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的”

    一道黄影从屋顶急跃而下,如展翅大鸟般瞬间飞跃数丈距离,带着凌厉气劲直扑林沙而来。,

    “哼,给老子接着吧”

    林沙不动如山,右手猛挥直接将手中昏迷的史登达甩了出去,目标正是从天而降的淡黄身影。

    “卑鄙”

    那飞扑而来的黄影怒骂出声,伸手一圈一揽轻松将昏迷的史登达接住,右腿化鞭带着呼啸劲风朝林沙脑袋扫去。

    嘿

    林沙吐气开声,双腿猛一蹬地身子腾空而起,右手如电前探一把抓住扫来的大腿脚腕,身子猛然于半空转身将那黄影摔了出去。

    砰

    那黄影闷哼一声,翻身而起一把将手里夹着的史登达推到一边,随手擦了把嘴角溢出血迹,满脸怨毒看向林沙沉声道:“好,很好,烈枪林沙果然名不虚传”

    这人四十来岁,中等身材瘦削异常,上唇留了两撇鼠须,正是嵩山派掌门左冷禅的第四师弟费彬、一套大嵩阳手武林中赫赫有名,江湖成名多年的一流高手。

    “费彬怎么是你”

    刘正风吃惊的张大了嘴巴,心中对嵩山派更为愤怒,为了对方他嵩山派当真费尽心机

    不要说他,是一边的天门道人,定逸师太以及悦不群都吃惊不已,没想到连嵩山十三太保之四的费彬都出来了,嵩山派这是想干什么

    只有莫大不动声色面沉如水,一双浑浊老眼精光闪烁,显然心情不像表面上那么平静。

    是费彬

    贵宾席上一干江湖成名高手也都震惊了,嵩山派这副架势明显对刘正风不利啊,刘正风又是怎么惹到了嵩山派的

    最让他们感觉不可思议的是林沙的武力,费彬怎么说都是成名多年的江湖一流高手,结果初一交手便吃了个大亏,烈枪林沙果非浪得虚名。

    “哼,偷偷摸摸只敢在暗地里伤人,什么玩意”

    林沙却不管这些费彬又如何,他既然出了手不会后悔,更何况他对行事霸道的嵩山派确实没好感。

    “小子你找死”

    费彬眼中厉芒一闪,身形闪动间便已杀到林沙跟前,一双大掌带着凌厉气劲一前一后奔袭而至。

    “是谁找死,只有打过才知道”

    林沙冷笑,脚踏麒麟步不闪不避直趋上前,右手一记猛烈炮拳轰然而出。

    砰

    拳掌相击传出一声沉闷震响,林沙身形不动稳如磐石,右手肌肉皮膜一阵微不可查的轻轻蠕动,轻松将拳上传回的巨大反震之力御去,手臂经脉里的内力如潮水汹涌,轻而易举便将入侵之霸道阳刚内力淹没。

    费彬一张老脸涨得通红,根本承受不住掌上传回的汹涌巨力,蹬蹬蹬连退了七八步才勉强稳住身形,抬头满脸骇然望着一副云淡风轻摸样的林沙,心中惧恨交加复杂之极。

    “嘿,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也接我一拳”

    趁你病要你命,林沙可没轻易放过费彬的打算,怒喝一声脚下猛一用力,身形贴地疾窜而起,瞬间便冲到费彬身前一记凶猛之极的鞭腿扫出。

    “小子休得猖狂”

    在这时又有两声中气十足的暴喝从屋顶传出,接着便是咻咻两道银光暗器直击林沙后背而去,同时又有一身材魁伟的胖子和身材高瘦的黄衣人一晃而至,两人一左一右不约而同挥掌向林沙攻去。

    “嘿,又来了两个不要脸的玩意”

    耳中听得暗器破空声传来,林沙冷笑出声头也不回,右手伸直如鞭猛然向后甩去,砰砰两声轻响便将袭来银色暗器击飞,而抽出右腿则狠狠与勉强挥掌护身的费彬撞在一起。

    砰

    费彬猛然喷出一口逆口脸色变得苍白,身子不受控制向后倒飞了出去。

    “师弟”“师弟”

    两声惊呼同时响起,那一胖一瘦两道黄衣人双目喷火齐攻而至,手掌纷飞如仙鹤展翅翩翩起舞,又如重山叠翠势不可挡。

    “小子你去死吧”

    面对江湖两大老牌一流高手围击,林沙脸上神色没有丝毫变幻,猛然转身踏步前冲,手臂肌肉虬结左右双拳如离弦利箭连环轰出。

    “想要老子死,你们两个还差点火候”

    砰砰砰

    三人瞬间纠缠一起拳来脚往,轰隆隆的气爆轰鸣声不绝于耳,拳脚纷飞间各种奇妙招式信手拈来,闪转腾挪身形如幻似影快到极至,功夫差一点的人都看不清楚他们的出招之式

    那一胖一瘦两位黄衣人当真不凡,一手嵩山掌法已练至炉火纯青之境,掌式飘忽行踪不定却又势大力沉杀机暗藏,两人配合默契联手出击优势互补威力大增,一人主攻一人主守轮流变化让人防不胜防。

    林沙也不甘示弱,一双铁拳带着磅礴巨力横冲直撞,身法灵活闪转腾挪无不随心所欲,往来闪烁拳拳劲风凌厉,以一敌二却是大占上风。

    五形拳中龙蛇虎鹤豹,炮拳劈拳崩拳钻拳横拳连环使出,轰隆隆的拳风气爆不绝于耳,一时只见拳影重重腿影翻飞,竟将两大嵩山高手全部笼罩于凌厉的拳脚攻击之中

    “哈哈痛快痛快”

    林沙越打越是痛快,浑身气血翻腾汹涌,耳中似乎听到长江大河浪涛滚滚,在激烈的战斗过程中气血运转速度越来越快,他只觉心神畅快全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力气,再持续战个三天三夜都不在话下

    疯子,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那一胖一瘦两黄衣越打越是心惊,每次与林沙拳脚对轰都震得体内血气翻涌内力震荡,不过多时便觉手掌几乎失去知觉一股郁结之气凝聚胸膛,有一种想要吐血的冲动。

    此时见得林沙状若疯狂越战越勇,不禁心中暗骂却又暗生怯意,眼看着体内内力竟有后继无力之态顿时惊得魂飞魄散,顾不得脸面一边手掌飞舞守住全身要害一边急声大喝:“费师弟还不快上,和你陆师兄快要支持不住了哼”

    说话当口那魁伟胖子被林沙一记凶猛炮拳击,闷哼一声嘴角溢血身子如断线风筝倒飞出去~搜搜篮色,即可全文阅读后面章节

    ...