么事不能好好商量么,非得出口成脏出手伤人?”

    “小子你是什么玩意,也敢在老爷面前如此说话?”

    那人球样的老者口气极冲,二话不说飞身而起,运足内力一掌向林沙拍来,此次他吸取之前教训掌力雄浑沛不可挡。

    “雕虫小技也敢献丑!”

    林沙眼神一厉心头火气上涌,站立原地任由人球样老者一掌按在胸口之上,‘砰’的一声沉闷震响过后,果然如岳不群等人所料,林沙一动不动挺立如昔,而那人球样老者受不着句法大反震之力,以及从林沙胸膛传来的怪异震荡钻取之劲,‘哎哟’惨叫出声如炮弹般倒飞出去。

    “好强悍的横练功夫!”

    那人球样老者的功夫当真怪异之极,只见他重重撞在墙上整个身子都贴了上去,不过眨眼功夫一身肥肉猛力反弹又似圆球般弹了回来,稳稳站在林沙跟前一脸惊魂未定厉声大喝:“小子报上名来,老爷我手下不杀无名之辈!”

    “老头你评话故事听多了吧,还不杀无名之辈?”

    林沙嗤笑出声,双手猛然握拳只听骨节‘噼里啪啦’作响好不惊人,缓步上前冷笑道:“告诉你名号也没什么,记住了老头教训你的名唤‘烈枪’林沙!”

    说着身形猛然前移,双手化拳为爪猛然向那人球样老者肩头抓去,出招如电根本不容其反应便狠狠抓住其两侧肩头,在人球样老者‘哇哇哇’的惊呼声中扭腰侧身狠狠将其扔了出去。

    咝……

    医馆正堂内再次响起一片倒吸凉气声,岳不群等人震惊于林沙凌厉狠辣的手段,而平一指则惊讶于林沙展现出的超强实力。

    “叫林沙的小子,老爷我这次认栽,这仇我记下了以后一定会报!”

    那人球样老者当真不凡。被林沙扔皮球一样扔出了医馆,即将砸落地面之时双手大张一双粗壮大腿猛然蹬地,巨大的身子好似皮球落地反弹一般飞跃而起,几个眨眼功夫就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远远的还有清晰的狠话传来。

    “……”

    看着被那人球样老者蹬出的脚印形状坑洞,众人好一阵无言。

    “我等着老头你的报复!”

    林沙淡淡一笑,也不见他如何勉强,一道平淡声线远远传开久久不散,这一手精湛内力比之刚才人球样老者可要高明得多。

    “小子你就是外头传得沸沸扬扬的‘烈枪’林沙?”

    好象突然想到什么。平一指一双小眼瞪得溜圆,满脸惊异看向林沙,心道这小子好深厚的内力,原来他就是最近江湖盛传的超一流高手‘烈枪’啊。

    “我想应该没人会假冒‘烈枪’名头吧,毕竟江湖上使枪的高手没几个!”

    林沙呵呵一笑,转身坐回椅子上做了个请的手势:“平先生还是尽快帮忙看病诊断吧,别又冒出个抢着看病的麻烦!”

    “好好好,我这就看我这就看!”

    平一指态度突然一变,变得十分热情好客,倒是让老岳等人好不适应。

    其实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平一指虽是名医却也是不折不扣的江湖中人,从其看病之人基本上都是江湖人士便可见一斑。

    他那一身古怪脾气除了天性之外,也是一干求医的江湖人士惯出来的。

    可他的傲气也就是在江湖一二流高手之间吃香,面对真正的江湖超一流高手,在巨大的实力差距面前他根本就没骄傲资格。

    哪一位江湖超一流高手不是惊才绝艳心高气傲之辈,要是不小心触犯了他们的底线被随手灭掉那也只能怪自个倒霉,平一指虽然性格怪异了点,可不是喜欢拿自家性命开玩笑的傻蛋。

    “妹妹妹夫,让我们哥俩先看如何?”

    王氏兄弟迫不及待起身,随口跟林震南夫妇打了声招呼。也不等回复便小心翼翼凑到平一指跟前。

    “伸出手来!”

    平一指眼皮都没抬一下,洛阳金刀门在他眼中屁都不是,王氏兄弟更是连名号都没听过,态度冷淡得很。虽然他对这兄弟俩脸上的层层红斑确实感兴趣。

    他伸出右手食指轻轻在王氏兄弟手腕上搭了搭,而后眉头轻轻一皱惊咦出声,慌得王氏兄弟脸色狂变,还以为脸上的层层恐怖红斑是什么难以驱除的疑难杂症呢,两颗心砰砰乱跳不过一会额头后背已是冷汗淋漓尚不自知。

    这边林沙等人也看得惊奇不已,他们早就听说平一指一身医术出神入化。而他看病只需一指即可,凭“一指” 便能透过脉象把病情诊断得清楚明白,纤丝不差分毫不遗,眼下一看传言果然不虚,就是不知道平一指是否有那真材实料?

    “哼,你们两个身上根本就没病,给我滚出去!”

    不料刚才还皱眉沉吟的平一指突然发飚,怒哼出声冲着王氏兄弟愤怒咆哮,手指医馆门口一副送客架势。

    “平神医没弄错吧,我这脸上……”

    王氏兄弟脸色难看之极,顾不得平一指的赫赫名声不约而同大声质疑。

    “哼,那根本就不是病,过两天自然会自主消散!”

    平一指不耐烦摆了摆手,像赶苍蝇一样怒道:“滚滚滚,马上给我滚出去,没病还来叨扰真是不知死活!”

    “平神医平神医别啊别啊,我还想问一个问题,问完我兄弟俩马上就滚,绝不碍了你老人家的眼!”

    王氏兄弟差点没气炸了肺,不过却不敢在平一指面前放肆,从刚才的恼怒中清醒过来好不后怕,王伯奋冲着平一指连连拱手满脸赔笑装尽了孙子。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我没心情跟你们墨迹!”

    平一指坐回太师椅上,摆了摆手一脸不耐。要不是看在‘烈枪’林沙这位超一流高手的面子上,他才不会跟这两货罗嗦直接赶人了。

    “平神医我想知道,我们兄弟俩脸上的红斑是怎么来的?”

    王伯奋躬身下拜一脸恳切,眼底深处却满是怨毒恼怒之色,只是低着头没被人察觉。

    “是啊平神医,不知道我兄弟俩为何会如此,知道了原因以后也好防范不是?”王仲强立即反应过来,也跟着起身抱拳一躬到底。

    “没,亏得你们还是江湖中人,难道就没听过某些人天生身体特异?”

    平一指根本就不吃这一套,白眼一翻没好气道:“一旦闻到花粉或者某些怪味,身体就会起红肿甚至全身起泡?”

    王氏兄弟俩闻言大惊失色,齐声道:“难道我兄弟俩也是这种身体?”

    “这我就不清楚了,但总之情况差不了多少就是!”

    平一指摆了摆手脸上不耐之色更甚:“好了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们俩还不快滚,还要我请???”

    “好好好,我们这就走我们这就走!”

    虽然对平一指的回答并不满意,可王氏兄弟不敢再罗嗦下去,万一真把平大神医惹火的话,以后可没他们好果子吃,说着两兄弟便齐齐向医馆大门走去。

    “慢着!”

    平一指大喝出声将两兄弟喊住。

    “神医还有何吩咐?”

    王氏兄弟身子一僵,齐齐回头恭敬问道。

    “你们是不是忘了什么,那五百金呢?”

    平一指一双小眼一瞪,没好气问道。

    “好好好,我们这就付我们这就付……”

    王伯奋擦了把额头冷汗,点头哈腰连连陪不是。

    这两兄弟为了看病也真够拼的,马车上就带了不下三千两白银,加上身上一些值钱贵重物事,不过半盏茶功夫便凑齐五百金等价的银子,等平一指满意点头后头也不回转身离去,连跟林震南夫妇打声招呼都不愿意。

    等那两活宝离开了,林震南夫妇这才上前请平一指看诊。

    “他们两夫妇不知为何身患弱症,每日气血都有部分亏损,我帮着调理了下却只能做到如此,到现在都没弄清楚病因!”在平一指搭脉看诊之前,林沙简单介绍了一下林氏夫妇俩的病情。

    “恩!”

    平一指轻轻点头恩了声,眼角不经意扫了林沙一眼,没想到这位超一流高手还真有一手不错医术,可等他伸指搭脉诊断一会,眉头不由自主紧紧皱起,又换了另一只手继续诊断眉头越发皱在一起,看得林氏夫妇以及林平之忍不住秉住呼吸心跳差点停摆。

    “这不是病是中毒了!”

    平一指没理会林氏夫妇紧张不安的脸色,闭眼沉吟片刻突然肯定道。

    “什么,中毒?”

    一石激起千层浪,不说林氏夫妇突然变得惨白的脸色,就连一直镇定自若的岳不群都露出一脸骇然,只有林沙神色最为平静一副‘早知如此’的架势。

    “没错你们夫妇俩就是中毒了,这是一种非常少见的毒名唤‘百日融血散’,乃蒙元之时的宫廷珍藏秘药,中者没有其它激烈反应,就是身体一日虚过一日,用不着三月时间便会气血亏空过甚油尽灯枯而亡!”

    平一指摸了摸上唇鼠须,一脸淡然悠悠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