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晚点了……

    林沙在武当山,足足待了一月时间……

    开头半个月,他几乎就在武当门人无休止的挑战中度过,等到他大发神威连挫武当门人,不仅各大长老掌门的关门弟子被修理了一遍,就连所有长老都被KO后,主动挑战的武当门人越来越少最后绝迹。

    林沙其实很想跟冲虚道长切磋一番,怎么说人家都是正道三大超一流高手之一,实力比之一干长老都要强上一线,不过冲虚道长一直态度不明,加之他在武当山表现太过强势,连扫武当颜面还被奉为上宾,他也不好做得太过暗示几次无果后便打消了切磋的心思。

    反正这半个月时间,武当神功他几乎全部都见识到并体验过,尤其在拳脚比试上与那些武当阳刚功夫正面对轰,体内气血连连激荡内家拳的境界微微有所提升,虽然很不明显却也让他十分高兴。

    当然他也不是一味索取不知回报,后世传言武当乃三大内家拳发源之地,这话林沙虽不尽信却也发觉有一定道理。

    太极拳跟八卦游龙掌就不说了,连棉花都有了内家拳的丝丝影子浮现。

    在切磋武艺后的交流指点环节,林沙毫不犹豫将自己修炼军中枪术以及横练铁布衫的心得体会全部道出,尤其是横练铁布衫达到登峰造极之境后,体内内气自生和十二正经全部贯通的情况一一道明没有丝毫隐瞒。

    同时他也将后世内家拳的一些基本理论在交流过程中传出,并指出这肯呢感是不同于内功修炼的另一套武学体系,直说得一干参与交流的武当高层一愣一愣咂舌不已。

    在有内功的时代,林沙当然不指望武当派放下传承上百年的内功习题,转而摸索修习还没影子的内家拳体系,他只是播下一颗种子而已。

    林沙从不骄傲自大也不妄自菲薄,作为江湖上新近崛起的超一流高手,拜山武当这等大事一定会记载于武当传承典籍之中。

    更别说他表现得还如此强势,大发神威连挫武当一众高手,自然会被浓墨重彩的记上一笔。而他在交流切磋过程中的所行所言,都会有详细记载甚至分析,等到后世哪日内功没落之后,说不定就是武当派后人依照典籍转型之时!

    林沙可是经历过鹿鼎位面的,按照金庸武侠世界都有一定关联的传统,谁知道过上百使来年会不会真的变成鹿鼎位面。

    而鹿鼎位面的武功与笑傲世界根本没法比,不是各大门派传承有失,而是内功修炼十分艰难,而且内力施展起来的威力与笑傲世界也没法比。不然以韦爵爷那点三脚猫功夫,也没办法在江湖上横行无忌混得风声水起。

    他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才会变成这样,不过林沙知晓数百年后可是内家拳的时代,只要知道这种时代变迁的大势及可,这也算是他回报武当派的一种方式。

    果然,他所言的一切都让武当高层十分重视,上至掌门冲虚下至一干关门弟子听得津津有味惊叹不已。

    武当从张三丰创派开始,便是纯粹的内家门派,对于外功抱以一种轻视态度,实在没想到外功练到深处也有这种奇妙变化,让他们好好开了一回眼界。

    至于内家拳的基本理论,更是让冲虚道长等武当高层惊叹不已,这是一种完全不同于内功修炼的武学体系,虽然武当不会轻易改换修炼体系,但投入一定讲究却是避免不了的。

    有五岳联盟这样的先锋在前头冲锋陷阵吸引日月神教仇恨,武当却是不用直面日月神教威胁,门内长老弟子都有大把的空闲时间琢磨这些。

    而以冲虚和一干长老的老辣阅历,哪看不出这是林沙特意所为,专门报答武当对其一片热情的友好态度,心中好感大增对之后的道家学术交流自然更加用心,不会轻易打马虎眼让人笑话武当小家子气!

    没错,之后半个月时间,林沙基本上已不与被整怕了的武当门人切磋比武,而是坐下来交流各自武学经验还有认真学习道家基本理论。

    武学理论交流也只是花费了他小部分空闲时间,林沙大部分时间都用在阅览武当派收集保存的大量道家典籍以及请教上头,这才是他此行的最大目的。

    古墓密室铭刻的《九阴真经》残篇是个好玩意,其中的《易胫锻骨篇》更是他此次北行必得之物。

    可这玩意都是用道家术语所写,以他掌握的知识不用说很多道家术语都看不懂,这才是他眼下急需补上的短板,不然入宝山而不可得的难受滋味他就得好好品尝品尝了。

    你问他为何这么肯定古墓派密室还保存有重阳遗刻?

    他可是旁敲侧击的问过了,武当传承典籍上可是清晰记载了元末之时的武林大事,其中就有少林屠狮大会上的黄衫女子,其武功之高实在骇人听闻,之后江湖上就再没有出现过类似人物或者武功!

    这说明什么,说明古墓派一直隐世不出,要么还有后人留世,要么古墓派早就断绝了香火,他更相信后一种说法,能够长年累月定居阴森古墓的家伙,心性不到可是不成的。

    半个月时间虽然短了点,不过却足够本已有些基础的林沙,对道家基本理论和一些特定术语有了清晰了解,起码知道某些特定道家术语指的是身体哪一个部位,再也不会因为摸不着头脑看不明白。

    等他在武当山滞留了足足一月时间,对道家基本理论有了初步了解后,便向武当掌门冲虚提出了辞呈。

    世上本无不散之筵席,武当上下虽有几分不舍却也没多说什么,林沙拜山武当这一个月时间,可是武当上最近十来年最为热闹之际,跟多积累已经足够的内门弟子都在林沙的刺激和指点下纷纷突破,也难怪武当上下对其奉若上宾。

    而冲虚道长也在林沙辞行之际,给了他一个大大惊喜,主动提出与他切磋比试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