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日的洛阳城当真热闹,尤其是杏林医界更是如此……

    先是闻名江湖的福威镖局总镖头林震南与其夫人林王氏突然病重,洛阳城里的名医大夫几乎都被请去看过诊,结果不言而喻到底是啥病因都看不出来。

    有几位关系不错的名医私下也不是没有议论,不过隐隐猜出的结论却是着实让他们心惊,金刀门王家又是洛阳一霸,他们虽然地位尊崇也是得罪不起的,也就闭口不言什么风声都没传出去。

    谁知不久后来了位名唤林沙的江湖郎中,三下五除二便让已病体不支的林震南夫妇恢复生机,引来洛阳城中一干名医侧目。

    要不是林沙一直居住在金刀王家,只怕城里这些名医早就找上门来交流医术,至于林沙在江湖上的‘烈枪’之名他们倒不在意,或许连听都没怎么听说过。

    这边洛阳城里的名医还没想好怎么跟林沙这位江湖郎中接上头,那边金刀王家王氏昆仲又染怪疾。

    洛阳城里的名医大夫又是好一通忙乱,依旧对王氏兄弟的怪病束手无策。

    话说王氏兄弟俩的病也不是啥大病,身体依旧健壮没有衰虚迹象,只是脸上不知为何长了一层连着一层密密麻麻红斑,看起来着实可怖了点。

    洛阳名医认为这是一种从未见过的藓症,使用了众多治疗藓症的手段和药物后没有丝毫效果,一时束手无策也不知如何下手。

    王家兄弟俩就倒了大霉,顶着那一脸可怖红斑,家人妻儿都避若蛇蝎,心情之恶劣可想而知,整日里拿杯子盘子撒气,躲在院子里不出门,把好好一个金刀王家闹得机犬不宁,王元霸为此几次大发雷霆之怒却又无可奈何,一时连找自家女婿麻烦的心思都没有了。

    他们也不是没找过林沙这位神医,可惜林沙表示他擅长外科,对内科五脏六腑也很是擅长,却对皮肤藓症没多少经验,治疗手段连洛阳城里的普通大夫都不如,他就不凑这个热闹了。

    这个解释有理有据,很符合王元霸的江湖人思维,江湖中人过惯了刀口舔口生涯,或多或少都懂点医术,在治疗外伤和骨科方面可谓自学成才。

    而象皮肤藓症这样的病症,因为遇到的时候很少没有多少需求,也不会花费太多精力研究,不了解也是应该的,林沙要真是连这玩意都能轻松治好,说不得王元霸都不敢跟林沙来往了。

    因为家里乱成一团,两个儿子整日里发脾气瞎闹腾,王元霸一时头疼之极哪有心思关注女儿女婿怎样,他现在一门心思想把儿子身上的怪病治好。

    没了王氏兄弟时不时过来打扰,王家城外庄园彻底安静下来,林震南夫妇也能安心的养病。

    经过十多天的精心修养,此时的林震南夫妇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虽然看起来气色还有些衰虚,身体所得虚症并未彻底根除,却也不妨碍下地行走过上正常生活。

    这天,留守城中镖局分部的趟子手急匆匆赶了过来,告诉了林沙和林氏夫妇一个好消息:林平之已到了洛阳!

    林氏夫妇又喜又忧,喜的是儿子急匆匆从华山赶来,这是孝顺的表现,没哪个当爹娘的不喜欢这样的孝顺儿子,而且林平之还是他们的独子,能第一时间赶来看望生病的爹娘自然是值得他们高兴的事。

    可他们又难免心生担忧,他们染上这一身弱症太过蹊跷,尽管王家父子三人的表现都十分正常,却也难以阻挡夫妇俩心生疑虑。

    如此他们身上的弱症不是王家所为,那隐身于幕后之人更让他们担心,生怕这是幕后黑手的阴谋诡计,想把他们一家口三一网打??!

    得知华山派掌门‘君子?!啦蝗阂餐兄?,林氏夫妇俩这才松了口气,有岳不群护持他那独子起码安全无虞。

    林沙这些天一边为林氏夫妇调养身体的同时,也没忘一边小心打探洛阳城里的情况,想要弄清楚到底有几方势力打林氏夫妇的主意?

    自从那日得到神秘势力暗中提醒后,每隔几日在小院附近巡逻的镖师总会在不起眼的角落捡到一小截碧绿竹子,里头都是用布条写成的提醒或者警告,每一次都言之有物让人不信都不行。

    就比如嵩山派隐藏于洛阳城中的据点,这段时间被轮流职守的镖师趟子手小心查看了一遍,里头的人确实行踪诡秘很不正常,而且时?;褂衅⑶亢返慕耸客唇?,镖师趟子手们虽说实力不济但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这点绝不会错。

    而王家父子三被他拿出一点特殊药粉直接整得焦头烂额满头包,一时间放松了对庄园的看顾给了镖师趟子手们更多打探机会。

    此时林震南夫妇的身体已恢复了正常,虽然还有些虚弱但长途远行也不算麻烦,正好华山派掌门岳不群护送林平之赶到,这时机当真巧合到了极点!

    果然,风尘仆仆的林平之得到镖局镖师的提醒后,根本连洛阳城都没进,便绕了个大圈子赶到王家庄园,与父母见面自是好一番激动温馨。

    “岳先生别来无恙,此次可要多多劳烦先生了!”

    林沙与岳不群也在寒暄,不管大家心思如何眼下却是一条战线上的同伴。

    “没什么,有人把主意打到我华山弟子家人身上,作为华山掌门怎么可能视而不见!”尽管长途跋涉风尘仆仆,岳不群依旧一副温润君子风范,来时的路上领路趟子手已经把情况基本说明,所以此时老岳的脸色很不好看。

    “我打断先带总镖头和夫人带开封去见‘杀人名医’平一指,请他帮忙治疗总镖头和夫人的病症,这一路上可能不会太平,岳先生要提早做好心理准备!”

    老岳当面林沙也没怎么客气,直接言明了下一步行动计划。

    “情况真这么糟糕?”

    岳不群有些吃惊,他可是听闻林沙一路从衡山赶来,行侠仗义治病救人医术很是了得!

    “岳先生太看得起某了,总镖头和夫人身上的病症十分怪异,我却是没法子根治!”林沙苦笑连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