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第五更,拼了命啦

    一行在开封找了家大客栈安置妥当,待休整一日后便在王氏兄弟的引领下,直奔平一指所开医馆而去。

    一处幽静的大院子,安安静静不像个医馆,等众人齐齐人内看到一排排药柜,空气中弥漫着草药香味这才有点医馆的样子。

    “平大夫在吗,我们来看病了!”

    在洛阳城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王伯奋,此时却变成了害羞的小媳妇,低声下气冲着后院方面小声呼喊。

    “你们是什么人?”

    这时从后院慢悠悠走来一位矮胖子,脑袋极大生一撇鼠须,摇头晃脑形相十分滑稽,在场众人却没一个有取笑心思。

    “洛阳金刀门王伯奋,王仲强见过平神医!”

    “福威镖局林震南,林王氏见过平神医!”

    “华山岳不群,林平之见过平神医!”

    “宝芝林林沙,见过平先生!”

    “怎么这么多人?”

    平一指也被一连串的见好声吓了一跳,扬起他那个大胖脑袋不满道。

    “病人多了点,陪护自然也跟着多了些!”

    一行早知道平一指脾气古怪,眼见他连华山派掌门岳不群都不怎么理会,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还是林沙这个同行开口说道。

    “小子你是什么人?”

    平一指这话就有些打脸了,刚才林沙还自我介绍来着。

    “平先生,虽说同行是冤家,你也用不着这么不给面子吧!”

    林沙苦笑着自嘲道。

    “你也是医生,就是不知道医术如何了?”

    平一指一屁股坐到正首位置的太师椅上,一副老前辈的口吻道。

    “林沙老大的医术非常厉害,外头许多人都叫他神医呢!”

    林平之沉不住气,不等其他人开口便急忙大声说道。

    “现在的神医都泛滥了,就是不知道小子你是真有本事还是吹出来的!”

    平一指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淡淡说道语气中的不屑傻子都听得出来。

    “你……”

    林平之一张俊脸涨得通红。胸膛急剧起伏气得不轻。

    “好了林平之你哪那么大火气,退一边让平先生好好看看这一桩病症,我是只擅长外科确实没办法了,就是不知道凭先生能不能看出什么名堂来!”

    林沙及时开口叫林平之退下。又自承对内科不怎么擅长,最后再来个小小的激将,就是不知道出了名脾气怪异的平一指会不会上当。

    “什么,小子你这是怀疑我的医术?”

    不料平一指倒真是个性情中人,当即中招从椅子上一蹦而起。一张胖脸涨得通红,鼻子下面的两撇老鼠须一抖一抖十分好玩。

    老岳等人看得心中暗笑,没想到鼎鼎大名的‘杀人神医’平一指竟如此沉不住气,稍微激将一下便中了招。

    当然他们心中暗笑归暗笑,脸上却是不敢露出分毫,他们可没林沙那样的胆子,敢给平一指上眼药使激将法,要是得罪了这位大爷以后的日子决不好过,就是岳不群以堂堂华山掌门之尊也大觉吃不消。

    “平先生的医术毕竟江湖驰名,我倒是不敢胡乱置喙。只是没亲眼见过难免心中有所疑惑!”

    林沙呵呵一笑来了个反将军,丫的你不是说我浪得虚名么,我又见过你的议术如何,想叫我服气就得拿出真本事来。

    “哼,小子你少给我来这一套,你们带来的这几个病人我全接了,可我平某人的规矩想必你们都清楚,来之前应该都心中有数了吧?”

    平一指一双小眼瞪得溜园,气冲冲怒哼出声满脸不耐烦。

    救死扶伤治病救人乃医者之天职。平一指是名医,理当是医之大者。然而他的大号中居然有“杀人”二字,且杀人放在“名医”之前。盖因江湖传言平一指“医一人,杀一人。杀一人,医一人?!?br />
    当然。平一指“医一人,杀一人”自有他的道理,他认为世上人多人少,老天爷和阎罗王心中自然有数。如果他医好许多人的伤病,死的人少了难免活人太多而死人太少,对不起阎罗王。

    因此。他立下誓愿,只要救活了一个人,便须杀一个人来抵数。同样他杀了一人,必定要救活一个人来补码。他在他医所中挂着一幅大中堂,写明:“医一人,杀一人。杀一人,医一人。医人杀人一样多,蚀本生意决不做?!?br />
    这么一来,老天爷不会怪他杀伤人命,阎罗王也不会怨他抢了阴世地府的生意?;灰桓鼋嵌壤斫?,这是因为他的医术太精湛了,没有医不好的病。那么,只要有他存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死去,人口只增不减,恐怕也是一个天大的麻烦,所以平一指的治病理念当是为了维持人口平衡吧。

    那一副大字挂在中堂如此显眼,林沙一行又怎么可能看不见?

    不过问题是要他们杀人可以,但必须是罪大恶极该杀之人,不然有华山掌门正道魁首岳不群在此,就算四位病号心里对人命不以为然,却也不会轻易开口承诺什么免得落人口实。

    “杀人可以,但必须是该杀之人!”

    林沙就没那么多顾忌了,不过他也不是滥杀无辜之人,内家拳到了他这地步自有一套行事准则和底线!

    “哼小子你好大的口气啊,还敢跟我讨价还价?”

    平一指小眼一瞪,满脸不悦看向林沙。

    医馆正堂里的气氛顿时一肃,空气几乎凝滞压得众人冷汗淋漓几乎喘不过气来,就连岳不群都微微变了脸色。

    “敢不敢的,你见过就知道了!”

    林沙却是丝毫不以为意,轻笑着站起身来,缓慢而悠闲的走到作为诊台的八仙桌前,手掌一伸拿起一方纹理清晰的青石镇纸,放在两掌之间轻轻一搓,顿时只见青色粉尘从两掌缝隙飕飕下落,不过眨眼功夫一方坚固青石镇纸便化作地上一堆青石粉尘。

    咝……

    平一指一双绿豆小眼瞪得老大,猛吸一口凉气满眼畏惧,搓了搓牙花子想象要是林沙双掌对着他的西瓜大脑这么一搓,那场面实在太美忍不住打了个寒战,还是不要轻易得罪了这样的狠人为妙。

    咝……

    与此同时,王氏兄弟以及林家三口的倒吸凉气声,将他从恐怖的幻想之中拉回现实,小眼一扫顺着几人惊骇欲绝的目光向地面看去,顿时脸色连连变幻嘴角一阵抽抽,心道这小子当真好手段??!

    只见打磨光滑的青石地面上,印着一排深入两寸的清晰脚印,全都是林沙刚才悄无声息间弄出来的。

    如此武力,实在可敬可畏,平一指一双小眼珠滴溜溜乱转一通,一时之间却也不敢拿自家小命去赌林沙的能耐。

    “哼算你们走运,刚好我的仇家都死得差不多了,你们随便杀几个罪大恶极的恶心家伙就成,不过诊金却一份都不能少,一人五百两黄金!”

    既然不能选择所杀之人,平一指心中气愤不过就打算好好坑上一把金银。

    “好,就这么说定了!”

    王氏兄弟和林氏夫妇一见如此,忙不迭答应下来,五百两黄金虽然贵重,可对家中豪富的王家和林家而言也算不得什么,毕竟黄金有价生命无价啊。

    “神医神医,你交代的事情我都办好了,是不是该为我那闺女看病了?”

    这时一道粗豪苍老嗓门从医馆门外传来,林沙一行只觉耳膜嗡嗡作响心道好深厚的内力,不由自主向门外看去,只见一道圆球般的人球飞速冲进了医馆,看都没看林沙等人一眼只拉着平一指的袖子囔囔道。

    “好好好,我这就给老爷你家闺女看病去!”

    平一指闻言满脸喜色愉悦异常,也顾不得被那人球胖子扫了面子打了脸,忙不迭高声应和起身准备离开。

    “平先生,你不是答应了帮忙看病吗?”

    林沙一见不乐意了,尼玛的连个交代都没有就要出门,真把他们一行当成了空气???

    “小子你滚一边去,我闺女的病情要紧,你们等以后平神医有了空闲再看不迟!”那身形如圆球般的人球老者长得一副歪瓜劣枣样脾气却是不小,猪蹄般的大手一挥不耐烦道。

    “老头你什么意思,你闺女的病就是病我父母的病就不是病了?”

    林平之实在气愤不过跳将出来,冲着那人球老者怒喝道。

    “小子你找死!”

    那人球老者脾气当真火暴之极,二话不说飞身而起一掌拍出,掌还未至一股凌厉掌风已挂得林平之衣裳猎猎作响脸颊生疼。

    “平之小心!”岳不群眼中厉芒一闪,脸上浮现一层淡淡紫色光晕。

    “师傅放心徒儿能应付!”

    林平之也不是吃素的,虽惊不乱左脚猛然前跨,右手变掌一记林家祖传翻天掌中的‘翻天覆地’使出,带着一股子锐利呼啸气爆狠狠与人球老者的大掌对在一起!

    砰!

    两掌相击处传出一声震耳炸响,林平之闷哼出声蹬蹬蹬连退七步,一直退到医馆大门处才勉强控制住身形,而那人球老者却是借力翻身而回,稳稳落地惊咦道:“没想到你这小子还有几分本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