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师兄,左盟主吩咐了下来,要我们向你查明;刘师兄和魔教教主东方不败暗中有甚么勾结”

    费彬手里拿着那五彩缤纷的五岳令旗,冲着刘正风连连冷笑质问:“刘师兄又是设下了甚么阴谋,来对付我五岳剑派以及武林中一众正派同道”

    轰

    什么叫爆炸性消息,这就是了

    此言一出,在座群雄登时耸然动容,不少人都惊噫一声。魔教和白道中的英侠势不两立,双方结仇已逾百年,缠斗不休互有胜败。

    这厅上千余人中,少说也有半数曾身受魔教之害,有的父兄被杀,有的师长受戕,一提到魔教,谁都切齿痛恨。

    而五岳剑派之所以结盟,最大的原因便是为了对付魔教。魔教人多势众,武功高强,名门正派虽然各有绝艺,却往往不敌,魔教教主东方不败更有“当世第一高手”之称,他名字叫做“不败”,果真是艺成以来,从未败过一次,实是非同小可。

    本来刘正风的遭遇还值得同情,好好的嵩山派大批人手打上门来,要不是突然出现一个搅局的烈枪林沙,还不知道眼下是个什么状况。

    可是如今,群雄听得费彬指责刘正风与魔教勾结,此事确与各人身家性命有关,顿时心思翻腾开了又的甚至脸露怒容满身杀机。

    果然

    刘正风早有心理准备,却是没有受到丝毫影响,脸色沉稳道:“在下一生之中,从未见过魔教教主东方不败一面,所谓勾结所谓阴谋,却是从何说起”

    ”嘿,狡辩“

    费彬身侧嵩山三太保陆柏冷笑出声,一双鹰目死死盯着刘正风厉喝道:“刘师兄,这话恐怕有些不尽不实了吧。魔教光明右使名字叫作曲洋的,不知刘师兄是否相识”

    “不识”

    刘正风眼底深处闪过一丝无奈,依旧坚定回答。

    “这不对吧”

    诶彬,陆柏还有丁勉眉头齐齐一皱,互视一眼都从对方眼周看到了惊诧和担忧,那二太保胖子丁勉自进厅后从未出过一句声,这时突然厉声问道:“你真识得曲洋”他话声洪亮之极,这七个字吐出口来,人人耳中嗡嗡作响。

    “你嚎丧啊”

    不等众人从丁勉的大喝声中回神,林沙猛然一拍桌子腾身而起。

    “小子你什么意思,想跟五岳联盟为敌么”

    “这是我五岳联盟内部之事,小子你一个外人有何资格置喙”

    “别以为你小子实力强悍我们就怕了你,这里是五岳联盟的地头”

    三位嵩山太保差点没气到吐血,尽管对上林沙这愣头青心头有些发虚,可众目睽睽之下不得不硬起头皮厉声呵斥。

    就连上座的天门道人跟岳不群都忍不住皱起眉头,嵩山三大太保一口一个五岳联盟让他们没法置身事外,再说了他们也对林沙屡屡出头感到十分不满和疑惑。

    “哈哈真是可笑之极,眼下上千江湖英豪在此,有什么事情不能光明正大的说么”林沙寸不不让满脸嘲讽道。

    “哼,有什么不能说的,小子你有道理就说出来,别在这里胡搅蛮缠”

    丁勉一个眼神过去,阻止了两位师弟开口反驳,一张胖脸绷得紧紧的,目光阴狠沉声道:“不知道小子你想说什么道理”

    “我只想问一句,你们刚才又是逼又是吼的是什么意思”

    林沙嘴角挂上一丝冷笑,环顾四周大声道:“刘前辈已经否认了与魔教东方不败和右使曲洋认识,你们几个还不依不饶这是想干啥,扣屎盆子么”

    “你”

    嵩山三大太保气得脸色铁青,手指林沙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你什么你”

    林沙毫不客气反击道:“刘前辈可不是普通人,在五岳联盟都是响当当的一号角色,嵩山派就是五岳独尊想胡乱扣屎盆子也不那么容易,既然你们口口声声说刘前辈与魔教高层勾结那就拿出证据来”

    “是啊,既然刘师兄已经否认了与魔教高层勾结,几位师兄也不要逼迫太甚,拿出确凿证据来”

    定逸师太第一个站了出来力挺刘正风,她很是看不惯嵩山派的霸道作风。

    “就是就是,拿出证据来”

    在场群雄也纷纷点头附和,连连起哄要嵩山三太保拿出证据来。

    天门道人点了点头,一双厉目看向脸色铁青的嵩山三太保。

    岳不群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摸样,只是一双袖子中紧紧攥起的拳头,却表明他的心情并不象表面这般平静,他倒不是为刘正风打气鼓劲,而是被林沙那句五岳独尊给刺激到了。

    “这个”

    嵩山三大太保没想到局面一下子变得如此被动,六只眼神迅速交汇一脸迟疑为难之色。

    “你们不会是没有真凭实据,拿着一点扑风捉影的小道消息就直接杀上门来找茬的吧”林沙趁机连忙讥讽出声,群雄也跟着一脸狐疑。

    “谁说我们没有真凭实据”

    费彬一时气急脱口而出,立即反应过来说错了话当即住口不言,只拿一双怒目狠狠瞪向林沙。

    “有真凭实据就拿出来啊”

    林沙接口催促道:“看你们那一脸为难样,莫非这证据见不得光,又或者你们嵩山派安插在衡山的探子”

    一言既出满室皆惊

    贵宾席上的江湖大豪包括莫大,天门道人还有岳不群等一个个脸色微变,看向三大太保的目光中带上丝丝狐疑和警惕,至于普通席位上的江湖豪杰则是满脸听到了隐秘八卦的兴奋。

    “放屁,五岳剑派同气连枝,我们嵩山派怎么会做此等下作之事”

    二太保丁勉反应迅速,当即厉声暴喝反驳,一双眼睛瞬间血丝密布,看向林沙的目光中满是愤恨和杀意,心道这小子实在狠毒。

    “哦,既然不是衡山派有探子,那么你们在魔教高层有内线”

    林沙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状,继续不依不饶追问,心中却是冷笑连连:看老子不坑死你们这帮蠢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