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第二更奉上,求订阅打赏

    “岳师兄这是……”

    二十来位黄衣劲骑来到林沙一行准备扎营的小山坡前,看到路上躺了一地黑衣蒙面尸体阻路纷纷翻身下马,丁勉,陆柏和费彬的脸色很有些勉强,急步走到前迎的岳不群身前满脸疑惑。

    “嘿,亏你们三还有脸问,在嵩山派的地盘上竟然冒出这么一伙强人来,我还想问问你们嵩山派是干什么吃的?”

    不等岳不群开口解释,林沙便探步上前,冲着三位手下败将冷哼道。

    “林沙……”

    看到林沙那一脸皮笑肉不笑的讥讽神色,嵩山三大太保的脸色变得难看异常,咬牙切齿眼神似欲喷火,脸上青筋根根暴起狰狞可怖。

    “好了好了,事情是这样的……”

    岳不群一见不妙急忙探身挡在林沙身前,满脸温和言简意赅将他们欲往开封求医,结果半路遇袭的事儿述说一遍。

    这时,一位黄衣劲装青年走到丁勉三人身前躬身汇报:“三位师伯,地上死去的那些黑衣蒙面人,正是咱们搜寻追击多日的太行群匪!”

    “真的么?”

    费彬一脸‘惊喜’,转身冲着岳不群拱手感谢道:“感谢岳师兄出手相助,帮我们解决了这伙心腹之患!”

    “哦,这话怎么说?”

    岳不群眉头轻轻一挑,嘴角挂上一丝不易察觉的嘲讽冷笑,‘疑惑’道。

    费彬睁着眼睛说瞎话:“前不久这伙太行悍匪不知为何突然窜入豫省,作案多起手段凶残人神共愤,我嵩山派追查多日却屡屡被其逃脱,没想到今日他们竟把主意打到岳师兄身上,真真不知死活正好借岳师兄之手除了这一伙祸害!”

    说着朝后挥了挥手,立即有清点尸首的嵩山弟子搬了几具尸体过来,这些死去黑衣人脸上的黑巾已被拿去,岳不群一眼扫过忍不住惊咦出声,他还真认出了其中两位。正是太行一带赫赫有名的黑风寨大当家和二当家,绿林道上出了名的强梁人物,一身武艺都算江湖二流颠峰,没想到就这么悄无声息挂了。

    “岳某不敢居功。这些绿林匪寇都是林沙小友一手解决!”

    岳不群一脸温润君子范十足,又把沉默许久的林沙提溜出来。

    “嘿嘿,是不是感觉很失望???”

    林沙笑眯眯走上前来,冲着脸色难看的费彬裂嘴轻笑。

    “你这话什么意思?”

    费彬额头青筋根根爆起,眼神阴冷恼怒道。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呗!”

    林沙微微一笑适可而止。说出的话却是气死人不偿命:“我帮嵩山派解决了这么一伙麻烦,你们怎么也得表示表示不是?”

    “你想要我们怎么表示?”

    这时一直没开口的二太保丁勉站了出来,一脸冷淡问道。

    “我也不要什么好处,只是希望你们离得越远越好,看到你们这身黄衣我就烦,怎么样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林沙微微一笑不急不缓道。

    “你……”

    被赤落落的嫌弃了,不要说嵩山三大太保被气得满脸通红,就是跟随而来的一干嵩山弟子也气得咬牙切齿,见过不怕死的就没见过这么脑残急着找死的。

    “小子你找死……”

    这不,便有一位正在收拾地上尸首的嵩山弟子忍不住跳将出来。几个跨步冲到林沙跟前伸手猛力一推。

    “哼,不自量力!”

    林沙只是冷笑出声,动都没动地方,隐藏在衣裳内被推位置的筋骨肌肉轻轻一阵蠕动。

    “??!”

    那冲动的嵩山弟子只觉一股巨力袭来,手臂剧痛身子不由自主倒飞出去,发出阵阵惊呼惨叫砸在地掀起一片尘土。

    “林沙你找死!”

    嵩山三大太保救援不及,眼睁睁看着那莽撞嵩山弟子砸落在地捂手哀嚎,顿时齐齐狂怒出声,刷刷刷抽出长剑直指林沙。

    身后一干嵩山弟子也不甘示弱,纷纷抽出长剑满脸凶狠围了上来??聪蛄稚掣啦蝗旱哪抗庵新遣簧?。

    咻!

    林沙眼神微眯大手一张便将挂在马鞍上的长枪取下,手腕轻轻一抖只见长枪闪电般突刺而出,在岳不群‘不可’的惊呼声中深深扎入嵩山三大太保脚下地面三尺来深,韧性十足的枪杆还犹自颤抖不已。

    “怎么。你们想跟我动手不成?”

    他大手一伸拦下岳不群出面说情,眼神阴冷盯着一干杀气腾腾的嵩山弟子怡然不惧,嘴角挂上一丝掩饰不着的讥讽嘲笑道:“就你们这点能耐,来多少都是送菜!”

    说着,毫不犹豫便将前世带过来一直收敛着的滔天杀气释放,铺天盖地将嵩山三大太保以及身后一干弟子笼罩。

    “你!”

    丁勉只来得及说出一个你字便再也说不下去。直觉一股带着浓郁血腥味的杀气铺天盖地将他笼罩,身心顿时如坠冰窟动都难以动弹分毫,眼前甚至产生种种幻觉好似临身血腥战场,直面数万身经百战装备精良的铁血将士,心中恐惧被无限放大傻愣愣站立原地生不起丝毫反抗之念。

    咚咚咚……

    当丁勉手脚发软再也支撑不住即将一屁股跌坐在地之时,咚咚两声闷响将他从幻境中惊醒,回头一望两位师弟陆柏跟费彬却是率先一步承受不住压力,跟着身后几名弟子撞在一起变成滚地葫芦。

    “你你你,你这是使的什么妖法?”

    顾不得被吓出的满身冷汗,丁勉看向林沙的目光中满满都是恐惧,颤抖着声音大声喝问,像是如此就能给自己壮胆一般。

    “嘿嘿,从枪术之中领悟出来的军中杀意而已,怎么样你们谁还想跟我动手的直接站出来!”

    林沙嘿嘿一声冷笑,右手握住长枪枪柄一脸傲然。

    “丁师弟你们这是……”

    岳不群被眼前出现的变故惊呆了,都没见林沙出手呢,嵩山派一行便已个个面如土色冷汗淋漓,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听了丁勉和林沙一番对话,他琢磨出来这是林沙对嵩山一行使出了那什么‘杀意’攻击,真真好诡异的手段啊。

    “嘿嘿……”

    林沙嘿嘿一笑收回放出的滔天杀念,在鹿鼎记世界做了几十年皇帝,对自身气势早就能够做到收放自如,以前没有太过放在心上,最近一段时间因为境界和实力的提升开始注意起来,没想到一试验果然效果极佳。

    呼……

    突然感觉身上压力一松,无论是丁勉还是身后一干嵩山弟子全都长长呼出一口大气,顾不得擦拭额头脸上惊出的冷汗,急忙将狼狈摔倒在地的陆柏和费彬扶起,而后匆匆冲着满脸关切的岳不群拱了拱手,道了声‘有事’便慌不择路狼狈而逃,好象身后有什么可怕怪兽追赶一般。

    “林沙……”

    岳不群心中翻起惊涛骇浪,看向林沙的目光不知不觉变了又变,都不知该说什么是好,只凭气势就能吓得嵩山三大太保落荒而逃,这事怎么听怎么感觉玄幻荒谬,实在让人一时难以置信。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扎营都想露宿荒郊野外么?”

    林沙没有急着回答岳不群的疑惑,眼见天色逐渐暗淡下来,急忙回头招呼呆愣愣傻了一般的王家兄弟还有林氏父子,要他们赶快安营扎寨准备过夜,只到这帮家伙如梦初醒慌慌张张手足无措忙活开来,他这才示意岳不群跟他过去。

    经历了刚才的突袭以及嵩山派一行叨扰,林沙可不敢再轻忽大意了去,跟岳不群两人翻身上马绕着营地开始巡查。

    “岳先生心中以为武功为何?”

    见岳不群一直沉默不语,眼中的疑惑更甚刚才,林沙也没有绕圈子的意思直接开口问道。

    “这个,说实话岳某还不曾想过,不知林沙小友问这个何意?”

    岳不群被问得一呆,沉吟片刻却是没有答案,摇了摇头苦笑道。

    “我眼下外功已到登峰造极内力自生之境,体内十二正经也全部贯通,武功到了现在已经达到一个瓶颈,进一步海阔天空,退嘛,根本就没有退路可言!”

    林沙直言不讳将自身情况道出,也不理会岳不群震惊复杂的脸色,一边策马缓行一边轻声自言自语:“武功到了我这等地步,再以为苦修根本没有丝毫益处,所幸我之前拜访武当,从武当的道家典籍中寻得一条出路!”

    “是何出路?”

    岳不群脱口而出,话音出口便觉不对,只好尴尬的冲着林沙一笑。

    “没事没事,岳先生的心情我可以理解!”

    林沙哈哈一笑,只笑得岳不群脸色越发尴尬,只是涉及更高一个层次的武学秘要,但凡是个有野心的江湖中人就不会不感兴趣,像岳不群这样的野心滔天之辈,就更不可能抵住其中诱惑了。

    “说起来其实简单得很,不过就是探询武功的本质罢了!”

    林沙轻轻一笑自顾自继续说道:“自从我出了闽省以后,所见所闻江湖中人学武基本上都是为了做那人上之人,争强好胜为了一门高深武功秘籍打生打死血流成河也在所不惜!”

    这话说得岳不群脸上好不尴尬,他不就是这样的人么?

    “错了,在我看来这都错了!”林沙扭头回视岳不群斩钉截铁道:“武功的本质其实就是强身健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