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不求月票,只求订阅和打赏,太平山上风景还是我写书几年来第一个执事,十分感谢,同时也感谢其他打赏书友,人数太多就不一一列出了,我继续码字去,没存稿的伤不起啊

    “强身健体?”

    岳不群一脸错愕,差点没晃神从马上跌落。

    “没错,就是强身健体!”

    林沙一脸郑重,严肃道:“别看这四个字说得简单,但放眼整个江湖能做到真正领悟并有能力操作的,估计双掌之数便可数得过来!”

    “哦,这话怎么说?”岳不群来了兴趣。

    有人愿意听林沙也来了兴致,便将心中所思所想原本道出:“武功的源头,据我猜测是上古先民的狩猎技击之道,当时先民生存环境恶劣,周围荒兽凶兽环绕,为了生存不得不与天斗与地斗与凶兽斗!”

    “到了后来演变成了一套成熟的攻击防御手段,一直到先秦之时诸子百家兴起,炼气引导之术出现并兴盛,这才有了内功的雏形!”

    岳不群听得目瞪口呆又佩服万分,没想到林沙小小年纪为了自身武功突破,竟然查阅典籍一直查到了数千年前的上古先民之时!

    骑在马上,林沙口沫横飞侃侃而谈:“后来秦皇焚书坑儒又有汉初之时的黄老兴起,炼气引导之术不知为何衰落内功修炼之法兴起一直到了现在!”

    “也就是说,想要弄明白武功尤其是内功本质,就不得不对道家性命双修之道有所了解!”林沙说得眉飞色舞滔滔不绝:“道家讲究精气神三宝,据说三宝圆满合一将拥有不可思议之大伟力大神通,当然这些太过玄乎可以不予理会,可如此宗旨却也为我提供了前进方向!”

    “小友的意思是,精气神三宝?”

    岳不群也是饱读诗书之人,脑子一点都不笨,瞬间便明了林沙话中之意。

    “没错,就是精气神三宝!”

    林沙猛一挥手精神振奋道:“对此从武当离开之后。我一路也琢磨出了个大概,精气神中气可能对应内功修炼出的内力和气血,精应该与自身血肉筋骨有所关联,就是最为玄乎的神应该与精神意念差不离!”

    “就是刚才小友对嵩山弟子使出的杀念么。怎么修炼?”

    岳不群眼睛发亮,好似发现了什么宝藏秘密一般神情兴奋脸色激动。

    “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得很,就是从自身最熟悉武功之这参悟领会!”

    林沙嘿嘿一笑满脸得意,见老岳一脸迷糊不解之色,便忍不住轻笑出声解释道:“岳先生应该知晓我擅长军中枪术。练得熟了达到浑圆如一之境后每次认真出枪,都会引起体内气血翻涌心中杀意大增……”

    “古怪古怪,着实古怪得紧!”

    听到这儿老岳脸色都变了,这完全颠覆了他的人生观世界观好不,所以也就没有顾忌林沙话还没完,便忍不住惊呼出声直道‘古怪’。

    “一点都不古怪!”

    林沙不以为意,轻笑着辩驳道:“前人通过无数血火杀戮创出我使之军中枪术,其中自然蕴涵了前人创造枪术之时所含意念,其中杀意之霸道可想而知!”

    岳不群皱眉沉吟良久,不得不点头承认林沙所言不虚。

    “既然枪术乃前人所创。后人除非别出抠机,不然永远也别想超过创术之人,最多也就逼近而已!”

    说到这儿,林沙摇了摇头有感而发:“而越是想要逼近前人创术时的境界,越是需要还原前人创术时所处历史环境以及遭遇,达到感同身受之境后有些东西自然而然便会缓慢出现!”

    “咳咳,这个感觉小友说得很有道理,就是听不太懂!”

    岳不群饰演君子之时,那气度真是‘君子坦荡荡’,一点也没掩饰自己的无知浅陋坦然得很。

    “其实很简单。各门各派的精华武功招式,其中也都蕴涵有创招之人的理念和意念!”

    林沙宛尔一笑,感觉岳不群在装君子时还真让人感觉舒畅,所以也就没藏着掩着直言道:“就像岳先生雅号‘君子?!?。想必主修的乃是贵派绝学之一的《养吾剑法》吧?”

    “不错,正是如此!”

    岳不群也没啥好隐瞒的,尤其现在可是林沙这位超级高手提点的关键时刻,他可不能因为一点私下而错过大好进益之机。

    “贵派《养吾剑法》之名,肯定来自孟子的那句‘吾善养吾浩然之气’!”

    林沙轻轻点头一脸郑重,肃然道:“以我对武功的了解。岳先生想要发挥出《养吾剑法》的全部威力,胸口那一股浩然正气必不可少,不然只是形似而神不似,威力也将会大打折扣!”

    老岳连连点头一脸色赞同,林沙确实说道点子上了。

    “而想要在体内养出浩然正气,就必须按照孟子提出的行事做人标准要求自己,不说全然照搬起码也要做到七八成!”

    林沙说得轻松,老岳的脸色却很有些诡异难看,眼神闪烁好象十分纠结。

    “难言也。其为气也,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其为气也,配义与道;无是,馁也。是集义所生者,非义袭而取之也。行有不慊于心,则馁矣。我故曰,告子未尝知义,以其外之也。必有事焉而勿正,心勿忘,勿助长也,无若宋人然?!?br />
    “宋人有闵其苗之不长而揠之者,芒芒然归。谓其人曰:‘今日病矣,予助苗长矣?!渥忧鞫又?,苗则槁矣。天下之不助苗长者寡矣。以为无益而舍之者,不耘苗者也;助之长者,揠苗者也。非徒无益,而又害之?!?br />
    林沙摇头晃脑念叨了一遍孟子对浩然正气的解释,咂了咂嘴一脸向往:“真是强大到了极点的意念啊,‘至大至刚’‘塞于天地之间’,真要达到了这种程度不说群邪辟易那也是无往不利,单单靠气势就能压制一干心怀叵测的宵小之辈兴不起丝毫抵抗之念!”

    “是啊,真真是强大之极的意念,想想都觉得难以抵挡!”

    岳不群被林沙一番言辞说得心头发热,一脸向往接口道。

    “所以我之前经常跟林平之说,凡是那些有底蕴的大派,不管是正道名门还是左道旁门都不可小觑,因为他们的底蕴传承,其实就是最大的武学宝藏!”

    摇了摇头感叹一阵,林沙又轻笑着说道:“说起来岳掌门当真好福气,所修《紫霞神功》与《养吾剑法》当真十分搭配,只要将两门武功修炼到极至笑傲江湖轻而易举!”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岳不群很欠揍的摇了摇头,嘴角的那抹得意却是怎么都掩饰不住,想到《紫霞神功》那令人发指的提升速度,就忍不住一脸晦暗无奈道:“可惜岳某没有小友的天赋,想要将两门功夫修至大成还不知需要多长时间!”

    “有志者事竟成,百二秦关终属楚??嘈娜颂觳桓?,三千越甲可吞吴!”

    林沙摇了摇头一脸不赞同,道:“练武本就是锻炼精神意志,无论心思动摇还是半途而废都是取死之道,比如林家祖传的《辟邪剑谱》或者东方不败的《葵花宝典》就是放在眼前,我也是半分都不会动心!”

    他敏锐察觉,说到那两门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神功绝学之时,老岳的眼神闪烁气息有瞬间的不稳,心中暗笑出声给了重重一击:“就算转修这两门绝学,最多也就达到我眼下这等程度,以后将再无前进之望!”

    “这是为何?”

    岳不群大惊失色,顾不得失态急声问道。

    如果没有之前林沙那一番追求武道更高境界的言辞,老岳说不定还不会在意,一切以实力为主其它就顾不得了。

    可是现在林沙明明白白提出了绝顶之后更进一层的方法和猜想,而他自身所修《紫霞神功》和《养吾剑法》又是前程无限远大的绝学,这时候让他转修《辟邪剑法》或是《葵花宝典》,都得好好掂量掂量是否划得来。

    “还能为何,这两门神功都有重大缺陷嘛!”

    林沙撇了撇嘴一脸不以为然,没有理会老岳一张阴晴变幻不定的脸孔,自顾自说道:“七十二路辟邪剑法我从小就会,比林家父子都使得熟练自然,等我境界提升了自然也有逆推其配套心法……”

    岳不群眼睛一亮竖起耳朵聆听,只见林沙说着说着便摇了摇头没好气道:“所推出的经脉运行路线十分怪异,稍有不慎便有走火入魔之虞,实在太过凶险最后不得不放弃!”

    对老岳隐隐的失望神色装作视而不见,他转而轻笑着说道:“不过在研究七十二路辟邪剑法之时,我倒是发现了一桩有趣之事!”

    “什么有趣之事?”岳不群只是顺着话头问了句,可接下来林沙所言却差点让他把脑袋给气炸了。

    “听总镖头说,他祖父曾是南少林僧人,后来不知何缘故还俗还练成了一身绝世武功!”

    林沙裂嘴轻轻一笑,嘴角挂着让人不爽的戏谑弧度:“可能那七十二路辟邪剑法就是来自南少林,可我就不明白了,南少林既然有此等神功绝学怎么就没听江湖上有所传言,他们也隐藏得够深的!”

    岳不群闻言脸色好不难看差点咬破嘴唇,双手攥拳指尖深深陷入肉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